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2章
  第2章

    吃過宵夜,夏言把碗筷放進洗碗機讓它自動清洗。聞斂把她攔腰抱起,抱回了主臥,兩個人洗漱完。

    夏言上床。

    聞斂整理領口,道:“我去書房看份文件,你困就先睡。”

    夏言點頭。

    她下樓前聽到他給人回電話,就知道今晚還忙著。看著他出去,並關上門,夏言靠著床頭,一時並沒有睡意。

    她拿過手機,猶豫了下,點開了夏情的朋友圈。夏情最新的一條動態,顯示地址是在Paris,Eiffel Tower(Tour Eiffel),

    巴黎埃菲爾鐵塔。

    而她穿著一條黑色吊帶裙,提著裙擺,在那裏翩翩起舞,美麗動人。夏言相信,聞斂的朋友圈,也會有這條動態的。

    她看著這條動態許久,隨後退了出去,回到聊天列表,陳靜正添加了她,夏言點開通訊錄,通過了。

    剛通過。

    陳靜便發了信息進來。

    陳靜:還沒睡?

    夏言:是,你呢?

    陳靜:我還在幫上司整理明天的工作行程,對了,夏言,這次要辛苦你了。

    夏言:不必客氣。

    她發完後,沉默幾秒,又咬著唇,編輯。

    夏言:我想問你個問題,夏情跟聞斂當了多少年的同桌?

    陳靜在那頭一愣,手頭的活兒都停下了,她斟酌著想著要怎麽回答,該模糊一點呢還是明朗一點。

    兩分鍾後。

    陳靜:三年,從高一到高三。

    夏言整個心瞬間被揪住,她一直極力去了解他們的過去,極力地。可是還是忍不住了,她指尖按著九宮格。

    夏言:三年都同桌?是老師安排還是他們自己安排?

    許久。

    陳靜沒再回了。

    沒回意味著什麽?意味著那是他們自己安排的。夏言閉了閉眼,呼吸不暢,她把手機按滅了,放在床頭櫃上,隨後縮進被窩裏。

    滴滴一聲,屏幕卻再次亮了。

    夏言伸手拿過來。

    陳靜:夏言,不要想太多。

    夏言抿抿唇,沒回,她把手機暗滅了又放回床頭櫃,努力睡著。

    半夜。

    外頭似下雨了。

    夏言翻身,被男人的手臂用力地摟了過去,她頓了頓,迷糊著埋在他的脖頸又沉沉睡了過去。

    *

    隔天一早,夏言醒時,身側的被窩已經涼了。她撐著身子起身,抓了下頭發,看了眼床頭櫃上的鍾表。

    八點半了。

    她趕緊起身,洗漱刷牙換衣服下樓,保姆阿姨張姐已經做好了早餐,笑著道:“醒啦?”

    夏言喝一杯溫水,衝在客廳等著她的陳叔點點頭,才回了張姐,“他什麽時候走的?”

    張姐端牛奶出來,道:“聞先生六點半就走了,讓我們別吵你。”

    夏言嗯了一聲,坐下來吃早餐。吃完早餐,她拎起小包出門,陳叔開車送她去舞蹈團,進門的時候,A組也在,兩組正在開會,夏言來得挺晚,一進門,所有人均盯著她看,秦麗子眼尖,一眼認出她身上裙子的牌子以及新換的這個小包的牌子,都是絕版貨。她花錢都買不到那種。

    秦麗子知道,那都是聞斂給她買的。

    她冷笑,“夏小姐啊,你可以再晚一點。”

    夏言沒搭理她,A組跟B組平日裏很少碰麵,難得碰麵都是要開大會,她走到B組坐好,等待老師的到來。幾個組員看她,有人伸手摸她的裙子,“好漂亮,你那個男朋友給你買的?”

    夏言嗯了一聲。

    “你男朋友真好。”

    夏言沒應。

    那個組員收了手,跟其他人對視一眼,沒別的,誰不知道夏言的男朋友可是她姐姐夏情,也就是唐奕老師大弟子A組首席讀書時的戀人,也不知道夏言怎麽勾搭上曾經姐夫的,好手段。

    晨會開完。

    B組幾個人起身,準備離開這間訓練室,唐奕老師喊住了夏言,夏言從隊伍轉而走了過來,來到唐奕的跟前,唐奕抱著手臂看著夏言,夏言算是她的關門子弟,天賦談不上最好,但氣質不錯。

    不過比起夏情,還差一些。

    她說:“你去幫傅恒投資,需要幾個人幫你?”

