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京都見
  不等邵允琛回答,陸瑤突然就皺起了眉頭,隨即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嘶吼了兩聲,“老公,好像要來了。”

  “來,來……”男人鮮少有這麽慌張的時候,額頭青筋幾乎瞬間就爆了起來,“你先別急,平穩呼吸,我讓人叫醫生過來。”

  興許是聽到了自己爹地要把他剖出來的話,不過半個小時左右,小家夥就開始躁動不安起來。

  等宋苒趕到醫院時,就見一架行動病床被推著進了產房。

  長廊裏回蕩著女人隱忍的嘶吼聲,男人一路追過去,最後被陸瑤嚴令嗬斥在了門外,“你別進來,別進來!”

  陸瑤知道一個女人生孩子的樣子有多可怖,她不想邵允琛見證這一幕。

  不多久,邵母和陸母也急匆匆趕了過來。

  產房外,一向一絲不苟的男人此刻滿眼布著焦急,西裝是褶皺的,襯衫領口被恣意扯開,一雙幽暗深邃的眼睛隻一動不動地盯著產房大門。

  旁邊的兩位老人家也各自擰緊了眉頭,在那片狹小的空間裏打著轉轉,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一塊兒。

  宋苒站得遠遠的,定睛看著這一幕。

  她恍惚間覺得,眼前的世界被分裂開,她與不遠處的那群人之間,隔著不可逾越的鴻溝。她也是在這時候才恍然明白過來,真正的生孩子,應該是這樣的場麵才對。

  孩子應該屬於一個家庭,而不是某一個特定獨立的個體。

  而她宋苒,興許這輩子都體會不到那樣的樂趣。

  正這麽想的時候,口袋裏的手機竟突然響了起來,她掏出來一看,信息界麵上彈出一句話來。

  “十小時後回京都,你在哪裏?我想見你。”

  信息號碼沒有備注,但會發這條信息的人是誰,不言而喻。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當前場景的觸動,宋苒破天荒的第一次,沒有假裝忽略,而是不輕不重地回過去三個字,“京都見。”

  看著消息被接收的提示,女人淡淡勾唇一笑,心底裏是少有的平靜。

  回想起今天半夜的時候,手機上接收到了一張照片,是那個男人站在墓碑前,一臉沉痛而複雜的樣子。

  現在回想起這一幕,她突然有些想笑。

  當時,給她發這張照片的男人用法語問她,“是不是這樣就行了?你打算一直這麽瞞下去嗎?”

  她淡淡一笑,“至少現在不是時候。”

  這天的宋苒,就這麽靜默著在醫院長廊裏站了一會兒,等思緒歸攏之後,最終選擇不去打擾這本該屬於邵家人的氣氛。

  她拎著買好的禮物走到護士台,笑著囑托,“麻煩替我轉交給302病房的陸瑤小姐。”

  年輕的小護士匆匆忙忙登記好了,點頭應下來,等人走遠了,才一臉興奮地戳了戳旁邊同伴的手肘,“誒,看到沒有,這個姐姐笑起來的樣子好有魅力哦。”

  同伴聞言,從一堆文件資料中抬頭,朝那背影瞄了一眼,又無情拆穿,“所以你就答應替人家轉交物品,這可是不合規的。”

  ——

  彼時尚在國外的單饒,正在趕往機場的路上。

  他的眼底浸滿了疲倦,身體斜靠在車窗邊,看著淩晨的街道上閃爍著霓虹,整個人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蔫蔫的。

  坐在旁邊的嚴昊頂著濃重的黑眼圈,身體搖搖晃晃的問:“少爺,你不困嗎?”

  “不困。”單饒垂眸,第三次摁亮了掌心裏的手機屏幕。

  剛剛發出去的消息,雖然也已經做好了石沉大海的準備,但這一次不知道為何,卻顯得要比以往更加忐忑了幾分。

  難道是因為,終於知道了那個王八蛋是誰了?

  正胡思亂想著的時候,手機突然“嗡嗡”震了兩聲,驚得他身軀一顫,像是彈簧一樣立了起來。

  飛快地劃開屏幕,盯著消息回複界麵的三個字,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他眨了眨眼睛,將那三個字反複囁嚅了幾遍,最後杵著手機到嚴昊麵前,“念一遍給我聽。”

  嚴昊一臉無奈且恐懼地盯了自家少爺一眼,慢悠悠吐出三個字:“京,都,見。”

  接著,就感覺腦袋被人抱緊了,用力晃了幾下,晃得他一腦門子漿糊的時候,又被吧唧輕了兩口。

  “少爺……”他滿腹委屈,瑟縮在了靠近車門的另一邊。

  單饒卻尤不自知,用不算太熟練的發問和坐在前麵的司機交流,“你看,我女朋友回我的消息了……”

  一旁的嚴昊,用像是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著他。

  他不得不回想起幾個小時之前,那男人一臉落寞的樣子,於是提醒一句:“少爺,你忘了你來這裏的目的了?”

  幾個小時之前的單饒,根據嚴昊調查得來的消息,一路到了一處獨立的墓園前,最後垂眸盯著墓碑上麵男人的照片,一臉凝重地問:“這就是那個王八蛋?”

  嚴昊側過腦袋,小心翼翼點著頭。

  見單饒依舊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他才認真分析道:“宋小姐在代孕之前一定想清楚了孩子的血脈問題,據說霍華德先生有四分之三的國內血統,又是天才物理學家,智商超群,加上人在國外,意外早逝,沒有家人,他早前捐下的精子應該是最符合她要求的,這一點不值得懷疑。”

  單饒聞言皺了皺眉。

  他自然也知道這不值得懷疑。

  但是——

  盯著照片上男人的生平簡介,他總覺得別扭,“他如果還活著,現在該有多大了?”

  嚴昊聞言凝眉,掰著手指細數一番,最後耷拉下腦袋,“五十多了……”

  臨出墓園之前,男人又忍不住回頭多看了好幾眼。

  原本還擔心,如果孩子的父親是哪個在世的,身強力壯,血統優良的男人,他單少爺要拿什麽跟人一較高下,結果沒想到的是,他臆想的情敵竟然在十年前就入土了。

  想通之後倒是恍然大悟,這種行事做派,十分的宋苒。

  單饒不過花了一晚上的時間就說服自己想通了,不管孩子的父親是誰,他對宋苒的心意總是不會變的。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他更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和她擁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小Baby。

  不過這種想法一從男人心底裏冒出來,他就開始不可抑製地亢奮,莫名自信地以為這一天早晚會到來。

  即便嚴昊向他潑了冷水,他也照舊不減絲毫熱情。

  就比如此刻,宋苒簡單的一條消息回複,就會讓司機誤以為他是求婚成功了,一個勁地說著“恭喜”。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