第 176 章
  “永安王, 你離開京城吧。”

  ......

  顧辭聽到這句話, 先是一怔, 繼而便笑了起來,他抬頭,著一身緋色官袍, 立於這青天白日之下, 是再好看不過的模樣了。

  他那雙修長如玉般的手指此時負於身後,有一下沒一下地輕叩那玉笏,伴隨著這清脆的聲響, 他笑道:“皇後娘娘可知前幾日,您的姑姑和我說了什麽?”

  眼見秦嘉擰眉, 顧辭又繼續笑著說道:“她讓我好生護著陛下,護著大燕江山,誓死都不能染指它。”

  “姑姑......”

  秦嘉聽到這話, 眉峰微擰,她抿著唇, 似乎是想說些什麽, 最終嘴唇囁嚅一番,也隻能搖頭, 不好去說先人事,她隻能就自己心中的想法和人說,“永安王, 本宮是認真的, 你, 離開京城這個是非之地吧。你那麽聰明,不可能察覺不到如今的元祐......”

  她頓了頓,最終卻還是咬牙說道:“已經不是以前的元祐了。”

  “他......”

  秦嘉雙手叩在轎輦的扶手上,咬著牙,說得十分艱難,“已經成了一個真正的帝王,猜忌、疑心,已經在他身上一點點展現出來了,本宮擔心,擔心總有一天,一切都會變得不可挽回!”

  她如今身子是越來越重了。

  因為料理太後的身後事,好幾日都沒睡好,身子虛弱,臉色難看,一番話說完便已氣喘籲籲。

  “你如今孤身一人,帶著宋家小姐,想去哪都可以.....”

  秦嘉靠在轎輦上,望著顧辭,聲音越發輕,語氣卻越發重了,“趁著一切都還來得及,永安王,你,走吧!”

  顧辭安安靜靜地聽完秦嘉的話,然後退後一步,朝秦嘉行了一個士下禮,他從小便背負名聲,享盡讚譽,在他的身上,一切都是那麽美好,就連行禮,他也能給人帶來衣決飄飄,賞心悅目之態。

  恍如天上仙。

  “多謝皇後娘娘這一番話。”顧辭語句緩緩得說道。

  “可是——”他稍稍一頓,繼續道:“微臣不能走,起碼......不應該是現在。”

  “元祐的確變了,但他如今貴為天子,有改變,無可厚非,若他永遠如往常一樣,事事都要征詢微臣的意見,那他永遠都不會長大,無論是百官,還是外頭的百姓都不會信服他。”

  “永安王......”

  “皇後娘娘。”顧辭直起身子,抬起頭,他立於轎輦之前,麵如端玉,目光溫和,他笑著問道:“當初家父也是能走的,娘娘可知,他為何不走?”

  秦嘉一愣,問道:“為何?”

  顧辭看著他,說:“因為這大燕江山是先祖辛辛苦苦才打下來的,外邦未定,朝野未安,家父心懷家國,不敢就這樣離開。”

  “如今。”

  “臣亦是。”

  秦嘉心下不忍,“可是......”

  “皇後娘娘不必擔心,家父前車之鑒,臣還沒有忘,可元祐如今並未犯錯,臣同他從小一起長大,心中待他總還抱有一絲期念。倘若臣真的眼拙,看錯了人,那臣自然也無話可說。”

  “可如今——”

  “萬事皆還未發生,臣也隻能說一句"總要往好的一麵去看,去想"。”

  話盡於此。

  顧辭未再多言,他又朝秦嘉拱手一禮,是拜別禮,“春日雖至,可娘娘還是要多注意身子,莫太操勞才是。”

  說完。

  他也不等秦嘉再言,轉身離開。

  秦嘉也未再留他,她隻是坐在轎輦上,望著顧辭離開的方向,抿著唇。

  那人依舊如記憶中一般。

  可另一個人,卻早已不是記憶中的樣子了。

  翠雲已經回來了,看到秦嘉望著顧辭離開的方向,輕聲說道:“娘娘今日實在是太大膽了,這般留下顧大人,若是傳到陛下的耳中,可如何是好?”

