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番外22
  這一年的夏日, 景陽總算盼來了她和謝綸的第一個孩子。

  隴西的夏日酷熱難耐,她最是怕熱, 每日都要用許多的冰, 吃的是冰湃果子和冷淘,喝的是井水裏泡過的各色飲子。

  這日,嶺南又送來新鮮荔枝, 她一粒接一粒的吃, 根本停不下來,直到肚子開始隱隱作痛——

  景陽還以為她是吃壞了肚子, 叫禦醫來時, 還不忘叮囑宮人們守口如瓶。

  若是謝綸回府, 知道她貪嘴吃壞了肚子, 肯定又得嘮叨她了。

  然而, 禦醫給她一把脈, 立刻滿臉喜色的與她道賀,“殿下,您有喜了!”

  景陽傻了眼, 看了看禦醫, 又看了看自己吃得鼓鼓的小肚子, 好半晌, 才尋到她的聲音, “你是說, 我有孕了?”

  禦醫頷首, 語氣肯定,“不會錯的,看脈象已有月餘了。”

  景陽倒吸了一口氣, 坐直了身子, 緊張的問,“那我方才肚子疼,是怎麽回事?孩子沒事吧?”

  禦醫道,“殿下安心,您脈象平穩,腹中胎兒並無大礙。至於方才腹疼,是過量食用冰飲所致。您如今懷有身孕,在飲食方麵也有諸多忌諱……”

  禦醫這邊開了兩幅安胎的良方,又告知景陽許多懷胎的注意事宜等。

  沒多久,長公主有孕的消息就傳遍了國公府,下人們一個個興高采烈的,這盼星星盼月亮,偌大一個隴西公府總算要迎來小主子了。

  下人跑去軍營報喜時,謝綸正在練兵。

  聽到這消息,他麵不改色,全神貫注的盯著士兵們列隊,待練兵結束,緊繃的俊顏才有鬆動。

  也不知是誰打了個頭,眾士兵齊聲喊道,“恭喜國公爺,賀喜國公爺!”

  謝綸嘴角忍不住上翹,一邊翻身上馬,一邊吩咐副將,“去醉仙居拉幾十車好酒,記我名下!今晚大家喝個盡興!”

  說罷,揚鞭,離弦之箭般往府中趕去。

  身後是兵將們震天撼地的歡呼聲。

  謝綸闊步進院子時,景陽正掀起衣擺,露出個肚子,在梳妝鏡前左照右照。

  她看著鏡子裏平坦纖細的腰肢,實在難以想象裏麵竟然有個孩子。

  “殿下——”

  聽到外頭的聲音,景陽“咻”的一下趕緊放下衣擺。

  一扭身,就見謝綸大步走來,身上還穿著軍服,一路頂著烈日趕來,汗涔涔的。

  見他上前就要抱她,景陽往後退了一步,嬌嗔道,“你身上全是汗,臭烘烘的,別抱我。”

  “好,待會兒洗一洗再抱。”

  謝綸端正的眉眼間是掩飾不住的笑意,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這兒,真的有了?”

  景陽見旁邊沒外人,上前一步,撩起衣擺,露出白嫩嫩的小肚皮,“你摸摸?”

  謝綸眸色微暗,伸出手掌,放在她平坦細膩的腹部,“好像是……大了些?”

  景陽聞言,噗嗤一聲笑出來,拍開他的手,笑話他,“才一個月呢,哪裏就能摸出來了,我逗你玩呢,你還當真啦。”

  謝綸也不惱,隻靜靜地盯著她看。

  景陽笑了一會兒,注意到他的視線,眨了眨眼,“你這般看我作甚?”

  謝綸道,“我高興。”

  景陽愣了愣,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謝綸雙手捧著她的臉,狠狠地親了好幾下,她額上貼得花鈿都被他蹭下來了。

  “我、我妝都被你親花了。”

  “沒事。在臣心裏,殿下怎樣都是好看的。”

  ——

  景陽這一胎懷得很是輕鬆,除卻腰有些酸疼之外,並無害喜嘔吐之症。

  隻要是她想吃的,謝綸都會想辦法給她弄來,硬是將她喂胖了一圈。

  等她七個月時,謝綸也不知道從哪裏聽來的,教育孩子要從腹中開始。

  於是乎,他每日一回府,定會在景陽麵前耍一套謝家槍,除此之外,他還對景陽的肚子念兵法。

  往往兵法才念到一半,景陽就先被哄睡了過去。

  後來景陽實在不想聽兵法了,就問謝綸,“你怎就這般肯定會是個兒子?若是女兒呢?”

  聞言,謝綸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

  他想要個兒子,可以與他學習刀槍拳腳,鑽研兵法,若遇戰時,父子倆還能一起上沙場保家衛國。

  但同時,他也是很想要個女兒的,像景陽一樣漂亮可愛的小女兒,他若不在府中,女兒能陪在景陽身旁說話,一起賞花用膳,挑選衣衫首飾……

  最後他隻能暗暗祈禱,這一胎先生個兒子,等兒子大了,再生個女兒,哥哥還能照顧妹妹。

  景陽得知他的想法,笑他,“你想得倒美,且看老天讓不讓你如意。”

  或許是老天見謝綸前半輩子過得太孤苦,待春暖花開時,真就遂了他的心意,叫景陽生下個大胖小子。

  兒子出生時,小拳頭緊握,哭聲很是嘹亮。

  接生嬤嬤將孩子遞給謝綸,誇道,“老身接生了這麽多嬰孩,就屬小世子哭聲最響,瞧這小胳膊,可有勁兒了!”

  謝綸看了看兒子,眼睛像他,嘴巴像景陽,真是怎麽看怎麽舒心。

  他給兒子取名蘊石,蘊玉之石,遲來未晚。

  ——

  四月裏,景陽出了月子。

  小蘊石的滿月宴辦的極其隆重,連續七天設宴,歡笑不休,恭賀不斷。

  長安那邊也送來賀禮,皇帝這個做舅舅的親手做了把弓箭給小外甥,皇後也送來精致的長命鎖和金項圈等物。

  長安使臣到達時,還帶來一個消息——顧皇後又懷孕了。

  景陽聽到這個喜訊,也很是高興,皇嫂膝下已經有了宣兒這個大皇子,若是再來個小公主,那真是兒女雙全了。

  她準備了一堆隴西的特產和禮物,讓使臣帶回去,並附上一封親筆信,等明年皇後誕下麟兒後,她會帶著小世子親自去長安恭賀。

  當日夜裏,她還心情愉悅的與謝綸說,“隔了這麽久,皇嫂總算再傳來好消息,想來她與皇兄的關係緩和了不少。”

  謝綸擁著她香軟的身子,手指輕撫著她的發,淡淡道,“一向是兄長關心妹妹的,你們皇家倒好,你個當妹子的,反倒擔心起兄嫂的事來。”

  “唉,我皇兄皇嫂他們倆,骨子裏都是驕傲的,誰也不肯朝誰低頭……”景陽挪開男人放在腰間不安分的手,“說正事呢,別鬧。”

  謝綸對帝後的感情恩怨半點不感興趣,他翻過身,將透著淡淡奶香的小妻子壓在身下,大掌掀開她的衣襟,腦袋湊了過去。

  “謝綸!”

  景陽驚呼,低頭看去,臉頰頓時漲紅一片。

  男人口齒含糊,“這才是正事。”

  紅帳從金鉤滑落,燈影搖晃,人相依偎,嬌啼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