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章

    “禮部和哀家都擬名單給他,皆是三品以上官員家中適齡的嫡女。不過都被他拒絕了。哀家想著或許是這些名單上沒有他想要,可能他自己心裏有主意。”

    用過午膳後,薑太後的精神好些了,靠在軟枕上,向薑蜜說著新帝的事。

    “他十六歲時,先帝曾為他定下過一門親事,隻是那家的姑娘福薄,小定還未走完便得了惡疾去了。後來他去了雲州一待就是七年,偶爾被先帝召回來過幾次,哀家也就見了他這幾次,都沒多說過什麽話。

    如今他登上大位,朝中大臣世家們都心裏沒底,畢竟當時都未想到一個遠在邊關的皇子會繼承大統。聽說他在邊關跟那些外族人打仗,斬殺了敵軍兩萬餘人。逆王之亂也是由他帶兵平叛的,朝中那些大臣會擔心他性子會不會殘暴,能不能容人,心中不安定自然會搖擺。

    不過,他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性子溫潤儒雅,寬和對待這些老臣。處事也是難得的公正嚴明,該查辦的都查辦,也不因宗親而徇私。穩住了大半朝臣的心,這對好不容易安穩下來的大魏是好事。”

    薑太後說完,緩了緩。薑蜜適時給她喂了些水,靜靜地聽著。

    姑母口中的新帝事跡,她前世也是這麽聽著,也是這麽認為,更因為她幼時被還是六皇子的新帝解圍過,一直記在心裏。可她入宮後那三年,她所認識的新帝,她所經曆的……跟姑母口中那個寬和溫潤的君王判若兩人。

    薑太後見薑蜜有些失神,握住她的手,“他這皇後的位子,那麽多雙眼睛盯著,我們薑家雖是侯府,可在那些世家皇親眼中完全不夠看。也就哀家撐在這裏才能有幾分勝算。

    昨日若是抓了那個機會成了事,便能以皇上酒後失德動了你,依他的性子會對你有幾分愧疚,哀家若在勸說一二,你皇後的位子或許就穩了。可惜啊……可惜……咳咳咳……”

    薑蜜連忙又將玉碗遞過去,心道,就算成事,那人根本不會對她有愧疚的。他從未將她作為皇後之選,姑母這些心思是白費了。

    薑蜜勸慰道:“姑母,你歇會,仔細身子。”

    薑太後抿了一口,順了會氣道:“過些天就是萬壽節,你的禮可都備好了?”

    薑蜜一怔,差點將這事給忘了。上一世萬壽節她躲在家中,根本無顏見人,自然是錯過了。

    薑太後見她不語,疑惑道:“棠棠?”

    薑蜜回過神,踟躕道:“有、有是有備好,隻是不知道皇上會不會喜歡。”

    薑太後安撫道:“別擔心,心意到了便好,最好是能送到他心坎上。哀家估摸著,萬壽節後朝臣會再上奏折讓皇上充裕後宮,若是能在萬壽節上讓他對你上心,即便沒能成為皇後,一個妃位是肯定能得到的。”

    薑蜜很意外,姑母不是一心想要她做皇後嗎?

    薑太後笑了笑,“自然是能做皇後是最好的。可咱們這位皇上的心思,真是猜不透啊!望雲閣之事已是冒險,不可再行第二次。隻能想起他法子徐徐圖之,有哀家在,便不會讓我們棠棠委屈。”

    聽著姑母的意思,總歸她都是要入宮。

    姑母正病著,她不好在這個時候告訴姑母她不想進宮,害怕會刺激她的病情。等姑母的病好些了,找個機會再向她稟明罷。

    薑蜜掩下心事,將溫好的藥端過來,“姑母快些趁熱喝了,您身子好了,才能給棠棠做靠山呀!”

    薑太後失笑道:“好好好,姑母喝。”

    在薑太後喝完藥後,薑蜜一直守在床邊,待薑太後睡著後,才從寢殿出來。

    站在院子裏又聞到了那風中飄來的桂花香,仿佛能將她滿身的藥味驅散。

    她想著姑母病著沒胃口,想親手給她做點桂花糕。

    薑蜜向輕雪問了桂花樹所在的地方,輕雪道:“姑娘,這會太陽大,不若讓下邊人摘些回來?”

