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74章
  第74章

    安若緩緩睜眼, 視線中出現了獨孤珩的模樣。

    “陛下……”

    她試著張口喚他。

    他一怔,滿是紅血絲的目中頓時透出驚喜, 忙道,“安安, 你醒了?”

    她輕輕點了點頭,前世今生混在心間,又加上方才的夢境, 一時忍不住,流下了淚來。

    “妾身以為,再也見不到您了。”

    或許她方才, 是真的差點就死了吧。

    眼看著淚滴劃過她還蒼白著的臉龐, 頃刻間擊潰了獨孤珩的內心,他一時顧慮不了許多,忙將她擁在懷中, 輕吻她額頭道, “是孤不好, 是孤對不起你。”

    要不是他想要孩子, 何至於叫她又曆一番艱險?親自聽她在產房中陣陣呼痛, 又親眼看她昏睡了一日一夜, 天知道他心內多麽自責。

    “不生了,”

    他連聲在她耳畔道, “往後再也不生了,孤有一兒一女,足矣。”

    聽他這樣說, 安若終於想起了孩子們,趕忙抹了抹眼淚道,“孩子們可好?”

    “好,”獨孤珩點頭道,“都在偏殿睡著,有乳母照看,放心。”

    或許是知道母親正在危險之中,兩個娃兒倒是乖巧,自降生後就吃了睡睡了吃,不哭不鬧的。

    這一日一夜間,獨孤珩沒有離開過鳳儀宮,大多時間都在她榻前守著,有時也會去偏殿裏看看才降生的孩子們。

    眼見兩個小人兒都在閉眼睡著,他心間卻愈發沉重,隻怕上輩子的厄運還會降臨,非要叫他與所愛擦肩。

    所幸老天沒那麽殘忍,又將她還給了自己。

    他多想緊抱著她不撒手,然也明白當下輕重,遂忙吩咐人去傳禦醫。

    待楚禦醫診過脈,終於給了他放心的答案,道是安若已經脫離了險境,如今隻要好好休養,身子自然會慢慢複原。

    這叫鳳儀宮眾人皆都鬆了口氣,皇後娘娘醒了,他們的小命也就都保住了。

    安若喝了藥,又吃了些東西,精神終於又好了許多,秦氏惦念女兒,一直尚未出宮,安若知道後,趕忙將母親請進來相見。

    見女兒終於蘇醒,秦氏喜極而泣,簡單說了些話,便告辭出了宮。

    ——承恩公府上一大家子人還在惦記著女兒,她得回去報信,叫他們都放心才是。

    送走了母親,恰逢偏殿裏傳來了消息,說兩位小主子醒了,正在吃奶,安若心間大動,忙叫人抱到麵前來。

    天還冷著,小家夥們都被包在厚厚的繈褓中,安若半坐榻上,一一接到麵前來看,先見到的是包著寶藍色繈褓的娃兒,乳母在旁介紹道,“這是大皇子殿下。”

    大皇子殿下?

    安若一怔,竟還有些不適應。

    不過這小家夥是先出來的,可不是大皇子嗎,乳母並沒有叫錯。

    她彎著眉眼柔聲喚道,“寶兒……”

    大皇子殿下睜著一雙黑皴皴的眼睛望向那溫柔的聲音源頭,雖然他還很小,或許都看不清母親的樣貌,但這聲音卻是熟悉的,叫他十分有安全感。

    紅菱也在旁觀看,眼見小人兒不哭不鬧十分淡定,不由得誇道,“小殿下真是沉穩。”

    這叫安若忍不住笑出聲來,“才這麽點兒,哪裏就看得出沉穩了?”

