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3章
  第3章

    經過陳靜時,陳靜探頭看了看,問道:“聞斂呢?”

    夏言沒應,拿過一旁的道具,脫了舞鞋,走上冰涼的舞台。陳靜看著她側臉,突然有幾分心疼。

    台下是傅恒整個公司以及邀請的同行,也有他們的客戶,同樣,也有京市一些世家子弟以及千金過來捧場。

    幕後念名字的時候,他們錯以為那是夏情,小聲地議論了起來,直到夏言的名字出現在屏幕上。

    才反應過來,那是夏家的小女兒?

    瞬間興致減半。

    陳靜在後台也擔心夏言受影響,跳壞了,於是便沒有走,站在台階邊,看著。舞台在夏言上去後沒多久便全暗了,幾秒後,燈光慢慢地開始亮起來,音樂聲開始響起,夏言手持著玉簫轉身朝舞台邊緣走去。

    輕點著腳尖,長腿從裙擺中若隱若現,走得慵懶,散漫,臉上又玉潔冰清的神情,似把台下的所有人都當成了螻蟻。

    幾分不屑。

    一下子便鎮住了台下人,她來到舞台邊一個旋轉,開始跟著節拍跳了起來,不麵對眾人,但細腰長腿卻在他們的麵前晃。

    很美。

    這種美說不上來是什麽,但那身段確實無敵。這不是夏言第一次獨舞,但這是她這兩年來的第一次。

    台下的人不少人拿起手機,拍下這一段。

    陳靜在台階下大鬆一口氣,她沒見過夏情的青蛇,但夏言的這支舞蹈確實好看。一舞畢,夏言朝台下鞠躬,然後持著玉簫就往後台走來,陳靜趕緊說道:“等下還有聚餐,一起吃飯吧?”

    夏言搖頭:“不了,我回家。”

    陳靜看她興致不高,頓了頓,“那我送你。”

    “不用了。”

    說著,夏言便去拿小包跟手機,她看了手機一眼,空空的,他沒有來任何信息跟電話。

    夏言匆匆地出了後台。

    她不可控製地在腦海裏浮現夏情在台上跳舞,他在台下看的畫麵。

    入夜風有些涼,夏言走出去,風吹亂了她的裙擺,她宛如個走錯片場的人,穿著古裝走在現代的建築上。

    *

    黑色的轎車緩緩地開進了鋪路,後座的男人長腿交疊,手裏握著一個平板,裏麵正在播放夏言剛剛跳的青蛇,錄製視頻的人是傅臨遠聘請的攝影師,錄得很專業,角度非常好,聞斂眼眸深了幾分。

    車子快抵達傅恒投資中秋晚會的現場。

    陳叔輕輕地咦了一聲。

    聞斂抬眼。

    目光一凝,看到那穿著青蛇舞服赤腳走在台階上的女人。

    陳叔車子速度又放慢了些,他回頭看向聞斂,“聞先生,好像是夏言,”

    聞斂把平板放下,說道:“停下。”

    陳叔立即輕輕地踩了刹車。

    車子停下,黑色的奔馳車身敞亮,就停在樹蔭下,車窗很黑,窺探不到車裏的場景。夏言赤腳在大劇院的台階上走上走下,偶爾看著天上的星光,不遠處的車門緊跟著推開,聞斂長腿一跨,走了下來。

    隨後,他走上台階。

    在這秋風中,夏言隱約聽見了腳步聲,她回頭一看,便看到了他。夏言抿了下唇,反射性地朝台階上跑去。

    聞斂眉心微擰,幾秒後,追了上去。在夏言腳要跨上最高那個台階時,他手臂勾住她的腰,在她長腿踢蹬的時候,他微俯身,勾住她的腳彎,把人橫抱了起來。

    夏言:“你放開我。”

    聞斂大步地走下台階,垂眸看她一眼,“放你?放你去哪兒?穿這樣?”

    夏言緊緊地盯著他的臉,他的眼。

    聞斂解釋:“班機延誤了,慢了一個多小時,又塞車,這才沒趕上,不是故意的。”

    夏言一聲不吭。

    他垂眸又看她一眼,“但我看了視頻,跳得很好。”

    夏言還是沒應,隻是勾著他脖頸的手緊了幾分,他感知到,唇角勾了下,大步來到車旁,陳叔已經把門打開,聞斂直接抱著她坐進車裏。車門輕輕地關上,聞斂抬手撫摸她的頭發,眉眼細細地看著她。

    夏言也盯著他。

    看他的眼睛,神情。

    聞斂指尖微緊,扣著她脖頸,往他跟前壓,隨後堵住她豔麗的紅唇。手臂往下,按著她的細腰,借著接吻,把她換了一個姿勢。夏言勾著他的脖頸愈發地緊了,眼眸緊緊地盯著他,聞斂把玩她下巴,問道:“吃晚飯沒?”

    夏言搖頭:“沒。”

    “回家,吃飯。”

    他讓陳叔進來開車,車子啟動,驅離了樹蔭下,霓虹燈閃爍,落在了車身,劃過一道光。聞斂靠著椅背,指尖解了點兒領口,露出小片肌膚。他手落了回去,搭在她腿上,把玩她如紗的裙子。

    他問道:“這支舞蹈改編過了?”

