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現在的小輩們連個新花樣都沒有
  楚卿讓幾個小丫頭伺候自己換了身藕色襦裙,裙邊是綴了金絲的石榴花,素雅中卻又彰顯著高貴。

    鏡中的臉,楚卿三個月才習慣過來。

    因為和前世的她相比,楚卿的長相一點都不大氣,反而格外……妖媚?

    這幅長相確實好像不太適合她的身份。

    但是現在這身子既然是她的了,雍容大氣的氣場那也仍舊能手到擒來。

    伸手劃過自己那張仍然有些陌生的臉,楚卿不禁咋舌。

    年輕人的皮膚可真是好啊!

    細膩白皙如玉脂,吹彈可破!

    吩咐著綠蘿給自己盤了適合的發髻,現如今這張臉總算沒有那麽妖媚了。

    收拾妥當之後,差不多已經離側妃來已有半個多時辰了。

    現在外邊日頭正大。

    抿了口茶,楚卿才不慌不忙的開口:

    「可還在外邊?」

    「在的。」

    楚卿眼底閃過一絲深意,低聲輕諷:「耐心倒是不錯。」

    「讓她進來吧。」說著楚卿抬眼看向了門口。

    綠蘿點點頭便去開了門,隨後緩緩走進來一個水紅色身影。

    楚卿向後靠了靠身子,眯起眼睛打量起來。

    一副弱不禁風楚楚可憐的樣子,還真是容易讓人心生憐意!

    這寧王還真是好福氣!

    「見過王妃姐姐~」柔柔弱弱的聲音從女子口中說出,讓楚卿心尖猛的一顫。

    這聲音,實是太酥麻了,讓她這個老人家骨頭都要酥掉了,楚卿不禁抖了抖衣袖。

    側王妃徐馨看楚卿沒有出聲,嘴角不自覺撇了撇,垂下眸子,繼續假裝怯生生道:「臣妾見過王妃姐姐~」

    楚卿這才看到,側王妃隻是微微福了福身子,並沒有老老實實行禮。

    楚卿笑了笑,微微把身子一側,輕聲說到:「妹妹近些日子看起來過得挺安逸,連禮節都有些生疏了呢。」

    徐馨身體一僵,猛的抬眼看向了楚卿。

    還是之前那個楚卿,此時正對她笑眯眯的,一如既往的明媚,刺的她心裏不爽的很!

    徐馨定定的看著楚卿,楚卿依舊笑眯眯的,眼底深處都是笑意,一點都不像作假。

    可為何她總覺得心裏毛毛的。

    此時的楚卿卻是在心裏止不住的冷笑,想要打量她老人家?這徐馨怕是再多活三十年也不是她的對手。

    她這麽幾十年,什麽魑魅魍魎沒有見過。

    「開個玩笑而已,妹妹怎麽還出神了呢?」楚卿低頭把玩著自己的指甲,慢條斯理的打破了沉默。

    徐馨眯了眯眼睛,隨後撇撇嘴,眼裏瞬間霧蒙蒙的:

    「姐姐莫要嚇唬馨兒了,馨兒知道姐姐肯定是怪罪妹妹這麽久都沒來看姐姐。實是因為……」說到這兒,徐馨竟是臉色一紅。

    楚卿挑眉,不說話,靜靜等著下文。

    徐馨抬眼看了一下楚卿,對方正一臉溫柔的看著自己,徐馨心裏不屑的諷了一句蠢貨,臉上卻依舊是一臉嬌羞:

    「因為寧王最近經常讓妹妹伺候在旁,實是走不開。今天…今天寧王外出有事,妹妹才得了空看姐姐。還有啊姐姐,您千萬別因為寧王這麽久沒來看您還傷心,寧王早晚會回心轉意的。」

    聽著徐馨幾乎一口氣說完,恐怕是擔心她出言打斷?

