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71章
  第71章

    正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 安若照著娘教的法子堅持了一個月,果然隱約有了成效。

    她的月事沒有準時到來。

    自打喝了楚禦醫開的暖宮湯後, 她以往並不太規律的月事已經準時起來,而眼下, 已經遲了兩日了。

    紅菱貼身服侍她,對此也最清楚不過,因此不由得興奮起來, 趁沒人的時候悄悄問她道,“主子可是有好消息了?不若請禦醫來看看吧。”

    安若也想知道答案,不過她顧慮的多, 便道, “這才兩日,若是沒有豈不要叫人笑話?還是再等等吧。”

    身為皇後,平白宣禦醫可不是小事, 定要驚動許多人馬, 尤其太後那邊, 自打來到汴京後就一直盼著她的喜訊, 如若叫人家空歡喜一場, 安若覺得麵子上掛不住, 所以還是等等吧。

    然而她雖打算好,但某人卻等不住。

    到了夜間上了榻, 獨孤珩又要翻身上來,安若實在躲不過,隻好勉強陪他, 但沒過多久,獨孤珩自己感覺出來了,不禁啞聲問道,“今日怎麽了?不舒服麽?怎麽在躲孤?”

    安若紅了臉。

    其實是因他方才太過猛烈,她隻怕萬一有了,會傷著腹中那個還太幼嫩的生命。

    然塵埃還未落定,又不想與他太早透露,便隻道,“方才那樣……不太舒服。”

    獨孤珩微頓,隻好將她仰麵放平,哄道,“那孤輕些。”

    安若點了點頭,撐著陪他盡了興,又輕輕撫了撫肚子,察覺沒有什麽不舒服,這才放心睡了去。

    所幸獨孤珩現在也知節製,到了第二日,並沒有來鬧她。

    眼看著如此又是兩日過去,月事已經遲了四天,安若覺得差不多了,便叫人去請了楚禦醫來。

    楚禦醫經驗豐富,又聽說皇後是月事來遲,心下便有了判斷,又經過一番仔細診脈,終於給了她答案,“恭喜娘娘,您這是喜脈了。”

    “喜脈!”

    紅菱喜出望外,率先高興起來,一個不小心沒壓住聲音,叫殿裏殿外的宮人們都聽見了,於是眾人頓時跪倒了一片,齊聲恭喜安若,“恭喜皇後娘娘。”

    安若著實有些不好意思,忙叫眾人平身,又打算賞宮人們,哪知卻被紅菱攔住。

    紅菱狡黠笑道,“這樣大的喜事,合該由陛下來賞才是,娘娘快著人去稟報陛下吧。”

    此時還是上午,想獨孤珩該是在忙著,安若原不想去打擾他,不過又思及宮人們都知道了,瞞著他倒不好,便隻好安排人去了乾明宮通報。

    安若以為,按照他沉穩的性子,不過在乾明宮裏高興一場,哪知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卻見禦駕直接來了鳳儀宮,某人的身影若一道疾風,轉眼就踏進了殿中,一雙眼睛急著尋找她,口中也喚道,“皇後,皇後……”

    安若嚇了一跳,趕忙起身應是,向他行禮道,“陛下,妾身在此。”

    獨孤珩大步朝她走來,雙手扶著她肩道,“方才你宮裏來人說的可是真的?你果真有孕了?”

    原來是為這事回來的,安若鬆了口氣,也忍不住笑意道,“是,方才禦醫才診出。”

    某人立時眉開眼笑,“怎麽沒早告訴孤?是什麽時候的事?”

    安若又是好笑又是無奈,隻好又同他解釋一遍,“禦醫才給妾身診出……”

    說話間獨孤珩也已經瞧見了楚禦醫,忙道,“皇後有孕多久了?什麽時候生?”

    楚禦醫躬身,“據娘娘上次月事的時間,及臣探脈判斷,娘娘腹中的龍脈應是隻有一個月,如若一切順利,產期該是在明年正月末二月初之間。”

    “明年正月……”

    獨孤珩不僅沉吟,心間更是感慨,明年正月,他就可以當爹了?

