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5章 5.我想跟你學功夫
  功夫,這兩個字,是多麽的高尚,功夫,在國人心中有多重,不必多說了吧。

  打個比方,家傳的功夫,唾手可得,我們不會珍惜,但當一個沒有接觸過的人,被人贈予,並且告訴他,這套功夫是真的,還有參照,哪他就會寶貝起來,哪怕知道自己可能會練不成,他還是會練,不說大成,至少你問他招式,他都能說出來。

  現在擺在周正的眼前就有這麽一條路,功夫,他想學。

  說實在的,那個國人心中沒有武俠夢。

  況且就前世來說武功又被分為很多種,就武功來說就有內功外功,更別提還有國術這個說法了。

  特別是周正知道,一人世界的武功和他熟知的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一人裏的武功應該不能稱為武功了,叫異術更能體現他們,練到小成就能放火,放電。

  更別提還有另一種人術士,在前世也被叫做天機,同樣的神異。

  “呃...呃,楚嵐...”周正拿著張楚嵐帶來的金瘡藥,擦拭著自己的手臂,他想說些什麽,沒說,但看的出來他很猶豫。

  “你要說什麽,周正?就我們這關係有什麽不能說的。”張楚嵐沒有發現自家好朋友的異樣,依舊在自己玩自己的。

  周正看了看張楚嵐,心中一橫,像是決定了什麽,可下一刻整個人就軟了下來,是的,他放棄發問了。

  他是想學張楚嵐的功法,但是就算他想學,張楚嵐也沒有能教他的決定權,還是得問問張楚嵐的爺爺,張懷義,可就拿他爺爺張懷義來說,想學他的功夫基本不可能。

  畢竟他爺爺的身份可牽扯了很多人的利益,周正也不是很想這麽早趟入其中。

  傍晚。

  “楚嵐,走吧,去你家裏玩會。”周正摟著張楚嵐的肩膀說道。

  “好啊,那我們走吧。”張楚嵐回答道。

  這一次,兩人都沒有受傷,腳步快了很多,沒多久就來到了張楚嵐家。

  “楚嵐回來了啊,嗯,小正你也來了呀。”張懷義看著眼前打鬧的兩小孩,樂嗬嗬的說道。

  “嗯,張爺爺,謝謝您的藥,真好用。”周正說道。

  能不好用嗎?民國時期的異人可沒有現代人的待遇,他們沒有現代的醫療科技檢查身體,藥品種類也沒有這麽豐富,平時受傷了都是全靠金瘡藥,跌打酒這種東西治療。

  有些異人沒有家底,沒有背景,可能受了重傷也隻用的起金瘡藥。

  而且這還是張懷義的金瘡藥,他的金瘡藥不論藥材還是做工都是一流的,不然被圍追堵截這麽多年他靠什麽活下來。

  不過再好的藥也不能夠快速消腫,這些藥劑都是需要配合特殊的手法,才能活血化瘀的。

  張懷義仔細打量了下眼前的孩子,眼前的孩子眼睛烏青,手臂發腫,好在是已經上過藥了,聞藥品的味道,張懷義發現其中有現代的西藥,和自己的跌打酒兩種,看來是處理過了。

  “怎麽了,小正,和人打架了。”張懷義問道,

  “別動,張爺爺給你揉揉。”說著張懷義把手放到了周正的眼眶上揉了起來。

  周正隻感覺被老人揉過的地方都微微發熱起來,心中一下就明白過來,這是老人在用自己獨特的手法幫助自己更好的吸收藥效。

  “嗯,張爺爺,你是不是和楚嵐說過,讓他被人打了不能還手啊。”周正不能猶豫,一個孩子,在這種事上是不會猶豫的,周正毫不遲疑的問道。

  “是啊,這麽說來,小正你身上的傷是幫楚嵐擋下來的。”張懷義看著眼前瘦弱的孩子,頓時明了,是眼前的孩子幫自家孫子擋了許多傷,難怪楚嵐回來的時候受的傷沒有前天的重。

  “張爺爺,為什麽不讓楚嵐還手,他不是會功夫嗎,能發金光那種,肯定很厲害。”周正裝作不解且氣憤的樣子問道。

  “而且,楚嵐被人打了不還手不說,被人打了還不知道跑,張爺爺您和他好好說說吧。”

