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你最重
  宋苒言辭犀利,實為故意激怒嚴嫣。

  果然三兩句,就輕易達到了她想要的目的,眼看對方咆哮怒吼,推翻了周圍一群看熱鬧的人。

  嚴默冷漠,吩咐管家找人把小姐押回去。

  這時候人群熙熙攘攘,已經有人在忍不住小聲討論。

  宋苒隻是側眸聽了一耳朵,便忍不住勾唇笑起來。

  總之,嚴老爺子的葬禮因為這麽一番折騰,幾乎成了一場鬧劇。

  臨告別前,滿臉沉痛的嚴默還特地過來道歉,“我妹妹這段時間的精神狀態的確不太好,剛剛是不是嚇到你了?”

  彼時的宋苒剛剛在墓碑前給老人家送上手裏的菊花,聞言也隻是不輕不重地一搖頭,“我沒事,她嚇不著我。”

  話音落,順帶著直起腰身,抬腳往旁邊挪了挪,轉頭時,目光輕輕從男人身上掃過。

  嚴默看得出宋苒欲言又止的樣子,很快抬腳跟了過去,“宋小姐有什麽話,不妨直說。”

  這時候雨漸漸停了,宋苒收了手裏的傘,遞給了旁邊的助理,又抬眸看著正流動著獻花的人群,眸光驟然變得深沉。

  “有些話在這種場合說出來恐怕不太合適,但作為你的合作商,我還是有必要提醒一句,你們嚴家三兄妹,都有產業繼承權,嚴小姐與你同根同源,但氣性差別太大,你或許還不知道她盤下了單家整個的貿易產業鏈,現在正是資金短缺的時候……”

  宋苒點到即止,話說到這個程度,就不再繼續下去。

  嚴默垂眸聽著,很快明白過來。

  嚴嫣明裏暗裏都與單家為敵,他這時候的表態就顯得尤為重要。

  其實就算不從與單家合作的角度考慮,嚴默也不願意與嚴嫣為伍。

  她和嚴遠橋是同一類人,獨斷專橫,做事激進,不擇手段。如果留有嚴嫣在嚴家的一席之地,她早晚會成為第二個阻礙他腳步的人。

  但想一想,他盡管不願意,也不能無視她在法律上的繼承權。

  正猶豫的時候,旁邊宋苒好像已經看穿了他的心思,勾唇笑了笑,“我看嚴小姐的精神狀態不太好,建議給她找個醫生好好診斷一下,能在自己父親葬禮上做出這麽不體麵的事情,我相信也很難管理好一個公司。”

  她隻是不動聲色地提醒了一句,就讓男人在震驚之餘恍然大悟。

  而宋苒照舊一臉冷清,些微一抬手道:“我還想去探望一個老朋友,後麵的宴席我就不參加了。”

  嚴默跟在身後輕輕“嗯”了一聲,目送著人一路離開墓園。

  宋苒上了車,轉頭看向煙霧蒙蒙的窗外,才想起來問起正開車的助理,“單饒呢?”

  “哦,他接了個電話,匆匆忙忙就走了。”小助理從後視鏡裏觀察著她的臉色,繼而揚了揚眉毛,“我聽到他跟嚴昊說起,好像是要去法國一趟,還說什麽東西找到了。”

  聽到這裏,宋苒大體已經明白過來了,抿唇默默不語。

  小助理看她像是有心事,猶豫了一番還是笑著調侃,“小姐,你現在對單總怎麽是直呼其名了?”

  此刻正轉頭看向窗外的女人些微蜷了蜷五指,不動聲色地掩蓋了心底裏的訝異,又看似漫不經心地反問一句:“是嗎?”

  小助理見她興致不高,不管是不是,都不好再多嘴了,便迅速陪笑著轉了話題問:“要回酒店嗎?”

  “嗯。”宋苒理了理黑色西裝的衣擺,淺淺皺起了眉心,“在這裏住一天,明天上午去一趟醫院。”

  第二天,從酒店出來的女人換上了一套日常著裝,黑白套裝配上駝色風衣,站在車身前詢問自己的助理,“這樣穿妥不妥當?”

  她做事一向自有主張,哪有連換衣服這樣的小事都要確認的時候,小助理當即就被這麽猝不及防的一句問到啞然,張了張嘴角最後笑起來,“可以啊,很得體。”

  等上了車,宋苒又猶不放心,問她去醫院探望待產的孕婦需要注意些什麽。

  後來不等回答,自己就從包裏摸出了手機來查查找找。

  小助理聳聳肩,從後視鏡裏觀察,回想起宋小姐與尚總離婚以來的這大半年,總覺得那一向心高氣傲的女人正悄無聲息發生著變化。

  不過這份變化究竟是誰帶來的,沒有人能擅自揣測。

  就連宋苒自己,都說不清楚。

  ——

  另一邊,已經在醫院躺了兩天的陸瑤此刻正摸著肚皮,優哉遊哉哼著小曲兒。

  旁邊邵允琛正襟危坐,將從保溫桶裏盛出來的雞湯吹涼了,又小心翼翼遞到她唇邊,“瑤瑤,喝一口。”

  女人輕輕“嗯”了一聲,正要把頭伸過去時,突然就皺了皺眉,痛苦地輕哼了一聲。

  男人見狀,嚇得趕緊放下了手裏的湯碗,騰的一下站起來,“是不是要生了?我去叫醫生!”

  “別……”轉身剛要喊出聲音來,就被旁邊女人伸過來的一隻手阻攔。陸瑤眉頭微擰,漲紅了半張臉,“不是要生,是腿坐麻了。”

  男人身軀一頓,霎時滿臉黑線。

  轉頭時無奈地看了那圓滾滾的肚皮一眼,“不是已經過了預產期了,怎麽還不出來?”

  說著,又在床邊坐了下來,摸了摸女人的額頭,“你還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沒有,沒有。”陸瑤一把抓住了邵允琛的手臂,伸手就要攀附上去,“扶我起來走走吧,醫生說走走好生。”

  現在的陸瑤,被家裏兩個老人喂得圓乎乎的,這麽猝不及防一扒拉,男人略顯單薄的身軀差點頂不住。

  “啊,我是不是太重了?”察覺到不對的陸瑤臉色明顯僵了僵,有些受挫地放下了手臂。

  “嗯。”男人垂眸,正彎腰要將她扶起來,聞言也隻是不輕不重地應了一聲。

  隨即,不等陸瑤揮著胳膊要揍他,又自顧補充了一句:“在我心裏,你總是放在最重的位置,這家夥再不出來,我們下午就剖了,不受這份罪。”

  這回滿臉黑線的,輪到了陸瑤。

  被扶著下床,在病房內繞著走了幾大圈,陸搖堅持自己扶著牆,又朝著那病床的方向努努嘴,“老公,我想喝雞湯。”

  無奈,邵允琛隻能捧著一碗雞湯,跟在陸瑤身後,一邊喂她喝湯,一邊還要照應著,生怕她會摔倒。

  就這麽晃悠晃悠的,喝掉了整整一保溫盒的湯。

  陸瑤抿抿泛著油光的嘴唇,突然想起來,“宋小姐說一會兒來醫院看我,我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醜?”

  邵允琛聞言看著自家夫人,表情一言難盡。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