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73章
  第73章

    在夫君與一眾宮人的用心嗬護下, 安若的孕期稱得上順利。

    隻是因是雙胎,到了孕晚期, 她的肚子已經比一般的孕婦大了許多,行動多有不便, 身體的疲憊也可想而知。

    不過,對於孩子的期待足以抵消這一切。

    兩個娃兒似乎格外活潑,她的肚皮又薄, 晚間除了外袍,甚至可清楚的看見小人兒們的胎動。

    對於獨孤珩來說,近來最為愜意的事, 也成了晚間在榻上摸著嬌妻的肚皮, 感受小崽子們的胎動,每當小娃們來跟他互動,總叫他心間柔軟一片。

    他自然期待與孩子們的見麵, 雖說隔著嬌妻的肚皮彼此已經打過許多回招呼了, 但他還不知他們是男是女。

    但與此同時, 心間也有些緊張。

    嬌妻即將臨盆, 其中的風險誰都無法估量, 他隻能盡力做好一切準備等待。

    鳳儀宮裏已經提前備好了三個穩婆, 都是經驗豐厚的老手,禦醫也時刻待命, 宮人們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準備迎接兩位小主子的到來。

    雙胎總是會比單胎早些,原本楚禦醫估計的產期實在正月底二月初, 然而上元節還未至,安若就發動了。

    彼時安若正在暖榻上繡花,入冬後天冷,她身子又不方便,便隻能窩在殿中做做女紅。

    正給孩子們縫著小衣裳,忽然感覺一股熱流湧出,她愣了一瞬,當即反應過來,大約是破了水,遂趕忙擱下活計,招呼紅菱去傳穩婆禦醫。

    穩婆們齊齊入殿服侍,楚禦醫得了消息,也匆忙從禦藥處趕了過來,安若老老實實躺在榻上,經過一番診斷,可以確定她的確是破了水,要生了。

    她有些緊張,但陣痛很快就來臨,初時還可以忍受,就仿佛每月的月事時那種悶悶的痛感。

    獨孤珩得了消息,匆忙從乾明宮趕了過來,一進門就急忙問道,“皇後如何?”

    安若已經進了產房,彼此不得見麵,但他的聲音清晰的傳進來,不用見麵,她已經想象得到他是怎麽一番著急的神色了。

    她遂叫紅菱出去傳話,道自己目前還未很疼,聽穩婆說,到分娩大概還有幾個時辰,不如請他先回乾明宮去。

    獨孤珩卻不肯,執意要留在鳳儀宮等候,並在思忖之後,還發話叫人去承恩公府請了嶽母秦氏進宮。

    他進不得產房,嶽母總可以,且嶽母生過四個孩子,應當經驗豐厚。

    秦氏也很快趕來,因為著急,連入宮的禮服都沒來得及換,但她的皇帝女婿一點也不介意,還特意發話道,“請嶽母待孤照看安安,這鳳儀宮中一切人手都聽你差遣,無論如何,一定要保安安平安。”

    他明白,這世上大概沒有比親生母親更在意嬌妻性命安危的,所以叫嶽母替她掌控產房裏的局麵,一定不會錯。

    秦氏明白女婿用心,趕忙應是入了產房,而安若見母親到來,也放心了許多。

    秦氏叫人煮了碗桂圓粥喂了女兒吃下,以備等會兒要使力氣,又與女兒說了許多注意事項,及等會兒要怎麽用力,安若一一記下,就這般,慢慢的,腹痛開始劇烈及頻密起來。

    疼的厲害時,她也忍不住喊了出來,穩婆們急得勸她,“娘娘現在先不要喊,千萬要留著力氣才是,您肚子裏兩個呢。”

    她隻好點頭,咬著牙使勁兒。

    第一個孩子胎位不錯,穩婆們查看後驚喜道,“已經看見小主子的頭發了,娘娘再用些力。”

    秦氏也急著教女兒,“用長力,咬住牙一口氣,中間別斷。”

    安若盡力去做,直覺這輩子還沒使過這麽大的力氣,就在即將精疲力竭之時,終於感覺到肚子忽的一空。

    穩婆們高興道,“恭喜娘娘,是位皇子呢!”