    楚卿喝茶的動作一頓,不禁想撇嘴

    她還不至於因為一個小輩吃醋到失去理智,就算是心愛之人,對方故意挑釁,她聽不出來的話就是個二傻子。

    作為一個已經過了情情愛愛那個年紀的老婆子,還要偏偏和小年輕們麵對愛情的爭風吃醋,楚卿隻覺的乏味。

    人生漫漫,若是指望感情活著,那也忒是沒出息。

    再不然,幾杯小酒下肚,也是愜意的很。

    雖然現在這個小丫頭的身子的酒量實是差強人意!

    徐馨看著楚卿像是沒有力氣般像後靠了靠,不禁得意的揚了揚嘴角。

    是不是嫉妒了?徐馨心中長舒一口氣。

    楚卿睨到一旁徐馨的小動作,揉了揉眉心。

    「姐姐可願陪妹妹去湖邊逛一逛?」徐馨抿嘴笑著說道。

    楚卿看著徐馨一臉止不住的我要開始陷害你了!繼續無奈揉了揉眉心,點點頭。

    罷了罷了,也是許久沒見這些手段,也不知道花樣變了沒。

    隻帶了綠蘿,楚卿便隨著徐馨走出了別院。

    這三個月以來,她還是第一次走出來。

    如果可以,她其實完全可以在她的別院待到天荒地老了卻此生的。

    隻不過,總有人想著法子害她,無論是對上官菀玉,還是楚卿。

    徐馨一路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話,什麽最近京都裏流行的襦裙顏色款式,簪子又有了什麽新花樣,無一不在透露著寧王對她的態度,順便又在寬慰她別灰心,王爺遲早會發現她的好雲雲。

    而楚卿,則是心不在焉的回應著,思緒確是不由自主的飄向了那個書房。

    那副畫。

    究竟畫的是不是……她……

    不,準確的說究竟畫的是不是上官菀玉。

    「姐姐,別看這湖現在沒什麽看頭,等到了夏日,湖裏的荷花煞是好看!」

    「姐姐,姐姐,您有沒有在聽?」徐馨見楚卿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有些不滿的晃了晃楚卿的衣袖。

    楚卿這才回神,愣了愣才答話:「妹妹是不是經常出入王爺的書房?」

    徐馨一聽,不由的挺了挺腰板:「是的啊,王爺總是讓我去書房陪他呢!」

    「那書房裏是不是有一副畫?」

    「是啊,那副畫簡直……誒?姐姐怎麽知道?」

    「那畫畫的什麽你可曾注意過?」

    「那是自然注意過得啊!畫上啊………是……」楚卿正滿懷期待的等著徐馨說出畫的究竟是誰時,卻見她好像在自己身後看到什麽,隨後臉色一變,尖叫著喊了一聲「姐姐你要幹什麽!」

    之後,身子向後一倒,接著就要墜入湖中。

    楚卿頭疼的皺了皺眉,得,心裏光想著那副畫,卻不小心著了這小蹄子的道,不由自主的跟著到了湖邊。

    這種自古以來便被不同人演繹的戲碼,不曾想現如今仍然炙手可熱,受人歡迎啊!

    推人入湖,再怎麽清白也百口莫辯!

    楚卿看著徐馨得意的麵孔,眯起眸子,笑了笑,隨後伸手抓住了徐馨的衣角。

    隨後,咚咚兩聲,兩個人一起落水了。

    不是要陷害嗎?一起落水得了,倒是要看看這小蹄子如何巧舌如簧!

    雖然已經是初春,湖裏的水卻仍然是冰冷刺骨,楚卿咕咚咕咚的喝著湖裏的水,旁邊是死死抓著她的徐馨,耳朵裏還能聽到隱隱約約侍衛丫頭們慌亂的聲音和寧王沉著冷靜的指揮聲。

    嘖,寧王果然在場。

    這些小輩們也不說玩點新花樣讓她這個老人家開開眼。

    想到這裏,楚卿咕咚咕咚的歎了口氣。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對你的愛不再飄搖》《農門團寵:丞相又真香了》《總裁太甜了怎麽辦》《李見微嚴謹》《風水禁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