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嚴家做主的人
  嚴嫣趕不及回南城,是因為她正在滬上忙著收購單家貿易項目的事情。

  等收購流程進行到一半,才發現資金流短缺,利益鏈條斷層的問題,要想重新接洽,必須注入大筆資金。

  項目是掙錢的項目,但她手頭上並沒有足夠的餘錢。

  所以這段時間奔走於英國與滬上之間,一直沒有騰出空閑回一趟南城。

  直到兩個月後,南城傳來噩耗,嚴遠橋在醫院不治。

  彼時女人剛從英國回到滬上,已經和單饒約定了會麵的時間,猝不及防接到這通電話,整個人像是被抽去了神經,直接跌坐在了馬路邊。

  不多久,單饒也從宋苒那裏得到了這個消息。

  男人斜靠在沙發上,勾唇笑笑,“聽說她和嚴默一向處不來,這一回是不是徹底垮了?”

  宋苒凝眸,敲擊著鍵盤,“是不是,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掛了電話,手邊的座機又響了起來,宋苒以為是內線,也就沒注意來電顯示,不料想接通之後,那邊傳來的竟是一道久違的沉悶嗓音。

  “事情替你辦妥了,史密斯夫人已經離開了英國。”

  電話裏,尚睿的聲音悶悶的,透出濃濃的疲倦。

  反應過來的宋苒還是愣了半秒,握著電話的手指下意識蜷緊了,勾了勾唇角回應:“知道了,多謝。”

  她還是一如往常的寡言少語,甚至話沒說清楚,就想著要掛斷電話。

  電話那端的尚睿像是猜透了她的心思,些微抬高了嗓音打斷,“你就不好奇,事情辦得怎麽樣了?”

  宋苒將要掛電話的手一僵,隨即抬頭看一眼牆上掛鍾的時間,婉轉道:“我五分鍾後有個會。”

  “那我長話短說。”尚睿收斂眸色,簡明扼要地解釋清楚:“史密斯先生暫且不打算介入英國以外的市場,所以在資金方麵不會給嚴嫣支持,據我了解,他已經在籌備離婚。”

  離婚這件事情,是早前宋苒將書送給尚睿時,所提出的要求之一。

  她看得出來,史密斯先生對自己的夫人並沒有多少真情實感在,所以想要挑撥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並不困難。

  隻要尚睿無意間透露一些史密斯夫人在國內的所作所為,兩人之間早晚會有矛盾爆發的時候。

  嚴嫣當初嫁給史密斯,是為了報複單淵,至於史密斯就更簡單了,他隻不過是想要利用嚴嫣,拿到單饒留在英國的公司產業。

  所以起初因利益而結合的兩人,最終因利益而分道揚鑣的結局並不會讓人覺得意外。

  因而宋苒聽到這些,也隻是頗為平靜地勾唇笑了笑,“我知道了。”

  嚴父去世,又斷了英國的靠山,嚴嫣目前的處境可謂舉步維艱。

  掛斷電話的宋苒一邊收拾著桌麵上的會議資料,一邊輕笑著搖頭,她倒是有幾分好奇,一向心高氣傲的嚴家大小姐,目前是什麽樣的精神狀態。

  活生生打爛一手好牌的人,她宋苒這一輩子可見的多了。

  當天晚上開完會出來,她用手機給嚴默發送了一條慰問訊息,第二天趕往南城東郊墓園,參加了嚴老先生的葬禮。

  當天恰好下了一場蒙蒙細雨,宋苒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撐著一把素黑的雨傘,站在人群末端,和其他人一樣沉默不語。

  這時候,傘下突然鑽進來一抹人影,定睛一看,不意外地認出來人正是單饒。

  雨傘恰好壓在男人頭頂,宋苒抬頭,看到他墨黑的眼睫毛上沾滿了細小的水珠,黑色的西裝也被打濕了,顯出深淺不一的輪廓。

  原本要趕人的話也就悉數咽了回去,默默地將雨傘又舉高了幾分。

  單饒見狀,十分不莊重地笑了笑,彎腰覆在她耳邊問:“你怎麽也來了?”

  這話問出來,就做好了不會等到回應的準備。

  果然,宋苒隻是拿著雨傘朝自己那邊偏了偏,渾身都透出拒絕交流的氣場。

  單饒不死心,見狀還想說什麽,但猝不及防被人群最前端傳來的一陣喧鬧聲打斷。

  隨即,原本寂靜無聲的人群中傳來瑣碎的議論,有人假裝不經意地往前挪著步伐,不多久,暴露在宋苒麵前的那道視野就被遮嚴了。

  如宋苒預料的那樣,有嚴嫣在,嚴遠橋的葬禮不會安生。

  她默不作聲地轉頭,看到遠處樹蔭下站著的那抹身影,勾唇淡淡一笑。

  沐名穿著灰色夾克衫,鴨舌帽下那雙如鷹一般鋒利的眼睛正直勾勾盯著遠處擁擠的人群,他站了一會兒,突然拉上夾克衫的拉鏈,將半張臉埋在豎起的衣領下,轉頭闊步離開。

  宋苒回頭的時候,恰好看到人離開時的背影。

  目光正要收回之際,突然察覺到周遭人潮的湧動,原本被人群遮蓋的視野又重新亮了起來,從其中走過來的女人氣場淩厲霸道,惹得眾人紛紛避讓。

  宋苒不動聲色,微挑眉梢,靜等著來人。

  直到她在自己麵前站定了,才頗為不屑地將人上下打量一遍,稱呼一聲:“史密斯夫人……”

  頓了頓,又像是豁然開朗一般改口,“不對,我現在是不是應該重新稱呼你為嚴小姐了?”

  今天的嚴嫣化著濃黑的煙熏妝,長發紮成了光亮的黑馬尾,頭上還斜戴著一頂裝飾用的黑色珍珠帽。

  “小姐,今天是老爺葬禮,有什麽話我們改天再說吧……”

  老管家跟在身後替她撐著傘,見氣氛不對,還想出口勸阻,卻又被對方一記眼神給硬生生噎了回去,之後抿抿唇,也不敢再多說什麽。

  嚴嫣雙手垂在身側,緊緊握成了拳頭,很快周身都在因憤怒而顫抖。

  她知道,事情不會那麽簡單,父親不應該突然去世,史密斯不應該突然要跟她離婚,甚至滬上的貿易產業,也是有人挖好了坑等著她去跳。

  她知道自己選錯了挑戰的對象,但這時候仍舊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

  “宋苒,我沒有允許你來參加我父親的葬禮。”她說著,猝不及防就抬起了巴掌,非常迅速而生猛地扇了過來。

  宋苒下意識躲避,但身邊男人的反應顯然更快一些,不等她躲開,那隻手已經被他牢牢攥緊了。

  單饒眼底充盈著怒火,抓著對方手臂的力量也明顯加重了幾分,眼見一旁嚴默有意阻止,他才用力將人推開,警告一句:“這裏不是你動手的地方。”

  嚴嫣被推著,踉踉蹌蹌撞進了嚴默的懷裏。

  見她還要發作,男人立刻箍著雙手將她鉗製在了懷中。

  幾番掙脫不下的嚴嫣就像一隻發了瘋的獅子一樣咆哮起來。

  宋苒見狀,麵露冷漠,輕輕垂眸將她打量,“不好意思嚴小姐,是嚴總邀請我來的,我想現在嚴家做主的人,不是你。”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