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終於步入肉球所說的正文軌道
    春,就應當是萬物複蘇,一切都生機盎然的時候。

    除了坐在亭子裏,拿酒買醉的某個嬌俏身影。

    似乎想到了什麽,歎息聲再次響起。

    作孽啊作孽!

    她!上官菀玉,燕國最尊貴的太皇太後,死後也不得肅靜,重生三次!她都差點以為她以前是不是做過什麽傷天害理的事情才落得這個下場。

    前兩次有些荒謬的她也認了!

    可這第三次,竟是重生到寧王的正室,寧王妃楚卿身上!

    成了自己的名義上的侄媳婦,是不是有些離經叛道……

    說來這寧王妃,也算是個苦命人了。

    身後背景不是世家大族,卻是燕國首富楚家的獨女,自幼也是家裏的香餑餑,那是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裏怕摔了。及笄之後,竟是被寧王討來做了寧王妃。在燕國雖然重農重商,可畢竟不是世家,被寧王求娶,當時也是震驚朝野。

    隻是寧王這人如何,太皇太後,不,應是代替了楚卿的太皇太後也是知道了。

    寧王這個人,根本沒得感情。

    娶來楚卿隻不過為了方便自己的路罷了。

    隨後一年,又娶來了尚書府家大小姐做了側妃,美其名給楚卿找個小姐妹作伴。

    這楚卿也是傻,掏心掏肺的對人家,結果被人家給下藥害死也渾然不知。

    這才導致了太皇太後最後一次的重生。

    她這算是鳳凰占雀巢吧。

    已經成為楚卿的太皇太後在感慨原身紅顏薄命的同時,還不忘提醒自己原本的身份。

    嘖,仍舊是心比天高。

    唉,楚卿又歎了口氣。

    想起醒來那個肉球一臉嚴肅的告訴自己,身上肩負著偉大的責任與任務。

    那就是讓寧王愛上她,然後查清自己真正的死因。

    她竟然不是壽終正寢?虧了她自己還以為自己真的活到頭了,不曾想竟是被人偷偷換了安寧香,給毒死的?

    想到這裏,楚卿眼裏染了一層冷意。

    上天讓她死的話,她認了。畢竟人生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她都嚐了個遍。人世間,已經沒有什麽值得她留戀的了。兒孫如何,自然有他們自己的路要走,她一點牽掛都沒有。

    但若是有人膽敢害她,對方簡直找死!活了這麽大歲數,年輕時腥風血雨都熬過來了,唯獨在該安享天年時被人害死,她實在是憋屈的緊!

    至於……讓寧王愛上她這個主線任務,楚卿自然而然的給忽略掉了。

    不願再去想為何會有人去害當今的太皇太後,楚卿揚手又把酒喝了個透。

    隨後,哐唧一聲倒了下去。

    這才是第二杯。

    一旁的小丫頭綠蘿已是見怪不怪,自家王妃自一場大病醒來後,行為舉止皆是奇奇怪怪,每日飲酒不說,酒量還奇差無比。

    隻不過從醒來到現在,已有三個多月,這期間,王妃竟是一次都沒有去找過寧王。而寧王也不曾來看過王妃。以往寧王還能做做樣子關懷一下王妃,現如今是連做樣子都不屑了嗎?

    一心為主的綠蘿不禁為自家主子的地位擔憂起來,慌忙招呼了幾個粗使丫頭把王妃攙扶到屋內的床上。

    初春的天還是涼意頗深,可不能讓王妃再把身子弄垮了。

    畢竟某個側妃現在都已經猖狂到可以進書房為寧王研磨了呢!

