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5章
  第5章

    “夏言。”薑雲緊跟著她出門,說道:“那些評論你不要管,你這次是真跳得不錯。”

    夏言人已經走到練習室門口了,她腳步一停,抬眼看向薑雲,“但還是比不上我那位姐姐對嗎?”

    薑雲喉嚨一卡,愣愣地看著夏言。

    她試想一下,如果她有這麽一個壓在頭頂的優秀姐姐,她做什麽事情都被拿來跟姐姐比,她估計得崩潰。

    而且,聽說夏言跟夏家人關係很疏離,是因為她那位姐姐嗎?

    薑雲頓了頓,握住夏言的肩膀,“我們還年輕,未來還很長,頂峰不會永遠是同一個人。”

    夏言扯唇笑了笑。

    她更在意的是那句,“這幾年是因為夏情在國外,否則她還有什麽機會。”

    因為夏情在國外。

    所以她才有機會跟聞斂在一起對嗎?

    那如果夏情回來呢?

    她轉開眼,推開練習室的門,走了進去。練習室裏沒人,夏言進去開始把杆,薑雲頓了頓,看著她背影,也進來,跟著她一起練習。算來,她們兩個人其實也是同學,都是京市舞蹈學校的,同個專業,不同班級。

    “這次競選首席,你打算跳什麽?”薑雲一邊壓腿一邊問。

    夏言下腰,看著鏡子裏倒著的自己,道:“沒想好。”

    薑雲:“我也是,不過我覺得我肯定競選不上。”

    夏言沒吭聲,安靜地練習。

    幾分鍾後。

    那位給夏言改編青蛇的徐老師走了進來,她放下平板,抱著手臂看著她們倆。夏言腰身非常柔軟,腿又長,是個外在條件非常優質的舞蹈生,她說:“夏言,這次首席競選的舞蹈,由我來給你改編。”

    夏言動作一頓,天鵝般的脖頸轉了過來,看向徐老師。

    徐老師說道:“不要害怕跳過別人跳過的舞蹈,舞蹈有千形百樣,你跳出來的,就是獨一無二。”

    夏言心裏有些暖:“謝謝老師。”

    *

    B組要選首席的消息一天就傳開了,A組頓時有了危機感,一直以來B組就是備胎,也沒有王牌,不像A組有夏情,林媛,秦麗子等人,更別說A組在夏情的帶領下,取得的成績不菲。

    所以她們一直不把B組放在眼裏,從沒想過有一天,她們也會開始走向正軌。

    所以她們有些不敢置信,又升起了戰鬥心。夏言拎著包從電梯下來,遇見A組幾個剛進門的。

    她們抱著手臂不動聲色地看著她。今日夏言下來得早,車子還沒到,她走到門口,準備拿手機出來。

    黑色的轎車便開了過來,停在門口。

    陳叔從車裏下來,小跑過來,給開了車門。夏言一抬眼,看到後座的聞斂,他正閉目養神,他那邊光線昏暗,側臉棱角分明。她頓了頓,彎腰坐了進去,陳叔把門關上,秦麗子帶領的幾個人渡步走過來。

    站在大堂裏,也窺到夏言身側那西裝革履的高大男人。她們幾個下意識地挺直了腰,車門緩緩關上後,她們看到男人的大手放下來,握住夏言的手。

    男人骨節分明,露出袖口精致的黑曜石袖扣。

    車子開走後。

    她們才回了神。

    秦麗子冷笑一聲,抱著手臂轉身,道:“看她能笑到什麽時候,等著吧。”

    林媛跟另外兩名同學,急忙跟上,頻頻點頭。

    *

    手突然被握住,夏言轉頭看去,聞斂半張臉隱在陰影處,沒睜眼,下頜如刀鋒。夏言手心翻上,五指插/入他的大手裏變成了十指緊扣。聞斂察覺她這動作,側頭,睜眼看著她,夏言一頓,“你醒了。”

    聞斂另一隻手抬起來,解著領帶,問道:“今天忙嗎?”

    夏言搖頭:“練了一天的舞蹈,你很累?”

    看出他眉心的褶皺。

    聞斂抬起她的手,放到唇邊輕吻了下,說:“是有點,跟人談事情了,應酬陪著。”

    夏言嗓音輕輕:“那你晚上想吃什麽?我做吧。”

    聞斂把她的手放到自己的領口,讓她解,順勢鬆開了那十指緊扣。夏言掌心一空,她頓了頓,靠過去,兩手給他解領帶。聞斂垂眸,看她動作,說道:“隨便吃點就行,我已經讓張姐熬點湯,給你補補。”

    夏言睫毛眨了下,抬眼,“我不用補。”

    聞斂輕笑,按了隔斷,緩慢升起,他低頭含住她的紅唇,“要的,這幾天我要得厲害,怕你承受不了。”

    夏言臉頰一紅。

    回到別墅後,張姐已經做好了飯菜,夏言被按著喝了兩碗湯,但她需要控製體重,所以隻吃了一小碗的飯。她揉著肚子,走去小客廳,聞斂坐在沙發上,長腿交疊,腿上放著筆記本,在辦公。

    夏言沒敢打擾,坐在他身側後,拿起蘋果跟水果刀,削著皮。

    門口傳來了門鈴聲,她的後腰被男人的大手拍了下,她扭頭,聞斂頭都沒抬,對她道:“開門,找你的。”

    夏言疑惑,找她的?

