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對明日大婚更加犯愁了。
  第一百零三章 對明日大婚更加犯愁了。

    長春宮內,不時傳出花瓶摔碎的聲音。

    宮人們噤若寒蟬。

    安陽公主怒氣衝衝又將桌上的茶盞全部掃落到地上。

    她似乎還不解氣,取下掛在牆上的鞭子一頓狂抽,嚇得宮女內侍都到處躲躥。

    賢太妃帶著人過來,喝道:“鬧夠了沒有。”

    安陽憤不欲生,她扔掉手上的鞭子,不甘地道:“母妃,我不服,我不服!憑什麽那個賤人能做皇後,我隻能嫁給一個爛泥!”

    賢太妃聽的心驚肉跳,她上前一步抬手扇了過去,“快住口!你這些話都給我爛到肚子裏。”

    安陽捂著臉,不可置信地道:“母妃,你竟然打我?”

    賢太妃手掌發麻微微顫抖,她麵色鐵青,對安陽失望又痛心,“安陽!你該好好想想你現在的處境還能不能說這些話!你為什麽會嫁成這樣,你自己心裏還不明白?母妃護不了你一世,謝家也幫不上忙,你的這些話一旦傳出去隻會讓你的境遇更糟。你給我安分一些,別再惹事了!”

    安陽臉上火辣辣的疼,她根本就聽不進賢太妃的話,捂著臉哭著回到屋子將門關上。

    賢太妃站在原地,她開始後悔當初對於安陽的寵溺,疏於管教。

    今時不同往日,陛下在朝堂上立後昭告天下,那薑蜜便不是安陽能夠出言不遜冒犯了。一個不受皇帝庇護的公主,又跟皇後之間有齟齬,安陽這樣的性子,那她在後宅的日子可就難熬了。

    ……

    新皇冊立了前承恩侯薑家的姑娘為皇後,這個消息就如長了翅膀一樣,很快全京城都知道了。

    沈府的書房裏,沈昌恒提筆寫著字,卻怎麽都靜不下心。

    沈昌恒的夫人何氏推門而入,她憂心忡忡,焦急地道:“老爺,你怎麽還能坐的住。陛下怎麽會冊立薑家的女兒為皇後啊。”

    沈昌恒未抬眼,繼續寫字,他道:“為何坐不住。陛下要立誰為後自有他的考量。豈是你能多言的。”

    何氏急著道:“可,可那皇後之位不是留著給阿薇的嗎?”

    沈昌恒啪得一下將手中的筆擱置,“你在胡唚什麽!”

    何氏見一貫好脾氣的丈夫突然發火,被嚇了一跳同時也覺得很委屈,她呐呐地道:“老、老爺,窈蓉去了後,陛下對沈家厚待,又遲遲沒有立後,難道不是等窈薇及笄嗎?”

    沈昌恒陷入沉默,他曾也有過這樣的念頭。

    擁有從龍之功的幾家,哪家沒點心思想自家的女兒成為皇後。沈家的嫡女原就是陛下曾經的未婚妻,比其他家更有優勢。

    陛下登基之後一直都未立後封妃。當初沈家站隊陛下後,陛下說過不負沈家。他不禁會深想原興許是窈薇還未及笄,陛下是在等她及笄再封後。

    可陛下今日立後,給了他當頭棒喝。他意識道陛下給他鋪路入閣,謙修中了狀元進了翰林院,這本就是給沈家的青雲之路。

    他們卻還惦記著陛下的那個後位,實在過於太貪心了。

    沈昌恒又羞有愧,內心感到一絲惶恐,會不會這也是陛下的一種敲打。

    沈昌恒沉聲道:“夫人,你開始跟各家走動起來,給窈薇相看一下人家。”

    何氏驚異又不解,她剛想說話,突然哐當一聲,一直躲在門外偷聽的沈窈薇摔了進來。

    她跌倒在地上,哭著道:“父親,我不要相看人家。明明皇後之位是該我的,母親這麽說,祖母這麽說,家中的堂姐妹都羨慕我,不管去哪家做客那些夫人姑娘都心照不宣我會入宮伴在陛下身邊。一定是薑家使了手段才讓陛下立後的,父親您不能坐視不理啊。”

    此時的沈窈薇哪裏還有平日裏的冷靜自持,她隻能寄希望於父親這邊能想想辦法。

    沈昌恒勃然大怒,他指著沈窈薇對沈夫人道:“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好女兒?連我都不敢確定的事,你們當做心照不宣?你們給她說了陛下會看著她姐姐麵上會給她皇後之位?真是糊塗啊!你們這是要害了沈家啊!”

    沈昌恒朝外喊道:“來人,將姑娘帶回屋子嚴加看管,不許她踏出房門一步。”

    一聲令下,很快便有仆婦走進來。沈窈薇何曾受過這樣的對待,她拚命掙紮,向何氏求救,“母親,母親你快幫我求情啊,我不想被關起來。父親,我是要入宮做娘娘的,你不能關我!”

    沈昌恒臉色徒然一變,“還不把她的嘴捂住,帶下去!”

    三個強壯的仆婦遵從命令,將沈窈薇拉著離開。

    何氏倉皇失措,她想追過去,可又不敢在激怒沈昌恒,“老爺,窈薇是受了刺激才會說錯話的,我會好好開解她。”

    沈昌恒沉吟片刻,他望著屋外,“你快給她尋戶人家,把她嫁出京城。”

    何氏眼中含淚,她哀求道:“老爺,我會給窈薇尋人家,求老爺讓窈薇留在京城吧!”

