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寧王好像有點不按套路出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楚卿覺得自己喝了滿滿一肚子水,差點以為自己再次去世時,才被人救起。

    楚卿醒來後,一群人正滿臉驚慌的圍著她。

    楚卿想到了以前,南國供奉的一隻騎大象的猴子就是這樣被人圍觀的。

    她現在可是被圍觀了?

    楚卿皺眉猛的坐起,冷聲斥責道:「一個個的愣著在做什麽!還不拿毛巾與幹衣服來?」

    眾人本是看著兩個王妃落水昏倒有些不知所措,而王爺也是一句話不說,這更令他們這些做下人的六神無主了。

    王妃的斥責則是讓他們突然清醒,他們竟是這麽沒有眼力!

    楚卿見眾人亂七八糟的散去找東西,無奈揉了揉眉心,現如今她這個動作竟然成習慣了。

    隻是這寧王府的規矩也太差了!

    殊不知,最初的楚卿雖是正王妃,卻從未被家裏教導著怎樣去管家。

    至於側王妃徐馨,則是一門心思的想著如何贏得寧王的心,和如何弄死正王妃。

    寧王的話,則是從未管過府上的事。

    「咳咳!」一聲嬌弱的輕咳突然響起,徐馨也醒來了。

    隻見她纖纖玉指輕撫著額頭,顫巍巍的坐了起來,一臉無助的看著站在不遠處正在打量她兩人的寧王。

    寧王這才緩緩看向了徐馨。

    不知道的還以為兩個有情人在含情脈脈的對視著。

    隻有楚卿,清晰的看到了寧王眼底不加掩飾的漠然。

    「妹妹可還好?」

    聽到楚卿的聲音,徐馨才緩過神,像是有些恐懼的後退了幾步:

    「姐姐你為何要…」

    「行了妹妹,你不必謝我,我知你對我舍命救你感激不盡,。你落水那刻我本來還想著你是不是要借落水陷害是我推你的,可又轉念細想,一是妹妹不可能如此蠢笨想出這等粗劣的法子,二是,堂堂尚書府的千金怎是這種人呢!是姐姐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才怔愣了片刻,不然咱倆都落不了水。」

    楚卿語速不急不緩,卻容不得任何人有插嘴的餘地。

    看著徐馨愣在原地,滿臉通紅,楚卿不由心情大好。

    說來還是有點慚愧,她竟然在贏了一個小丫頭片子之後,生出一種滿足感?

    實是不應該!

    一旁的寧王剛想要說些什麽時,楚卿立刻走向前去行了禮說道:

    「臣妾和妹妹如此失態,實在是拂了王爺臉麵,還請王爺責罰。」

    寧王一愣,他原本以為楚卿走上前來又要像以前一般哭哭啼啼。

    不曾想竟是向他請罪?

    隨後寧王又想起方才楚卿說的那段話,簡直把徐馨說的啞口無言。

    一點都不像最初那個畏畏縮縮,不敢直麵他的楚卿。

    人這一生病,還真是變化大。

    寧王看向楚卿,像是要把她看穿一般。

    感受到寧王打量的眼神,楚卿雖是挺直了身子,但心裏卻有些沒底。

    唉,和小輩因為小輩爭風吃醋,實在是有失體麵。

    而寧王看著不為所動的楚卿,心裏不由讚歎了一句,這樣的楚卿,倒是有些魄力,在他如此盯著的情況下,竟然看不到她有任何不當的情緒。

    誰知道實際上的楚卿內心已經慌亂的萬馬奔騰了!

    但幾十年的素養畢竟不能說丟就丟。

    就在楚卿強顏歡笑時,突然哐唧一聲,某人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昏過去之前,楚卿想撫麵長歎。

    她這個柔弱的小丫頭身子啊!

    一旁的徐馨看到楚卿昏了過去,忍不住想要跺腳怒罵,她怎麽就沒有想到這麽巧妙的法子!!!

    她這該死的,強壯的身子!

    現在如果暈倒,晚不晚???

