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 75 章 全文完
   汴京初夏來臨時,鴻兒與熙兒迎來了百日宴。

    經過三個月夜以繼日的成長,小家夥們都十分爭氣,鴻兒一如正常百日娃兒一樣大,熙兒也追上了哥哥,成了白白胖胖的小冬瓜。

    今日會有許多人入宮來吃小兄妹倆的百日酒,因此小兄妹倆早早的就換好了正式的小禮服。

    早起去向皇祖母請過安後,很快,鳳儀宮就迎來了第一撥客人。

    不必說,自然是他們的外祖母秦氏。

    外祖母還帶了他們的姨母芳若,以及並不比他們大多少的小舅舅明皓。

    宮裏有規矩,外男不得隨意踏入後宮,但小舅舅隻有三歲,還是可以進來的,

    也正因為如此,著實叫大舅舅明瑜羨慕死了,上回洗三宴時他便沒能入宮見一見長姐及小外甥小外甥女,今日百日宴,又要擦肩而過,卻不知何時才能見一見這一對兒小娃兒呢?

    安若提前叫母親帶弟弟妹妹來,就是為了多說會兒話。

    她又將殿中閑雜人等支出去,叫母親和妹妹少了許多拘束,而後,柔聲對一對兒女道,“鴻兒熙兒,快來見過外祖母姨母和小舅舅。”

    秦氏按捺不住心間疼愛,上前笑道,“小皇子,小公主,老身給你們請安了。”

    說著捏了捏小家夥們的小手,又感歎道,“還是宮裏照顧的好,小皇子和小公主越來越好看了。”

    兩個小家夥好奇的打量外祖母,沒等眨眼的功夫,視線裏又出現了一張笑臉,模樣與娘親有幾分相似,唇畔卻多了一對梨渦兒,顯得俏皮又活潑。

    熙兒呆呆看了對方一會兒,忽然咧嘴露出了笑臉,叫姨母立刻驚喜起來道,“呀,小公主笑了!”

    或許是姨母銀鈴般的聲音太好聽,一向“沉穩”的小皇子鴻兒也忽然咯咯笑了起來,這叫姨母更加驚喜,“太好了,原來小殿下也喜歡姨母啊!”

    滿殿人都被逗笑,紅菱道,“二姑娘是兩位小貴人的親姨母,血濃於水,這親情都是天然的。”

    秦氏則點她腦門,“都已經及笄了大姑娘,還這麽咋咋呼呼,瞧瞧,小殿下們都笑話你了。”

    左右四周也沒有外人,芳若厚著臉皮否認,“才不是呢,小殿下們最喜歡我這個姨母了!”

    話說到此,一旁的阿皓也湊上來,眨著大眼睛,十分認真的點頭,“阿皓也最喜歡二姐!”

    滿殿又響起笑聲一片,安若含笑招呼小弟,“阿皓,快來看看你的外甥和外甥女。”

    阿皓應好,便轉向榻上的一對兒小胖娃娃,幾雙黑黝黝的眼睛相對,小娃兒們更是高興了,甚至手舞足蹈了起來。

    二姐很嚴肅的告訴阿皓,“你已經當了舅舅了,你瞧,小殿下們多喜歡你啊!你往後一定要有出息,不然小殿下們會笑話你的。”

    阿皓十分認真的點了點頭,“好。”

    大人們又是一番忍俊不禁,安若倒想起一件事,問秦氏道,“爹娘可已為芳芳看好了人家?”

    自打芳若及笄,上門提親的人便絡繹不絕,隻不過阮青嵐和秦氏與此事上都十分謹慎,並沒有隨意為次女應下。

    話說到此,芳若終於紅了臉,“姐姐說什麽啊,我還不想嫁。”

    秦氏笑瞥她一眼,說,“我們也想再留她一陣子,現在還不晚。”

    安若頷首,“不急,定要找個好的才是。”