    沈昌恒歎息一聲:“你看她這像是犯了癔症的模樣。還能留在京裏嗎?”

    剛剛沈窈薇嚷嚷出來的話若是傳了出去,要讓人猜忌了。

    何氏離開後,沈昌恒讓人把沈謙修叫了過來。

    沈昌恒看著沈謙修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心中隻覺得是冤孽。

    沈昌恒道:“你現在做何想?”

    沈謙修這些日子一直在設法不跟寧國公府結親,並想父親母親坦誠了他所想,求著他們去薑家提親,就在快要說服時候,陛下立後了。

    他傾慕的姑娘要嫁到皇宮裏成為一國之母,想要再見上她一麵都是奢望。

    沈謙修聽著父親的問話,久久不語。

    沈昌恒道:“你既然不喜歡寧國公府的姑娘,我也不勉強你。但你該定親了,你那何家的表妹等了你兩年,你……”

    沈謙修打斷道:“父親,我還不想定親。”

    沈昌恒知道自己這個兒子性子固執,他語重心長地道:“謙修,莫讓自己成為陛下心裏的一根刺。”

    說完,他搖著頭離開了書房。

    ……

    禮部尚書攜封後聖旨至薑府。內務府送上皇家彩禮,那隊伍望不到頭。

    薑家眾人跪拜迎旨。

    禮部尚書宣讀聖旨,“朕惟德協黃裳,王化必原於宮壼。承恩公之女薑氏,係出高閎,祥鍾戚裏,溫婉淑德,嫻雅端莊。當隆正位之儀,以金冊金寶,立爾為皇後……”(1)

    薑蜜雙手接過聖旨,待她站起來。禮部尚書宣讀第二道聖旨,封工部侍郎薑青軒為承恩公。

    待兩道聖旨都宣了後,禮部尚書對薑蜜行了一禮,他身邊的副使將金冊金寶獻上。

    薑蜜將其拿到手上,眾人對她行君臣之禮,“皇後娘娘金安。”

    再內務府將皇家的彩禮一一搬入承恩公府。

    薑家人都有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在薑家落魄之際,薑蜜一朝被封為皇後,她的父親被恩澤為承恩公。

    薑家往上再邁了一個台階。當初太後被冊封為皇後時,先帝隻封了薑家為承恩侯,如今成了承恩公。

    帝後大婚的日子定在了七月初九。離現在都還不到一月,時間上很是匆忙。

    眾人都覺得時間太快了,很多東西都來不及準備,可欽天監算好的吉日是那天,陛下允了,便沒有人敢提異議。

    好在內務府幾乎將所有東西都備全了。

    薑家也舉全族之力,為薑蜜添妝。

    薑太後派了女官過去協助,並教禮儀提點。

    六月下旬,到了薑宜出嫁的日子。

    許多沒有下帖的人也前來恭賀,一些不怎麽來往的官眷也來了禮。薑家人心裏都明白,這些人是衝著討好誰來的。

    這一回薑蜜能夠親眼看著薑宜出門,送她出嫁。

    薑宜上轎前哭的傷心不已,薑蜜也跟著掉淚。不管嫁的多好,嫁去別人家裏總歸是沒有在自己家中做女兒時那般自在。

    薑蜜難免有些感傷。好在那位張公子對宜姐姐很好。

    這一場熱鬧過後,便很快就要輪到薑蜜了。

    大婚的禮服都是宮中所製,薑蜜這些天隻來得及給自己繡了蓋頭。

    自立後聖旨頒布後,她和蕭懷衍便沒有再見過。

    薑蜜看著日子臨近,她越發緊張起來,將蕭懷衍給她的那道聖旨反複拿出來看了好幾遍才能稍稍安定。

    大婚前夕秋玉進來稟報:“姑娘,太太過來了。”

    薑蜜放下手中的東西,道:“快讓她進來。”

    蘇氏走進屋內,笑著對薑蜜行了一禮,“娘娘金安。”

    薑蜜抿唇一笑,“太太快別多禮了,快些坐吧。”

    蘇氏坐下後,有點不知道怎麽開口,她先跟薑蜜聊了一會嫁妝,又問了一下大婚的流程,期間喝了一盞茶了。

    薑蜜看出她的不自在,問道:“太太有話不妨直說?”

    蘇氏從袖中拿出一本冊子,她遞了過去,“娘娘,這個你先看看,若是有什麽不懂的,我、我再給你解惑。”

    薑蜜將那冊子一翻開,她的臉悄悄地紅了。

    這上麵畫的圖,比姑母派來的嬤嬤所給她看的內容要更露骨清晰,薑蜜一下便合上了。

    蘇氏喝了一口水,掩飾一下尷尬,“這是從海路那邊交易來的,跟咱這兒的畫技有些不同。娘娘看了明白怎麽回事便成了。”

    蘇氏她自己出嫁之前也是由母親塞了本冊子自己看,這回要輪到薑蜜出嫁了,她便花了點心思。

    薑蜜知道蘇氏是好心,她紅著臉點了點頭。

    可看到這樣的畫冊,她難免會想到前世第一次侍寢,她對蕭懷衍跳著異域舞,有意邀寵。蕭懷衍又凶又急,她沒少遭罪。

    蕭懷衍所做的可比那畫冊子裏更荒唐……

    薑蜜長歎一聲坐在床邊,對明日大婚更加犯愁了。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