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章

    緩緩流雲,徐徐惠風,愈漸愈慢的絲樂聲,使得人更加困倦了。

    薑蜜手撐著香腮,閉著眼睛,頭一點一點得隨著節奏快睡了過去。

    倏然,有一道聲音在耳邊響起:“姑娘?”

    “姑娘?”

    “姑娘快醒醒啊,太後娘娘馬上就要到了!”

    耳畔的聲音越來越響,她想睜眼,卻覺得眼皮似有千斤重,意識混沌又模糊,彷如遮天的雲霧。

    太後娘娘。

    那是她的姑母。

    可、可姑母不是三年前已經薨逝了嗎?

    睫毛如蝴蝶振翅般輕顫,緩緩睜開眼,一雙美目帶著濃濃地困意,神情茫然地環顧四周。

    頭上是平棋格樣式的天花板。

    左側的是菱格花紋的支摘窗。

    右側是紫檀鑲金的山水掛屏。

    熟悉的感覺令薑蜜心中驚詫不已,這地方,不就是慈寧宮的暖閣嗎?當初姑母在世時,她一旦入宮,便會住在此處。

    可自打姑母過世,慈寧宮便被封起來了,任何人不得入內,她怎麽會這裏?

    而且……她不是剛咽下最後一口氣嗎?

    秋玉見自家姑娘怔怔出神,忍不住直起身子,伸手在薑蜜眼前晃了晃,疑惑道:“姑娘這是怎麽了?”

    聞言,薑蜜回過頭看向秋玉,這丫頭竟麵色紅潤好好的站在她麵前,沒有被罰入浣衣局,更沒有意外掉進井裏。

    看著眼前的一切,她忽然有種陷入夢境的錯覺,就像是重新回到了上輩子,未入新帝後宮那時。

    薑蜜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竟然痛得她一哆嗦!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宮女太監的請安聲,薑蜜思緒回攏,隻見她的姑母——魏國太後扶著崔嬤嬤的手緩緩走了進來。

    看清了眼前人,薑蜜心裏一緊,隨著福禮的動作,眼眶瞬間就紅了。

    姑母故去後,她獨自在宮中熬了整整三個春秋,其中悲寂,大抵無人能懂,此時心中五味雜陳,胸中似有層層熱意湧動。

    太後徑直走過去,彎腰將她扶起,露出慈愛的笑容,慢聲道:“棠棠,身子可好點了。”

    薑蜜聽著姑母喚著她的小名,鼻尖微酸,強忍著眼淚點了點頭,順著她的話回道:“謝姑母關心,已好多了。”

    太後拍了拍薑蜜的手,“姑母知道,這樣做是讓你受委屈了,隻待事成,天大的委屈姑母都替你討回來。”

    說罷,太後給崔嬤嬤遞了個眼神,緊接著崔嬤嬤便將一個食盒端了過來。

    太後笑道:“裏麵是備好的醒酒湯,棠棠,你便替姑母去一趟罷。”

    薑蜜看著食盒上的龍紋,腦海中似有什麽“轟”地一下炸開了。

    這醒酒湯,便是她入宮門的鑰匙。

    “莫怕,到時候一切都有哀家為你做主。”

    太後把食盒遞到她麵前,薑蜜麵色發白地接過。

    薑蜜被崔嬤嬤和宮女擁著朝外走,微風拂過,廊下的桂花花瓣簌簌而落。

    思緒紛飛,往事接連湧入眼簾。

    元熙元年九月十三,也就是前世今時。她入宮為姑母祝壽,看戲時多吃了幾口酒,有些頭暈,姑母便讓她先回暖閣休息。

    不久時,姑母讓她前去望雲閣送醒酒湯。

    望雲閣裏有誰,她心如明鏡。

    新帝登基不久,便逢太後生辰,哪怕素來不善飲酒,也要做足麵子。皇帝舉杯陪太後喝酒的樣子,任誰看了都要稱一句母慈子孝。

    酒過三巡,賓客散去,皇帝棄輦步行回到望雲閣休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天子有些醉了。

