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4章
  第4章

    夜深,中秋佳節的餘溫剩下幾分,別墅區不少房子依舊亮著燈,最中心的那套暗著,帶了幾分冷清。

    黑色轎車停下,聞斂從車裏下來,對陳叔說了聲,“早點休息。”

    “哎。”陳叔點頭。

    繼而跟上前,幫忙推開大門。聞斂長腿一邁,走上台階,進了門,屋裏隻有外麵投射的淡淡路燈,餐桌也收拾幹淨了。

    他解著袖口上樓,一路來到主臥室,臥室裏飄著淡淡的檀香,他把外套搭在椅背上,走向中間的大床。

    床頭燈投射著,床上的女人已經睡了,側身,半弓著,白皙的掌心還握著手機,眉心擰著,睡得並不安穩。

    聞斂解完袖口,抬了下巴解領口,隨後指尖撥弄了下她濕潤的長發。夏言是做噩夢了,夢裏她被推下懸崖,崖上是聞斂跟夏情的盛大婚禮,她大吸一口氣,猛地睜眼,對上了高大男人的眼眸。

    她眼神聚焦。

    “你,”

    “做噩夢了?”聞斂輕聲問道。

    夏言愣愣地看著他,還沒回神。聞斂輕挑眉梢,撥開她的劉海,同時也掀開她的被子,俯身下去,堵住她的嘴唇。夏言仰了仰脖子,舌尖碰到他唇角的傷口,她猛地縮了回來,聞斂輕笑一聲,揪住她舌尖。

    漸漸地開始加勁。

    她的頭發更濕。

    粘在肌膚上,聞斂撥開了就親,後發現濕得太厲害了,幹脆起身,把她抱了起來。夏言嘴唇一咬,緊緊地抓著他。聞斂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還故意問她:“夢到了什麽?嗯?”

    夏言抬眼,眼裏全是水珠,她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沒什麽。”

    聞斂聽罷,並沒繼續問,他也不過隨口問問。進了浴室,門一關,被水珠暈染的牆麵很快就被人給蹭掉了。

    久久。

    直到隔壁的別墅燈都滅了,他們這間主臥室的床頭燈,浴室的燈以及水,一直亮著一直開著。將近淩晨三點半,夏言到了那種,稍微會推拒他的時候,聞斂擦了擦頭發,摸她頭發被她抬手下意識地推拒著。

    聞斂挑眉。

    俯身盯著她,“不擦頭發怎麽睡?”

    夏言這才收回手,迷迷瞪瞪地坐起來。聞斂笑著把人攬了過來,毛巾扔她頭上,給她擦著,而床邊的手機響起,他拿了過來,隨意地翻著。夏言起初隻是迷瞪,後來餘光掃到他的屏幕。

    她心跳加速,她想看看他的微信,看他的微信列表。

    看他跟夏情有沒有聯係。

    滴一聲。

    正在看郵件的男人點開了跳出來的信息條。

    是他的侄子發來的。

    聞澤辛:小叔,你今晚落了老爺子的麵子。

    聞斂看了,沒回複他,退出了聊天框,隨後摁滅了屏幕。夏言的心卻涼了幾分,她掃到,聞澤辛的上方。

    夏情二字。

    眼看他要把手機放下,夏言握住他的手腕,聞斂抬眼看來,“嗯?”

    夏言在他敏銳的目光下,嘴巴張了張,“我想看看你的手機。”

    “我看看,好不好?”

    女人對付男人,第一招就是撒嬌。聞斂沒動,喉結滑了下,後似笑非笑地晃了下手腕,讓她鬆開。

    夏言當即立即鬆了。

    聞斂掃一眼手機,隨後轉了下,送到她麵前。那黑色冰涼的手機過來時,夏言心跳加速,她伸手,剛要觸到手機邊緣,便被他挪開了。夏言一愣,抬眼,聞斂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臉轉了過來,直接堵住她的嘴唇。

    他嗓音很低。

    “男人的手機,怎麽能隨便看呢?”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嗯?”

    “既然還有力氣,那就再來。”

    他低語著,扔了毛巾,把她往懷裏拉。

    並把她架了起來,夏言慌了,猛地咬牙,略微掙紮,眼裏含著水光,幾分怨懟地瞪著他。

    *

    將近淩晨五點,夏言才睡過去。隔天一早,她醒時已經九點半了,身邊的位置也空了,她顧不上他在不在,趕緊先洗漱,上妝,又抱著舞服下樓。

    張姐見她下來,立即轉身進廚房,“吃點早餐再去,車子在外麵等著了。”

    夏言往外看,黑色轎車候著。她把舞服放在籃子中,說道:“張姐,麻煩你等會兒把我舞服送去洗。”

    “好的。”

    牛奶跟雞蛋上了桌。

    夏言說道:“怎麽沒叫我?”

