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3章 3.張懷義(1)
  “嘿,那邊哪小孩,過來。”

  小巷邊上有幾個小混混抖著腿,叼著香煙,衝著路過的學生招呼著。

  “我?”張楚嵐有些鬱悶,明明自己都已經繞著這群人走了,怎麽還會叫住自己。

  “對,小b崽子就是你,怎麽,看見哥幾個就走,是不給我們育強扛把子麵子啊。”其中一個小混混叫到。

  聽到這兒,無奈,張楚嵐慢慢向他們靠近,“幾位老大,有什麽事嗎。”

  “怎麽沒事就不能找你嗎?還有,叫誰老大呢,我們老大在這呢。”說著指了指坐在摩托上的那個少年。

  “老大好。”

  “哼,”麵前的少年坐起身來,“小b崽子,我怎麽在這一片沒見過你啊,新來的吧,交過保護費沒有?”

  一臉囂張。

  張楚嵐看見這些人的作態,他見過很多,也打過很多,以前他就是因為被這種人欺負的受不了,動起手打了他們,他們一家才搬家到這來的。

  說實話,張楚嵐並不明白,為什麽別的人打了架,無非就是被父母罵幾句,而他家卻要搬到別的的方,為什麽,他不懂。

  要是不讓動手打人,幹嘛要交自己武功,但想到這兒,想起以前動手了之後的後果,張楚嵐一陣憋屈,緊握的拳鬆弛了下來。

  “這位大哥,我沒錢。”多年的經驗讓張楚嵐明白,遇到這種事情,你的態度不能軟,不然他們不欺負你欺負誰,當然也不能太硬,不然容易起衝突,稍有不慎就是被這些人群毆。

  “沒錢?山,搜一搜。”

  “好的,大哥,小鬼你是自己拿出來,還是我來?”其中一個壯實些的少年囂張的衝著張楚嵐叫道。

  “大哥,各位大哥,我真沒錢,我掏給你們看。”說著張楚嵐就動手掏了掏口袋,將口袋外翻出來。

  這種時候他們一般不會為難人,最多隻是口頭警告自己下次要帶錢,但張楚嵐沒想到這群人剛在別的地方受過氣,這才來的這邊想漲漲威風。

  “大哥。”少年回頭看向他的大哥,示意下一步該怎麽做。

  “謔,沒錢啊,兄弟們動手。”帶頭少年叫了一聲一下就跑到張楚嵐身邊,對著張楚嵐的臉就是一拳。

  張楚嵐猛的被打到在地上,其實他反應過來了,但是他不能動手。

  其他人跟上,對著張楚嵐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幹什麽呢?”一聲大喝。

  正巧,剛路過一個中年家長看見了這一幕,趕忙跑過去拉人。

  少年們發現自己事情被人發現,轉頭看見又是個中年人,打不過,隻能停手,不過他們還是放下幾句狠話才離開。

  “小子,你給我等著。”

  中年人走到張楚嵐身邊,將他扶起來,“小同學,你沒事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沒事,不用,謝謝大叔。”張楚嵐連忙道謝。

  聽見張楚嵐的話,中年人一陣猶豫,想要送張楚嵐去醫院,但又怕孩子放學錯過了。

  這時候周正恰好經過,發現了倚著牆大口哈氣的張楚嵐,“楚嵐,你怎麽了?被誰打了?”

  周正看見自己的朋友被打,連忙詢問他的情況。

  “周正。”張楚嵐也發現了身邊的周正,抬起自己被打的有些腫脹的臉,朝著周正笑了下說道,“沒事,我沒事。”

  周正看見張楚嵐被打的腫起來的臉是一陣火大。

  中年人看見張楚嵐有同學來了,就交代了幾句,叫周正記得帶張楚嵐的醫院,便走向學校門口等自己的孩子。

  好一會,張楚嵐才緩過來,周正就問道。

  “張楚嵐,身體怎麽樣了,有沒有覺得什麽地方不舒服?”

