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176章 176.暴風雨前夕
  龍貴陽的詢問,讓幾人頗有些意外,他們不清楚,對麵的這個家夥是怎麽一回事。

  一時間,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幾個沒遇見過這種情況的二代子弟們頓時有些手足無措。

  這樣的情況,也讓周正有些無語,對方這些人可是地下城的原著民啊,難道他們重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嘖嘖,看來這麽多年來,他們竟然沒有讓你們接觸過任何一名外人,這還真是讓人有些意外啊。”

  龍貴陽有些感慨的看著的幾人說到。

  看著幾人無措的樣子,薛欣有些難過,她慢慢的從黑暗的影子當中走了出來,平靜的注視著龍貴陽開口道:“看樣子你很了解我們城內的情況嗎。

  不過那又怎麽樣呢?我不管你是什麽人,也不管你是不是來過薪火之城,隻要你現在進了我們的城池,那一切也要按規矩來,我們這兒,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薛欣麵色淡然,如果不是自己帶著的學生太過另她失望,那她大概是不會露麵的。

  “哈哈,規矩我懂,不會讓你太麻煩的。”

  聽到薛欣的話,龍貴陽臉上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看他的樣子顯然是對麵前的少女非常滿意。

  “大潘,拿兩包幹糧出來。”

  說完,他身後的一位壯漢便從口袋裏掏出了兩袋食物遞給龍貴陽,之間他接過壯漢遞來的食物便朝著少女拋了過去。

  薛欣看著朝自己飛來的袋子,她的表情無動於衷,甚至連伸手的欲望都沒有。

  可她沒有,不代表她身後的幾位沒有啊。

  隻見她身後的幾名學生,在食物袋子拋到麵前的時候,便下意識的把手伸了出去,然後袋子就穩穩的落入了他們的手中。

  “刺啦。”

  手指按壓塑料袋的聲音,在這空曠的環境中顯得格外的刺耳。

  薛欣回頭望去,那位接住了食物袋子,還按壓了一下袋子的二代有些尷尬的看向薛欣。

  “啪嗒。”

  食物袋掉落在地,那位二代有些局促的望向薛欣。

  薛欣不語,隻是淡淡的回過頭,望向龍貴陽。

  周圍寂靜無聲,一股寂靜的氣場油然而生。

  雙方都沒有說話。

  但,下一刻龍貴陽卻沒事人似的,聳了聳肩膀。

  薛欣還是麵無表情的注視著他,似乎是龍貴陽在下一刻就會做出什麽危險的事情似的。

  可周正卻發現,事情似乎不像現場表現的這樣,他感覺眼前那位警戒的少女心中的心情應該不是表麵上這樣的。

  如果要說她此刻的心情,應該也是忐忑的吧,周正如是想到。

  周正有些奇怪的望著這少女,按理來說,這薪火之城處在地下世界的正中央,遇到的怪物應該不計其數,並且這少女應該也不適合沒斬殺過怪物的樣子,怎麽她還會忐忑呢。

  “沒想到,小欣兒你還是這麽怕生啊。”

  龍貴陽撓了撓頭,有些意外的說到。

  “呃。”薛欣愣了一下,瞳孔收縮,然後又放大,似乎是想到了什麽似的。

  她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下一刻薛欣的眼神亮了,警惕的目光徒然消失,仿佛眼前男人的身影與她心目中某一個形象相互重合了一般。

  “龍,龍叔叔?”

  “哈,認出我了。”

  少女心喜異常的看著男人,幾位二代有些迷茫的看著兩人。

  “老大,這怎麽一個情況?”

  “去,你問我,我怎麽知...”

  話到此處龍異似乎是想到了什麽,他轉過身與龍曉對視了一眼,竟皆發現了對方眼中的詫異,看樣子,他們也都知曉了麵前男人的身份。

  “這。”

  兩人的那詫異的眼神,立刻便被喜悅與興奮充滿了眼眶。

  不多時,龍貴陽就被他們帶走了。

  “還真是沒想到,咱們隊長,還真來過這地下城,那這麽說來,他和我們說的那些寶物法器也是真的嘍。”

  ......