  秦嘉搖搖頭,沒說話,隻落下一句,“走吧。”

  “......是。”

  ***

  自那日秦嘉與顧珒在朝政殿吵過一架後,兩人便好似生了嫌隙一般。

  顧珒雖然日日都會來未央宮陪著秦嘉,秦嘉也從來不說什麽,但兩人之間的關係卻是肉眼可見的與往日有所不同了,以前他們即便不說話,但眼神交匯之際,卻有著彼此都知曉的情意。

  可如今呢?

  如今他們就算坐在一處,身上那種隻要對個眼神,就知道彼此在想什麽的情意卻已經沒了。

  顧珒看著自顧自躺在榻上的秦嘉,見她翻著書,心下煎熬,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隻能抿唇說道:“我近日多夢見父皇、母後,打算明日去護國寺為他們做一場法事。”

  秦嘉並未抬頭,隻道:“護國寺路遠,陛下記得多帶些兵馬。”

  “燕婉,你.......”

  顧珒朝她伸出手,隻是不等他握住,就聽人說道:“陛下,臣妾困了,您若是無事便先回去吧。”

  這幾日。

  秦嘉都不曾留過顧珒。

  顧珒的手懸在半空,他看著眼前的秦嘉,明明近在咫尺,卻好似隔著千重萬重山,抿了抿唇,他似乎還想說些什麽,但最終卻隻能咬著牙,拂袖離開。

  眼見他離開。

  方才還強撐著繃著一張臉的秦嘉,此時卻也有些垮了臉。

  她望著顧珒離開的身影,握著書頁的手收緊,力氣大的手指都發白了,翠雲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雙目失神,臉色發白的秦嘉,見她這般,翠雲紅著眼眶,十分不好受得說道:“娘娘,您這又是何苦?”

  “您這樣一次次把人往外頭推,如今陛下要為太後娘娘守孝,倒也不至於讓那些賤蹄子起了賊心,可長久以往,您寒了陛下的心,等守孝結束,他哪裏還會像從前一樣待您?”

  “我豈會不知你說的這些?”

  秦嘉歎道,“可翠雲,你不懂,我如今看著他就覺得渾身難受。”

  “我不明白。”她的聲音很輕,“一個人怎麽可以變得那麽快,是不是坐上那個位置的人都會變成這幅樣子?孤家寡人......這便是孤家寡人嗎?”

  “娘娘......”

  “我困了。”秦嘉放下手上的書,下榻。

  等被翠雲扶著到裏間的時候,她才說了一句,“明日陛下要去護國寺,路途遙遠,估計他明日是不會回來了,山中氣候涼,你囑咐安撫,好生照顧陛下。”

  聽出秦嘉話中的關心,翠雲鬆了口氣,至少娘娘心中還是有陛下的,便脆聲應道:“是。”

  ......

  翌日。

  護國寺。

  護衛圍在外頭,顧珒便在正殿上了一炷香,又跟著住持念完一卷經書,才起身往外。剛剛走到外麵,就是一陣轟隆聲,原本還算晴朗的天空,如今卻烏雲密布,雨滴就跟黃豆大似的,一顆顆往人身上砸。

  “陛下,這裏有高僧們做法事,您不如去禪房歇息會?”安福在一旁勸道。

  顧珒剛要點頭,便聽到外頭傳來一陣叫嚷聲,“這位護衛大哥,外頭雨下得那麽大,四周又沒有可以躲雨的地方,麻煩您就通融下,讓我們進去躲躲雨吧。”

  是個年輕姑娘的聲音。

  “怎麽了?”顧珒停下步子,目光往寺門外看去。

  “估計是來上香的人吧,您今日是微服出巡,城裏的人並不知道。”安福在一旁說道。

  “既是來上香的,便讓人進來吧。”顧珒說完這話便離開了。

  “是。”安福招來一個護衛,吩咐一句,也跟著顧珒的步子離開了。

  等到傍晚,雨停了。

  顧珒在禪房裏批閱完了隨身帶的奏折,也覺得有些困乏了,招來安福問了一聲時辰,等人答好,望了一眼窗外的景致,天色還有些亮,“朕聽說護國寺的茶花是一絕,既然來了,變去看看吧。”

  “是。”

  安福要招來其他護衛,被顧珒攔了,“隨便走走罷了,你也留著吧。”

  “陛下......”

