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6章 6.終離去
  清晨,天剛蒙蒙亮。

  周正做了一個夢,說是夢,則更像是回憶,夢中他回到了大學剛開學,直到夢醒,周正把整個大學生活都過了一遍。

  這個夢,讓他記起了當初,大三下半學期,他曾從一個中年人手中,買過一本書,花了他3000大洋。

  是什麽書來著...對,那是本拳譜,《八極拳》,周正雙眼放光,同時抬手就給了自己一個巴掌,“我怎麽把這麽重要的東西忘了。”

  猶記當初,周正買書的時候中年人就說過這本書是真的。

  中年人還說他的父輩就是練這個,當時周正一百個不信,可當那個男人把書放下,轉頭就給身後的牆壁來上了一拳,牆破了個窟窿,讓周正不得不相信。

  記得買到書的時候欣喜若狂,以為自己是天命主角,周正整整堅持練了一個學期,直到大四實習,忙起來,才丟下拳法!

  要恰飯的。

  不,不是這樣,周正抱著頭回憶起來。

  當初大四的時候,他是因為沒練出任何東西才丟下的,實習隻是誘因。

  不得不說,當初他的身體素質在那段時間是最好的。

  一直到中午,周正買了一疊A4字,整個下午都在畫畫,從最開始的四不像,到後麵的清晰,耗費了周正巨大的心力。

  直到走出校門,他還處於恍惚當中,周正背著書包,愣愣的走到巷子裏。

  突然,背後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腳,嘭,的一聲,周正應聲而到,這一倒,周正反應了過來。

  可是來不及了,等周正剛爬起來的時候,邊上已經圍上了七八個人,原來是這兩天打張楚嵐的小混混。

  “呸,小子很牛啊,幫你朋友出頭,不給我育強扛把子麵子?”帶頭的少年,朝著左邊吐了口口水,一臉不屑的說道。

  帶頭少年走向周正,提著周正的領子,道,“你很有本事啊,幹管我們的事。”

  ...

  說完放開周正的領子,雙掌用力朝他的胸口拍去,想把它拍倒。

  周正被推的後退了兩步,抬手擦了下沾到的口水,並用直勾勾的眼神盯著這個帶頭堵他的少年。

  “cao,小子,會不會說話,你看nima呢。”

  “cao,幹他。”

  帶頭的小混混被周正看的毛了起來,這小鬼還敢挑釁,看我幹不幹死你,小混混如是想到。

  小混混抄起手就想給周正一拳,被周正躲掉,他沒想到周正被人圍住了還敢躲,惱怒起來,又是一拳。

  周正當然也怒了,勞資雖然沒小弟,但我好歹是個穿越者,幹我?你看我幹不幹你就完了。

  周正又是一躲,順帶的往前一撞,將帶頭的撞翻在地,接著整個人就是壓上去,抓住帶頭混混的領口,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他臉上。

  “我cao,老大。”正當周正要打第二拳的時候,他們反應過來。

  畢竟不是專業混混,隻是業餘的,這點時間當然夠他們反應。

  其餘人慌忙從上前去,一個兩個想要拉開周正,周正一扭身子,想甩開拉著他的人,人小,力氣不夠。

  “cao。”周正怒喝,旋即,一屁股做到被打到的混混頭子身上,掙出一隻手,就是一拳,一拳打到地上的混混頭上。

  周正身邊的混混也反應了過來,抬手就是對著周正猛打猛踹。

  一下一下,劇痛,周正被踢的有點脫力,但隻要讓他騰出手來就要給地上的混混一拳。

  完全的拚命三郎。

  脫力了,周正被後麵的人打的脫力了,被人架起來。

  地上的混混也被人扶了起來,緩了好一會,混混頭子清醒過來。

  “made,cao,打老子,啊,打老子。”一拳,一腳,打在周正的肚子上,不一會周正就癱倒在地上。

  不管你信不信,有時候命運就是這麽湊巧,張楚嵐來了。

  他看見一群混混圍著一個少年,剛想離開,不惹事,可轉頭就感覺不對,回身一看,越看越熟悉。

  “臥槽,周正。”張楚嵐看見自己的小夥伴被人打的癱在地上,整個人炸了。

  他自己被欺負的時候他都沒有這麽生氣,一聲大喊,“混蛋,放開周正。”

  帶頭少年回頭一看,原來是之前被自己欺負的傻小子。

  “嗬,原來是這個慫蛋啊。”

  “小鬼,你兄弟在我手中你敢上嗎。”其中的一個小混混對著張楚嵐挑釁道。

  其他混混聽見自家人這麽說頓時放肆大笑起來。

  “哈哈哈。”

  “哈哈哈。”

  ......

