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1章
  第1章

    換好衣服,夏言下樓,來到大堂,一眼便看到坐在矮沙發上的陳靜,她快步走了過去,笑著坐下,“等久了吧?”

    “是來了一小會兒。”陳靜把咖啡推給夏言,“你的。”

    夏言端了起來,抿了一口。

    陳靜笑道:“這次得麻煩你跟你們老師說一聲,我要把你借走了。”

    夏言:“我自己能做主。”

    “呀,夏言,陳靜學姐。”秦麗子挽著林媛穿著一身舞蹈服,笑眯眯地挨了過來,都是舞蹈生,亭亭玉立。陳靜抬眼,看到學妹,微微一笑,“秦麗子,林媛,好久不見。”

    “是呀,確實好久啦。”秦麗子看了眼夏言,笑著對陳靜說道:“我就記得高三那年元旦晚會,你們幾個人演唱《焰火》那首歌全校都炸起來的場麵。”

    陳靜含笑:“都挺久的事情了。”

    “不久。”秦麗子緊接著說,“當時夏情姐一支舞蹈直接跳到聞斂學長的懷裏,全場沸騰,我們都尖叫起來了。”

    陳靜正想回答,突地後腦勺一涼,她下意識地看向夏言。夏言端坐著,嘴唇抵著咖啡,一動不動。

    陳靜抬眼,對上秦麗子滿眼裝出來的笑意。陳靜扯唇,臉上的笑意少了許多,她說:“秦麗子,我們還要談話,你,”

    話沒說完,大堂外一輛黑色的奔馳緩緩停下,車身敞亮,低調穩重。不少人都看了過去,車子停下後很安靜,既沒有開門也沒有人下車,但那姿態看樣子就是在等人。夏言眉眼低垂,把咖啡杯放下,她麵對陳靜,說道:“陳靜姐,不用問老師了,我自己能答應你,細節我們電話裏談吧。”

    陳靜頓了下,道:“好。”

    夏言站起身,撈起小包,朝門口走去。她也是學舞蹈的,及腰的長發,細腰長腿,她剛到門口。

    司機立即從車裏下來,繞過車頭,恭敬地拉開車門。

    夏言彎腰坐了進去。

    車門再次緊閉。

    司機繞回了駕駛位。

    幾秒後。

    車子啟動,擋在大門的奔馳開走,像一場盛宴結束的感覺,在京市奔馳不算什麽,但如若是看車牌,就知道這絕對不普通。

    陳靜挑眉收回了目光,卻看到秦麗子似妒似羨的神情,她一愣。秦麗子收回了視線,看向陳靜,逐收了那些情緒,她輕笑,對陳靜道:“學姐,當年,你也應該明白,聞斂學長跟夏情姐的事情吧?”

    陳靜沒應。

    *

    霓虹燈從四麵八方投射進了車裏,偶爾劃過夏言的臉,她靜靜地看著窗外風景,司機也安靜地開著車。

    她指尖摩擦著手機。

    許久。

    她說:“陳叔,他在哪兒?”

    陳叔抬眼,看了內視鏡,笑道:“聞先生今晚有個商務會議,正在香水榭見客。”

    “我去接他。”

    “好。”

    陳叔點頭,收回視線,換了車道,在前方調了個頭。不多時,黑色奔馳就停在香水榭外不遠處的車位上。香水榭這個點門口幾乎沒車位,隻能停得稍遠了些。停好後,夏言就靜靜地看著香水榭的門口。

    陳叔拿手機給聞斂的秘書發了信息。

    二十分鍾後,隻進不出的香水榭門口,走出來一行人,被簇擁在中間的男人高大俊朗,他偏頭聽著同行人說話,後點了點頭。秘書靠上前,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麽,他抬眼,漆黑的眼眸往這邊的奔馳看了一眼。

    又大約過了兩分鍾。

    送走了其他人,聞斂走下了台階,往這邊走來。陳叔見狀,趕緊下車,打開車門迎接他。幾秒後,聞斂彎腰坐進了車裏,車門關上。

    他一進來,便帶了淡淡的檀香味以及淡淡的煙味,以及夾了點兒酒味。他睨了她一眼,解著領帶,“陳靜去找你了?”

    夏言嗯了一聲,轉過身,靠了過去,伸手接過他的領帶,給他解。

    聞斂鬆了手,靠著椅背,垂眸看著她,她今天隻塗了唇膏,晶瑩剔透,明明不豔,卻格外勾人。

    他抬手,搭上她的腰,按了下。

    夏言從靠著便成了半趴著,她指尖加快了些速度,把領帶取了下來,聞斂便抬了下巴,解了緊扣的領口,隨後低頭,堵住她的嘴唇。夏言指尖緊捏領帶,脖頸微仰,男人捏住她下巴,吻得更深。

    夏言不一會兒便眼尾泛紅。

    是生理,也是心理。

    聞斂搭在她腰上的手心,滾燙,他咬著她下唇,低聲道:“回家,嗯?”