  “朕想一個人靜靜。”

  顧珒話中有著不容置喙,安福沒法,也隻好輕輕應了一聲“是”。

  今日寺中並無什麽人,護衛都在外頭,僧人不是在正殿做法事,就是躲在別處,以免擾了顧珒的清淨,顧珒就這樣一個人踱著步,他心下思緒還是很亂,縱然身在這廟宇佛堂,聽著這錚錚佛音,也沒法讓心安穩。

  可就在此時,他卻聽到一陣女聲,“信女知道從前做錯了事,不可饒恕,可如今信女已痛改前非,願一生吃素保佑父母身體康健。”

  顧珒總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一時卻想不起來。

  他沒有深究的意思,剛想離開,就見那人轉過身,卻是崔妤。

  不等他出聲,崔妤率先驚呼道:“陛下?”

  似乎有些驚訝他會在這,崔妤一怔之後又跪下了,給他行了大拜之禮,嘴裏跟著一句,“臣女給陛下請安。”

  看到是崔妤,顧珒的麵色並不算好看,聲音也淡淡,“你怎麽會在這?”

  崔妤道:“臣女是來祈福的,未曾想到......多謝陛下先前準臣女進來。”

  顧珒未說話。

  他從前因為崔妤是老師的女兒,對她也多有照拂,可自從知曉阿蘿出事的原因之外,對她的感官自然也就變差了,又想到先前她那番話語,淡淡道:“你如今心有所悔,可能原諒你的人卻已經不在世上。”

  崔妤並未辯解,反而道:“臣女知道從前之事,都是臣女一人的過錯,臣女不會去辯,也辯解不了,臣女會用一生為過往的事去贖罪。”

  顧珒耳聽著這番話,倒是未再說什麽。

  崔妤是崔家用先祖聖旨護下來的人,就連父皇都饒恕了她,他又能說什麽?何況他心中雖然不甘阿蘿就這樣去世,但當初即便沒有這件事,阿蘿也必死無疑。

  搖了搖頭。

  顧珒歎了口氣,“起來吧。”

  “多謝陛下。”崔妤起身,但不知道是跪久了,還是怎麽,起身的時候一個趔趄差點便要摔倒了,手扶在旁邊的桃樹上才站穩。

  到底是舊時。

  顧珒見她這般,擰眉道:“你這是跪了多久?”

  “今日跪得時間不算長,以往在家的時候,臣女早起夜裏都會各跪一個時辰,祈願父母身體康健,不要因臣女曾經的過錯怪責到父母頭上。”

  崔相如今身體越漸不好,顧珒也是知道的。

  雖然不滿崔妤所為,但崔相畢竟是他的老師,估計早些日子也是派過太醫去崔家的。

  “老師如今如何了?”

  崔妤輕聲答道:“父親還是老樣子,不過有張太醫照料,父親近來還是好了許多......”說完,她又朝顧珒福身一禮,是道:“多謝陛下。”

  可她膝蓋本就不好,這麽一起一落,身子便再也站不住了。

  顧珒見她這般,倒是立刻就伸手扶了一把,等把人扶住之後,擰著眉說道:“你既然身子不好,便別跪來跪去的了,老師終究是我的老師。”

  旁邊就有石椅。

  顧珒扶著人坐下,又看了一眼四周,“你的丫鬟呢?”

  “她方才去替我捐香油錢了,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崔妤手按在膝蓋處,小聲道:“陛下若是有事且先回去吧,臣女一個人可以的。”

  她話是這樣說,但聲音又輕又弱,一雙眉更是緊擰著。

  顧珒見她這般,猶豫一番還是坐在人對麵,“無妨,朕陪你等等吧。”左右,他也無事。

  崔妤謝過人,又道:“陛下看似有心事?”

  顧珒神色微頓。

  不等他開口,崔妤便又說道:“陛下莫怪,臣女隻是覺得比起上回見您,您眉宇之間的愁思好像又多了許多,是因為太後娘娘嗎?”