    姑母命她此時去送醒酒湯,自然是刻意安排的。

    她是薑家嫡女,深知家族多年精心之教養,便是為了她能當上皇後,好延續薑家世代榮光。

    而當時她對皇上心存愛慕之心,一心想入他的後宮伴他身側。

    可惜機關算盡,誰也沒能算計那位看著溫潤實則冷漠心狠的皇上。

    前世她也是這樣來送醒酒湯,乖乖地聽從姑母安排,喂了皇上幾口醒酒湯後,咬牙解開衣襟前的扣子,脫下外裳,伸出細白的手臂,顫顫地環住了他的腰。

    可還未等姑母安排的人闖進來坐實她與皇上的肌膚之親。

    卻先一步等到了賢太妃。

    而賢太妃身後,不僅站著她的親侄女謝明珊,還有半個太醫院。

    外頭賢太妃大聲嗬斥著守門宮女,看瞧著要推門而入,她嚇得幾乎要彈起來,可就在這時,身邊早就醉的不省人事的男人忽然翻了個身。

    鐵鉗似的手臂落在她的身上,絕了她的去路。

    賢太妃甫一進門,便見到她衣衫不整的模樣。

    四目相對,賢太妃狀做驚恐,似笑非笑道:“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擾了薑姑娘的好事。”

    太醫齊齊背過身子,還不等她出聲,謝明姍便跟著嘲諷道:“未出閣的姑娘就這麽急著寬衣解帶,薑家還真是好教養。”

    如此動靜,將榻上的男人吵醒了,他捂著額頭坐起來,那雙狹長的鳳眼掃了一眼在場的人,經過她時,薑蜜如臨刀山火海。

    賢太妃和謝明姍趕緊朝他行禮問安。

    當時她鼓起勇氣用餘光覷了他一眼,瞥見他薄唇微啟:“都滾出去。”

    薑蜜攥著拳頭,想死的心都有了。

    總管太監李福及時趕到,將賢太妃勸走了,而她也麵紅耳赤的從望雲閣逃離。

    太後雖然施威壓下了流言,但這世上就沒有能包住的火。

    她終究還是損了名聲。

    後來,姑母又使了各種法子,終是讓新帝納了自己。她費盡心機的邀寵,做出那麽多出格的事,可那個男人也未多對她另眼相待。

    沒有恩寵,何談名分,薑家想要再出一個皇後的夢徹底碎了。

    薑蜜想到上輩子發生的事情,越來越邁不開步子。

    她不想去送醒酒湯了,隻想趕緊逃離皇宮。

    ……

    崔嬤嬤見薑姑娘越走越慢,便出聲提醒道:“三姑娘,莫要誤了時辰。”

    薑蜜心知時間緊迫,得趁著新帝還未醒酒進去才容易成事。可眼下,她根本不想成事。

    薑蜜敷衍地朝崔嬤嬤點了點頭。

    沒多久,便瞧見了望雲閣的大門。

    守門的宮女見到薑蜜一行過來了,小步迎了上來,壓低聲音道:“姑娘快些進去罷。”

    薑蜜心中苦笑,看來還是逃不過了。

    薑蜜推門而入,四周闃寂,空氣中彌漫的酒味,和淡淡的龍涎香。

    繞過屏風便瞧見躺在榻上的男人。

    入眼的,是同記憶力一般無二的清俊麵龐。

    男人此刻蹙著眉頭,雙目緊閉,麵頰微微泛紅,衣襟大敞四開,似乎是被他自己扯鬆了,薑蜜的目光滑過那凸起的喉結,如被燙灼一般連忙移開眼。

    薑蜜她強作鎮定地把食盒放在桌上,打開蓋子,低頭攪拌著手中的湯藥,緊張地手微微發抖。

    依著那三年對他了解,他根本不會喝下這種來路不明的湯藥,她隻需拖延時間,做個樣子便是了。

    薑蜜雙手拖著溫熱的玉盞,朝著窗台上擺放的一盆蘭花走過去,倒了小半碗湯藥在那花盆之中。

    薑蜜小心翼翼地朝床榻的方向瞄了一眼,見那人還在沉睡。

    不由鬆了一口氣。

    可在這間滿是他氣息的屋子裏,她渾身都不舒服,一直緊繃著。

    她將玉盞重新放回食盒之後,便規規矩矩地坐在遠處的繡凳上。

    薑蜜心中默念,這一回,我不脫衣裳,也不算計你了,讓我平安度過罷。

    心中焦灼緊張了差不多一刻鍾,外頭傳來一陣急促地腳步聲。

    薑蜜壓了壓睫毛。

    ……

    賢太妃前腳得知皇帝去了望雲閣,後腳便找了兩個機靈的小太監去探探情況。

    宮人回報:望雲閣門前不見總管太監李福,隻有兩個守門的小宮女,一直回頭回腦,像是在等什麽人。

    賢太妃一聽,便篤定有鬼。太後那點心思舉宮皆知,隻怕這一出便是為了她那侄女鋪路所謀劃。

    遂以擔心陛下安危為由,帶領太醫院眾人和謝明珊直奔望雲閣。

    烏雲遮去皎月,風聲颯颯。

    望月閣前,賢太妃目光淩厲看著擋在門前的崔嬤嬤,慍怒道:“放肆!我擔心皇上龍體,特意帶著太醫探望,你這奴才卻攔著我不讓進,莫不是要圖謀不軌?”

