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章

    慈寧宮內燈火通明,宮人們噤若寒蟬。

    梅花紋琉璃香爐內熏著沉香,薑太後閉眼倚靠在軟塌上,大宮女輕雪正幫她揉著太陽穴。

    薑蜜緩步上前,跪了下去:“姑母,棠棠有負所托。”

    口中說著請罪的話,可她心裏卻是從未有過的鬆快。

    這一回她不是形容憔悴狼狽地從宮中逃離,也不會因那些流言羞於出門,成日的躲在屋子裏。

    她隻需熬過這一晚,便能回家了。

    至於姑母想讓她入宮的心思,她會慢慢來想法子來打消。

    總歸,她能夠暫時喘口氣了。

    薑太後睜開眼,坐直了身子,讓身旁的輕雪停下來,道:“還不快把姑娘扶起來。”

    薑蜜紅了眼眶,搭著輕雪的手臂站了起來。

    輕雪扶起薑蜜朝軟塌走了幾步,薑太後拉住薑蜜的手,讓她坐在自己身旁。

    薑太後的目光注視著薑蜜那張嬌若芙蕖的臉,見她神色惶惶不安,便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低歎一聲,“好孩子。這不是你的錯,姑母不怪你。”

    薑太後隱忍著怒氣,磨牙鑿齒:“謝蓉蕙那個女人向來跟哀家作對,仗著那點子恩情便想淩駕於哀家之上,簡直是做夢……”

    “姑母息怒……”薑蜜輕輕拍著太後的背,為她順順氣。姑母的身子向來不太好,一旦動怒容易引發舊疾。

    薑太後咳了幾聲,平穩氣息後,說道:“幸好你行事機敏,未被她撞破。隻是可惜失去了這次絕佳的機會。”

    薑蜜垂眼,抿了抿唇,想說的話又咽了下去。

    太後瞧著薑蜜臉色蒼白,麵露懼色。

    心知她是被今日之事給嚇壞了,便道:“你也累了,先回去歇著吧!”

    這時,崔嬤嬤神色緊張地走了進來。

    “娘娘,望雲閣那邊傳來消息。那邊伺候的宮女全部被錦衣衛帶走,李福公公被罰了三十大板,太醫院院正顧海榮及一幹太醫也都受了罰。”

    薑太後臉色徒然一變,幾息之後略帶灰敗之色。

    低喃道:“他哪是在罰人,這分明是在打哀家的臉!”