    夏言含糊地嗯了一聲,睜眼,看著他的眉眼。從他如今的眉眼,就可以描繪出他高中時期的樣子。

    他揚高了鼓槌,笑著看著在他麵前跳舞的夏情。夏言心一顫,手臂緊勾著他的脖頸,聞斂低頭看她一眼,挑了下眉,輕笑了聲。

    隨後。

    他指尖在漆黑的窗上輕敲了下。

    站在外麵候著的陳叔低著頭上車,聞斂指尖輕輕地一勾,隔斷便緩緩地升起,後座愈發私密,車子啟動開走。聞斂撫摸著夏言的長發,說道:“去陳靜那邊幫忙,需要跟你老師說一聲嗎?”

    夏言搖頭:“不用,最近沒有活動。”

    聞斂:“好。”

    “加她微信沒?”

    夏言一頓,“還沒。”

    沒來得及,她聽見秦麗子的話隻想走,她一點都不想知道聞斂跟夏情的過去,她這兩年一直掩耳盜鈴。

    聞斂拿起手機,把陳靜的微信推給她。

    滴滴一聲。

    夏言沒有立即去看,她突然覺得,認識陳靜,似乎又多了一個他們曾經的見證者。車子抵達別墅門口,陳叔下了車,但沒開門。車裏後座,那隔斷的空間,夏言被抱在聞斂的腿上,她被吻得眼眸含水,裙子撩起,長腿誘人。幾分鍾後,她呼吸繁亂靠在他的肩頸上,聞斂伸手抓過一旁的西裝外套,搭在她的肩膀,拉下她的裙子。

    他低聲含笑,“還是那麽不經碰。”

    夏言抿唇,一聲不吭,沒有一處不紅的。聞斂把她包好,按了門鍵,陳叔在外聽見動靜,立即上前,開了門。

    聞斂抱著她,長腿邁下,大步地朝別墅門走去。

    早有保姆阿姨在屋裏候著,屋裏燈火通明,也是剛亮起來,看到男人抱著夏言進來,保姆阿姨站在一旁,問道:“需要吃點宵夜嗎?”

    聞斂:“不必,你回去休息。”

    保姆阿姨應了一聲。

    聞斂便上了樓梯。

    保姆阿姨聽從了男主人的吩咐,立即鎖好門,關了大廳的燈,接著離開了主樓。而主樓二樓主臥的燈緊接著亮了起來。夏言伸手抓住了窗簾,脖頸泛紅,眼尾泛紅,聞斂按著她的腰,含住她咬著的紅唇,把她的所有聲音都堵在嘴裏。

    三個小時後。

    聞斂穿著浴袍從浴室裏走出來,來到床邊,撥弄她的濕透的長發,夏言困倦地看他,蹭了蹭他的掌心。

    聞斂笑道:“我明天出趟差,要一個星期,回來的時候正好趕上傅臨遠公司的中秋晚會。”

    夏言眼睛亮了下,“你有空去看?”

    “本來是沒空的,可你不是要幫忙嗎?那我就有空了。”

    夏言心顫了顫,她進了唐奕老師的舞蹈團後,一直都是跟著劇團跳的,幾乎沒有什麽機會單獨出來跳,她本來是想著陳靜是聞斂的同學,才跟老師求得機會幫陳靜的忙,本隻是幫個忙,算不上期待。

    可如果他來看的話。

    她突然更有了動力。

    因為以前她都是舞蹈隊的群演,他哪怕來看也隻是看到她站在角落裏,何況,他也沒空來看。但這次他有空來看,她還是主演。夏言一下子便心跳加速,她一定要跳好。

    “餓不餓?”聞斂摸著她的臉,輕聲問。

    夏言說:“有點。”

    “我去叫阿姨過來。”說著,他便要起身,夏言一把拉住他的手腕,“我去吧,不用麻煩阿姨了。”

    聞斂回身,含笑看她。

    夏言起身,“我自己做點,你想吃什麽。”

    聞斂:“你做什麽我吃什麽。”

    夏言嗯了一聲,長腿從被窩裏伸出來,放到地上,站起來時,有些軟。聞斂大手一攬,摟住她的腰。

    夏言神情澀然,抬眼見到他似笑非笑的眼眸,她滿臉通紅,聞斂笑而不語,勾了床尾的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

    攏好外套。

    夏言緩了下,穿上拖鞋。

    聞斂看了眼她紅透的膝蓋,“能走?”

    “能。”

    夏言往門口走去。

    聞斂倒沒跟上,他彎腰拿了手機,幾通未接來電,都得回。他摸了茶幾上的煙,低頭點燃咬在嘴裏,撥打了回去。

    *

    夏言來到一樓,開了廚房的燈,打開冰箱,裏麵塞滿了食材,她纖細白皙的手指往下,不一會兒拿了雞蛋跟火腿,又取下上麵櫃子裏放著的麵條,做飯是她為數不多的愛好之一,她煮開水,切火腿。

    低垂的脖頸跟領口都是吻痕。

    她認真地忙碌著,聽見了廚房門外的腳步聲,她抬眼看了過去,聞斂下來,他嘴裏咬著煙,挪過櫃子上的煙灰缸,把煙掐滅了。聞斂抬腿朝她走來,“吃什麽?”

    夏言收回視線,說:“麵條吧。”

    聞斂嗯了一聲,大手一把摟住她的腰。

    夏言心跳了下。

    她把切好的火腿放在盤子裏,問道:“你明天到哪兒出差?”

    “巴黎。”

    夏言握刀的手一頓。

    夏情在巴黎。

    作者有話說:

    寶寶們,我來啦,明天還是這個點更新,這章送168個紅包,讓你們久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