    這可著實是件大好事,他又兀自高興一會兒,待見到滿殿宮人跪下向他道賀,這才回了神,叫眾人平身,又發話要賜賞。

    鳳儀宮裏高興成一片,他又問了楚禦醫一些注意事項,便屏退眾人,獨自摟著嬌妻樂嗬。

    安若今日還是頭一次見獨孤珩這麽開心,勾起的唇角就沒放下過,她不由得好笑道,“從前妾身竟不知,陛下這般喜歡孩兒。”

    獨孤珩溫聲嗯了一聲,“自己的當然不一樣。”

    語罷撫摸著她的小腹,問道,“他在這裏嗎?”

    安若點頭,“是,不過還太小,摸不出什麽。”

    小也沒關係,總會長大的,

    獨孤珩又摸了兩把,在嬌妻額頭上吻了吻,“安安真厲害。”

    安若噗嗤一笑,然笑過之後,又有些心虛道,“妾身叫陛下等了這麽久。”

    “這輩子你我待在一處,加起來也不過半年而已。”他又吻了吻她的腮邊,“一點也不晚。”

    想他自己也是厲害,才耕耘了半年就有了收獲,嘖。

    隻是眼看昨夜休整,如今將又將她抱在懷中,他的身體很自然的起了些反應。

    安若一怔,忙羞道,“陛下,方才禦醫說,前三個月不可……”

    獨孤珩咳了咳,“孤曉得,一會兒就好了。”

    說著終於將她放了下來。

    安若還是有些擔心,又道,“陛下今後可要在乾明宮安歇?”

    獨孤珩知道她是什麽意思,隻因自己每每與她同榻,就極容易囧控製不住自己。

    但如今自然不一樣,他矮下身來,輕輕刮了刮她的鼻尖道,“才有了小家夥,就不要朕了,嗯?”

    安若紅臉道,“才不是……”

    獨孤珩又笑道,“放心,孤又不是禽獸,區區三個月,豈會忍不了?”

    哦對了,時下她都已經一個月了,還剩兩個月就可以……

    想他去年征戰了近一年,都忍過來了,這算什麽?

    ~~

    有孕之後,宮裏人都變得極為小心。

    李太後自是高興,一知道消息就叫人送了許多補品到鳳儀宮,還囑咐禦膳房盡心伺候安若的飲食,千萬不能虧待了皇後腹中的龍嗣。

    隻不過,安若妊娠反應有些嚴重,叫禦膳房的大廚們渾身手藝都無用武之地,頗叫人有些無奈。

    初時她隻是有些嗜睡,後來胃口也變得刁鑽起來,清淡的吃到口中沒味,味道重的又覺得油膩,嚐嚐白日裏好不容易吃下去,夜晚睡前又會一股腦的吐出來,眼看著孕期一日日增加,她人反而清減了不少。

    這叫宮人們十分發愁,獨孤珩也極是擔心,但禦醫看過後,都說這是婦人有孕時的正常反應,也不好喝太多湯藥,以免會對胎兒不利。

    獨孤珩頭一次體會到了什麽叫提心吊膽,每日最關心嬌妻的身體,夜晚睡在她身邊也極是警醒,倘若她半夜餓了渴了,他都馬上醒來替她喚人伺候。

    然眼看嬌妻形容憔悴,他還是頗為無奈,隻好請了嶽母時常入宮照顧,想來嶽母生育了四名子女,應是經驗豐富。

    其實秦氏到來後,安若也並沒有太多改善,不過平日裏常與母親聊聊天,心情好了不少,加之日子一天天過去,眼看這快熬過了孕初期,她的反應也越來越小,慢慢能吃進東西,小臉也圓潤了一些。

    見女兒好了起來,秦氏也放下了心,入宮的頻率也少了。

    七月末,汴京的天已經涼了下來,此時瓜果成熟,適逢安若胃口也恢複了。

    秦氏又入宮來看女兒,見案上擺著紅彤彤的海棠果,女兒正拿著一個吃得香,不禁驚奇道,“這海棠可酸,娘娘從前最吃不得酸,如今倒喜歡吃了?”

    安若點頭笑道,“吃些酸的有胃口,也舒服些。”還拿起一個來問娘,“您也嚐嚐看?”

    秦氏搖了搖頭,“老身年紀大了,吃不得這麽酸的。”

    語罷見殿中沒什麽外人,便放心笑道,“民間常說,酸兒辣女,娘娘這麽愛吃酸,莫非肚子裏是位皇子?”