  “哈,”張楚嵐頭仰天舒了一口氣,“沒事,謝謝你陪我,周正。”

  “這有什麽,對了我送你回家吧。”周正看見張楚嵐有些瘸拐的步伐,趕忙說道。

  “不用的,不用的。”張楚嵐連忙拒絕。

  “矯情什麽,都傷成這樣了,先去診所,在送你回家,反正順路。”周正扶著張楚嵐走到診所裏......

  “楚嵐,記得打你的人的模樣嗎。”周正發問。

  “嗯,怎麽了。”

  “沒什麽,就是到時候你看見了和我說一聲。”

  “呃,你想幫我報仇?不用了,不用了。”張楚嵐一聽這話哪能不明白周正這話的意思,而且那用的著周正幫自己報仇,要想報仇,他自己就可以,就不打算拖周正下水了。

  “沒有,隻要你告訴我他們長什麽樣,以後我繞著點走。”周正發現張楚嵐發現了自己的想法,也是換了種說法敷衍張楚嵐。

  “哦,”張楚嵐也沒多想,畢竟大家都是小孩,周正看起來還這麽瘦弱,也怕這些人,沒多想就把打他的人相貌說給了周正聽。

  育強中學扛把子!!!周正一聽見這個稱謂,第一反應就是,這什麽鬼稱號,中二啊,中二。

  周正扶著張楚嵐慢慢向他家的方向走去,不久就走到兩人經常分別的位置,“我記得是走左邊吧。”

  “嗯。”張楚嵐回答道。

  這一走就是半個小時,從平坦的瀝青路,走到村子的水泥路,再到崎嶇泥濘的鄉土路。

  “我說,楚嵐,你每天都走這麽長時間的路嗎?不累嗎?”周正和張楚嵐休息了會,周正擦了擦鬥大的漢珠,抱怨到。

  “是啊,還好了。”張楚嵐回答道。

  “呃,你體能這麽好,哪你被打的時候不會跑嗎。”周正不解的詢問。

  被人找碴,人數還比你多,不跑不是傻子嗎。

  “我打的過他們的。”張楚嵐四下看了會,又看見周正站在邊上擦汗,有些委屈的說道。

  “打的過他們,那你不還手,你傻啊。”周正有些努其不爭,也沒想到底打不打的過。

  “我也想啊。”張楚嵐有些懊惱的說道,“我爺爺不讓我動手,我一動手就要搬家了,之前就是打了人才搬到這邊的。”

  “打了人就搬家,這是什麽鬼操作哦,你家有仇人?怕被發現?現在這個年代哪還有這種事!”周正聽見這些就是皺眉,什麽老思想。

  不知不覺,他們又走了一段路程,越走越偏,但還不至於迷路,周圍一片寂靜,隻有風吹樹葉發出唰唰的聲音和蚊蟲嗡鳴聲,驀然,張楚嵐發出一聲,“快到了。”

  “臥槽,”張楚嵐一開口,周正就被嚇了一跳,他正想著這麽偏僻的地方,張楚嵐是不是帶錯路了。

  “真的?我還以為你走錯路了,不好意思開口說,我正打算問你呢。”

  “沒有,你放心吧,周正你被嚇到了?”張楚嵐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

  “周正我和你說,我以前聽到一個故事說,有兩個小孩在森林裏玩,不一會四周突然安靜了下來,深林裏四周出現一雙雙通紅的眼睛,盯著他們,就像現在這樣,哈,”的一聲,張楚嵐轉過頭去想嚇周正。

  “咦,周正你不害怕嗎。”

  周正看張楚嵐搞怪的樣子就想笑,難得生活快樂,送人回家還有樂子看。

  “這有什麽好怕的,又不是沒見過,我和你講啊,應該是除了那一雙雙通紅的眼睛,周圍還傳來了一聲又一聲撕拉,撕拉的聲音,突然,周正提高了一些分貝,在那兩個小孩走過一棵大樹邊,大樹張開了雙手.......”

  “啊,”故事聽得正入迷,沒看路,猛的被周圍的樹枝刮到,張楚嵐被嚇了一跳,趕忙蹲下,正好,這一蹲下就扯到了之前的傷口。

  嘶,眼淚續滿眼眶,張楚嵐害怕的哇哇亂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