    她鬆了口氣,卻又聽她們道,“還有一位,您再用力啊!”

    她點了點頭,卻有些使不上勁的感覺,秦氏趕忙叫人去端紅糖水,親手喂她道,“喝一碗就有力氣了,快喝吧。”

    安若點頭,忙勉強喝下,陣痛還在繼續,她還得堅持。

    然這二個孩子似乎有些不順,其中一位姓張的穩婆哎呀一聲道,“胎位有些不正。”

    胎位不正?

    安若一驚,秦氏當即吩咐另一位姓趙的穩婆,“趙嬤嬤,你來正胎位。”

    又轉頭安撫女兒,“會有些不舒服,但忍一忍就好了。”

    安若點頭,竟沒想到,趙嬤嬤直接將手伸了進去。

    這種感覺果真難受,她隻能使勁咬著牙,秦氏看在眼中也極是心疼,含淚安慰道,“再忍一忍,忍一忍就好了,胎位正了孩子才能生下來。”

    秦氏知道,生下一個孩子已經很是不易,可女兒現如今卻不能歇息,還得加緊力氣將另一個也生下來才是,否則,還不知是怎麽樣的結局。

    而此時的產房外頭,獨孤珩也在焦急等候。

    方才已經有宮女出來同他報喜說安安生下了一位小皇子,可眼看這麽久過去,還不見另一個孩子的消息。

    他眉間緊凝,不住的來回在殿中踱步,終於又看見產房門打開,出來一個小宮女,他趕忙問道,“皇後如何?”

    小宮女不敢隱瞞,隻能如實道,“啟稟陛下,娘娘胎位有些不正,趙嬤嬤正在幫著正胎位。”

    胎位不正?

    他一怔,忙看向一旁的楚禦醫,“這是什麽意思?皇後可會有危險?”

    楚禦醫也不敢隱瞞,隻能如實道,“啟稟陛下,此乃婦人生產時常見狀況,如若穩婆能將娘娘的胎位正過來,應該沒什麽大礙,但如果不能……”

    他語聲一頓,引得獨孤珩更是著急,忙問道,“如若不能會如何?”

    “如若不能……隻怕,隻怕陛下要在母子之間擇其一了。”

    楚禦醫戰戰兢兢說完,果然就見君王如同五雷轟頂的模樣。

    但他也無奈,彼時醫術就是這般,如若孩子胎位正不過來,隻能有兩個法子,一是給母親破腹,能將孩子完整取出,又或是使用產鉗,但那般定會傷著孩子。

    女人產子本就有風險,更何況是雙胎?正因為如此,他才早在診出之時就將風險告知了。

    “傳話下去,務必要保皇後母子平安,否則但又不測,鳳儀宮所有人都要陪葬。”

    君王生平頭一回對皇後宮中的宮人說了狠話,眾人立時腿軟,齊齊跪在地上,心間都在祈求老天爺保佑,定要叫皇後娘娘平安生下第二位皇子才是。

    所幸老天爺沒那麽殘忍,經過趙嬤嬤的一番努力,胎位終於被正了過來,安若忍下不適,繼續用力,終於將第二個孩子也娩了出來。

    穩婆們兵分三路,一個來伺候她,一個去收拾才生下的孩子,另一位在觀察頭一位出生的小皇子,產房內緊張又忙碌。

    終於,第二個小娃兒口中羊水被清理了出來,開始放聲啼哭,哭聲響亮的傳遍了產房內外,叫眾人都鬆了口氣。

    秦氏還守在女兒身邊,替女兒喂紅糖水,擦額頭的汗,紅菱高興的來向主子稟報,“娘娘,第二位是位小公主,您真是太會生了。”

    “公主?”

