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世事難料
  次日一早,幾件大事長了翅膀一樣飛便了全大梁。

  三公主病逝,皇後娘娘和大皇子葉瑞澤涉嫌謀反被廢為庶人,燕國和親的靈嵐公主自盡於龍吟山。

  一同涉嫌謀反的還有臨安王的準臨安王妃端暉郡主,同時也是暗中加害五公主葉青蘿的凶手,臨安王與端暉郡主的婚約解除,皇帝重新將五公主賜婚給臨安王。

  秋獵期間發生的大事一件接著一件,皇帝已經下令要提前回京城,今日本來是假麵舞會的日子,皇帝深覺葉青蘿忙活了這麽久又取消了很是對不住她,就延遲在下個月的同一日了。

  眾人收拾了行禮浩浩蕩蕩地從龍吟山出發回京,隻是很多人的心情已經不如來時了。

  陳貴妃成為了最新的當仁不讓的新任皇後人選,但還是謹慎地保持著低調的作風,也許正是這樣的心態才讓她能一路不出差錯的笑到最後。

  回京之後半月,三公主葉清華的遺體被運回京城,皇帝本來是很疼愛他和皇後的一雙兒女的,聽到葉清華去世的消息後也心痛不已,但是同時運回來的還有葉清華的遺物。

  皇帝心痛的時候去翻了翻女兒留下的遺物,從中翻出了她與皇後的來往書信,其中赤裸裸地寫著等她的親哥哥大皇子葉瑞澤謀反成功之後就如何如何,又是如何怨恨皇帝將她遠嫁番邦的。

  皇帝一口氣沒上來,驚怒攻心,一時間就暈了過去。

  太子葉俊辰在皇帝暈厥期間放下手中所有庶務,與五公主葉青蘿一起輪流守在病榻前侍奉湯藥,在一雙兒女的貼心照料下,皇帝纏綿病榻十幾天,終於慢慢開始好轉。

  皇帝生病期間陳貴妃統領後宮一切瑣事,安葬三公主,安排皇後和大皇子的圈禁之地,仍然吩咐了要好吃好喝地伺候著,不得怠慢。

  葉俊辰和葉青蘿的孝心和陳貴妃的大度感動了後宮前朝的一眾人,被認為是當時值得青年,閨秀,和妻妾的學習榜樣。

  皇帝在床榻上得到了兒女的悉心照料,倒是衝淡了不少對葉清華去世和葉瑞澤謀反的悲痛。

  他看著眼前的一雙兒女,再次感歎世事無常,在他年輕的時候是多麽忽視這兩個孩子,在群狼環伺的後宮任由他們散養長大,沒想到此刻倒是成了他最大的精神支柱。

  又過了幾日,皇帝能下地上朝的時候楚淩洲在眾目睽睽之下主動交出了手上的臨安王印,被朝中重臣大讚不已。

  大梁又多了一位新入朝為官的小青年學習的楷模。

  皇帝身體漸好,一切都步入了正規,這時候才想起來在龍吟山耽誤了葉青蘿要舉辦的假麵舞會。

  這段時間變故太多,要處理皇後一黨的餘孽,還有去龍吟山度假期間積累的庶務,皇帝和大臣們都很心累,為了改善一下大家的上班條件皇帝重提此事,決定於月底重辦舞會。

  陳貴妃正在操勞兩樁婚事——一樁是葉青蘿和楚淩洲的大婚,一樁事是葉俊辰和萬溪澈的婚事,忙得腳不沾地,隻好又將此事委托給了葉青蘿。

  一回生二回熟,東西都是現成的,隻不過挪了個地方而已,葉青蘿效率很高地五天之內就把此事搞定了。

  入了夜,葉青蘿正在屋中悠哉悠哉地看楚淩洲新送給她的花本子,猛然間覺得身邊多了個人,頭也不抬地道:“我的王爺,你現在都能光明正大地出入我的宮殿了,為什麽賊性不改還走窗戶呢。”

  楚淩洲走到她身邊,將一把將葉青蘿手中的小說抽了出來,引得葉青蘿皺眉看他。

  “今日有正事要找你說。”

  楚淩洲一臉嚴肅。

  葉青蘿愣了愣:“什麽事?”

  她可是剛過了兩天安生日子,前一陣去床前伺候皇帝生生累瘦了一圈,現在好不容易養回來了一小點。

  楚淩洲刀刻一般的長眉微微皺著,漆黑的眼中卻透出一點笑意,開口道:“明天就是舞會了,我學的舞步,好像又都忘了。”

  葉青蘿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住,她瞪著圓溜溜的眼睛道:“那你想怎麽樣?”

  “學啊。”

  楚淩洲正兒八經又優雅地伸出手:“老師,學生不才,還請老師再教我一遍。”

  葉青蘿沒繃住笑了出來,搭上他的手卻裝作一臉不耐煩地道:“你啊,可真是老師我教過的最差的一屆學生。”

  香雲早就給兩人關上了門,溫馨的燭光中,兩人的身影越靠越近,最終相擁到了一起。

  第二日,葉青蘿舉辦的舞會辦的很完滿,尤其是新式的旗袍,火速地在大街小巷中流行起來。

  葉青蘿正坐著車出宮去看孫淮月和她的準弟媳婦萬溪澈,瞧見了街上每個站著的坐著的女人都身著五顏六色的旗袍,一時間眼花繚亂,有種穿越回了舊上海的味道。

  “奴婢聽說做旗袍的李大娘都賺發了呢。”

  香雲在外麵給葉青蘿一指:“喏,公主你看,這個最新的最大的裁縫店就是李大娘新盤下來的呢。”

  葉青蘿嗬嗬一笑,自己也算是帶動了古代的時尚潮流吧。

  馬車繼續前行,葉青蘿正靠在車窗上閉目養神的時候馬車卻突然停了下來。

  “什麽人?”

  香雲警惕的聲音響起,葉青蘿坐直了身子。

  “是我。”

  一道熟悉的男聲傳來,葉青蘿呆了一下,薑予之?

  “五公主不必下車,我來是有一件東西要還給五公主的。”

  薑予之溫聲道,將一個小木匣子遞給了香雲。

  葉青蘿接過來打開一看,不由愣住,那裏麵躺著一直樣式精美又古樸簪子,正是當時楚淩洲送給她又丟失的那支!

  “當時五公主一直隨身攜帶著,我以為應該是對她非常重要的東西,所以專程送來了。”

  薑予之在車窗外道:“提前恭賀五公主和臨安王大婚之喜了,我就借花獻佛一回,把這個當做給五公主和臨安王的新婚賀禮吧。”

  “多謝燕王。”

  葉青蘿隔著馬車,回應道。

  那邊卻已經沒有聲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