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你我二人同心結發
  第一百零四章 你我二人同心結發

    薑蜜昨晚睡的不太好,翻來覆去難眠,待到天蒙蒙亮時,她便睜開了眼睛。

    她掀開錦被,穿上繡鞋,披上一件外衫坐在妝奩前看著鏡子裏的自己。

    臉色看著還好,隻是那雙杏眼中有些緊張和悵惘。

    前世的她也是在七月入宮的,那時姑母病故,蕭懷衍應了姑母的遺言,將她抬進了宮。

    現在她還是七月入宮,是以蕭懷衍發妻的身份。

    薑蜜有些說不清自己的情緒,雖然心中隱隱地擔憂,可心底還是跟前世那般多少會有一絲憧憬。

    這一回是真的不一樣了嗎?

    薑蜜用過早膳,薑家的女眷們都陸續過來了。

    薑蜜生母那邊的親戚剩下舅舅一房,自她被立為皇後,舅舅全家從青州趕至京城。舅舅和兩位表哥跟隨父親在前院待客。舅母俞氏帶著表妹秦思婉也過來了。她的母親跟舅舅是同胞兄妹,母親過世後,舅舅一家一直在青州,逢年過節都會給她送些禮。雖來往的不多,可看著也親切。

    宮中女官為薑蜜換上大婚禮服,戴上鳳冠。

    為她上妝的女官,不由驚歎,這位薑皇後有著世間少有的美貌,本就豔若芙蕖的容顏都不用過多修飾,隻上了些口脂便越發嬌豔。皇後的大婚禮服穿上,嬌滴滴的美人又自有一股雍容貴氣。

    薑家的幾位姑娘都圍在薑蜜身邊說著話,那位秦家的姑娘小嘴很甜,左一句表姐真美,又一句表姐端莊賢淑。

    薑蜜留意到薑容似乎情緒低落,沒怎麽說話。她招了招手讓薑容過來,捏了捏薑容的手,問道:“阿容怎麽了?”

    薑容聽著阿姐溫柔的聲音,她吸了吸鼻子,小聲道:“我舍不得阿姐……”母親跟她說,阿姐要嫁到皇宮裏,以後要見到就很難了。不像二姐姐那樣能夠回門,能串門來往。

    薑容一說完,旁邊的剛出嫁不久的薑宜就噗嗤笑了一聲,“阿容還真是小孩子。等你再過兩年,你也要嫁到別人家咯。”

    薑蜜知道薑容有些依賴自己,她道:“要是想阿姐了,便到宮裏來玩,到時我讓人來接你。”

    薑容眼睛一下就亮起來了,她靦腆的笑著點頭。

    秦思婉在一旁看著附聲道:“表姐您可不能厚此薄彼呀。思婉也舍不得表姐。”

    秦思婉的話讓薑宛和薑宜都皺了皺眉,不過都未多說什麽。

    薑蜜隻笑了笑,未回話。

    薑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錯話給阿姐添麻煩了。

    這時秋玉從外麵進來,恭聲道:“娘娘,迎親的鳳輿快到了。您要移步正門。”

    屋子裏的人一頓,都紛紛站了起來。

    女官將薑蜜扶了起來,一行人隨在薑蜜身後走了出去。

    迎親的儀仗黃昏而至。

    天子使臣帶著浩浩蕩蕩地隊伍,禁衛軍沿路開道,京城的百姓夾道圍觀。

    帝後大婚這等盛世難得一見。

    鳳輿停在承恩公府門口。

    薑青軒、薑青德、薑宏等人都候在前院。

    他們見到薑蜜過來,都紛紛行禮。

    薑青軒看著被女眷女官們簇擁而來的薑蜜,他心中感慨萬千。皇後之尊延續薑家的榮耀,可宮中的日子卻是不易。

    他走到薑蜜麵前,雙眼有些紅,聲音發緊,“娘娘要多保重。”

    薑蜜忍著淚點頭。

    外頭的禮官在傳唱,恭請皇後娘娘上鳳輿。

    薑青軒拿過婢女托盤中的鳳凰喜蓋,為薑蜜蓋上。

    薑青軒撩開官袍跪了下來,“恭送娘娘,賀娘娘大喜!”