    芳若羞紅了臉,簡直立刻想躲起來。

    所幸說了這麽會兒話,賓客們也陸續開始入宮了,安若與母親也打住了話題。

    帝後都不是奢靡之人,今日除過宴席,並無多餘娛樂項目,因此午後十分,待宴席結束,眾賓客便紛紛出了宮。

    阮家與趙將軍家一直保持著很好的關係,今日宴席上,秦氏也特意與趙夫人劉氏坐在一處,此時更是一同往宮外走去。

    隻不過,秦氏身邊跟著女兒小兒子還有婢女,看上去人多,劉氏則隻有一個婢女隨行,看上去有些冷清。

    劉氏又無比羨慕的對秦氏道,“還是嫂子好,瞧我,多可憐。”

    秦氏笑道,“弟妹慣會打趣我,您家二位公子如今多出息?聽說大公子已經隨將軍在軍營效力,著實是虎父無犬子。”

    劉氏歎道,“他不過小打小鬧,現如今天下太平,沒有用武之地,還不若得好好讀書去考功名呢!”

    說話間,幾人也出了宮門,各府的馬車便停在宮外。

    好巧不巧的,幾人打眼一瞧,正瞧見有一少年郎立在趙家的馬車旁,不是別人,正是方才秦氏話中的趙家大公子趙旭。

    入汴京兩年多,昔日的小少年早已長成了翩翩郎君,趙旭的模樣隨了劉氏,五官很是秀氣,身材卻隨了父親趙達,皙長英武,十分的養眼。

    此時見母親及阮家母女出來,少年立刻迎上前來禮貌問好,“母親,阮伯母。”

    秦氏頷首應下,又順勢誇了他幾句,“軍營裏事忙,還曉得出來接母親,可真是孝順。”

    趙旭笑著謙虛,“伯母過獎,我不過今日剛好得空。”

    說著又將目光一旁的少女,稍顯靦腆的打了個招呼,“二姑娘。”

    這羞澀的情緒好似會傳染,不知怎的,一向鬼靈精怪的芳若也忽然紅了臉蛋,輕輕點了下頭道,“趙公子……”

    嘖,以前在慶州時兩家交好,孩子們都以哥哥妹妹互稱,自進了汴京,彼此都是高官厚祿,規矩大了,反而還生分了些。

    宮門外人來人往,不是說話的地方,兩位母親便相互作了別,各自領著孩子回家去了。

    然而當娘的哪裏不知兒子的心思?

    及至下車後,劉氏佯裝不知情,隻打趣兒子道,“往常一整日都待在軍營裏,今日怎麽曉得來接娘了?”

    趙旭死鴨子嘴硬,咳了咳道,“今日我去東華門外辦事,正好順路嘛。”

    劉氏暗自好笑,又覺得如此不是辦法,便決定使一出激將法。

    到了晚間吃飯時,她故意在飯桌上與夫君趙達感歎,“說來還是阮家嫂子會生,兩個姑娘一個頂一個的標誌,今日入宮見著了芳若,可真是女大十八變,眼瞧著就成了大姑娘了,頗有皇後娘娘的影子。”

    趙達心粗,心裏都是軍營裏的大事,聞言也沒多想,隻道,“阮兄與嫂子都是好模樣,孩子們定不會差。”

    劉氏又道,“承恩公府的大門近來可被媒婆們踏破了,也不知兄長和嫂子要為芳若定個什麽樣的人家,對了,聽說順郡王妃瞧上了芳若,要替自己的世子求親呢,沒準,將來人家又要出一位王妃了。”

    話音落下,終於見某個少年郎的臉色開始有些不對了。

    趙旭擱下筷子,猶豫一番,終於起身道,“爹,娘,兒子,兒子有一事想秉。”

    “何事?”

    趙達仍然木頭似的沒有回過味來。

    卻聽趙旭道,“兒子中意芳若妹妹,想娶她為妻。”

    “什麽?”

    趙達一愣,也顧不上吃飯了,當即看向妻子,“他說什麽?”

    妻子卻笑著看向長子,道,“臭小子,終於說出來了!再等下去,豈不是看著人家與別人定親?”

    趙旭愕然,原來娘早就知道?