  “不是。”

  “那是因為......皇後娘娘?”崔妤猶豫道。

  這次,顧珒卻沒再開口了。

  “若是陛下不介意,倒是可以跟臣女說一說,左右也無旁人......何況,臣女雖無別的才能,但總歸是個女人,總要比您更知道一些皇後的心思。”崔妤柔聲說道。

  顧珒不知道是受人蠱惑,還是真的缺一個可以說話的人。

  耳聽著這番話,猶豫一番,竟真的說了,他說得很亂,有些不著邊際,可崔妤卻聽得十分認真。

  崔妤是一個很好的傾聽者,不管對方說什麽,她都能擺出一個很好的傾聽姿勢,時不時點個頭,有時候還會附和幾句。

  “......如今朕與皇後,好似再也回不到從前了。”顧珒垂眸,低聲歎道。

  “娘娘和您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她向來又是個驕傲的性子,一時過不去也是正常的,但以後她就會明白了,您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朕所做得一切都是對的?”

  顧珒抬眸,神色有些微怔,“你不覺得朕做得很過分?永安王並未做錯什麽,朕......朕其實都知道,朕是心有妒意,是朕嫉妒永安王,嫉妒他樣樣比朕好。”

  “皇後她是在怪朕。”

  “可陛下——”崔妤道:“皇後忘了,您才是天下的君王,可如今朝臣全部站在永安王這邊卻枉顧您的意思,這本身就是大錯。”

  “您若是不多加阻攔,臣女隻怕永安王終有一日會越俎代庖。”

  聽到“越俎代庖”四個字,顧珒神色突然就變了,他原本搭在桌子上的手突然緊攥起來,眼中的猶豫也逐漸變得深沉。

  他抿著唇,什麽話都沒說,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傳出幽幽幾個字:“是......你說的沒錯,朕沒做錯。”

  崔妤的丫鬟過來了。

  看到顧珒在這,她顯然是愣了下,戰戰兢兢跪下,“陛,陛下。”

  “起來吧。”

  顧珒淡淡發話。

  既然崔妤的丫鬟來了,他也就沒有再待下去的心思了,起身往外走去,快走到外麵的時候倒是對崔妤說了一句,“老師的病,你不必擔心,張太醫必定能治好他的身子。”

  “至於你的腿,回頭還是好生養養。”

  “是。”

  等到顧珒走後。

  綠蕪才敢過來,扶著崔妤,嘴裏還說著,“原來今日來的貴人是陛下,我剛才還在想是誰呢,不過小姐,您為何一定要挑今日過來?”

  話音剛落。

  綠蕪便察覺到崔妤落在她身上的視線有些凜冽,她身子微顫,臉也白了起來。

  “你要記住——”崔妤拂開她的手,一瘸一拐的往外走,“今日我們是碰巧遇見陛下。”

  天色漸漸昏暗。

  她站在半明不滅的光影處,轉身看綠蕪,聲音沉沉,“記住了嗎?”

  綠蕪總覺得此時的崔妤格外嚇人,不禁顫聲道:“記,記住了......”

  ***

  時日已到五月,天氣是越發暖和了,可秦嘉和顧珒的關係卻如冰凍三尺一般。

  朝堂上,顧珒也越來越像一個帝王,專斷獨行,很少再去過問旁人的意思,而在內宮,他也未再像以前一樣,日日去未央宮。

  楊妃以往見秦嘉和顧珒夫妻和睦,自然也不敢有別的心思。

  可如今——

  秦嘉和顧珒明顯不睦了,她自然又為以後打算,在這宮裏,有孩子才是對自己的保障。

  顧珒也不知是氣秦嘉還是別的原因,倒也縱得楊妃,偶爾也會去他那邊坐坐,但楊妃此人性驕又喜奢華,偏偏肚子裏空空,沒有半點文墨。

  顧珒去了幾次,就厭煩了。

  秦嘉那邊不願去,怕起爭執,楊妃這邊又不想去......顧珒也不知道怎麽了,突然想起幾個月前見過的崔妤,他問安福:“崔相如今如何了?”

  “張太醫今日來得時候,奴問了句,他說崔相應該明日就能上朝了。”

  “嗯。”

  顧珒手指輕叩桌麵,略一停頓,道:“明日下朝後,讓崔相來見朕。”

  ※※※※※※※※※※※※※※※※※※※※

  感謝在2019-11-29 20:53:10~2019-11-30 15:16:1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院子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阿紋家的頭頭鴨 17瓶;小院子 11瓶;會說話的滾滾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不良臣(科舉)》《閃婚嬌妻寵不休》《開局三千道經,我成了聖人》《燕爾新婚》《大唐開局:撿到一個唐太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