    完全感受不到身邊患得患失小丫頭的憂慮,此時的楚卿正在夢裏。

    夢裏她還是太皇太後,兒子和孫子齊齊跪在自己腿邊互相指責,再然後便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祈求她不要理會寧王,寧王這人城府太深,覬覦他們江山已久。

    「哀家為你們做的夠多了,這江山你們守不守得住,以後如何,便看你們氣運了。隻是寧王這小子,哀家看著還不錯,正準備接近看看,你們不必操心了。」

    楚卿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夢裏說的後半句竟真的說出了聲音。

    而寧王此時就站在床榻邊,麵無表情的看著楚卿一臉高傲的樣子。

    丫頭們則是跪倒在一地,不敢吱聲。

    「楚卿,本王不曾想你竟然還有這個膽子?」寧王語氣說不出的平淡。

    但聲音卻足以喊醒沉睡的楚卿。

    楚卿猛然睜開雙眼,倏地便坐了起來。

    隨即看著周圍的情況愣了愣。

    她可是說了夢話?

    「膽子倒是不小,隻是你不知道雖然太皇太後已經駕鶴西去,太後卻還是活的好好的,你竟是敢自稱哀家?」寧王的話裏依舊聽不出任何情緒。

    「王爺許是聽錯了,哀…啊不臣妾小名艾佳。至於後半句,那是夢到臣妾還未嫁時,恰巧竟然比王爺虛長了幾歲,和幾個閨中密友逞強吹噓而已。夢中妄語得罪了王爺,還請王爺懲罰。」楚卿不動聲色的往後撤了撤身子,隨後低下頭去,臉不紅氣不喘的扯著淺顯的瞎話。

    「本王竟是不知王妃嘴皮子何時這麽利索了?」寧王扯了扯嘴角,竟是雙手抱胸靠在了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楚卿。

    楚卿抬頭看了看寧王,此時莫名想到一句話。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這孩子的容貌頗是俊俏,隻是在那殺人不眨眼的戰場上,如此翩翩公子可足以威懾敵人?

    不過這樣也好,可以令對方鬆懈輕敵,趁其不備……

    嘖,竟是想到別處,年輕人的腦袋真是靈光。

    楚卿想了想,不再多說什麽了,畢竟言多必失。

    雖然現在她已經說的不少了。

    寧王看楚卿不再說話,揚了揚嘴角,丟下一句好生歇息便離開了。

    隻留下楚卿和幾個小丫頭大眼瞪小眼。

    「哀……我說了什麽?」楚卿終是沒有沉住氣忍不住問到。

    綠蘿深吸了一口氣,怯生生的回答:「您您說……寧王您看著還不錯,您準備接近之類……」越說聲音越低。

    「在這之前呢?我有沒有說什麽不該說的?」

    「……王妃隻說了奴婢方才說的那幾句。」綠蘿有些不解,之前她家王妃也說什麽了嗎?

    楚卿聽罷,才緩緩鬆了一口氣。

    她在夢裏說的,後半句頂多有些狂妄自大,前半句卻是可以要了她現在的小命。

    在沒有查清自己死亡真相前,她還是非常惜命的。

    至於任務,那隻是捎帶。

    或許是聽到了她的心聲,許久不曾出現過得肉球再次出現,當然也就隻有楚卿可以聽到。

    「哎我說,你可不能這麽想,看在之前我不小心讓你重生錯誤的份上,我就給你一個提示,隻有獲得寧王的全部好感,你就能獲得解開你死亡真相的直接原因哦!」

    楚卿剛要張嘴回複,眼睛睨到了還在一旁等著吩咐的小丫頭們,便懶懶道:「你們先下去吧,我要好好歇息一會兒。」

    看著丫頭們魚貫而出,楚卿才坐直身子,眼睛死死盯著某處:

    「小肉球子,你什麽意思?」

    「你不要像喊一個太監一樣喊人家嘛!」

    「莫要廢話,你方才說的隻有獲得寧王好感,我才能獲得解開死亡真相的直接原因?」此時的楚卿,看起來似乎和之前有些不一樣。

    像一隻匍匐在暗處準備隨時攻擊獵物的……猛獸……

    肉球子自然也感受到了,控製住自己不去顫抖的回道:「意思…就是…」

    「王妃~側王妃來看您了!」門外綠蘿的聲音卻在此時響了起來。

    哦?那個害死了真正楚卿的小蹄子?

    楚卿笑了笑,她倒是要看看,這側王妃是什麽牛鬼蛇神!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無觴大雅,霜月難逃》《尋夢終見影》《絕對臣服》《活該你倒黴!》《國學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