    夏言一頓,她說:“我想獨舞。”

    唐奕沉默幾秒,“也行,編舞如果有什麽不懂,可以來找我。”

    “好,謝謝老師。”

    “去吧。”

    夏言恭敬地鞠躬,隨後往外走。

    *

    唐奕的舞蹈團財大氣粗,夏言能申請到一間單獨的練習室,並且編舞老師也願意來幫她,夏言跟老師一整天都在商討怎麽改編,她的風格已定,準備跳古典舞。而從京市去巴黎,需要12個小時左右。

    晚上。

    夏言回了別墅,洗了澡,便給聞斂發視頻。那頭,男人卻掛斷了,幾分鍾後,他的秘書聯係了夏言。

    “夏小姐,聞先生正在見客,他說讓你先休息,晚點再給你回電。”

    夏言:“好。”

    掛了電話後,夏言靠在床頭,翻著朋友圈,就看到夏情發了一個新動態,她拿著一杯咖啡靠在椅子上拍,身上是一件羽絨外套,露出了白皙的肩頭,裏麵應該是穿了吊帶。很耀眼,很漂亮。

    夏言看了幾秒,給這條動態點了讚。隨後便往下翻其他人的朋友圈。

    翻了朋友圈後,聞斂還沒來視頻,夏言就拉開了瑜伽墊,開始拉伸,拉出了一身汗,九點多左右,手機才響起來,她靠過去拿起床上的手機,是聞斂來了視頻。她立即點開,那頭男人穿著白色襯衫跟黑色馬甲,他挑眉。

    “在幹嘛?”

    夏言擦了擦下巴的汗,笑道:“練瑜伽。”

    聞斂看著她的汗從臉頰滑落,滑過脖頸,正是他昨晚留下的痕跡。他眼眸不動聲色,“今晚早點睡,別太晚了。”

    夏言:“好。”

    她趴在兩個人的床上,看了眼他身後的咖啡廳,“你在外麵?”

    聞斂端起咖啡,晃了下杯子,“嗯。”

    夏言定睛一看,渾身血液凝結。

    咖啡杯子跟夏情剛發朋友圈的那個牌子一模一樣。她呆滯住了,聞斂挑眉正想說話,那頭就有一個聲音由遠而近地喊了他。

    他掀起眼眸。

    看了過去。

    半響他視線收回來,看著鏡頭裏的女人,“夏言,你早點睡,嗯?”

    夏言有一瞬間回了神,她聽見了夏情的聲音,他們真的見麵了。夏言呆呆地點了點頭,“好。晚安。”

    晚安。

    可他們那邊是下午。

    掛斷視頻後,夏言維持著姿勢不變,黑了的屏幕印出她的臉,茫然,無措,慌亂。她認識聞斂的時候,並不知道姐姐夏情跟聞斂有曾經。她大一軍訓時,軍訓的教官是聞斂的好友,關係特好,聞斂出現在他們軍訓現場幾次。

    那會兒她就喜歡上了聞斂,跟其他女生一樣,上前跟他要了聯係方式,他也給了。但他很難聯係得到,哪怕有微信,他基本不怎麽回。她就找他休假的時候約他,哪怕很難約,她都堅持不懈。

    記不清約了幾次。

    才約到他,那會兒她已經大二了,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去追他。她永遠記得兩個人繼那次軍訓過後的第一次見麵,全程約會下來她的臉一直紅著。後來又約了他幾次,約著約著好像沒認真說了開始,但就在一起了。

    後來,她才知道,他跟自己那位才情了得的姐姐有曾經。姐姐長她四歲,一直是夏家的驕傲,十三歲就被唐奕老師收為徒,二十二歲就拿下首席之位,有這樣的前女友,她算什麽呢。她壓根就不敢問聞斂他跟夏情的過去。

    聞斂也長她四歲。

    他們是一個世界的。

    而她不是。

    夏言點開微信,斟酌了一會兒,給陳靜發了微信。

    夏言:我想知道,以前,是夏情主動的,還是聞斂主動的。

    陳靜:,夏言,你問這個做什麽呢?

    夏言:你能告訴我嗎。

    陳靜:你希望是前者還是後者?