    是的,劉氏早就看出來了。

    從前兒子同他爹一樣隻曉得舞槍弄棒,然每回阮家二姑娘跟著爹娘來家裏玩,也曉得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齊齊,乖乖跟在自己身後同人家問好,一如今日在宮門外一樣。

    其實劉氏也早看上了芳若這小姑娘,隻不過阮家如今貴為皇親,兩家關係雖好,她卻不敢冒昧去提親。

    然如今兒子終於開了口,她當娘的豁出去也要支持,便捅了捅夫君趙達,道,“當家的,這好事宜早不宜遲。”

    趙達也反應了過來,立刻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有眼光!”

    想當初江南一起“逃難”,他也一直稀罕這個活潑機靈的“小外甥女”,若能娶過來當兒媳婦,自然是好事!

    於是,擇了個良辰吉日,趙家兩口子親自帶著長子登了承恩公府的門。

    他們原本也有幾分沒底,拿捏不準阮家夫妻會不會真想把女兒嫁進皇室,然而出乎意料的,阮家兩口子其實也早就看上了趙旭。

    消息傳到宮中,安若也十分讚成,趙達一家子都是寬厚實誠人,芳若這種性子嫁過去,定然還是會備受疼愛。

    於是兩個月後,趙,阮兩家正式定了親。

    原本親事定在了年末,誰料遼東忽有異動,趙旭跟著爹趙達上了戰場,婚事不得不往後推了。

    所幸老天有眼,幾個月後,又叫趙家父子平安歸來,且趙旭還立了大功,被皇帝親封了少將。

    待到初夏,趙府終於辦了喜事,年輕的趙家將軍騎高頭大馬,熱熱鬧鬧的將自己的嬌妻迎進了府中。

    那一日,已經一歲多的兄妹倆獨孤鴻與獨孤熙也隨著父皇母後親臨姨丈府上,叫婚禮更加隆重。

    然猶豫他們身份尊貴,並不能長時間在宮外停留,不過看過新浪與新娘後,便又隨著爹娘啟程回宮了。

    寬大的禦輦中,一家四口坐在一起,禦輦外,是汴京城熱鬧又華麗的的初夏夜。

    終於看見妹妹出嫁,妹夫也是一表人才,安若心間甚慰,忍不住笑著去問兒子女兒,“熙兒,姨母今日漂亮嗎?”

    “漂釀!”

    熙兒是個甜甜的小妹妹,人長得甜,聲音也甜,此時一聽見娘說話,便趕緊附和,一雙眼睛笑眯眯的看向母親。

    安若輕輕吻了吻小人兒的發頂,又去問兒子,“鴻兒覺得呢?姨母今日好不好看?”

    鴻兒沒像妹妹那樣附和母親,而是道,“娘。”

    娘?

    安若愣了愣,笑問道,“鴻兒說什麽?”

    卻聽小家夥又重複了一遍,“娘。”

    她隻當小家夥不願說“好看”兩個字,正要搖頭,卻聽夫君忽然開口道,“鴻兒是說,娘好看。”

    話音落下,卻見小家夥竟點了兩下頭,又重複道,“娘。”

    安若忍不住笑了起來,也親了兒子的小腦門一口道,“鴻兒這麽會說話啊!”

    小家夥朝她嘻嘻笑起來,露出四顆潔白的小牙齒。

    這叫當娘的滿心疼愛,而正在此時,卻見臉旁又湊過了一個,道,“孤也是這樣覺得,孤也要親一下。”

    “陛下……”

    安若都不知怎麽說他了。

    哪知懷中的一對小人兒卻忽然出聲,“親親,親親爹……”韆釺哾

    兩個小家夥不約而同,給爹爹助陣來了。

    而某人得了勢,愈發得意起來,“你看看。”

    安若無奈又好笑,隻好朝他湊過來的側臉親了一口。

    而緊接著,唇上卻被反啄了一下。

    “陛下……”

    她麵子薄,當著兒子女兒,還有些不好意思。

    哪知小家夥們卻咯咯笑起來。

    笑聲宛若銀鈴,叫整個禦輦都充滿了幸福的味道。

    安若也跟著笑起來,心間被甜蜜塞得滿滿的。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小夥伴們的一路陪伴,本文到這裏正式完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