    誒?寧王這是……?

    竟然把楚卿那個老女人抱了起來???

    徐馨怒目圓睜的盯著兩人的背影,剛想也要昏過去時,隻覺得身後有個強有力的臂膀扶住了自己。

    別別扭扭的轉頭一看,卻是她的貼身丫鬟薔薇。

    薔薇正一臉擔心的看著她。

    徐馨咬牙切齒的剛要怒罵,眼一黑,竟是也暈了過去。

    隻剩下已經走遠的寧王楚卿二人和一群終於趕來的丫鬟們繼續手忙腳亂。

    昏厥中的楚卿自然不清楚自己昏過去之後發生的事。

    ……

    ……

    醒來後的楚卿所看到的,有些熟悉。

    「這是……」

    她第一次重生的那個房間?

    她老人家該不會又變成了一幅畫吧?

    想到這裏,楚卿直挺挺坐了起來。

    還好還好,身子骨還能動。

    不是畫,是楚卿。

    楚卿長舒了一口氣。

    而一旁靜靜端坐的寧王看著楚卿突然像被什麽彈起,卻是微微愣了片刻。

    他這個王妃,好像變得越來越有意思起來?

    隻不過好像有些頭腦不靈光。

    緩過來的楚卿這才意識到寧王在一旁,餘光中,他好像神情有些奇怪。

    楚卿身子一僵,真是越來越糊塗了!

    人家都是越老越糊塗,她卻是越年輕越糊塗了!

    看著臉色變了幾變的楚卿,寧王挑挑眉,輕聲笑了笑,道:「你這是想到了什麽?」

    楚卿抬眼看了下寧王,一副這才看到寧王的表情,有些驚慌失措道:「原來王爺在這裏,剛才臣妾又在王爺麵前失態了……」說著,楚卿一臉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寧王繼續挑眉,這廝竟然還在裝作剛剛看見他,隻不過演技也太過拙劣了吧。想到這裏,寧王心生了捉弄楚卿的想法,於是突然湊近,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

    「卿卿,你我不必這麽生疏的,喊我子湛便可。」

    楚卿這才想起,寧王名衛郢,字子湛。

    「王爺……」楚卿語氣僵硬。

    「嗯?喊什麽?」

    「唔……子子湛……」楚卿老臉一紅,欲哭無淚。

    什麽臉皮,什麽太皇太後驕傲的尊嚴,怕是早已不複存在!

    昔日的小孩子靦腆害羞的答謝皇嬸那一幕,她到現在仍能記得。

    小肉球子的聲音就在此時又響起來了:「莫要高興太早,任務對象現在對你並沒有什麽太大感覺。」

    楚卿皺眉,合著是她自作多情了?

    想到眼前這個臭小子正在捉弄她,楚卿冷哼一聲,轉眼間神情便變了。

    方才還是一副窘迫的想死的表情,現如今,卻是眉眼含笑,雙手已經攀附到寧王衛郢的胸膛上。

    原本便妖媚的模子,此時更像成了精的狐狸,一顰一笑皆能攝人魂魄。

    櫻唇輕啟:

    「子湛,為何這麽久不來看卿卿~」

    寧王呼吸一滯,有些出神。方才還處於被動的楚卿,此時竟是變為主動。他許久沒有起過波瀾的心竟然蕩起了幾絲漣漪。

    隻不過片刻寧王便回了神,眸子一片清明。

    向後撤了撤身子,寧王眯眸笑道:「卿卿這是怪罪本王了?」

    楚卿抿了抿嘴回道:「臣妾不敢。臣妾這便回去。」說著,便要起身。

    就在起身的功夫,楚卿的餘光瞥到了之前一直被簾子遮住的…那副畫……

    不是她上官菀玉,更不是她楚卿。

    而是…

    一頭臥在草地的威風凜凜毛色純粹的…

    白虎!!!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對你的愛不再飄搖》《農門團寵:丞相又真香了》《總裁太甜了怎麽辦》《李見微嚴謹》《風水禁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