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177章 177.安全屋?
  周正倚著牆,手指輕輕敲擊著牆壁,雙目有些空洞,似乎是在思考信息。

  張夢潔看周正的模樣便沒說話,他也看出了周正的狀態,對於剛來到薪火之城的異人來說,這些都是正常狀態。

  對於異人這類人來說,這種情況本就正常,要不然這些處於風暴中心的異人又如何能在風暴當中存活下來呢。

  “走吧,張哥。”

  周正突然開口,張夢潔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

  “怎麽考慮好了?接下來有決斷了?”

  張夢潔輕聲笑道,他沒有去問周正是怎麽想的,在他看來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道路,該怎麽走也是自己說的算。

  周正點了點頭,並說道:“管他什麽城衛軍,守備軍,城主府的,都與我無關,我就是來賺一筆跑路的,他們的爭鬥可與我沒什麽關係。”

  “嗬,夠豁達,既然你有了決定,我也就不多說什麽了。”

  說罷,張夢潔拍了拍周正的肩膀。

  周正看著張夢潔的後背,細細的聽著張夢潔介紹薪火之城的新鮮事物。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外界那種地動山搖的震顫感消失,張夢潔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張哥,這是暴動結束了?”

  周正有些疑惑的看著張夢潔問道。

  震顫感消失,是不是就代表著迷失者離開了薪火之城?

  “沒有,還早著呢,這不過是那些怪物有些累了,趴下來休息罷了。”

  張夢潔輕聲解釋道,“你別看現在外麵沒了聲響,實際上還不知道城裏有多少迷失者呢。”

  “迷失者留在城裏?”

  “嗯。”

  周正撓了撓頭,不解的看向張夢潔。

  對於城中會留下零星“迷失者”,周正倒是不奇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張夢潔的表情是不是太過凝重了。

  “張哥,這。”

  張夢潔把手放在嘴邊,做了個禁言的手勢,然後就見他將耳朵貼到石屋的牆壁上,凝聲仔細的聽著屋子外的風吹草動。

  與之前那次不同的是,這一次張夢潔的動作並沒有持續多久。

  “好了,這下可以說話了,外頭應該是沒有迷失者的。”

  “額,這。”

  周正有些愣神,他知道地下迷宮危險,但他並未將周圍的危險放在心上。

  或許是這一路上太順利了,他並沒有什麽危機感,這才導致他對外界的危險失去了畏懼。

  “小周,咱們出去吧。”

  張夢潔大步來到門口,並迅速搬起門口堆積的雜物。

  “乒乓!”

  雜物落地的聲音將有些發懵的周正驚醒。

  “砰砰砰。”

  一番急促的忙碌後,堵在門前的雜物被兩人盡數搬空。

  “張哥咱們這是要...”

  “別廢話了,趕緊跟上來,再晚小命就要不保了。”

  五分鍾後,一道中年發福的身影出現在此前最熱鬧,而現在雜亂無章的街道上。

  而他身後則是大氣都不帶喘的周正。

  周正看著眼前人的模樣,嘴角有些抽搐。

  這咋回事啊,這麽著急忙慌的就為了趕回這地方,等著“超市零元購”呢?這也太那啥了點吧。

  “那個,咱能問問,我倆來著是幹啥的嗎?”

  而這時大口喘息的張夢潔也有些緩過來了,隻聽他說。

  “呼,得救了。”

  十秒鍾之後,張夢潔這才開口道:“小周,剛剛不是我不說啊,是時間來不及了,我現在給你普及一下。

  剛剛咱們的位置處於城市的邊緣,也就是貧民窟,那地方偏僻,也是人煙最稀少的地方。

  如果城中還有迷失者的話,那戰鬥的地方就那兒了。”

  張夢潔有些無奈的看向周正。

  “這,張哥你之前不是說那地方是你的安全屋,是最安全的地方嗎?”

  “是啊,在暴動的時候,那塊兒人最少,迷失者自然也最少,所以最安全,但我沒說暴動結束後,那兒還是最安全的呀。”

  “這!”周正有些無語。

  “行了,別糾結了。”說完張夢潔左右掃視了一眼,便朝著路中間那些來不及收拾的小攤小店中走去。

  看他熟練的動作應該是個慣犯。

  就在周正感慨的時候,又有幾道人影從黑暗的街道中竄了出來,向張夢潔那樣,搜刮著地上散落的物資。

  不得不說,這些人影這熟練的動作一看就是些慣犯,看來這種事都不是第一次做了。

  就在周正有些感慨的時候,城市的周圍忽然響起幾聲巨大的爆炸聲。

  “轟,轟,轟!”

  周正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正如張哥說的那樣,爆炸聲傳來的地方都是偏僻的地方。

  為什麽周正敢這樣說呢?

  因為他們之前待過的方向也發生了爆炸。

  “張哥,咱們這要不要找個地方躲躲?”

  周正收回腦袋,有點疑惑的問道。

  但這一次回頭,周正見到了一幕他重來沒見過的場景。

  隻見之前還空無一人的街道,這時候竟是紮滿了人影,看他們的動作,好像都是來撿漏的。

  “真就,US的超市零元購唄!”

  周正甩了甩他那發散著無窮思維的大腦袋,喃喃的說道。

  “怎麽樣,在外頭沒見過這樣的情況吧。”

  張夢潔不知什麽時候出現在了周正的身邊。

  周正愣愣的點了點頭,張夢潔咧開大嘴,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然後解開胸口的紐扣,並用一種意味深長的語氣說道:“以後你會懂的。”

  周正努了努嘴,然後道:“我覺得我還是不要懂的好。”

  張夢潔的話,他怎麽會聽不懂,無非就是覺得生活失去了希望,覺得自己無法離開薪火之城後自暴自棄,然後花光積蓄最後變成眼前這些人的模樣罷了。

  “哈,也是。”

  張夢潔出聲說道,他也是忘記了,周正還是一個剛入城的新人,對於眼前這些與和諧社會大不相同的模樣,他是不屑一顧的。

  如果非要說的話,那就是沒經曆過多少社會的毒打。

  可周正是一般人嗎,要知道他也算是活了兩輩子的家夥,大風大浪這些年他也算看的不少了,他是那麽容易激動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