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番外21
  冷月無聲, 北風蕭瑟。

  乍一看到月色之下那抹單薄嬌小的身影,謝綸還以為是他氣出了幻覺。

  等走近了一看, 發現真是那沒心沒肺的小東西。

  見她隻披著一件長衫, 小巧的鼻尖凍得泛紅,他眉頭一擰。

  幾乎下意識想說“怎的穿得這麽少出門,若是著了風寒, 又得哭鼻子”, 話剛到喉嚨,想到方才主院那事, 硬是咽了回去。

  他肅著臉色道, “殿下真是好興致, 大晚上不安歇, 出來吹冷風?”

  “你……”景陽仰起白嫩嫩的小臉, 怔怔的看向他, “你怎麽會在這?”

  謝綸聽到她這話,心頭冷哼,那事果真是她的安排, 語氣不由沉了幾分, “不然殿下以為, 臣該在哪?”

  景陽一噎, 視線落在他的衣袍上, 整整齊齊, 絲毫不亂。

  忽的, 她的心頭湧上一陣失而複得的喜悅,暖暖的,又有些說不出的甜。

  她眼圈兒一紅, 忍了又忍, 到底沒忍住,直接撲向男人的懷中。

  兩條手臂緊緊的環住他的腰,她冰冷的臉貼著他堅實的胸膛,輕聲喃喃道,“還好,還好。”

  看著突然撲到懷中的柔軟身軀,謝綸英俊的麵容微僵。

  手下意識想摟著她,才伸出去,硬是克製住,一點點收了回來。

  他麵上有些不自在,沉著嗓音,“好什麽好?臣辜負了殿下那一番安排,自行來請罪的……”

  景陽聽著他這陰陽怪氣的調,半點不生氣,反而往他懷中貼得更緊了些,語氣嬌嬌的,“夫君,我冷,你抱抱我。”

  謝綸,“……”

  理智告訴他,晾一晾這沒良心的。

  身體卻很誠實,伸手將她抱緊在了懷中,沒好氣的責備,“知道冷,還不多穿些。”

  景陽慢吞吞的抬起臉,一雙明亮的眸子亮晶晶的,可憐兮兮看向他,“是我錯了,我糊塗了。”

  她的聲音放得很輕,嬌滴滴撒著嬌,尾音軟綿綿的,讓人的心也跟著軟了。

  謝綸心頭的火氣頓時被澆滅了一大半,勉力維持著嚴肅,手掐緊了她的細腰,低聲道,“哪錯了?”

  景陽被他捏得腿軟,心裏發虛,小聲道,“我不該給你安排其他人的,我方才就後悔了,真的。”

  謝綸嗤了一聲,“怎的就後悔了,臣還沒親口誇你一句豁達賢德。”

  景陽知道他說反話,柔軟的小手勾了勾他的掌心,賣乖道,“我才不要你誇我那些,其實我一點都不豁達,一點都不賢德,我小氣極了。”

  她之前想得很好,覺得給他安排妾侍,開枝散葉,反正妾侍生下的孩子,要敬她一聲母親。

  可真當選好女人,給他送了過去,她才體會到那種滋味有多難受——

  無論是坐著,還是站著,亦或是躺著,隻要一靜下來,她滿腦子就浮現出謝綸與別的女人親密的場景。

  嫉妒,像是千萬隻螞蟻在心頭啃噬,她難以忍受。

  到最後,她隻想著,去他娘的開枝散葉,去他娘的賢良淑德,她可是大淵長公主,憑什麽要將自己的男人分給別人?

  下次若再有人敢說嘴,那她直接拿戒尺去抽,抽到她們不敢再說為止。

  一想通這點,她都顧不上梳妝,急哄哄就跑出來了。

  幸好,趕上了。

  夜色迷離,男人輪廓分明的臉龐顯得愈發穠俊,“臣還當殿下不在乎,這般大度的將臣推給別的女人。”

  景陽小聲訥訥道,“我……”

  謝綸單手攫住景陽的下巴,長眸深邃,定定的盯著她,“殿下在乎臣麽?”

  景陽被他看得臉頰發燙,一時有些難以啟齒。

  謝綸低下頭,湊得她更緊一些,目光灼熱,咄咄逼人,“很難回答?那臣先回去了。”

  景陽一急,生怕他走了,趕忙摟住他的脖子,整個人好似掛他身上一般,“在乎,我在乎的!”

  謝綸黑眸微閃,嘴角笑意藏好,拉長語調,“真的?”

  “真的!”景陽忙不迭點頭,她真是後悔死了!

  “雖然殿下這般說了,但是.....”

  謝綸挑眉,大掌穩穩托住她的腰,將她整個人抱在懷中,輕蹭了下她的耳垂,“殿下,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做錯事就得受到懲罰。”

  景陽眼瞳微微睜大,懲罰?

  雖說她這事做得不對,可她都真心實意道歉了,他還要罰她?!過分了吧!

  “你.....你要敢打我,我今晚就燒了你國公府,收拾東西回長安。”景陽臉頰鼓起,凶巴巴道。

  看著她一張一合的嫩紅唇瓣,謝綸眸色一暗,隨後,低頭咬了一口。

  景陽,“!!!”

  謝綸鬆開她的唇,眼神幽深,“軍隊裏的兵犯了錯,要挨軍棍。殿下你犯了錯,自然也是要挨棍子的......”

  “你、你放開我!”

  景陽一看他這眼神,立馬意識到不對。

  她扭著腰就要下來,男人卻拍了下她的臀,輕輕鬆鬆將人扛了起來,大步往後院去。

  一眾下人將腦袋埋得低低的,隻覺得方才的擔心都是多餘的,瞧,這不又好的跟什麽似的。

  直至半夜,後院寢屋的燈還亮著。

  待裏頭傳來男人沙啞的叫水聲,宮女們看了眼天色,心照不宣的交換了個眼神——

  看來明日公主殿下又要下不來床了。

  宮人們抬了熱水進去,隔著輕紗屏風,隱隱約約能瞧見國公爺抱著公主耐心哄著。

  公主的聲音有氣無力的,還帶著哭腔,斷斷續續的罵著國公爺,說什麽再也不讓他上床,明日便收拾東西回長安再也不回來之類的。

  熱水放下,眾人退下。

  沒多久,又聽得裏頭鬧騰起來,水聲嘩啦啦的濺在地上,期間夾雜著些令人麵紅耳赤的聲響。

  門外的宮女互相對視一眼,心想,又來?嘖,國公爺真是龍精虎猛,就是可憐公主那小身板了。

  屋內,景陽被謝綸抱到床上時,已經困得連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了。

  她覺得她渾身上下,從裏到外都是軟的,酸的。

  最後關頭他從後麵摟緊她的腰,扭過她的臉索吻時,她連哭都哭不出來,隻能嗚嗚的承受著。

  什麽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便是了。

  後悔,就是很後悔。

  燈光滅了幾盞,昏暗的帳內一片甜鬱的香味。

  謝綸摟過景陽,粗糲的手指拂過她的額發,“知錯了麽。”

  景陽困得眼睛都掙不開,迷迷糊糊的“嗯”了一聲。

  謝綸輕吻著她發燙的臉頰,黑眸半闔,“謝綸此生隻願為公主裙下臣,所以,別再將臣往外推,嗯?”

  回應他的是一片均勻的呼吸聲,懷中之人正睡得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