    薑家所有人都跪拜,齊聲道:“恭送娘娘,賀娘娘大喜!”

    蓋頭下的薑蜜無聲落淚,女官扶著她一步步走向鳳輿。

    皇後鳳輿起駕所經過之地,百姓們都爭相歡呼。

    酒樓之上都擠滿了人,看著皇家迎親隊伍的氣派,讚歎著、好奇著、議論著。

    沈謙修臨窗佇立,看著那明黃儀仗從他眼前經過,那鳳輿之中看不到裏麵的人,可這已經是他離她最近的一次了。往後她是君,他是臣。

    迎親隊伍,經端門、午門、太和門進入宮中。

    薑蜜一路被送入坤寧宮。

    薑蜜從鳳輿上下來被女官扶著在龍鳳喜床上坐下。薑蜜身邊的幾個大丫鬟都跟隨宮人們一道進來。

    此時坤寧宮等候多時的女官領著宮女端了一些膳食過來,她走到薑蜜身邊道:“娘娘,皇上還在宴朝臣,沒那麽快過來,您先吃點東西墊一墊。”

    薑蜜確實是餓了,還有些累,想到等會蕭懷衍就要過來了,她越發緊張了。

    薑蜜揭開蓋頭,看到站在一旁的女官,看模樣三十出頭,樣貌秀麗。

    薑蜜不知道這是姑母安排的人,還是蕭懷衍安排的,她點了點頭,“有勞姑姑了。”

    那女官連忙恭敬地道:“娘娘折煞奴婢了。”

    薑蜜喝了一小碗羹湯,吃了點幾塊蒸酥酪便停了下來。

    女官便讓宮女上前伺候洗漱,重新為薑蜜蓋上蓋頭。

    沒過多久,外麵響起了請安的聲音。

    薑蜜悄悄地將衣袖中的手握成拳,挺直了腰。

    蕭懷衍繞過屏風,看到端坐於喜床前的人,有些醉意的雙眸靜靜地看著,

    噙在唇邊的笑意漾開。

    終於,她回來了。

    蕭懷衍朝著薑蜜走過去,拿過女官遞上的喜秤將那蓋頭挑開。

    薑蜜抬眸,看到身穿大婚袞服的蕭懷衍,頭戴紅珠金冠,在龍鳳燭光下俊美無雙。

    尤其他那雙鳳眼因醉意有些迷離,看得人臉紅心跳。

    薑蜜被這麽瞧著,心裏又慌又羞,可躲也躲不掉,蕭懷衍走了過來,在她身邊坐下。

    薑蜜聞到他身上的酒氣似乎比以往的要重些。

    女官奉上合巹酒。

    蕭懷衍和薑蜜都伸手取了酒盞,兩人挨得很近,蕭懷衍握著酒盞朝薑蜜遞過去,薑蜜也抬起手臂繞著他的手舉著酒盞。

    蕭懷衍笑了一聲,將酒一飲而盡。

    薑蜜用力的捏住酒盞,她記得家中人說過合巹酒是要喝完的,雖感覺這酒辣口,卻跟著飲盡。

    薑蜜一喝完,覺得臉更燙了。

    禮畢,屋內的女官宮女全部都退了出去。

    “棠棠。”蕭懷衍聲音低啞。

    薑蜜感覺身邊的人呼吸變得有些沉,她的下頜被抬起,唇上一熱,被人一點點的撬開,她被迫仰著頭,微微張開。

    唇瓣被輕咬著,力道不輕不重,磨得陣陣酥麻,薑蜜感覺頭昏腦漲,不僅是剛喝的合巹酒,蕭懷衍身上的酒氣也要把她醉倒了。

    薑蜜呼吸越來越亂,被纏得越深,她舌尖有些發麻。

    她吸著氣,往後躲了躲。

    蕭懷衍順勢壓了過來,一手握住她的纖腰,一手去解她身上的禮服。

    薑蜜頭上的鳳冠重,壓過來的蕭懷衍更重,讓她都快呼吸不過來了。

    薑蜜被纏的難受,她張嘴咬了下去。

    蕭懷衍身形一頓,刺痛讓他稍稍清明,戲弄地掃了一圈不舍的抬起頭。

    他那雙鳳眼眼尾有些緋紅,他擰了擰眉心,把薑蜜扶起來,他抬手去幫薑蜜把鳳冠取下,“是朕太急了。”

