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4章 4.張懷義(2)
  寂靜的林子裏,一個瘦小的身影緩緩的向兩人走來,突然遠處傳來一聲又一聲的的叫聲,瘦小的身影稍稍出現了些許急促,可下一瞬又恢複了正常。

  原來這道身影是名老者,老者在聽見叫喊的時候,步伐出現了些許急促,隻見他的雙耳微微抖動,前方兩人說話的聲音就傳入了老者耳中,前方兩道身影中,一個對著樹叢抱怨,一個肆意發笑,原來隻是打鬧,聽到這兒,老者懸著的心就放了下來。

  一會功夫兩人都停了下來,互相對視一眼同時笑了出聲來。

  林間小道下,老者的身影緩緩顯了出來,同時他也看見了正在發笑的兩人,“楚嵐,你和這個小朋友在笑什麽呢,能說給爺爺聽聽嗎。”

  忽然聽見老人的聲音,張楚嵐也是一愣,隨後就驚喜了起來,“爺爺,爺爺你怎麽來了。”

  “當然是來接我的乖孫了。”老人聽到自家孫兒的發問輕輕的一笑。

  走到近處,他看見張楚嵐身上被打的痕跡,可旁邊的人身上卻沒有,知道不是兩人打架,不過看著情況,張楚嵐身上衣服破碎,幾個腳印印在他的衣服上,老人就明白自家孫兒被人群歐了,心中一疼。

  “抱歉了,楚嵐。”老人心中想到。

  “爺爺好,”周正看見張楚嵐的爺爺到了問了聲好,就開口說道,“楚嵐你爺爺來接你了,那我就先走了。”

  “別呀,”張楚嵐聽見周正的話,心裏就是一急,好不容易有個小夥伴接納自己怎麽能這麽快放他離開呢。

  “周正你就別走了吧,這裏離你家挺遠的,而且挺偏僻的,還不如在我家住一晚上,明天我們兩個一起上學。”

  說完張楚嵐就抬起頭來往向了自家爺爺,碩大的眼睛裏充滿了渴望。

  看著自家孫兒哪飽含著的意義,老者心頭微微一顫,“好,可以,就到我們家住,到時候等你爹回來了,讓你爹去村長哪裏借個電話個你的小朋友家長打個電話報個平安。”

  張楚嵐聽見自家爺爺答應了他的請求,高興的喊道,“耶”,完全沒在意他爺爺說的後半段話。

  周正發現眼前的兩人好像都沒有過問自己的意思,頓時感到一陣頭大,轉念一想,在張楚嵐家住一晚上也並非不可以,畢竟周正往回走的話天就黑了,看不見路,晚上的土路可不好走,即使他知道回去的路,也不想往回走。

  一行三人,周正,張楚嵐走在前頭,老人走在後麵。

  前頭的張楚嵐說著自己平時發生的趣事,周正聽著,偶爾就插上一嘴,平添一絲趣味,恰到好處,老人在後麵聽,場麵看起來非常和諧。

  大概七點左右,天空暗了下來,也就是夏天,天黑的比較慢,不然他們隻能摸黑走了,恰好天剛暗下來,他們就到家了。

  飯桌上,張楚嵐的老爹不住的給老人使眼色,想問下和自家兒子玩的這麽好的孩子是誰,別是其他有心人派來的,可老人根本就不理會他。

  吃過晚飯,周正和張楚嵐躺在床上,周正思緒紛飛他想到了吃飯時張楚嵐一家人吃飯時候的溫馨場麵。

  本沒什麽,可一躺倒床上周正就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穿越前的家人。

  “對了,楚嵐,你爺爺叫什麽。”周正突然問道。

  “張錫林,怎麽了嗎,周正。”張楚嵐有些疑惑,自己的小夥伴為什麽問自己爺爺叫什麽。

  “哦,沒事,隨便問問。”周正的回了一聲。

  不久之後兩人聊了幾句,就各自睡了過去。

  早上六點,周正被門外的聲音驚醒,發現張楚嵐不在身邊,趕忙起身,抬起頭,望向聲音傳來方向。

  這一抬起頭就發現了異樣,張楚嵐做著一套不知名的動作,可手上卻發著金光,這個時候周正忍不住擦了擦眼睛,確實是有金光,下一刻金光消失周正想了想可能是自己剛睡醒看花了眼,可又覺得不對勁。

  “這是什麽,”周正心中想著,就看見張楚嵐停了下來。

  揣著滿心疑惑,周正坐上了飯桌,欲言又止。

  這是別人家的秘密,問了又不好,到時候懷疑自己偷看,可就不好了。

  吃過飯,門口響起了一聲急促的喇叭聲,就見到張楚嵐回頭,對周正說道:“走吧,上學去了。”

  “上學?你不是說你是走著去的嗎。”周正有些疑惑,還是跟上了前麵走著的張楚嵐。

  “拖了你的福,平常我都沒有機會坐的,這不你來了我爹才決定送我們上學的。”張楚嵐滿不在乎的說道。

  聽到這兒,周正也不打算在說什麽了。

  上學。

  放學。

  打掃完衛生的周正慢慢走出校門,就發現一群混混又在欺負張楚嵐了,按照張楚嵐昨天的說法,昨天打他的應該就是這些人。

  “小子今天可沒人就你了。”

  ......