    夏言指尖一緊,看他。

    “嗯,改了一些。”

    “改得不錯,挺適合你的。”

    夏言暗自咬牙,他果然看過夏情的那支。夏言沉默幾秒,看著他:“你以前看過別人跳的?”

    她語氣帶了幾分試探。

    聞斂眼皮撩了下,也看著她,“看過。”

    語氣有幾分漫不經心。

    夏言:“誰得更好看?”

    她的試探,他聽出來了,聞斂往後靠了靠,手掌突然掐上她的腰,笑了,“各有千秋。”

    夏言下唇一咬。

    聞斂定定看她,但沒出聲安撫,隻是掌心輕柔地掐著她的腰,隨後,他坐直身子,湊上前再次去堵她的嘴唇,夏言要扭頭,他似察覺到,捏住她下巴,強勢地吻住了她的唇。隔斷又一次升起。

    抵達別墅時。

    聞斂撈了一旁的外套披在她肩膀上,指腹抹了下唇角的血,睨她一眼,摟著她下了車。陳叔趕忙走上前推開了門。

    聞斂對陳叔說道:“辛苦了今晚。”

    陳叔搖頭:“不辛苦不辛苦。”

    聞斂點點頭,把夏言往懷裏摟得更緊,走了進去。張姐候在廳裏,見他們進來,立即拿了拖鞋放下,她看著夏言眼睛一亮,“夏言,你這一身很漂亮啊。”

    夏言被吻得有些軟,她說:“謝謝張姨。”

    聞斂看她一眼,對張姐說:“我們吃完飯你再過來收拾,今晚辛苦了。”

    “不會。”張姐知道,這個男主人不太喜歡主樓這邊人太多,所以擺好了桌,便離開了主樓。聞斂把夏言按坐在椅子上,隨後捏住她下巴,拿起一旁的紙巾擦拭她唇上的血跡,他笑了,“咬那麽用力,也不怕傷到自己。”

    夏言想扭頭。

    但他的手堅硬如鐵,她壓根轉不開。

    擦拭完她唇上的血跡,聞斂扔了紙巾,挪過椅子坐在她身側,把張姐舀好的湯放在她麵前。“先喝點湯墊墊肚子。”

    夏言抿唇,沒伸手拿勺子。

    聞斂:“我喂你?”

    夏言沒應。

    聞斂挽起袖子,拿了勺子,舀了湯,送她唇邊。

    夏言還沒反應。

    聞斂眼眸逐轉冷了些,他低聲道:“別鬧。嗯?”

    夏言抬眼,看到男人沉如水的麵容,她頓了頓,心顫了下。聞斂指腹碰了下她的唇角,隨後說道:“你這樣隻會傷你自己,明明餓不得。”

    他是哄著,但語氣沒什麽起伏。夏言咬了咬牙,伸手接過了碗跟勺子,自己喝。聞斂又解了點兒領口,挪過另一份碗筷,也開始吃。中秋佳節,本應團圓,聞家來了電話讓聞斂回去吃飯。

    聞斂應了聲。

    所以陪著夏言吃完飯,聞斂便撈起外套穿上,說道:“晚上我會回來。”

    夏言擦著唇角,哦了一聲。

    聞斂看她一眼:“要回夏家嗎?”

    夏言搖頭。

    聞斂:“那你今晚得等我。”

    夏言沒應,故意不應。聞斂笑了聲,沒跟她計較,拿了桌麵上的車鑰匙,走了出去。他順便把門關上,夏言在客廳坐了一會兒,覺得有些冷,於是上樓,去卸妝換下這一身舞服。穿著柔軟的睡裙,夏言靠躺在床上。

    刷著朋友圈。

    大家都在喜慶過中秋,也有一些人出去玩兒,刷著刷著,她突然坐了起來,緊盯著手機屏幕。

    夏情發了一張相片,是機票。

    從巴黎回京市的。

    秦麗子問道:夏情姐,你要回來了?

    夏情回複秦麗子:嗯。

    嗯。

    她要回來了。

    夏言指尖一緊。

    作者有話說:

    這章繼續100個紅包,明天依舊五點見,麽麽噠。感謝在2022-05-15 11:25:30~2022-05-16 16:42:1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份飯、鹿搖瑤、^^、葉韻、蘇好周揚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芯芷屬 50瓶;心生歡喜 29瓶;龍貓 20瓶;姓邊 18瓶;佳佳、鹽味奶糖、mi、一份飯、小火柴shiee、沐若清晨、奶油小泡芙、?淩淩、NG 10瓶;橙子、狂戀chx 9瓶;燁葉 8瓶;41820121 6瓶;蝶澈、會飛的鳥、xy11-、大象小恐龍、雨夢 5瓶;suncaiwei-i7、HOOOOZKL、DDDD、forgettable、阿樂見到見到風了嗎、又謝隨風去 2瓶;dandelion、聽南、二狗,你好、xyaxyaxya、牽一隻蝸牛去散步、西蘭花是花、筮西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