    她把蘋果跟刀放下,隨後起身,走向門口,拉開門,門外是C牌中國區總監,她帶著四個人手裏提著行李箱,笑道:“夏小姐,我們給你送冬季新款的衣服來了。”

    夏言一愣,隨後側了身子,“進來吧。”

    她後背靠著鞋櫃,看著她們提著進來,然後熟練地去裏麵的房間推了移動衣架出來,把衣服一件件地掛起來,忙完後,她們笑看夏言,“需要我們給你試嗎?”

    夏言走過去,掃了幾眼那些衣服,想起小客廳裏的男人,她正想搖頭說話。聞斂低沉的嗓音便傳了過來。

    “不用,你們回去吧,她的衣服她自己試。”

    她們估計沒料到男主人在,愣了下,那位總監急忙走過去,跟聞斂打招呼,隨後識趣地帶著另外三個女人走了。那大長腿以及香水味,隨著她們離開,便消散了。夏言看到張姐也從後門走了,她順便關了門。

    夏言這才走向小客廳。

    她說:“怎麽又買那麽多衣服。”

    聞斂掀起眼眸,抬了下頜,“去試給我看。”

    夏言抿唇,隨即她轉身,取下上麵的一條露肩長裙,進去裏屋換,裙子是日常能穿的,掐腰款。她走出來站定。

    聞斂從筆記本麵前抬頭,看到那漂亮的女人,他笑了,“不錯,這裙子適合。”

    “袖子往上拉一拉。”他說。

    夏言穿過這個類型的,她說:“往上拉就不好看了。”

    她把袖子往下又扯了扯,雪白的肌膚,而且能明顯看出她為了穿著裙子臨時將內衣帶著扯下來,藏在袖子裏。她轉個圈,聞斂欣賞著,他點頭,“確實要這麽下才好看,再去試試黑色套裝那款。”

    就這樣,夏言試了好幾款,都是按著她尺寸訂做的,基本都很合適。後麵還有幾款,夏言打算再試一款就不試了,去洗澡。但是等她穿新的衣服出來時,聞斂拿著手機,指尖夾著煙,正在回複信息。

    夏言在原地站了幾秒,不忍打斷他,便轉身回去,順手拿了另外一件,又試了另外一件出來,再出來,他還在回複信息,煙從指尖挪到嘴裏咬著,煙霧繚繞。夏言靜站了幾秒,看他沒抬頭,她轉身,回去換了自己那套衣服。

    她換好衣服,走出來,把其他衣服掛好。

    聞斂才抬頭,他挑眉,“不試了?”

    夏言背對著他,整理撫平衣角,應道:“不了。”

    她今天穿的也是掐腰的裙子,雖然沒有露肩,很規矩,但是後背是小V型,有點設計感。她換好衣服頭發沒有撥回去,後背小V型肌膚就很明顯了。聞斂眼眸看著,抬手按了下自動落地窗簾。

    窗簾緩緩合上。

    夏言聽見聲音,轉身。

    聞斂:“過來。”

    夏言沉默幾秒,走了過去。聞斂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了過來,她坐在了他的腿上,聞斂指尖點了下她眉心。

    “皺那麽緊?”

    夏言:“你剛剛,”

    “剛剛什麽?”

    她想說,剛剛最後兩套你沒看。但還是咽了回去,聞斂手往後,扣住她的脖頸,往下壓,隨後含住她的唇瓣,逐漸加深。深到夏言眼尾泛紅,聞斂扶著她的腰,咬著她的唇,把人換了下。

    夏言扶著他的肩膀。

    膝蓋碰到了冰涼的物體,是手機,她迷糊中掃了一眼。

    (夏情發來一條微信。)

    八個字衝入她的眼簾,她整個人一僵。

    她在試衣服的時候。

    他正跟她在聯係?

    作者有話說:

    明天夏情就回來了,麽麽噠,這章繼續100個紅包,明天見。感謝在2022-05-17 16:42:25~2022-05-18 16:27:3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葉韻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5126485、鹿搖瑤、狂戀chx、煦宸、格溫丶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沉沉欲橙橙 52瓶;Ronronner 20瓶;27854328、NG 10瓶;糖 8瓶;飛鳥 6瓶;狂戀chx、大佬 5瓶;月見星 3瓶;格溫丶、suncaiwei-i7 2瓶;冬安、芋頭西蘭花、牽一隻蝸牛去散步、哇哦是小陳呐、HOOOOZKL、蔥薑蒜、你的暢暢、二狗,你好、我是大美女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