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番外 小奶團裴昱
  事實證明,勤奮是件好事。

  在拂冬診斷有了身孕後,楚汐有種塵埃落定之感。

  平坦的小腹孕育著她和狗子的血脈,楚汐還挺稀奇的。

  得到這個好消息,她下意識去看裴書珩的反應。

  男子手中端著甜白瓷茶盞,空氣中彌漫著六安瓜片的清香。霧氣嫋嫋。

  還是那副平平淡淡的樣子,好似什麽都不能波動他的情緒。

  待拂冬出了屋子,楚汐眯了眯眼,直接上前取過男子手裏的茶盞,重重擱在一旁。

  “你這模樣,這是不歡喜?難不成先前字字女兒,都是唬我的?”

  楚汐不樂意了。

  這是當準爸爸該有的表情?

  不說欣喜若狂好歹也要笑一笑意思意思吧。

  要不是知道男人比誰都期盼,楚汐當真以為他不樂意了。

  正要說什麽,又想起新婚那時。她騙裴書珩說自己有了身子,想吃酸的。

  那廝還一本正經的告知與她。

  ——既然有了身孕,日後莫碰涼水,要安守本分,注意身子,我會吩咐廚房那頭給你獨做一份飯菜出來。

  甚至多次,用孩子的事噎她。

  明顯的占了上風。

  念及此,楚汐嘴角不由多了抹笑意。

  淺淺梨渦乍現。

  裴書珩神色柔和,伸手理了理楚汐的碎發。

  “楚楚,女兒應當也會有梨渦吧。”

  那可不能保證,畢竟沒生出來。對於這事,楚汐還挺期待的。

  剛顯懷時,她閑來無事,在俞殊敏她們來看她的時候,還不忘請教如何縫製繈褓穿的衣物。

  先前繡個荷包,楚汐能日日哭爹喊娘,這會兒卻是耐心慢慢,錯了就拆開重新縫製。

  她這般能靜下心來,所有人都喊稀奇。

  果然是要當娘的人。都懂事了。

  再一次見她不小心刺破手指時,裴書珩終於奪了她手裏的半成品。

  “府裏有繡娘,這些活無需你費心。”

  楚汐譴責的睨他一眼:“都說女兒和爹親,我就是想在她知事後,告訴她我的不容易。”

  “讓女兒與我親一些。”

  她一拍桌子,輕抬著下巴:“真的,我自己都感動壞了。”

  裴書珩扶了扶額。

  男人挑了挑眉:“你這是賣慘?”

  “怎麽說話呢?這話我很不喜歡,收回去。”楚汐眼尾上挑,印著風情和溫柔。

  平素裴書珩事事都依著她,楚汐這些日子,就差沒上房揭瓦了。

  許是有了身子,情緒也有了波動,楚汐雖期待,可一想到瓜熟蒂落,分娩的痛苦,又有些怕。

  甚至低俗老套的問裴書珩:“你說,在你心裏是孩子重要,還是我重要。”

  裴書珩也察覺,她這幾日愈發的黏人。他神色柔和細細的打量著要為他生兒育女,綿延後嗣的女子。

  在此之前,他從未想過生命裏會有這麽一個特殊的存在,打破他的原則,成為他的習慣。

  男子指尖彎曲,輕輕在女子白皙的額頭敲了敲。

  說出真實的答案:“你重要。”

  楚汐剛要滿意的頷首,可一轉眼又蹙起了眉。

  “你是覺得,我們孩子不重要?她聽了多難受。”

  “再給你一次機會,孩子重要,還是我重要。”

  裴書珩隻好改了口風。

  “孩子重要。”

  原以為楚汐能滿意,沒曾想她當下就板起臉。

  “裴書珩,原來在你心中,我不重要!”

  ——

  八個月時,肚子已經很大了。

  不過腹中胎兒很是乖巧。也不鬧騰,若不是裴書珩日日緊張著,楚汐都要懷疑她懷了個寂寞。

  別家婦人有孕,都會孕吐,可她沒有,吃啥啥香。果然女兒是貼心的小棉襖。

  許是整日裏掛念著女兒女兒,兩人都心照不宣的以為這胎便是女兒無疑。

  這幾個月下來,楚汐買了一堆女娃娃的穿的用的。

  悠哉悠哉的就等著臨產。

  她摸著鼓著跟個皮球的小腹。靠在案桌前:“給我畫苗條些。”

  裴書珩斂眉,手下動作行雲流水,寥寥數筆,就勾勒出女子的身形和眉眼。

  楚汐湊上前去看。

  畫中女子媚眼微睜,形態慵懶,著繡折枝玉蘭品月色素緞衣裙,小腹高高隆起,嬌媚豐盈的臉蕩著美人笑。

  楚汐不樂意了。

  “我在你眼裏就這麽胖嗎?”

  哪兒胖?裴書珩都覺得楚汐還需要多吃些。

  可見楚汐氣呼呼的瞪著她,男人眉眼柔和,他伸手把女子摟在懷裏,讓她坐在自己的膝上,嘴裏的話,當下拐了個彎。

  “胖。”

  這是很沒有求生欲了。

  楚汐微笑,她捧著男人的臉:“給你一次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

  裴書珩淡淡一笑:“胖。”

  很好,得出結論。

  ——這真是塑料花一樣的愛情!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