  老人正聽著周正的抱怨,猛的聽見眼前的小孩說出自家孫兒會武功的事情,老人轉過頭對著張楚嵐青青一撇,不要看張懷義現在慈眉善目的,等他發起火來,可是非常恐怖的。

  而且那一撇的意思明顯就是,小兔崽子你給我等著,待會在收拾你。

  張楚嵐驚了。

  他自己也沒想到自己的小夥伴轉頭就把自己賣了,在老人的目光下撓了撓頭做出無辜相。

  張懷義正想著該給眼前這個孩子怎麽解釋不讓張楚嵐不能還手的理由時,解釋就是麻煩,張懷義暗想。

  隻聽,眼前的小人又有了其他想法。

  “張爺爺你能教我功夫嗎?既然你不讓楚嵐還手,那可不可以教給我,到時候讓我保護楚嵐。”周正裝著不經意的說道。

  “不行,”張懷義語氣一沉,斬荊截鐵的說道。

  同時麵色也是嚴肅了起來,一雙銳利的眸子緊緊的盯著周正,無形中壓力驟然變大。

  周正原先就知道眼前人對自家武學有多在意,也想過很多自己說出這句話之後的後果,可他沒想到,老人反應這麽激烈,一下就激起了老人的警惕心,使他懷疑眼前的人是不是有心人派來的。

  揉好了眼睛,張懷義就去揉周正的手臂,十五分鍾揉好了,腫脹處在發熱,跌打酒,金瘡藥開始發揮功效,轉眼就被吸收,絲絲的涼意從藥裏揮發出來,中和了發熱的傷口。

  “小正,天色不早了,張爺爺送你回去吧,張爺爺還沒見過你的家人呢。”張懷義即使在懷疑這眼前人,但是他表麵上依舊和藹,臉上帶著微笑,隻不過眼中閃過一縷寒芒。

  周正聽見張懷義的話,心中已經意識到張懷義懷疑他了,恰好張懷義說話的時候,周正剛好抬起頭,那一縷一閃而逝的寒芒,被周正捕捉到。

  “嗯,好。”周正明白張懷義送人是假,想去盤自己跟腳卻是真的。

  要是一個處理不好可能會丟掉性命。

  周正並不述他,他身後本就沒人,無人指使。

  況且自己住的福利院還比較偏僻,平常就沒多少人會去那邊。

  起身,走著。

  周正前頭帶路,身後老者相隨。

  “我到了,張爺爺,這裏就是我住的地方,我帶您進去坐坐吧,這還是我第一次帶人回來,黃阿姨肯定。”周正裝出一臉興奮的模樣,給身後的張懷義介紹起福利院來。

  張懷義聽著周正的介紹,可暗中卻提起了十二分精神,時刻戒備,運炁使炁流轉周身經脈。

  “周正,這是誰。”一個坐在轉角處洗衣服的中年婦女問道。

  “黃阿姨,黃阿姨,這是我好朋友的爺爺,就是之前我過夜的朋友,今天我去他家玩,天色太晚了,張爺爺就送我回來了。”周正解釋道。

  聽了周正的解釋,黃秀英,黃院長站起身來,對著張懷義道謝到,“謝謝老人家送我們小正回來。”

  一邊客套,一邊道謝。

  張懷義暗中查看院中情況,嘴上也是連連表示客氣,一直誇讚周正,還說周正是自家孫兒的好朋友。

  “老狐狸。”周正看見張懷義還在客套,不禁想到。

  張懷義探查了一番告辭離去。

  夜晚,院外的大樹上站著一個人,原來是去而複返的張懷義,為了一家人的性命他不得不謹慎。

  張懷義一直待到了午夜,無人接頭,福利院院長也沒有異樣,張懷義這才離去,同時他準備接下來幾天好好的探查一下周圍,別被人包了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