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她在走向他。
  第一百零五章 她在走向他。

    薑蜜怔怔地看著蕭懷衍手上的編發結,眼睛有些酸脹,不知怎地心裏湧上一股莫名的情緒。

    眼中淚的滾落下來,順著流到蕭懷衍的脖頸之中。

    薑蜜趴伏在蕭懷衍身上,微微地輕顫。

    蕭懷衍一下又一下的撫摸著薑蜜的後背,將她緊緊的摟在懷裏低聲道:“是朕不好,讓你受了很多委屈。”

    薑蜜咬著唇,她不想哭的,可蕭懷衍的話卻讓她的眼淚止不住。

    她一直都不敢想,甚至覺得這些日子就好像是在做夢。

    看到他將兩人的發絲編織在一起時,似乎有什麽東西在心裏沉澱了下來,不再那麽飄忽不定,患得患失。

    蕭懷衍抬起薑蜜的下頜,兩人四目相對,薑蜜臉色緋紅,眼眸波光瀲灩,蕭懷衍道:“棠棠,往後我們好好過。”

    薑蜜抿了抿唇,她嗓子發緊,堵的說不出話。

    薑蜜伸出手臂,悄悄地環住他的腰。

    蕭懷衍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這是她頭一回主動了。

    蕭懷衍目光灼灼,俯身過去,炙熱的唇將她的淚卷走,一點點的蹭開她的唇加深這個吻。

    薑蜜身子軟成一團,任由著追纏,發出的聲響聽得她的臉更紅了。

    腰肢被不輕不重的捏揉,耳垂被人輕輕咬住,“緩過來了嗎?”

    薑蜜被他的動作弄得吸了口氣,她知道他還沒夠,埋在他的肩膀上,悶聲道:“沒、沒有……”

    蕭懷衍頓了頓,聲音暗啞:“是疼嗎?”

    這讓薑蜜怎麽回,一開始是疼的,可他比前世要耐心和克製,漸漸地也不能說是疼,而是那種讓她有些失控的異樣。她又羞又窘,忍不住在他手臂上撓了一下。

    蕭懷衍低笑一聲。

    蕭懷衍的手按著,“棠棠,你別吸氣了。別抖。”

    薑蜜攀附在蕭懷衍肩膀上小聲地低泣,她累得快要睜不開眼睛了。

    蕭懷衍披上外衫,把人裹上披風抱了起來,往外走去。

    坤寧宮寢殿門外伺候的宮女和內侍都比平日裏站的遠一些。

    跟著薑蜜一道入宮的幾個貼身婢女,聽著屋子裏傳出的聲音,個個都麵紅耳赤。

    秋玉算是幾個裏麵穩重一些的,她偷偷打量其他宮女內侍都是低著頭眼觀鼻鼻觀心的模樣,她對著春回、夏若使眼色讓她們鎮靜些,可不要給娘娘丟人。

    不遠處的李福一直都注意著裏麵動靜的,突然聽到門響聲,看到陛下用披風抱著娘娘出來了,直接朝浴池的方向而去。

    李福甩了一下手裏的拂塵,帶著內侍宮女跟上去。

    他腳步頓了一下,回頭朝秋玉等人看去,提點道;“趕緊去把屋子裏收拾一下,然後給娘娘送身幹淨的衣裳去浴池那邊。”

    李福說完,便匆匆離開。

    秋玉等人趕忙聽從吩咐,一進寢殿便看到被扔了一地的衣裳,姑娘貼身穿的那件牡丹纏枝小衣尤其醒目。她們紅著臉打開窗戶透氣,又將被褥全部都換過了。秋玉在那一團皺巴巴的被褥的中找到了元帕妥帖的收起來。

    薑蜜迷迷糊糊的都快睡著了,她被放入溫熱的水中,那副灼熱的身子又貼了上來。

    薑蜜被抵在池壁上,她急促地抽著氣,緊張地道:“別、別、陛下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蕭懷衍低垂著眼眸看著那隨著水波,晃得顫顫漾漾。