    安若彎了彎眉眼,也就是說,她兒子女兒都有了?

    她累極了,卻還想看一看兩個娃兒,然而沒等穩婆們將孩子抱到麵前,她卻忍不住睡了過去。

    ~~

    皇後誕下一兒一女,叫君王一下得了皇子又得了公主,這對於宮中來說,實在是件天大的喜事。

    然而獨孤珩卻沒辦法高興起來,因為安若陷入了昏迷。

    他又急又怒,一時理智喪失,甚至想殺人泄憤。

    然嶽母秦氏哭著求他救人為先,他的理智才終於回來。

    楚禦醫等幾個大夫都在焦急忙碌,診脈,開藥,還用了針灸,隻是眼看幾個時辰過去,安若依然還在沉睡中。

    兩個孩兒已經收拾完畢,穩婆們抱來他跟前請安,獨孤珩垂眼,隻見兩個粉粉的小人兒正閉眼安睡,心間卻複雜難言。

    這是他孩子們,曾經隔著嬌妻的肚皮與他們說了不知多少話,如今終於見麵了,他該是欣喜的。

    然而他們的母親還在沉睡中,叫他根本高興不起來。

    若她有什麽事,他該怎麽辦?

    怎麽撫育這兩個才出生的小娃兒,怎麽麵對接下來的人生?

    擔憂愁緒隻能壓在心間,他先叫穩婆們將孩子們帶下去,自己則去到了嬌妻的床邊。

    “安安。”

    他輕聲喚她,“快些醒來吧,你不想看看孩子們麽?”

    他的聲音忽然頹喪下來,“不要丟下孤一個人。”

    ~~

    安若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她的身體忽然變得很輕,飄飄搖搖隨風直上,停留在一片雲霧間。

    周圍白茫茫一片,她不知此處是哪裏,便毫無頭緒的走了起來,不知過了多久,才隱約聽見有人的說話聲。

    “君上此番凡間曆劫,已是功德圓滿,不知可還有未解之心願?”

    “她因本君而死,身負冤名,本君不可坐視不理。”

    後者的聲音似乎有些熟悉,安若怔了怔,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對方是誰。

    聽他們的對話,此處莫非是仙界?可她怎麽會到了這裏?

    她的記憶有些模糊,想不起許多事。

    然那兩人對話還在繼續,她便繼續旁聽。

    “那君上要如何?”

    “本君要重來一次。”

    “重,重來?”

    ……

    忽然一陣風聲驟起,漫天的雲霧亂了起來,不知過了多久,大風止息,雲霧都被吹散了。

    眼前是明鏡一樣的天與地,有瓊台玉宇,還有仙樂飄飄,有一位白衣仙官正在冊子上寫著什麽,卻不見方才被他稱為“君上”的人。

    她疑惑的走了兩步,驚動了白衣仙官,對方抬眼看她,不僅詫異,“你怎麽在這裏?”

    安若怔了怔,對啊,她怎麽在這裏?

    她正想開口問一問,卻聽對方又歎道,“快些回去吧,不然,君上又要重來一次可如何是好?”

    說著一揮衣袖,大風又起。

    安若被風吹的趔趄不已,恍惚間還跌了一跤,身體不停下墜。

    她嚇了一跳,直覺自己要粉身碎骨,哪知待墜到最底,卻並未有痛感傳來。

    而與此同時,耳邊卻傳來了聲音,“安安……”

    安安?

    她終於想了起來,這是她的乳名。

    有光亮漸漸傳來,如潮水般覆蓋住了她,將她丟失的記憶重又接了回來。

    對了,她是安若,當今皇後,昏睡前才生下了兩個孩子。

    孩子!

    她心內一驚,對了,她還有兩個孩子,連見都沒能見上一麵,怎麽能就這樣走了?

    她一下睜眼,終於醒了過來。

    作者有話要說:  下章應該是正文完結了,趕上周末,不知道能不能按時更新,如果不能,還請小夥伴們耐心等待一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