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72章
  第72章

    什麽, 雙胎?

    安若徹底驚住了。

    她不可思議的低頭看向自己的小腹——也就是說,自己腹中有兩個娃兒?

    這怎麽會……

    她還在不可置信中, 殿中卻頓時一片歡喜起來——皇後娘娘頭胎即是雙胎,這是多麽大的祥瑞啊!

    好巧不巧, 君王正在此時駕臨鳳儀宮,才踏進院中,便聽見殿中一片歡聲笑語, 不由得好奇起來,加緊步子邁進正殿,問道, “發生了什麽事?”

    宮女們都嚇了一跳, 還是紅菱反應及時,忙領著眾人向他行禮,又順道將好消息稟報, “啟稟陛下, 禦醫方才診出, 皇後娘娘腹中乃是雙胎。”

    果然, 就見獨孤珩愣了一瞬, 而後, 猛然看向楚禦醫道,“此事為真?”

    楚禦醫忙道, “微臣不敢信口開河,由皇後娘娘的脈象來看,皇嗣該是有兩位。”

    安若已經回過神來, 抬眼去看獨孤珩的反應,隻見某人一臉被幸福砸暈了的表情,似乎是連笑都不會笑了。

    半晌,隻道了句,“皇後……你真是太能幹了!”

    安若抿唇,也正要回他,卻聽一旁的楚禦醫忽然又道了句,“不過……”

    這轉折叫眾人皆是一愣,獨孤珩忙問道,“不過什麽?有話趕緊說完。”

    楚禦醫不敢賣關子了,趕忙道,“啟稟陛下,孕育雙胎要比單胎辛苦得多,臨盆時更是要打注意,但有不慎,恐會令母子處於險境。”

    這叫獨孤珩眉間一緊。

    安若心間也是一沉,不由得抬手摸了摸已經隆起的小腹。

    是了,她由小到大,親身經曆過母親三次臨盆,其中的驚心動魄還曆曆在目,尤其上輩子,母親更是因為生小弟時難產而死,她自然明白,生下一個孩子,有多不容易,更何況是兩個?

    可怎麽辦呢,孩子已經來到了腹中,尤其此時,也不知是不是感覺到了她的撫摸,咕嘟咕嘟的吐了幾個小泡泡來跟她回應。

    她心間軟成一片,抬眼與獨孤珩笑道,“孩子既已來了,便是再難,也該歡迎他們才是,再說,別人既能生下雙胎,妾身也應該能,陛下不必過於憂心。”

    獨孤珩仍是皺眉沉思狀,思忖過後,與眾人吩咐道,“從今日開始,皇後及腹中龍嗣的安危就交在你們手上,但有什麽事,孤必唯爾等是問。”

    宮女們趕忙肅穆應是,把方才的欣喜壓下,此時直覺責任重大。

    獨孤珩又吩咐楚禦醫,“打今日起,你每日來給皇後請脈,萬不得出什麽差錯。”

    楚禦醫也忙應是。

    獨孤珩又溫聲同嬌妻道,“你說得對,孩子們與我們有緣,我們自是好好迎接,但你自己的身子也要緊。”

    安若頷首,又聽他咳了咳,“孤往後,多回來陪你們。”

    你們……

    安若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肚子裏還有兩個小家夥,加上她,可不是“你們”麽?如此一想,又覺得這鳳儀宮很快就會熱鬧起來,心間又充滿了期待。

    無論如何,雙胎可是別人想都想不來的好事,且這輩子老天爺這般照顧她,定會叫母子三個順利見麵的。

    ~~

    皇後懷有雙胎的消息一經傳開,無不引人羨慕,太後那裏得知自己一下即將有兩位小皇孫,自然也是高興,又賜了許多補品到鳳儀宮。

    什麽長白山大人參,天山雪蓮,遼東鹿胎膏,北海長海參之類,頗叫人眼花繚亂。

    隻可惜安若遵醫囑,不能亂吃,便都收進了庫房裏。

    如此,眼看又是兩個月過去,得益於宮人們及禦醫的用心照看,她一切皆都順利,隻是肚子愈發大了。

    ~~

    汴京已是深秋,天黑的早了許多。

    乾明宮的禦書房內已經掌了燈火。

    經過一個白日,堆積的奏章已經快要批閱完畢。

    獨孤珩拿起最後那本,翻開一看才知,又是禮部尚書勸諫選秀的折子。

    他微微皺了皺眉。

    這個禮部尚書,老得須發皆白了,怎的如此熱衷勸他選秀一事?