    薑太後身形一晃,頭痛欲裂,差點往後麵倒去。

    這把一屋子的人都嚇壞了。

    薑蜜及時扶住薑太後,讓輕雪將薑太後平日吃的藥拿過來,並吩咐崔嬤嬤去請太醫。

    等到太後安穩睡下,已過了子時。

    薑蜜一身疲倦地回到暖閣,身上已被冷汗浸濕,風一吹內衫貼在身上涼得發寒。

    秋玉備好了熱水,薑蜜未讓她進來伺候,剛解開衣裳,她的手頓住了。

    低頭看到胸前纏繞的布條,心中澀然。

    眾人皆知新帝喜愛的是嫻雅貞靜的女子,於是許多姑娘不僅在穿著打扮上投其所好,還在行為舉止上約束自己。

    而她此處要比同齡女子略豐盈,顯得身段不甚端莊。

    為此她用布條纏起來壓了壓,雖不舒服,可為了看起得體些,她甘願受些罪。

    如今,她才不管那人喜好什麽了,她隻想讓自己輕鬆一些,不端莊便不端莊罷。

    薑蜜將布條解開扔在地上,抬腿踏入滿是花瓣的浴桶之中。

    溫熱的水包裹住薑蜜纖細白膩的身子,她長籲一口氣。

    氤氳繚繞,闔上眼眸,有些昏昏欲睡。

    水紋輕輕地蕩漾,或深或淺的紅色花瓣落在雪肌之上,襯得那張沾著水珠的嬌媚容顏愈發妖蘼。

    茫茫霧氣之中恍若有一鈴鐺聲傳來。

    清越悅耳。

    一聲緩而綿長;一聲悠而婉轉;一聲舒而蕩漾……

    漸漸地一聲聲快而緊湊,隱約有嗚咽聲,剛剛泄出,又兀得沒有了聲響,隻有越來越雜爾亂的鈴鐺聲……

    薑蜜臉上被熱氣染出一層紅暈,眉頭緊蹙,突然伸出雙臂拍打著水麵仿佛在掙紮什麽可怕的禁錮。

    倏地,雙眼睜開,濕漉漉的杏眼含著屈辱和委屈。

    薑蜜吸了吸鼻子,踏出浴桶,換上幹淨的寢衣,在穿綾襪時,目光觸及到小巧白皙的腳踝,此時那處還沒有紅色指印,也沒有被他戴上懲戒的金鈴鐺。

    薑蜜縮成一團,緊緊環抱住自己,她不願再被那樣對待了。

    ……

    天剛拂曉,薑蜜披上外衫推開窗戶,習習涼涼風迎麵撲來,風裏麵飄著桂花的香味,沁人心脾。

    昨晚她睡得不太安穩,半夢半醒,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像浮在水麵一般,任風吹著飄蕩無安定的一處。

    秋玉打來了熱水,薑蜜接過熱帕子敷了敷臉,見臉色好些了,便讓秋玉過來給她梳妝。

    薑蜜阻止了秋玉梳流雲髻,讓她梳了個簡單的垂環髻,別上一隻珍珠流蘇簪。

    正待換衣裳時,秋玉遞上幹淨布條,薑蜜道:“收起來吧,往後都不用了。”

    秋玉感到詫異,姑娘不是一入宮便要裹上這布條麽?怎麽又突然不用了呢?

    秋玉不敢多問,低著頭將東西收到箱籠裏。

    ……

    薑蜜出門前將用小火熬了一個晚上的碧粳粥帶上,往太後的寢殿走去。

    守在門口的輕雪見到薑蜜,朝她行禮,“姑娘這麽早就過來了?太後娘娘還沒醒。”

    薑蜜將手中的粥交給輕雪,“無妨。這粥先拿去溫著。我進去看看姑母。”

    輕雪為薑蜜打開一小扇門,待她進去後又迅速關上,免得讓涼風吹進去。

    薑蜜一走進寢殿,屋子裏彌漫著濃濃地藥香,單聞著都覺得舌尖泛苦。

    她挨著床邊的繡凳坐下,將被子掖嚴實。

    看著姑母的病容,心酸不已。前世這個時候,她根本不知姑母的身體壞到這田地,連一年都沒有熬住。

    所以姑母她才會那麽急,昏招頻出,不僅沒能如願,還惹得新帝不滿。

    就算將把她這個沒出息的侄女塞進新帝的後宮又能怎麽樣,後來還是未保住薑家。

    薑蜜用溫熱的帕子,擦了擦太後額頭上的汗。

    姑母,這一世,咱們不強求不該有的,換個法子好不好?

    ……

    慈寧宮的花廳裏,陸續來了兩三位孕育過皇嗣的太妃,都是得知太後身體不適,特來問安探望。

    賢太妃領著著安陽公主和謝明姍也一道過來了。

    那幾位早到的太妃,紛紛起身行禮。

    賢太妃略抬了抬手,便讓身邊的嬤嬤扶著坐在左邊首位。

    薑蜜和崔嬤嬤趕過來的時候,宮女們剛給諸位太妃上了茶。

    薑蜜福了福身,“諸位娘娘、公主安。太後娘娘還需靜養,娘娘們可先行回去了。”

    賢太妃隨手撥了撥碗蓋,發出一聲輕笑,“怎麽?太後娘娘不能出來見我們,我們在這兒喝杯茶也被催著走了?”