    他鐵鉗一樣的手臂握著薑蜜的腰肢,“嗯,朕知道了。”

    蕭懷衍知道明日還要祭天,她還要受內外命婦朝拜,她這體力還得留著點。

    薑蜜聽著他說知道了,可他也不像是要停下來,薑蜜有些站不穩,抬手摟住蕭懷衍的脖頸才借著力才沒跌倒水中。

    薑蜜被抱了起來,伏在蕭懷衍的肩膀上,她有氣無力的如奶貓般哼了幾聲。

    蕭懷衍將人從水裏帶出來,將水珠都擦幹淨,把手裏的帕子扔到一邊,再給薑蜜裹上清爽的中衣。

    薑蜜被放到寢殿的床上,她翻了個身背對著蕭懷衍。雖然在浴池之中時,蕭懷衍收斂著,可他幫著她清洗的時候,也頻頻將她弄哭。

    蕭懷衍手裏的拿著一個小玉瓶,他在薑蜜身邊坐下,推了推她的腰,“真睡著了?”

    薑蜜閉著眼睛不出聲。

    蕭懷衍伸手去扯她的衣帶,“那朕便給你上藥了。”

    薑蜜一愣,上什麽藥。

    她感覺到蕭懷衍手的去向,急急地摁住他的手,“不、不必了。”

    雖然是有些異樣,但她知道沒傷著。

    蕭懷衍順著她躺了下來,他輕咬一下她的耳垂,“朕不放心。況朕也不看,你且睡著就是。”

    薑蜜臉上燒的慌,她感覺到那藥清清涼涼。

    蕭懷衍收回手,隨意用帕子擦了一下,攬住薑蜜,道:“好了,睡吧。”

    蕭懷衍體溫本就高些,貼在薑蜜身後,她往裏麵挪了挪,小聲道:“熱。”

    蕭懷衍看了一眼屋子裏放著的冰,他將人卷到自己懷裏,慵懶的道:“朕也熱。不過你身上舒服。”

    薑蜜困的眼皮都快睜不開了,也不和蕭懷衍爭了,任由他抱著。

    到了後半夜,薑蜜睡著翻身極是自然的偎依著蕭懷衍。

    ……

    翌日,薑蜜醒來覺得腰一陣酸脹,原本躺在她身邊的男人已經換上了龍袍,正坐在桌邊喝茶,他的手裏麵不知拿著什麽奏折在看。

    蕭懷衍聽到動靜,放下手裏的折子,他走過去,伸手輕撫了一下薑蜜的臉龐,道:“看你困的緊,就讓你多睡一會。”

    薑蜜心想到底是誰讓她這麽累的。

    她想到今日要祭天,便問道:“什麽時辰了?不會誤了時辰吧?”

    蕭懷衍道:“時辰剛好,你起來用些早膳,再和朕一道過去。”

    蕭懷衍說完,便有女官領著秋玉幾個還有若幹宮女一道進來伺候薑蜜。

    薑蜜在女官的服侍之下換上了鳳袍朝服,頭上的鳳冠似乎又換了一頂,比昨日所戴的樣式有些不一樣,但同樣雍容華貴。

    在蕭懷衍的注視之下,薑蜜有些不自在。

    前世她侍寢後,蕭懷衍一般都去上朝了,她醒來都是一個人。很少有這種蕭懷衍在等著她換衣,上妝的時候。

    尤其是蕭懷衍也不看他手裏的折子了,他那視線往這裏瞧著,讓她更緊張。

    早膳送了進來,薑蜜看到滿桌的膳食,朝蕭懷衍看了一眼,問道:“陛下用過了嗎?”