    紅菱認真道,“你瞧小殿下,眉眼多像陛下啊。”

    說的也是,安若點了點頭,小家夥一看就是隨父親多些,有獨孤氏男兒特有的高眉深目。

    她心間疼愛無比,又想起旁邊還有一個,便先將兒子放下,又接過女兒來端詳。

    女兒個頭比兒子小一些,五官也都是小小的,皮膚粉粉的,看起來格外惹人心疼,不過眉眼看上去倒是像她。

    安若輕輕捏了捏小人兒露出繈褓的小拳頭,不由得心疼又自責,“都怪娘沒有再多吃些,叫囡囡生得這麽小。”

    獨孤珩安慰她道,“禦醫說雙胎都是如此,個頭總比不了單胎的孩子,不過生下來好生吃喝,將來也不會比尋常人差。你將他們生下已是不易,無須自責。”

    安若點了點頭,心間隻盼望孩子們將來能如他們的父親一般高大。

    她仔細凝望著孩子們,看看兒子再看看女兒,幾乎舍不得眨眼。

    看著看著,她忽的想起一件事,忙問獨孤珩,“陛下可為孩子們取了名?”

    這叫獨孤珩愣了愣,忽的想起,竟然還未給孩子們取名。

    這一日一夜間他的心思都在未醒的嬌妻身上,根本沒有精力考慮這個。

    見他愣愣的沒有回答,安若也明白了,不由得笑道,“那現在,陛下該孩子們取名了。”

    獨孤珩深感責任重大,頷首發話道,“孤今日就召禮部去擬名。”

    禮部的官員大都才華橫溢,又逢本朝立國以後頭一次給皇子公主擬名,不禁使出渾身解數,不過一日,就將擬好的名字送了過來,小皇子和小公主各擬了六個,由皇帝最終定奪。

    獨孤珩最後定好,兒子命鴻,女兒名熙。

    安若終於可以叫孩子們的名字了。

    因著生產時大耗了一番元氣,她足足在房中養了一個半月,才出了月子。

    此時,已是二月末,天氣暖和,正適合出去曬太陽。

    孩子們也跟著在房中好生養了一個半月,眼看著都長了不少,鴻兒已經同正常的娃兒一般白胖,熙兒也明顯舒展了許多。

    五十天時,宮中為皇子及公主舉辦了滿月宴。

    宗親命婦們都在鳳儀宮爭相目睹小公主的真容,無不誇讚小公主是美人胚子,同皇後娘娘像極了。

    而小皇子則被他的父皇抱在懷中,於太極殿升殿,麵見朝臣。

    “此乃孤的長子,名鴻。”

    他的父皇身著玄色冕服,威嚴又溫柔的注視著他,玉階之下,文武朝臣齊齊跪地,高呼道,“陛下萬歲,皇長子千歲。”

    呼聲久久回蕩殿中,鴻兒睜著黑黑的眼眸,也專注望著自己的父親。

    有朝一日,他定也能成為父親這般,成為偉岸的男子,賢明的君主。

    ~~

    宴飲熱鬧了一個白日,入夜方歇。

    天氣已暖和起來,安若白日裏一直穿著禮服,難免出了些汗,紅菱叫人備好了水,安頓孩子們去睡後,她好好泡了回澡。

    待穿了寢衣出來,卻見獨孤珩已經來了。

    她忙行禮,紅菱幫她鋪好了被褥,趕忙低著頭退了出去。

    帝後二人已經許久沒有圓房,眼看主子已經出了月子,今晚將會發生什麽,紅菱大致能猜到。

    被方才一番熱氣蒸騰,安若麵色微紅,鬢發微濕,媚眼如水,含羞望了某人一眼,“陛下……可要沐浴?”

    獨孤珩咳了咳,“已經洗過了。”

    言語間已經來到她身邊,將人一下攏在懷中,低聲問道,“可好了?”