  這時,空氣突然凝實,張楚嵐周身散發金光,三下五除二就打到了這群人。

  張楚嵐扶著周正就想走,轉角處突然出現一個大媽。

  她看見兩個小孩,一個扶著另一個渾身是血的小孩,一驚,目光延長,後麵的地上又是躺著另一群少年頓時嚇得大叫起來。

  “啊,殺人了,救命啊。”

  說完大媽轉頭就跑,東倒西歪。

  啪,高跟鞋承受不住重壓,斷了,大媽那兩百斤差些的肥肉,親密的與地麵接觸。

  她顫顫巍巍的回過頭,恰好周正抬起頭,頓時嚇得大媽一激靈,站起身來就跑出巷子,隨身物品也散落了一地。

  一會的功夫,張楚嵐就聽見警車的聲音。

  “姓名”

  “張楚嵐”

  “你扶著的人和你什麽關係?”

  “同學。”

  “你怎麽會出現在那。”

  ......

  一番問答,張楚嵐的父親被驚動了,張楚嵐的父親來到警察局詢問了下情況,在了解了情況之後,帶著張楚嵐出了警局。

  路上。

  “楚嵐,你用武功打了他們吧,我不是說過不能用的嗎。”張楚嵐的父親責問道。

  張楚嵐一聽見父親的問話就是不滿。

  “爸爸,周正受傷了啊,你是沒看見,好家夥好,我去的時候周正都被打的躺在地上了,扶起來的時候也滿身是血。”

  “楚嵐。”張楚嵐他爹不滿到。

  張楚嵐被他父親直接帶回了家,gw根本不理會張楚嵐要去看周正的要求。

  一會到家,“黑虎掏心,旋風擊破...”一套連招行雲流水的打在了張楚嵐身上。

  隔天放學,張楚嵐在學校看見被包裹的像木乃伊的周正,上前就是一陣關心。

  “周正你沒事吧。”

  “沒事,身體倍棒,謝謝你了楚嵐,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會被打成什麽樣。”周正如是說道。

  “沒有,沒有這麽誇張啦。”張楚嵐被周正誇的不好意思,抓耳撓腮。

  放學回家,張楚嵐一回去就看見了自家爺爺,對於爺爺突然間出去幾天,他都習以為常了,雖然不知道爺爺去幹什麽。

  “爺爺。”張楚嵐撲倒張懷義懷裏。

  “哎,乖孫,有沒有想爺爺。”張懷義慈祥的摸了摸孫兒的腦袋。

  “楚嵐,周正的事我聽你爹說過了,不怪你。”

  “嗯嗯。”張楚嵐乖巧的點頭。

  “有沒有去見過周正?”

  “見過了,不過是今天上課看見的。”

  “昨天沒去嗎。”張懷義追問。

  “昨天爸爸不讓我去,回家還打了我一頓。”張楚嵐生氣的說道。

  “他打的可凶了,旋風擊破,黑虎掏心啊爺爺,你見過別人家有這麽對自己的孩子的嗎。”張楚嵐對著自己老皇爺告著自家父親的禦狀。

  “嗬,嗬嗬,那爺爺幫你報仇。”張懷義笑嗬嗬的說道。

  張懷義抬手,聚炁,掌中金光湧現。

  “去,”金光飛到張楚嵐他爹的身邊,嘭,金光發出了堪比手雷的爆炸樣,一下就把他老爹打飛。

  那邊的中年人起身,朝著老人大喊道:“爹,你吃飽了撐著,沒事打我幹嘛。”

  “做你的事去。”張懷義回道,說完看向了身邊蹦著叫好的張楚嵐,心中想到。

  “楚嵐,希望你以後不要怪爺爺。”

  當天晚上,張楚嵐忽然就聽到了自家要搬家的話,頓時抽幹了精神氣。

  “為什麽要搬家啊,在這不好嗎。”張楚嵐弱弱的問道。

  “還不是因為你。”熟話說的好隔代親,張楚嵐他爺爺疼他,可他爹不慣著他呀。

  ......

  隔天,上學早上張楚嵐沒來,周正就知道張楚嵐應該要搬家,畢竟他用出了他家的功夫。

  沒錯,這時候的張楚嵐正跟著他老爹搬退學手續,下午周正見到了張楚嵐,而張楚嵐也和周正說了自己要搬走了。

  ......

  遠行,周正目送張楚嵐一家遠去。

  八級算我給開的外掛,實在想不到從哪裏切入學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