    蕭懷衍起身朝她走過來,“沒有,朕等著你一起。”

    薑蜜站著準備給他布膳,蕭懷衍拉著她的手,讓薑蜜隨他一起坐下,“朕記得很早之前就不讓你布膳了。往後你都隨朕一道用膳。”

    蕭懷衍給她舀了一碗七翠羹,將碗推到她的麵前。

    薑蜜看著這碗七翠羹,想到前世她給他做過,因為她喜歡這羹,也想讓他嚐嚐。那時蕭懷衍嚐是嚐了,倒也沒多說什麽,她拿不準他喜歡不喜歡,往後便沒敢再給他做了。

    薑蜜想著,這禦廚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摸準了她的喜好。

    薑蜜默默地喝著粥,一旁的蕭懷衍不時會給她夾些菜過來,薑蜜吃了一口銀魚。她也伸出筷子也蕭懷衍夾了一道素肚絲。

    蕭懷衍抬眉,他沒說什麽,將薑蜜給他夾的都吃了。

    兩人用完早膳,便走出寢殿。

    站在外頭的內侍宮女紛紛請安:“陛下、娘娘萬福金安。”

    禦攆和鳳輿都停在坤寧宮外。

    薑蜜正要走向鳳輿,坐在禦攆上的蕭懷衍道:“棠棠過來。”

    薑蜜露出詫異之色,見蕭懷衍不似說笑,是在等她。

    蕭懷衍未讓起轎沒人敢動。

    薑蜜眼中有猶豫,她跟蕭懷衍共乘禦攆去奉先殿真的合適嗎?

    可她在蕭懷衍的目光之下,走向了他。

    薑蜜搭著大太監李福的手,上了禦攆。

    薑蜜剛在蕭懷衍身邊坐下,禦攆便起。

    她回頭看了一眼,空空的鳳輿也跟在後麵,隨行的有女官和宮女。秋玉等人卻沒有跟過來。

    蕭懷衍將薑蜜放在膝上的手握住,他道:“不過是走個過場,你不用緊張。”

    薑蜜點了點頭。

    蕭懷衍笑了笑,他道:“你宮裏的掌事女官姓孫,是朕給你挑的。先用著看看順不順手,若是不太稱心可以讓太後那邊幫你再安排一個。你原本身邊的丫鬟還需熟悉宮規,先讓她們曆練曆練。”

    薑蜜朝他看去,她沒想到蕭懷衍會給她說這些。那位孫掌事應是那位領頭的女官,給她換衣裳,安排膳食的。

    薑蜜小聲道:“謝謝陛下。孫掌事挺好的。”

    蕭懷衍捏了捏她那雙軟綿的手,道:“那你準備怎麽謝?一般的謝禮,朕可是不受的。”

    薑蜜看出他眼中的戲謔,便知他話裏的意思。

    她紅著臉別開眼,他怎麽總是那麽貪那事。

    一路上兩人的話不多,卻一問一有答,倒是十分的融洽。

    沒過多久,前方奉先殿到了。

    奉先殿供奉著曆代帝後的畫像。

    新帝娶了皇後,便要帶著她一道來祭拜先祖。

    薑蜜從禮官手中拿過香,隨著蕭懷衍一道行了禮。

    然後從奉先殿出來,再去太和殿。

    太和殿的廣場上站滿了等候多時的文武百官。

    此時日頭正盛,不少官員都滿頭大汗。

    待到吉時,陛下出現在太和殿上,百官紛紛朝拜。

    那位剛剛冊封的皇後薑氏在禮官的引到之下,踏上九龍丹墀台階,一步一步的朝天子走去。

    薑蜜抬頭看向高處的蕭懷衍,她在走向他。

    年輕的帝王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皇後,他唇邊帶著笑意朝她伸出手。

    當薑蜜將手搭上去,站在了蕭懷衍的身邊,禮官宣讀封後聖旨,昭告天下,薑氏成為大魏的皇後。

    薑蜜往下看去,百官跪拜恭賀之聲不絕於耳。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