    “無妨,我想去看看。”

    輕雪隻好指著一宮女帶著薑蜜過去。

    這棵桂花樹長在慈寧宮南邊的一個小坡上,看起來像是幾十年的老樹,枝幹粗壯枝繁葉茂。

    一串串金黃色的小花藏在綠葉之中。

    那一處的草地上掉落不少被風吹落的桂花,滿地金黃。

    薑蜜站在樹下踮起腳去攀折高處更新鮮的花枝。

    領著薑蜜過來的小宮女見狀,手腳麻利的爬上樹,將枝幹壓低,好讓薑蜜摘取。

    秋風隨意輕輕一揚,裙子似蝴蝶般飛舞,緊緊貼著那婀娜妙曼的身姿,風吹得桂花簌簌的往下掉,樹下的人仿若月宮中的仙子翩若驚鴻。

    不遠處的小路上,正有一行人匆匆往這邊走過來了。

    在前頭的男人停下腳步,朝小坡上了看了一眼。

    跟在後頭的內侍紛紛止步,李福公公的幹兒子成忠跟著瞧了一眼,便垂下眼,心道:乖乖!這又是哪家的姑娘?這心思花得可真妙!莫不是一早就等在這裏了吧?

    既然都等在這裏了,為何不轉過身來?

    成忠的幹爹剛挨了三十大板還起不來,他小心翼翼地跟在主子身邊,揣測著主子的心思,正猶豫著要不要出聲喊那姑娘過來請安。

    卻見主子已收回目光,繼續往前頭走去。

    ……

    薑蜜將折下來的花枝放入籃中,見差不多夠了,便準備回去了。

    剛走幾步,見到輕雪氣喘籲籲地跑過來,“姑、姑娘。皇上過來了,您快些回去。”

    薑蜜臉上的笑意盡褪,下意識地往後挪了一步。

    輕雪接過她手中的花籃,催促道:“姑娘,快些罷,太後娘娘讓您去上茶。”

    回去寢殿的路既漫長又短暫。

    薑蜜一路掙紮許久,也知逃不過要與他相見。

    茶具被輕雪塞到手中,薑蜜無奈的邁步進了寢殿。

    隔著屏風隱約看著床邊坐著一個高大的身影,正說著話。

    “南邊那邊來了急報,突降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決堤了……大水衝垮了禹州那一片,朕與內閣工部戶部大臣商議了派去的人選,撥銀子過去賑災。耽擱了些時辰,才過來探望母後……”

    聲音清越如玉石之聲,語調溫和,似徐徐暖風。

    “不打緊不打緊,哀家這都是老毛病了。禹州的大水更重要,皇上愛民如子,是社稷之福。”聽著太後的語氣明顯精神了很多。

    薑蜜腳步放輕,端著茶盞繞過屏風,低下頭屈膝行禮:“皇上萬福金安。”

    “不必多禮。”蕭懷衍溫聲道。

    本是如春風沐雨般的聲音,卻讓薑蜜後背泛起層層冷汗。

    曾經這個聲音用冷漠語調命令她,“全部都脫了。”

    任她如何哭求,求他給份體麵,卻無動於衷。

    那樣一個個難捱的深夜,讓她害怕又心悸……

    “棠棠,發什麽呆,還不將茶遞給皇上。”太後見薑蜜站著未動便出聲提醒道。

    薑蜜瞬間回過神來,屏住呼吸上前一步,僵硬地將茶盞遞過去,小聲道:“皇上……請用茶。”

    聲如鶯啼,貌若芙蕖,身如細柳,近身那一刹那拂過淡淡地桂花香。

    蕭懷衍身子微微前傾,抬手接過那杯茶。

    在觸及纖細地指尖的一刹那,感覺對方猛地一縮,若非他已接住了茶盞,定會摔碎在地上。

    蕭懷衍神情不變,唇邊噙著笑意,撥了撥碗蓋,慢慢地喝了一口,讚賞道:“好茶。”

    薑太後未發現其中貓膩,將薑蜜招到床邊,笑著道:“皇上喜歡就好。這是江南去歲上貢的大紅袍,哀家這邊還餘了點,便讓棠棠找出來給皇上帶回去。”

    蕭懷衍並未推辭,“多謝母後了。”

    薑太後見皇上肯收下,心中大慰。

    薑蜜得了薑太後的吩咐,如聆仙樂,恨不得立即退下去找茶葉。

    她剛剛移動腳步,便聽到那男人道:“薑姑娘留步。”

    “皇上有何吩咐?”薑蜜聲音發緊,渾身緊繃住。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