    正在此時,逢春進來稟報道,“陛下,太後派了人來,說慈寧宮裏新做了幾樣點心,請您過去嚐嚐。”

    獨孤珩曉得,這是母親有話與他說了。

    近來忙碌,已經許久沒過去看母親,加之如今嬌妻肚子越發大,太後又準了她不必過去請安,想來母親一個人待在慈寧宮裏也冷清,他便應了下來,將手中折子撂下,抬步去了慈寧宮。

    待他入到殿中,跟母親問過安,太後便趕緊叫人將點心端了過來,什麽饊子麻葉,羊肉盒子等,都是慶州風味,倒叫人不由得胃口大開。

    獨孤珩連吃了兩個羊肉盒子,太後見他心情不錯,便開口道,“眼看著今年就要到頭了,說來這宮裏也冷清了一年,是時候添些新人,熱鬧一下了。”

    獨孤珩頓了頓,他就曉得母親是為此事叫他來的。

    他卻假意聽不懂,隻笑道,“母親放心,皇後腹中有兩個孩兒,待明年正月降生,這宮裏自然會熱鬧起來。”

    太後無奈,隻好與他明說,“哀家提的是選秀一事。這曆朝曆代都是春日裏選秀,你若想明年操辦,眼下就得開始準備了。又或是先從汴京的世家中挑幾個好的,先封了四妃,叫後宮四角齊全也好。”

    太後也知道兒子不喜歡興師動眾,因此她的要求也不高,把四妃之位補全,每人生上一到兩個皇孫或是孫女,也算是子孫隆盛了。

    哪知卻聽兒子歎了聲氣,“不滿母後,您方才的話,與禮部尚書今日呈的折子簡直如出一轍。”

    太後一噎。

    當然會如出一轍了,因為她同禮部尚書早就通好氣了。

    還有幾位世家的大臣,她都看好了,有幾家的女兒確實不錯,家世過得去,教養也好,模樣也不錯,用來填補四妃之缺,算是最合適不過。

    趁著兒媳有孕,兒子又素了這麽久了,此時勸諫納妃,該是最容易通過的。

    哪知沒等她再勸幾句,兒子卻又道,“可是孤現在根本無暇他顧,今年由春到夏,南北皆在受災,朝廷現如今最要緊的,乃是今冬的糧食可夠不夠百姓們吃;又要怎麽做,才能預防明年這些情況再次發生。”

    “看起來,戶部侍郎,工部尚書這幾個著實有些清閑,孤每日在禦書房勞心勞力,他們居然還有閑心幹別的?還有禮部尚書,明年的春闈提都沒提,整日就知道選秀,他好歹也是讀過聖賢書的,一把年紀了,不去顧慮蒼生社稷,管朕的後宮做什麽?”

    這話雖是在批那些大臣,太後麵子上卻也掛不住,左右是自己的兒子,她便直接哼道,“陛下莫不是也在怨哀家多管閑事?”

    獨孤珩緩和道,“兒子不敢,隻不過請母後體諒,朝政上有這麽多大事要處理,兒子是一點心情也沒有,再者,皇後眼下還懷著雙胎,根本不宜受刺激,這些事鬧大了傳到她耳邊,會是什麽樣的後果?等皇後平安分娩,朝政走向正軌後再說吧。”

    太後噎了噎,終於想起兒媳肚子裏的那兩個還未見麵的小皇孫。

    ——算了,皇後出身小戶,與此事的心胸真未必有多寬廣,萬一真受了刺激……

    還是等小皇孫們生下來以後再說吧。

    ~~

    對於慈寧宮裏發生的事,安若渾然不覺。

    待獨孤珩來到她麵前時,夜幕又深了些。

    她隻當他才從禦書房來,便主動關問他是否用了晚膳,可要叫宮人去傳,哪知卻見他搖頭道,“在太後那裏吃了些點心,飽了。”

    語罷終於想起她來,忙問,“你一直在等孤?時間不早了,去叫膳房做些想吃的,別虧待了你們母子。”

    安若的確還沒用晚膳,不過聽他這樣說,又略顯興致寥寥道,“妾身也沒什麽想吃的,叫她們煮個粥吧。”

    “那怎麽成?”