    夏言:我隻想知道答案。

    陳靜:後者。

    夏言猛地握緊了手機,她趴在了她跟聞斂的床上,閉了閉眼。

    可是,她跟聞斂,是她主動的。

    兩分鍾後,陳靜又發了微信給她。

    陳靜:夏言,往前看。

    陳靜:我們聊聊,這次你打算跳什麽舞蹈,聞斂到時也會來看,你要加油。

    夏言頓了頓。

    回複她說:“青蛇。”

    *

    《青蛇》這支舞蹈夏情也跳過,當時是劇團裏的節目,驚豔全場。夏言選這支是編舞老師提議的,他認為夏言的身段很合適,於是做了新的改編。一周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傅恒投資的中秋晚會也到了。

    夏言在化妝間換好衣服,上了妝,提著小包,提著裙子走出來。正好碰上秦麗子等人,秦麗子抱著手臂,“跳青蛇啊?學夏情姐呢?”

    夏言沒應。

    秦麗子嘖一聲,道:“夏情姐靠著跳青蛇當上了首席,你能嗎?”

    夏言完全沒搭理她。

    秦麗子緊接著冷笑,“哦,那一年聞斂學長也到現場看了,就在台下看著夏情姐鼓掌。”

    夏言腳步頓住。

    這些,是她所不知道的。幾秒後,她這才重新抬腳,拐彎進了電梯間,下了樓,陳靜的車停在門口,夏言走過去,一把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砰。

    車門關上。

    這聲音讓陳靜抬眼看了下內視鏡。

    後座那妝容精致的美人,一聲不吭,緊握小包。陳靜頓了頓,笑道,“那我們走了?”

    夏言點了下頭。

    車子啟動,開出大路。這個點,正是高峰期,各大商場都為中秋做了裝飾,夏言看著,突地問道:“陳靜,我姐姐跳青蛇那會兒,他是不是到現場了?”

    陳靜一頓。

    說:“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

    “有沒有?”

    陳靜又沉默幾秒,“好像是有這回事。”

    她當然不能騙夏言,因為夏情在國內的時候,他們的同學群就非常熱鬧,夏情極受歡迎,她的一舉一動都有人議論,她拿首席的時候,很多人替她慶祝,相片一張接一張地發到群裏,她就算不想看還是看了,何況,她跟夏情關係還可以。

    夏言眼睛盯著外麵的霓虹燈,無意識地按著手機,開,滅,開,滅。

    陳靜歎口氣。

    抵達傅恒,陳靜送夏言去後台,節目流程單也送到夏言的手裏,夏言翻看,下一個節目就到她。

    她拿起手機,直接撥打了聞斂的私人電話。

    響了挺久,他才接起來,夏言抿唇,問道:“你到了嗎?”

    聞斂那邊有些吵雜,他低沉的嗓音傳來,“夏言,今晚恐怕不能準時到場看你跳了。”

    夏言渾身一下子就涼了。

    聞斂安撫道:“我會讓人錄,”

    話沒說完,陳靜朝夏言揮手,夏言指尖發涼,直接掛了電話,把手機按在小包旁,便起了身。

    作者有話說:

    不好意思,來遲了,睡過頭了,嚶嚶嚶,這章繼續100個紅包,明天還是換成下午五點左右更新吧,老時間,麽麽噠。感謝在2022-05-14 10:25:33~2022-05-15 11:25:3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鹿搖瑤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姓邊 2個;璃湮ian、45471600、張張張張娉、DDDD、是鈺不是玉啊!、蘇好周揚、葉韻、15846916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琳瀾lin 108瓶;66000 50瓶;柟柟? 20瓶;knnusiu、Nevaeh、52232660 18瓶;阿白、上學糖、某某辣醬、嗯呐、一坨小豆腐 10瓶;佳佳 9瓶;momo、51582852、夏蟲1984、56000248、Mj 8瓶;赴生、霧島風飛時、現女友pgt 6瓶;50184380、敏呀敏yummy 5瓶;Baylee 4瓶;wdlien、恬恬要做小超人 3瓶;HOOOOZKL、DDDD 2瓶;32920488、阿冰貓、魚、二狗,你好、暖風似聽聽、許殿跪榴蓮、張張張張娉、西蘭花是花、54439532、牽一隻蝸牛去散步、雲霄、59218025、蔥薑蒜、777777、58712631、大象小恐龍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