  議論聲絡繹不絕,龍貴陽帶來的隊友陷入了對未來的美好暢享。

  而周正卻在樓上看著他們臉上那高興的神色,他的臉上不經意的便流露出了,詭異的笑意。

  “這些家夥,還真是有意思,東西都沒到手,這就高興起來了?怕是忘記迷失者的存在了吧。

  還真是有意思呢。”

  說罷,他就把目光從這些人中收了回來。

  他可沒有龍貴陽那樣特殊的身份,如果不想被全城通緝的話,他還得等好兄弟張夢潔為他多說幾句好話呢。

  一日之後,張夢潔為他疏通了一下關係,憑借著幾年的人際關係,他給周正帶來了喜訊。

  兩日之後,張夢潔領著周正離開了隔離區,周正乘機向他打探龍貴陽一行人的情況。

  很快周正便知曉了,除龍貴陽以外那些人現在的情況。

  隔離七天,並觀察那些人的狀態,態度不錯的,釋放,態度差的繼續隔離。

  這時候周正有些慶幸,自己的運氣,如果不是張夢潔,或許他也會向那些人一樣,還在等待隔離期的結束吧。

  “小周啊,我和你講,或許老哥我在外麵已經算個失蹤人員了,之前的人際關係也沒了,但是在這兒,哥哥我還是有點本事的。”

  周正笑意盈盈的稱讚道:“那是,咱張哥可是一等一的牛人,要不是這裏的人是世襲製的話,我張哥肯定是這個。”

  說完周正朝著張夢潔豎起了大拇指。

  張夢潔嘿嘿一笑。

  到底是個俗人,如果不是薪火之城還是有些排外,以及世襲製的話,張夢潔這樣的人,說不定已經成為某一處的管事人員了。

  降緯打擊最為致命。

  兩人說著,便朝前走去,而張夢潔正打算帶著周正領略一下薪火之城的風貌。

  “這個地方,就是地下城最高的建築了,也是權利的中心,城主府。

  老弟別看這地方不如咱外麵的高樓大廈那麽高,但也是別有一番風味的。”

  說完他又對著周正介紹起周邊的東西,可周正還是能感覺到張夢潔在說出高樓大廈時那種思念的情緒。

  說不清,道不明。

  現在已經是張夢潔進入地下城即將從三年邁向四年的階梯中,這如何能不讓人想念故土。

  周正默默的看著我眼前的中年,默默的說道:“張哥,如果,我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帶著你一起就去的。”

  “呃,”張夢潔愣了一下,隨即一笑,他剛要開口,便發現地下城的地麵開始顫抖了起來。

  周正有些疑惑,他剛要詢問什麽,隻見張夢潔臉色陡然蒼白:“遭了,獸潮來了。”

  說罷,也不等周正開口,他便拉著周正朝著一個方向跑去,七拐八繞的來到了一處極其破財,以及邊緣的小屋中,並一把將門關了起來。

  “張哥你這是?”

  周正有些不解的問到,張夢潔急迫的將門邊的一塊石質插銷固定上,這才說道。

  “獸潮來了,就像魔獸爭霸裏麵的魔獸一樣,不過,這不是遊戲,而是真正的獸潮。”

  “這,那我們現在怎麽辦,就躲在這屋子裏?”

  周正有些疑惑的來到張夢潔身邊,並幫著他把屋裏的其他重物堵到門前。

  忙碌中的張夢潔,也乘著這會兒的功夫給周正解釋道:“對,我們隻能躲在屋子裏,沒有別的辦法。”

  “?”

  周正有些詫異的望向張夢潔,“獸潮有這麽恐怖?這城裏不是有那些防守的城衛軍嗎?”

  “呸,城衛軍,這裏有個毛的城衛軍,按照這城裏人的說法,以前是有的,也就是和你想象中的一樣,負責守衛城池的安全。

  可我聽他們說,就在五年前,這些迷失者忽然來了一次史上最猛的進攻,雖然城池守住了,但城衛軍卻全部陣亡了。

  那一次的守城,直接讓城池內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二。”

  “呃,那這個躲在屋子裏有什麽關心嗎?”

  “有,當然有關係了。

  這些城衛軍都是後麵練起來的,他們不和之前的城衛軍一樣,這些家夥都是躲在後方不敢上前的人訓練起來的,那些家夥都是些怕死的家夥,這也就意味著這些守衛軍都是些弱雞。”

  周正愣住了,“這,可我進來的時候不是。”

  還不等周正把話說完,張夢潔就打斷了他的話,“那些是城主訓練的一支守備隊,沒有多少人的。”

  張夢潔的話,多少讓周正有些迷茫了,什麽守備隊不是城衛軍?這倆玩意不是一樣的嗎?

  張夢潔見周正的模樣立刻就明白了,“對就是你想的一樣,守備隊不等於城衛軍,這倆是兩支隊伍。”

  “那城衛軍呢?”

  “喝忒,城衛軍?這玩意就是這酒囊飯袋,如果不是城主怕這些人魚死網破的話,早就把他們辭退了。”

  “?

  什麽意思,這城裏的城衛軍還在?”

  “是啊,城衛軍裏還是有人才的,但那種人才隻是為了睡更好的女人,吃更好的食物存在的,你懂我意思吧。”

  說道這兒,周正就明白了,也就是說現在這城裏有著兩個官方勢力,一個是城主府,一個是城衛軍,一白一黑,相互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