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178章 178.城中過往
  遠處的戰鬥聲不斷靠近,站在街道口的周正,掃了眼街道上瘋狂的人類,便被身旁的張夢潔抓住手,快步向後退去。

  周正也不是什麽豬隊友,他明白張夢潔這麽做的原因,隻是他有些不明白,明明遠處的戰鬥都在不斷靠近了,為什麽街道上的人,還對此莫不關心。

  就像是戰鬥不會蔓延到這兒一樣。

  但周正還是為將心中的疑惑說出來,他隻是對著張夢潔點了點頭,便遠離了這處街道。

  他與張夢潔兩人在越過一處轉角的時候,麵前就出現了一條更加繁華的街道。

  當然這兒指的繁華,隻不過是相比較與之前那處街道而已。

  在看到這片街道後,周正心中又難受了疑惑。

  這是什麽一個情況?周正仔細的掃視著麵前的街道,這地方竟然沒有之前那處街道上呈現的亂象?

  在這片街道上,沒有任何一個衣衫襤褸的人在此打砸搶鬧。

  周正環視一圈,他看著周圍那一圈圈豪華的府邸,奢侈的商店,以及一些用著不知名物體點綴的服飾,他像是明白了什麽。

  看來這地方之所以沒有被那些平民打砸,就是因為這處街道上那些華麗的府邸與昂貴的裝飾了吧。

  看來這地方是這薪火之城的權利中樞了,要不然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下,這地方又怎麽能保持的這麽完好呢。

  畢竟沒有一個掌權者願意看到,自己所掌握的城池是一個髒亂差的地方。

  而他一旁的張夢潔說出的話也印證了這一點。

  “好了,小周,咱們待在這裏就行了,別再往前走了。”

  也不等周正開口,張夢潔就像是看出了周正的疑惑遂開口道:“安啦,如果這地方都守不住的話,那這地下城就沒什麽地方再是安全的了,畢竟這裏是城主府所在之地。”

  “張哥說的是。”聽到張夢潔的話,周正點了點頭。

  這和他猜測的是一個樣的,如果說這城裏還有什麽地方是安全的話,那無疑就是所謂大人物的居所了。

  就在周正感慨這世界的一致性的時候,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在他們附近響起。

  戰鬥已經從城南轉到了中城了。

  見此狀況,周正抬腳就要離開,可他一旁的張夢潔卻一把拽住了他。

  “別亂動。”

  聽著這話,周正懵了,他一臉疑惑的看向張夢潔。

  “別瞎看。”張夢潔低聲說道。

  就這操作搞的周正是一臉懵,現在這是撒子情況哦?

  之前我不想跑,你偏要拉著我跑,現在都打到麵前了,咋滴?這種情況卻不跑了?

  不過,好在張夢潔在周正心中的形象還是讓周正決定相信他一回。

  伴隨著戰鬥的愈演愈烈,周正終於見到了在薪火之城中肆虐的怪物迷失者。

  之所以說終於,那是應為這一路上,都是張夢潔帶著周正跑,這張夢潔的動作就像千錘百煉一般,一路上他們都沒有遇上什麽危險。

  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周正,並未在這迷失者身上感受到威脅,也就是說這玩意並不強。

  就在周正疑惑這些迷失者並不強,為什麽這戰鬥還會有這麽大陣仗的時候,就見與迷失者戰鬥的家夥,一刀就把迷失者的頭顱砍了下來。

  頭顱落地,一聲巨大的尖嘯從頭顱的口中冒了出來。

  吼聲帶來的勁風將街道上的物品吹的東倒西歪,掉落的頭顱甚至將一座較為豪華的房子壓塌。

  巨大的聲響消失,周正就見到了讓他驚訝的一幕。

  隻見街道上那些本還緊閉著的房門內傳來了一聲聲怒罵。

  “艸,搞什麽?”

  “你們這些城衛軍是幹什麽吃的,知不知道你們砸壞的是三長老的產業,你們是不是想死!”

  ???

  看著眼前的情況,周正額頭上冒出了一排黑線。

  這個情況他是真的沒想到,看這樣子,這裏的人兒,根本就不擔心,也不害怕迷失者,那他們龜縮在房間裏是什麽情況。

  周正扭頭看向張夢潔,張夢潔嘿嘿一笑。

  “別看了,你要是時不時經曆一次迷失之亂,那你也會這樣的。

  特別還是這些權貴手底下的奴仆,他們場麵都在流薪街上,更是有著城衛軍的守護,他們的膽子也就更大了。”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周正說道:“我想的是,這些迷失者看起來並不強,為什麽薪火之城還要開城門讓其通過?”

  “哈,這你就不懂了,你看。”張夢潔指著剛剛那個被斬掉頭顱的迷失者說道。

  順著他指著的方向,周正望了過去,隻見那被斬掉的頭顱的身軀正在不斷地複原。

  “這就是原因,自從開放了城門之後,薪火之城的大長老發現,迷失者本身並不強。

  他們隻是有些過人的恢複力,但這也有弱點,那就是砍掉腦袋。

  不過弱點也是優點,那就是隻要有生物被迷失者吞噬,那它就能繼承被吞噬者的頭顱,更有甚者會繼承實力強大之人的戰鬥記憶。

  所以說除非必要,薪火之城的人不會在與迷失者死戰了。

  這樣一來能保存自身,二來還能削弱迷失者的實力,這就是城中長老近百年來的策略。”

  “那成功了嗎?”周正有些疑惑的看著張夢潔問道。

  張夢潔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據我所知,並沒有。”

  “我猜也是。”周正隨意的說道。

  聽著周正的話,張夢潔反而有些好奇了起來,“老弟,聽你的意思,好像不太認同現在的策略?”

  “嗯哼,這不是很明顯。

  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說,按理來說都了解了迷失者的弱點了,那些時候也該有幾隻專門獵殺迷失者的小隊才是。

  但從這種情況來看,應該是出了什麽問題,獵殺的小隊失敗了,導致計劃不得不被終止。

  而後就是城內的人適應了這種放行的生活方式,或許應該說那一代的城主因為獵殺小隊的覆滅,他應該是有過動作的,但不知道什麽原因失敗了,這才導致現在這種不上不下的情況。”

  “妙啊,老弟隻是聽我說幾句話,就把城裏的曆史猜到了,你這腦袋怎麽長的啊。”

  張夢潔一拍手有些興奮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