    賢太妃心中冷笑,她倒要看看,薑家嫡女在大庭廣眾之下自薦枕席,被她抓個正著,還怎麽有臉在宮裏待下去。

    崔嬤嬤冷汗直流,麵白如紙,她還欲說什麽卻被賢太妃帶來的宮人製住。

    賢太妃臉上浮著一抹譏笑,正待推門而入。

    倏地,那紫檀雕花木門從裏頭被人打開。

    隻見一身穿碧色月華長裙的貌美女子走了出來,手中提著一食盒。

    她略帶驚訝地看著門前的眾人,很快便反應過來朝賢太妃行了一禮,“見過賢太妃娘娘。”

    賢太妃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了一會兒薑蜜。

    見她衣衫完好,發髻也未亂。

    “這麽晚了,薑姑娘怎會在這兒?”

    薑蜜頷首一笑,不緊不慢道:“回太妃娘娘,小女奉太後娘娘懿旨,過來給皇上送醒酒湯。不想倒是碰上了賢太妃娘娘,瞧謝姑娘手中端著的,可也是醒酒湯?”

    站在一側的謝明姍臉上一紅,抿了抿唇,“姑母擔心皇上醉酒不適,特意吩咐太醫院熬製了湯藥。”

    薑蜜笑容不變,又道:“可真是巧了,太後娘娘和賢太妃娘娘皆是一片慈母之心。”

    賢太妃曾在新帝幼時給過其恩惠,新帝對賢太妃很是敬重。而太後占著嫡母的位置,在新帝還是皇子的時候二人關係並不親近。當初誰也不會想到,三王之亂後,會是默默無聞的六皇子登上大寶。

    賢太妃仗著與皇上的舊日情份,也想讓謝家出一位娘娘。

    賢太妃和她姑母不愧是在宮中共處了這麽多年,就連塞侄女的方式都差不多。

    此時氣氛有些微妙,薑蜜也不想多留,“既然太妃娘娘和太醫都來了,那小女和崔嬤嬤便先告退了。”

    “且慢!”賢太妃話音一轉,“你手裏的湯藥給太醫瞧瞧。”

    話音一落,薑蜜和崔嬤嬤一同抬眸。

    賢太妃朝身後的太醫道:“皇上的龍體,可關乎社稷大事,還請李太醫仔細看看,皇上入口之物需萬分謹慎。”

    賢太妃可不相信太後隻是讓薑蜜過來送碗醒酒湯。

    “太妃娘娘這是質疑太後娘娘送來的湯藥有問題?”崔嬤嬤擋在薑蜜麵前,沉著臉質問道。

    賢太妃輕撩了一下眼皮,身邊的嬤嬤便開口道:“住口,哪有奴才問主子話的。崔嬤嬤也是宮裏的老人了,怎麽如此不知規矩!我們娘娘沒有罰你,已是看在太後娘娘的麵上了。”

    崔嬤嬤氣得臉色漲紅,薑蜜拉了拉她的手,讓她別在這個時候吃虧。

    她倒要看看賢太妃帶來的太醫能看出個什麽東西來。也不怕把皇帝吵醒惹得他發怒。

    這會兒的動靜,可不比上輩子賢太妃來抓奸的動靜小。

    須臾過後,李太醫放下醒酒湯,朝賢太妃搖了搖頭,“回稟太妃娘娘,這湯藥沒有問題。”

    賢太妃臉上有些掛不住,冷眼盯著薑蜜。

    清白已證,薑蜜心中的巨石穩穩落下。

    依著前世的記憶,這位新帝雖麵上溫潤寬和,卻最是厭惡後宮裏的爾虞我詐,眼下她雖占了上風,但深究起來,姑母調走總管太監,又讓她私闖帝王宮殿皆不是小事。

    得趕緊走才是!

    薑蜜再行一禮,柔聲細語道:“今日乃是太後壽辰,皇上仁孝,便多喝了幾杯,好容易才睡下,賢太妃有什麽事不如等改日再說罷,莫要擾了皇上清夢。”

    話說到這份上,賢太妃隻能打掉牙往肚子裏咽。

    眾人匐著身子退下,朱門吱呀一聲關上,榻上的男人睜開了眼睛。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離婚後,我爆紅》《跟首富前夫離婚後我紅遍全球!》《側妃生存指南》《藏鸞》《老公除了錢什麽都不能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