    蕭懷衍的拇指按在薑蜜唇上揉了揉,“棠棠,朕今日太高興了,多喝了兩杯。你別怕,朕不會弄疼你。”

    薑蜜把鳳冠取下來後,舒服很多了。可蕭懷衍的話讓她心底沒底,可她也知道今天是躲不過的。

    她喝合巹酒的後勁也上來了,有點頭暈迷糊,她遲疑地道:“陛下,您要不要先醒醒酒?”

    蕭懷衍意識是清明的,他聽著薑蜜軟綿的聲音,他目光有些晦暗。攔腰抱著她往床帳裏放下,“最好的醒酒湯便在朕的眼前,何必舍近取遠。”

    蕭懷衍扯了扯衣襟,鬆開腰封把袞服脫下隨手扔到地上。

    精致的繡鞋滾落到了床下。

    薑蜜腳上的綾襪也不見了,一雙玉足在紅色的喜床上緊張的蜷縮。

    腳踝被滾燙的手握住細細地摩挲,蕭懷衍換了個姿勢。

    薑蜜頓時臉紅耳赤,她掙紮地踢了兩下毫無作用。

    薑蜜轉過臉埋在錦被中,咬著自己的手指。

    可蕭懷衍似乎有些故意,薑蜜強忍著細碎甜膩難熬的聲音,忍不住泄了出來。

    華麗的皇後鳳袍散落在床榻上,紅色錦緞上的雪膩微微地顫抖。

    蕭懷衍抬起頭,拉著薑蜜的胳膊,讓她環住自己的脖頸。

    薑蜜發絲淩亂,雙臂軟綿無力,原本杏眼水濛濛的,倏地睜大,手指死死的抓著蕭懷衍的肩膀。

    蕭懷衍雙眼烏沉,低頭輕輕吻了上去,像是在安撫。

    薑蜜眼裏的含著淚落下,蕭懷衍將那淚珠卷到唇齒之中,他抵著唇,“朕慢些,你別怕。”

    薑蜜眼淚倒不是因為疼,而是那種失去控製的感覺,她覺得自己像是飄在汪洋中的扁舟,在狂風海浪中被攪碎吞噬。

    薑蜜忍不住輕顫,腰肢被牢牢地擭住無法動彈,她細聲細氣地抽氣,哼哼唧唧的聲音漸漸地又甜又黏……

    蕭懷衍將人攬道身上,讓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如錦緞一般順滑的發絲遮蓋了後背,隱隱能看到一些紅痕印記。

    薑蜜喘著氣,她有些沒緩過來,蕭懷衍撫著她的發絲所到之處,還是會引著她酥軟哆嗦。

    蕭懷衍手上纏繞著一縷發絲,“棠棠,我們還有一個禮未完成。”

    薑蜜不太想理他,不管什麽禮,她也沒有力氣了。

    薑蜜沒吭聲,裝著睡著了,以她對蕭懷衍的了解,他這會根本就還沒饜足,她怕他又繼續。

    蕭懷衍在薑蜜耳垂上輕咬了一下,讓她轉過臉來。

    薑蜜被磨的沒法,隻好睜開眼睛。

    她看到蕭懷衍不知何時拿了一個匕首,眨眼之間一縷發絲落在蕭懷衍手中,同時蕭懷衍也自己削了一縷頭發。

    他將兩縷發絲編織交纏,那雙深不見底的鳳眸看著薑蜜道:“你我二人同心結發,終是禮成了。”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