    張姐一頓,笑了笑,“先生不讓,說讓你多睡會兒。”

    夏言抿了下唇,也能猜到是他,她三兩下解決了早餐,起身,換了高跟鞋,拎著小包,走出門。

    陳叔見她下來,給開了車門。

    夏言說了聲謝謝便彎腰要坐進去,隨即一頓。後座上聞斂翻著手裏的報紙,一身西裝楚楚,幾分俊雅。

    完全看不出昨晚最後折騰她那強勢霸道的樣子。

    “還不進來?”他頭都沒抬,漫不經心地問道。

    夏言回神,坐了進去。

    小包放在腿上。

    車門關上。

    陳叔去了駕駛位,啟動車子。很快駛出了別墅區,車裏安靜,隻有他翻報紙的聲音,夏言脊背繃得直,她指尖繞著小包,餘光看著男人放在扶手箱上的手機。這時,她手機也響起,她頓了頓,回神,取出手機。

    她所在的B組群有人艾特她。

    薑雲:@夏言,你遲到了,唐奕老師在這兒等你半個小時了。

    夏言:老師怎麽來了?

    薑雲:你來了就知道了。

    夏言的心有些忐忑,唐奕經常要帶A組出去,有時是去比賽,有時是去參加活動,她們主要由副主任帶著,像一周前那樣開會一個月一次,所以她見到唐奕也就一個月一次,沒想到這個月。

    還能見第二次。

    她抬眼,對陳叔說:“叔,能不能開快點兒?”

    陳叔一頓,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後座的聞斂。

    聞斂又翻了一頁報紙,說道:“繞一下路。”

    “好的。”

    陳叔立即在前麵調轉車頭,換了一條小路,就這樣,繞來繞去,比以往時間早了十分鍾。看到劇團的大門,夏言按鍵要開門,卻沒按開,她頓了下,正想問陳叔,但反應過來,她轉頭看向聞斂。

    聞斂慢條斯理地合上報紙,手搭著扶手,看向她。

    “還生氣?”

    夏言沒應。

    聞斂理了理袖子,“消氣了再走,別把情緒帶到工作上。”

    他語調漫不經心。

    夏言抿緊唇,看著男人微垂的眼眸。幾秒後,她鬆了門,湊過去,在他唇邊親了一下,聞斂睫毛微動,眼眸看著她,隨即勾了唇,指尖敲了敲扶手。夏言看他一眼,撈起小包,轉身一按,便出了去。

    高挑纖細的身影很快進了大門口。

    聞斂才吩咐陳叔開車。

    *

    今日一進門,很多同學都看著夏言。夏言急著趕路,並沒太在意,來到B組的辦公室,她一把推開門。

    氣喘籲籲地站定。

    唐奕穿著一身旗袍,轉身看她,說道:“進來吧。”

    夏言立即走進去,跟組員坐在一起。

    唐奕放下手裏的平板,走到她們的麵前,道:“B組一直是替補,也沒有正式的首席,都是輪著跳的。”

    “這樣長久下去也不行,所以,給你們兩周時間準備一下,所有人競爭首席之位。”

    八個組員一下子沸騰。

    唐奕走到夏言的跟前,看著她,說:“你,好好準備。”

    刷地一下,所有人都看向夏言,各種情緒皆從眼底滾過。夏言也是一愣,她站起身,道:“我會的。”

    唐奕點了下頭,看她一眼,隨後從後門離開。

    她一走。

    幾個人紛紛議論起來。

    “夏情姐不在,A組的候補首席不行了,終於要輪到我們B組出頭了。”

    “別想太多,A組就算再不行,隨便一個挑出來都能跳獨舞。”

    “那,但我覺得是好事,至少我們有機會成一支正規的團隊。”

    她們議論著,突地視線朝夏言看來。夏言淡淡地也看她們一眼,薑雲算是組裏跟夏言比較好的,她撞了下下夏言的手臂,低聲道:“我覺得唐奕老師是想要你當首席,你跳青蛇那個視頻在論壇傳開了。”

    夏言頓了下,“論壇?”

    “嗯。”

    “我給你看。”

    薑雲說著,點開了京市舞蹈團的論壇,說道:“你看,置頂呢。”

    夏言垂眸。

    然而置頂的論壇卻是。

    【夏言是在走夏情的路嗎?開個投票帖,誰跳得更好一些。】

    夏情一千六百票

    夏言一千票。

    有人在下方評論。

    “夏情當初跳這支舞蹈,讓我驚豔許久,但是再看夏言,就沒多大感覺了,東施效顰啊。”

    “大概是因為她跟前姐夫在一起吧,有那麽一個天花板的姐姐,她拿什麽抓住聞家那位呢,隻能模仿自家姐姐吧。”

    “這幾年是因為夏情在國外,否則她還有什麽機會?”

    薑雲見到這些評論,愣了,急忙看向夏言。

    夏言伸手,輕輕地推開她手裏的手機,“我去練習室。”

    作者有話說:

    這章繼續100個紅包,明天見,麽麽噠。感謝在2022-05-16 16:42:13~2022-05-17 16:42:2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蘇好周揚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y11-、鹿搖瑤、沉沉欲橙橙、。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林夏 56瓶;沉沉欲橙橙 52瓶;66000 12瓶;knnusiu、闌灡、小火柴shiee 10瓶;NG、橙子 9瓶;現女友pgt 6瓶;阿白蜜棗糕、suncaiwei-i7、大佬 5瓶;回不到的過去、狂戀chx、恬恬要做小超人、冬安 3瓶;呢喃笨笨、淮風遲辭、許殿跪榴蓮、紫衣雲夢 2瓶;牽一隻蝸牛去散步、鎮妖之寶、血淚為殤、絕世最靚、777777、王夫人、17690824、二狗,你好、HOOOOZKL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