    薑蜜:“不敢。”

    賢太妃抬眼,似笑非笑,“我瞧著薑姑娘的膽子著實不小呢!”

    “娘娘說笑了。”薑蜜知道昨日得罪賢太妃,她定不肯善了。

    有那性子隨和的太妃見著氣氛尷尬,便主動與賢太妃攀談起來,其餘太妃附和著,這花廳又顯得熱鬧起來。

    安陽公主盯著薑蜜打量了片刻後,轉頭與謝明姍低聲道:“表姐,你盡管放寬心,我皇兄定是喜歡你這樣嫻靜端莊的。”

    謝明姍紅著臉推著她,“公、公主莫要亂說。”

    剛過一盞茶的時間,就有長春宮的嬤嬤進來在賢太妃耳邊低語幾句。

    賢太妃扶著她的手站了起來,“既然太後娘娘還在靜養,咱們也不好多打擾了。要不然可真還有人心疼這茶葉了。”

    薑蜜微笑道:“賢太妃娘娘言重了,若是娘娘喜歡這茶葉,送娘娘幾兩,臣女還是能做這個主的。”

    說完便讓宮女去拿茶葉過來。

    賢太妃哼了一聲,直接帶著眾人從薑蜜身邊越過揚長而去。

    ……

    一出慈寧宮,安陽公主問道:“母妃,剛剛為何要等那麽久才走?那茶有什麽好喝的?”

    賢太妃本因昨日皇上罰了她帶去望雲閣的太醫,心中正忐忑。又聽到太後病了,特意過來了一趟。

    剛剛被薑家那小丫頭堵的氣不順,不過想到剛剛聽到的消息,她心裏又舒坦了。

    “我哪是為了喝茶。我可是特意等著皇上來慈寧宮探病呢!剛剛得知皇上下朝後,召了幾個大臣直接去了宣政殿議事。看來咱們這位太後病了也沒能讓皇上來探望。”

    安陽恍然大悟,“所以母妃特意帶上阿珊姐姐,要是皇兄來了,阿珊姐姐也能見上一麵。”

    謝明姍被取笑羞澀不已。

    賢太妃道:“阿珊,你隻管安心。”

    謝明姍欲言又止:“可,可那薑家姑娘……”

    賢太妃打斷道:“她薑家拿什麽跟你爭皇後之位!你出身謝國公府父親叔伯都在要職,薑家就一個空架子,哪能跟我謝家比。如今皇上剛平叛逆王之亂,為肅清朝堂,正是需要得到世家的支持。薑家空有個承恩侯府的名頭,她伯父雖襲爵卻是在禮部的閑職上,她二叔這會還不知在哪個清苦之地做知縣呢!她父親更是娶了江南那邊的商戶做了繼室,丟盡了臉麵。別說做皇後,依我看,皇上根本不會讓她入後宮!”

    賢太妃拍了拍謝明姍肩膀:“萬壽節沒幾天了,你可要好好準備。”

    謝明姍:“是,請姑母放心。”

    賢太妃遙望慈寧宮的方向,壓下心中濃濃地不甘。

    當年大選分明是她最有可能成為皇後!可太皇太後卻相信那禿驢的批命,說是薑氏女有鳳命,才讓薑氏從一個落魄的伯府千金成為了皇後。

    而她貴為國公府千金,卻一直被薑氏這個破落戶壓在頭上。

    好在薑氏雖做了皇後,卻是無寵無嗣,還一直病怏怏的。

    說不定哪天就……

    賢太妃想到這裏,不禁哂笑了一聲。

    就算順順當當做了太後又如何,如今剛登基的新帝又不是從她肚子裏爬出來的。

    不比自己,好歹還在新帝生母過世之後照顧過他半年。

    比薑氏那個嫡母太後更多了些情分。

    這後福,到底還是該由她來享。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