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番外 韓魏(前世)
  分娩那日,到底也算驚心動魄。

  大半夜美夢被打斷,陣痛一波又是一波。

  好在府內早早就尋了穩婆。

  楚汐眼淚在眼中打轉,可想到生孩子得費不少的勁兒,當下在裴書珩的投喂下吃了幾口麵和窩著的雞蛋。

  再後來,她隻記得死死攥著裴書珩的手,由著他輕柔的擦著汗。

  穩婆賣力的喊著:“夫人,吸氣,呼氣,用力。”

  就好像生孩子的是她。

  也不知折騰了多久,待聽到一聲嬰啼,繼而換成很有力的哇哇大哭時,楚汐徹底累的脫虛,暈了過去。

  醒來的第一件事是覺得這穩婆很不錯,有一聲好嗓子。得給她加賞銀。

  第二件事,才想起看看九月懷胎的女兒。

  卻得了晴天霹靂。

  女兒?

  不,生的是男孩兒。

  楚汐沉默的看著裴書珩。

  裴書珩吩咐奶娘把孩子抱來,隨後上前,給她潤唇。

  遺憾是有的,可這是他和楚汐的孩子,如何能不喜歡。

  也真是魔怔昏了頭,一種固定思維在初為爹娘的夫妻心裏紮了根,以致於兩人都以為,這一胎是女兒無疑。

  想到這幾個月犯的渾,裴書珩低低一笑,虔誠的吻上女子的額:“楚楚,受累了。”

  ——

  裴昱很好帶,餓了也就哼上一哼,喂飽了就睡。

  不哭不鬧,乖的楚汐隻喊稀奇。

  和別家剛出生的孩子不同,眼前這個一出生就粉粉嫩嫩,小嘴一張一合,像是在吮吸著什麽。

  抓周那日,這小子什麽也沒選,隻是安安穩穩坐在紅綢上,逢人就笑,口水噠噠滴在章玥準備的衣兜上。也不怕生。

  對眼前這些新鮮玩意,看都不看一眼。

  待他再大些,在地上能磕磕絆絆走上幾步時,總算有了小孩子的脾性,如何也不愛下地。

  每每想把他放地麵,小家夥總能弓起身子,烏溜溜眸子委委屈屈看著你。

  楚汐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忍不住向裴書珩抱怨:“你兒子真懶。”

  裴書珩從楚汐手裏抱起裴子昱,小家夥笑彎著眼睛,小胖手去玩裴書珩的袖口,一口咬了上去,他還在長牙齒,啃的帶勁。

  裴書珩睨楚汐一眼。

  “總算有一點是像你的。”

  ???

  楚汐覺得,裴書珩今天晚上可以打地鋪了。

  可當夜,還是不受控製的被男色所迷惑。

  裴書珩他湊過來,咬著她如玉的耳垂。

  楚汐身上的暖香帶了股奶香味。兩者混合煞是好聞。

  女子嚶嚶哭啼,落入其耳。

  他喉嚨裏發出笑意。“楚楚,哭大聲些。”

  ——

  楚汐喜歡逗裴昱,且樂此不彼。

  章玥多次訓她,沒個正形。楚汐嘴裏老老實實說再也不了,轉頭就搶了裴昱手裏的撥浪鼓。

  裴昱三歲之際,已然有了小大人的風範,著寬袖對襟短襦。頭頂那形態可掬的帽子是楚汐硬給他戴的。

  小奶團步子沉穩,胖乎乎的小手負在身後,粉雕玉琢的臉上端是唇紅齒白。

  楚汐正在屋裏波動著算盤,查對賬本,聽著聲響,這才抬頭看他一眼。

  “娘親。”

  楚汐放下上的事:“別喊我娘,喊我姐姐。”

  裴昱歪了歪頭,人不大,思路倒是清晰:“上回娘還讓爹爹喚您姐姐,我若也喚您姐姐,豈不是和爹爹是兄弟?”

  楚汐挑了挑眉。

  “他叫你一句弟弟,你敢應嗎?”

  裴昱沉默。

  顯然對早早就把他送到書院的裴書珩還是怕的。

  楚汐見他沉默,忍不住笑了,肩膀一抖一抖的。

  裴昱一直都知道,自家娘親過於幼稚。比魏叔叔家咿咿呀呀還不會說話的妹妹還孩子氣。

  上回明明手上有一串,卻還是直接搶了他手裏的糖葫蘆。甚至說著好事得成雙的鬼話。

  偏偏爹也信了。

  算了,幾口吃的自然不能比娘親重要。

  見楚汐還在笑,小奶團忍不住也跟著笑笑,嘴角印出淺淺的梨渦。

  他低頭從俞殊敏縫製的荷包裏掏出兩個山核桃。

  楚汐好不容易止了笑,用帕子去擦眼角的淚。

  她把裴昱拉到身前,俯下身子:“核桃哪兒來的?”

  裴昱字正腔圓,一字一字清晰的很:“先生說我背誦的好,賞的。”

  說著,他扳著手指和楚汐道:“祁宿哥哥也有,說帶回去給祁妹妹吃。”

  他抬起粉嫩的臉蛋,把核桃送到楚汐手上:“昱哥兒給娘親。”

  “你爹有嗎?”

  小奶團俏生生道:“隻給娘親。”

  楚汐忍不住親了他一口:“我家昱哥兒真孝順。”

  ——

  當然,待他在大一歲,便開始十萬個為什麽了。

  楚汐為此頗是煩惱。

  “娘親,為什麽我一定要吃胡蘿卜?”

  “胡蘿卜好。”

  裴昱艱難的同意了這個觀點,不過,他皺巴巴著精致的小臉:“那娘親怎麽不吃?”

  楚汐:我挑食啊!

  可這種話怎麽還意思提出口。

  她繡花鞋不由踢了踢餐桌下男子的腿。

  裴書珩嘴角含笑,好整以暇的看著這一幕,卻沒有要解圍的意圖。

  裴昱瞪大圓溜溜的眼睛:“娘親,你為什麽要踢爹爹!”

  楚汐擱下筷子:“不要問我,問你爹。”

  裴昱連忙看向裴書珩。

  裴書珩睨他一眼,淡淡道:“吃。”

  一個字,小家夥老實了。

  楚汐若有所思,頓悟了。

  於是,就出現這麽一段對話。

  ——娘親,你為什麽要逼著爹爹誇你美?

  ——問你爹。

  ——娘親,你說我是下河村撿來的,是假的吧?

  ——問你爹

  ——娘親,為什麽拂冬姨姨要和阿肆叔叔成親了。

  ——問你爹。

  ——娘親,你怎麽都讓我找爹爹?

  楚汐沉默,半響微笑。

  ——問你爹。

  多次碰壁的裴昱,踮著腳尖在門口眺望剛出府不久的裴書珩。

  等待的途中,無所事事,也不知哪兒找了一塊煤炭,蹲下小小的身子,在院內畫著畫。

  一筆一劃認真非凡。

  卻不想遇上微服出巡的鈺旭桀。

  府內下人變了臉色,當下要跪地請安,鈺旭桀一身富貴公子的打扮,擺擺手,讓他們退下。

  打量起了裴書珩的兒子。

  簡直就是裴書珩的翻版。

  想著那不言苟笑的臣子,他不由生了逗弄之心。

  他好整以暇上前:“你在畫什麽?”

  裴昱也不怕生。一板一眼道。

  “不要問我,問我爹。”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