    顧忌她的身體,從懷孕時一直等到現在,已經快一年了,天知道他是怎麽熬下來的。

    安若當然也明白,此時卻羞於回答,隻輕輕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某人大喜,立時將她扛到了榻上……

    積攢了許久的熱情,幾乎要將她融化,這一晚,安若幾乎一直在愛海中沉浮。

    待到獨孤珩終於鳴金收兵,都不知已是幾時。

    她慵懶伏在他胸前,他則低吻她的額頭,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

    安若想起白日裏一事,與他道,“今日舅母領了她侄女來,卻未表妹。”

    “舅母”既獨孤珩的舅母,太後的弟媳,先前在慶州時,獨孤珩曾將舅舅一家攆回了隴西老家,但後來入汴京,在李太後的堅持下,還是又將他們安置到了汴京。

    如上輩子一樣,李家表妹嫁去了長安,眼下並不在汴京,沒想到今日這位李夫人就帶了位花容月貌的“娘家侄女”來。

    其用意,其實再明顯不過。

    對方能如得了鳳儀宮,想必太後也是知道的,安若覺得好笑,自己才出月子,這些人就等不及了。

    不過也能理解她們,碰上獨孤珩這般一忍就能忍一年的主兒,她們也實在沒有機會可循。

    安若本懶得理會,但太後都叫人到自己跟前了,自己再裝傻,隻怕惹了老太太不痛快,改日不知要怎麽找茬。

    便趁此時對獨孤珩提了一嘴。

    哪知對方隻淡淡嗯了一聲,“下次若不想見,不必見就是了。”

    安若怔了怔,還想與他說什麽,卻見他又道了一句,“孤明日去同母後說清楚,孤往後,不需要別的女人,叫她老人家有空做點別的事吧。”

    這叫安若驚訝,“陛下……臣妾不是這個意思。”

    他卻一笑,“孤自己的主意。”

    安若還是驚訝不已,問道,“陛下為何會有這樣的主意?”

    他歎了口氣,不無認真道“孤有一兒一女,足矣。蒼生多艱,還是留些精力與心思,做些有用的事吧。”

    安若默默點了點頭,終於不再多說什麽。

    他是好夫君,也是好皇帝。

    這是自己的福氣,也是百姓的福氣。

    隻是忽的想起昏迷時做的那個夢,她想了想,與他低聲說了一番。

    卻見他挑眉,“哦?原來孤是天上仙君?”

    安若自己也覺得好笑,不禁彎唇道,“妾身覺得應該是。”

    獨孤珩低頭吻了吻她的唇,也笑道,“如此更好,待功德圓滿之日,孤一定帶你一同去。”

    去那九霄之外的瓊樓玉宇,做一對神仙眷侶。

    反正從今往後的生生世世,她在哪兒,他就要在哪兒。

    如此,才不負他動心一場。

    不負前世今生的相遇。

    (正文完結)

    作者有話要說:  抱歉完結章遲到了兩天。

    番外大約會寫小包子們吧,還是請小夥伴們耐心等候下哈,最近雜事比較多。

    另外,再推一下幾個預收,下本要寫《寵妃文裏皇後重生了》,感興趣的小夥伴們請先收藏。

    文案如下

    親爹手握兵權,祖父為開國功臣,候府嫡女衛婉寧一出生就含著金鑰匙,

    碧玉年華名動京城,更引來無數王孫公子追求。

    上輩子,她選擇做安王妃,

    後來冊封皇後,受盡天下女人的羨慕。

    但這一回,她卻冷眼拒了前夫的示好。

    ——做了一輩子寵妃故事裏的“惡毒”正宮,她眼睜睜的看著夫君坐穩帝位後寵別的女人沒有下限,這滋味實在受夠了。

    這輩子不再去當那冤大頭,隻求個清靜自在還不成?

    怎奈前夫不死心,又來騷擾。

    她忍無可忍,一怒之下,索性嫁給了前夫的宿敵——皇長孫朱永琰。

    那位最年輕有力的皇位爭奪者。

    再後來……

    她還是當了皇後。

    ~~

    大婚之夜,皇後媚眼朱唇,勾著男人的下巴,“陛下可知,上輩子你曾喚我什麽?”

    年輕的帝王牽唇一笑,“朕傾慕嬸母已久,前世今生,心心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