    紅菱忙點頭道,“奴婢也是這樣想的,夫人不知道,娘娘近來可愛吃酸了,宮裏禦花園長的海棠,幾乎全都送到娘娘這兒來了,還有打蜀地進貢的青皮橘子,奴婢瞧著都酸,娘娘可愛吃的緊,鳳儀宮裏都猜,娘娘鐵定是懷了位皇子。”

    安若卻不以為然,“我除了酸,也愛吃辣了,酸辣都有,那是男還是女好?”

    “男女都好,”秦氏嗬嗬笑道,“不論男女,哪個不是娘的心頭肉?”

    不過話雖這樣說,然她心裏還是明白,女兒貴為皇後,女婿還這樣年輕,這頭胎當然是皇子才是最好。

    尤其……

    秦氏想起前不久聽來的消息,不由得有些擔憂。

    一旁,安若也察覺到娘的臉色忽然有些不對,遂問道,“娘這是怎麽了?可是家中出了什麽事?”

    “沒有沒有,”

    秦氏怕女兒擔心,趕忙否認。

    “那是怎麽了?”安若狐疑道,“您有什麽事,一定要告訴我才是。”

    左右此事女兒早晚會知道,秦氏頓了頓,便如實道,“前陣子聽說,朝中幾位大人向陛下諫言選秀之事……”

    這件事啊。

    安若恍然明白了,笑了笑道,“此事我也知道,是幾個世家想送女兒入宮,便暗中聯係禮部尚書遞了奏章,不過近來朝中事務不少,春日裏陝西雲南大旱,前不久江西湖湘又有水患,陛下正忙著賑災安置流民,根本無暇理會這些,便把折子給禮部尚書打了回去。”

    見女兒知道,秦氏倒是有些意外,問道,“這是陛下告訴娘娘的?”

    安若搖頭,“從太後那裏聽來的。”

    獨孤珩才不會對她說這些,倒是太後,借著閑聊的功夫將這些透露給她,無非是想叫她有個心理準備罷了。

    秦氏自然也能想通太後的用意,不由的歎了口氣,問女兒道,“娘娘是怎麽想的?”

    她怎麽想的?

    安若微頓。

    說實話,獨孤珩是自己的夫君,想到有朝一日他還會有別的女人,她心間自然不會多舒暢,但轉念一想,他畢竟是帝王,天底下哪有帝王隻有皇後一個女人的?

    這樣的事,從嫁給他起,就是難以避免的。

    所以她隻道,“此事自有陛下定奪,女兒是皇後,豈有獨占陛下的道理?”

    秦氏點頭,“娘娘能如此想就對了,現如今,您腹中的皇嗣才是要緊,千萬要保持心情開闊。”

    安若笑笑,“我曉得的,您放心。”

    ~~

    胃口恢複後,安若的孕期好多了許多,不知不覺間,腹部也已經隆起。

    隻不過,相對於她從前的樣子,近來腹部鼓得著實有些快。

    因著頭一次懷孕,她隻以為是這陣子吃的太多,不由得擔憂道,“我是不是胖的太快了些?”

    紅菱及幾個宮女將她仔細端詳一番,都搖頭道,“娘娘最近隻是胸部與小肚子長了,腰身還是從前那般。”

    “對對,如此的話,便說明是娘娘腹中的小皇嗣在長個呢,娘娘不必擔心,這時候還應該多吃些,將來皇嗣才能生的高大。”

    是嗎?

    安若對著鏡子瞅了又瞅,覺得她們說的也對,便沒有那般擔心了。

    尤其,不久之後,她感受到了胎動,更加深切體會到肚子裏有個小家夥的感覺,心間更是柔軟。

    不過,她覺得肚子裏的小家夥似乎很是活潑,聽娘說,胎動剛開始時並沒有那般頻繁,但也不知為什麽,自己的小娃兒好似非常愛動,每日都會冒幾個泡泡。

    因著擔心小家夥是否不太正常,趁楚禦醫來請脈時,她便將這個問題如實告知。

    楚禦醫為她凝神試脈,神色看起來十分認真,時而又皺眉想些什麽,良久,才開口道了句,“依微臣之見,娘娘腹中龍胎,不太尋常。”

    安若嚇了一跳,忙問,“如何不太尋常?”

    難道娃兒真有什麽問題?

    哪知卻見楚禦醫一笑,“如微臣沒有診錯,娘娘這是雙胎的脈象。”

    作者有話要說:  小包子們:驚不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