  一聲聲汙言碎語傳來。

  忍不了了,周正衝上前去,飛起一腳,把其中一人踢到,抓住另外一人,使勁一拽,拽開了一人,這是小混混們也反應了過來,看見是個小孩,頓時欺就扭打在了一起。

  躺在地上的張楚嵐看見為自己而戰的周正,心中感動,但還是不能反抗。

  是不能,而不是不敢,他不想搬家,不想失去這個朋友。

  少頃,不敵,周正也被打翻在地,被人拳打腳踢起來。

  小混混人多,不敵是正常的,何況地上躺著的張楚嵐根本就不還手。

  人走茶涼,挨完打的周正躺在地上,旁邊的張楚嵐翻身起來,走到周正身邊,伸手拉周正,沒拉起來,反而自己也倒在了地上。

  “你就這麽慫,不會還手嗎,我都拖住三個了,你隻要對付一個,這你都不敢的嗎。”被拉了起來的周正對著張楚嵐問道。

  “沒,我不慫的。”張楚嵐想辯解什麽,可是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朋友衝上前來幫自己,自己卻沒有還手,一時之間就不知道怎麽辯解了。

  “行了,不敢還手就不敢還手吧,那你總要會跑吧。”周正無奈的說道。

  看這張楚嵐平時一個活脫脫的皮猴子,到被人打了卻這麽的慫。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張楚嵐有些勢弱,聲音低沉的回答道。

  “你知道,你知道,你知道又不做,還你知道,我不是次次都能湊巧碰上的,這種人要麽就不接觸,一接觸到就必須打服他們,不然下次他們還找你,算了,我也不多說了,既然不敢打的話,你下次看見他們就跑吧。”周正語重心長的說道。

  聽著周正的話,張楚嵐有些迷惘,一邊是家人的耳提麵命,一邊是好朋友的責問,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周正站起身來,拍了拍屁股,伸手把張楚嵐拉了起來。

  之後兩人就一起到了診所。

  “醫生,這個腫的,什麽時候可以消掉啊。”周正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一隻眼睛烏青,一隻手還腫了起來問道。

  這還是周正被打到在地之後,雙手護頭,弓起身子的結果。

  “消腫的話可能還要兩三天。”醫生回答道。

  “行吧。”周正看了看自己有些無奈。

  出了診所,周正又有些忍不住對張楚嵐說起了,打不過就跑的話。

  聽著這些張楚嵐心裏也不是滋味,同樣都是孩子,心氣高著呢。

  到了岔路口,張楚嵐忍不住了,將周正拉倒了一旁,對周正說道,“我真的不是打不過他們,你看。”

  說完張楚嵐的雙手發起了金光,又見張楚嵐回身一拳打到了邊上的樹上,受了這麽一下,大樹竟然抖了一下。

  相當於下雪天踢樹的你,那飛起一腳的風姿。

  周正張了張自己不大的眼睛,用手指了指樹,又指了指張楚嵐,“這,你。”

  張楚嵐點了點頭,“看見了吧,不是我不能打,隻是我家裏人不讓。”

  “行吧。”周正感覺這兩個字這一天下來都不知道說了多少次了。

  “對了,楚嵐,你說你爺爺叫什麽。”周正像是想到了什麽,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張錫林啊,早上你不是問過了嗎。”張楚嵐有些疑惑。

  “張錫林,張錫林,張懷義,張楚嵐,金光。”周正忽然反應了過來,有些不確定的問道,“楚嵐,你那個發出金光的能力是不是金光咒啊。”

  “是啊,周正你怎麽知道。”張楚嵐有些迷茫,自己好像沒和小夥伴提過自己練得武功名字,他怎麽就知道了。

  “哦,”周正忽然反應過來如果這是真的,哪張楚嵐他爺爺不就是一人之下裏三十六賊之一,而被他發現自己知道這個功法,張懷義還不知道會懷疑到哪裏去呢。

  “沒嗎,我記得是你上課的時候說的啊。”周正趕忙轉移話題。

  “有嗎。”

  “有,就我早上問的,對了,楚嵐我記得你家有那個消腫藥吧,好像效果很好,昨天的腫你今早上就消了,明天給我帶點來用用,現在呢你就快回家吧。”周正催促到,害怕被看出什麽破綻。

  如果真的是一人世界,學習是有用,但是武功更香啊,他該好好的了解一下這個世界了,做做接下來的規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