    獨孤珩皺眉道,“你一個人的身子要供兩個小娃兒,隻吃點粥怎麽夠?叫膳房多做幾道菜。”

    哪知嬌妻卻一臉愁苦相。

    孕婦口味刁鑽,她近來吃膩了禦膳房的菜式,真是沒什麽胃口。

    獨孤珩察言觀色,忽然靈機一動,試著問道,“想吃什麽,直說便是,孤陪你去找。”

    安若眼睛一亮,卻又有些為難的樣子。

    ——她想吃從前汴京一家小店的肉菜餛飩,想了好幾天了,可是這麽多年了,那家小店在不在且不說,她眼下貴為皇後,豈能隨便出宮吃小吃?

    然而,某人卻答應好了,還在一旁等她的答案。

    她想了想,試著將心間想法告知,卻見獨孤珩先是一愣,又一笑道,“這有何難?孤帶你去便是。隻不過外頭有些冷,多穿些衣裳,以免著涼。”

    ……

    半個時辰後,帝後二人化身一對兒富貴人家的夫妻,出現在了汴京街頭。

    也得虧他們運氣好,那家小店居然還在。

    不過時辰不早,正準備打烊,眼見他們點名要吃菜肉餛飩,這才特意又給爐子生火,煮了兩碗。

    菜肉餛飩終於煮好,忙著熱氣送到了安若的麵前,熟悉的香味撲麵而來,安若直覺五髒六腑都熨帖起來,不由分說,趕忙拿起了調羹要嚐。

    隻是忽然見獨孤珩還未動手,她不由得停了下來,獨孤珩怔了怔,忙道,“我不餓,你自己吃吧,兩碗都給你。”

    安若這才放了心,忙吃了起來,食物對了胃口,她的飯量一點都不差,果真要吃掉兩碗才滿足。

    見嬌妻如此,獨孤珩直覺甚是欣慰,就在旁笑看著她吃,宛若在欣賞什麽名畫一般。

    店家娘子看在眼中,不由得在旁誇道,“這位官人與娘子真是感情好,羨慕死人。”

    獨孤珩哦了一聲,忙問道,“何以見得?”

    店家娘子笑道,“不瞞官人,我這家店在汴京開了近二十年,主顧們來來往往,娘子一瞧,就是從前吃過我家口味的。”

    這倒是,安若小時候常跟著娘在織坊裏,有時候餓了,娘就叫王媽領她來吃完餛飩。

    “看娘子這肚子,可是要生了吧?這麽冷的天,官人還能親自陪著娘子來吃餛飩,可見疼愛,世上像官人一般的夫君可不多,娘子好福氣。”

    店家娘子誇完了,安若忍不住笑了笑。

    的確,能陪妻子出來吃餛飩的帝王古往今來也沒幾個,她著實福氣不淺。

    好聽的話誰都愛聽,獨孤珩也笑著同店家娘子道了謝,又順口問了問對方平日市井瑣事,待安若吃完,便起身作別了。

    安若走了幾步,正要出店門,那娘子忽然咦了一聲,道,“娘子這肚子看起來格外大些,莫非是雙胎不成?”

    安若笑著頷首,“是雙胎。”

    店家娘子嘖嘖感歎,“那官人也是好福氣,娘子如此貌美還會生,這樣的夫人哪裏找去?怪不得官人眼珠子似的疼。”

    市井婦人說話直白,安若紅了臉。

    獨孤珩卻頷首大方一笑,“的確,得嬌妻夫人如此,夫複何求?”

    語罷,不與那店家娘子多說,便扶著嬌妻上了馬車。

    臨行前,不忘交代侍衛們記住這店家的位置,以預備日後皇後若還想吃,叫他們來買回宮去。

    作者有話要說:  下章放小包子們出來哇卡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