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結局
  “公主,人已經走了。”

  香雲道。

  “嗯。

  咱們也走吧。”

  葉青蘿思索了一會兒,決定回去後將此事告訴楚淩洲。

  靈嵐自盡的當晚人人驚慌,第二日才發現燕王薑予之和他的一幹下屬們已經從龍吟山消失了,隻留下了一封書信,上麵寫著燕國有急事要回去處理請皇帝見諒之類的,就這樣悄悄跑路了,可怎麽現在還在大梁國境中呢?

  “公主,鎮北將軍府到了。”

  香雲扶著葉青蘿下了馬車,迎麵卻撞上了剛從將軍府裏出來的陳品言,年輕的將軍意氣風發地向她行了個禮,道:“淮月就說讓我趕緊走,原來是公主到了。”

  “淮月也是的,本宮也不是別人,怎麽還有為了朋友趕走的情郎的?”

  葉青蘿故意打趣他。

  陳品言臉上一紅,抓抓頭:“公主說笑了。”

  “說笑?”

  葉青蘿逗他:“沒有呀,不是說孫夫人和貴妃娘娘正在商議你和淮月的婚事嘛。”

  “呃……”陳品言聽到此事就樂得合不攏嘴,一個勁兒的傻笑。

  “青蘿——你不快進來,跟他說個什麽勁兒啊。”

  孫淮月老遠望見了她。

  “得了,本宮不給你說了,說多了怕淮月吃醋。

  以後不理我可怎麽辦?”

  葉青蘿再次捂著嘴一笑,留下臉像燒紅的蝦一樣的陳品言站在原地。

  “孫夫人一開始不是死活不同意陳將軍嗎?

  怎麽突然又同意啦?”

  香雲好奇地問。

  “在龍吟山的相處孫夫人其實也不那麽抗拒陳品言了,左看右看陳品言是個老實孩子,又喜歡淮月的性格。

  後來孫老將軍也看出了端倪,就直接做主讓淮月和陳品言開始議婚了。

  再加上陳貴妃現在很有做皇後娘娘的潛質,若是她坐上了皇後的寶座,陳家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葉青蘿一邊走一邊跟香雲解釋。

  “不管怎麽說,孫小姐和陳將軍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啦。”

  香雲笑著道:“和公主與王爺一樣!”

  葉青蘿臉上紅了紅,嗔道:“就你話多。”

  “你們說什麽呢?”

  孫淮月受不了葉青蘿慢悠悠地,幹脆大步迎接了夠來。

  “正說公主和王爺呢。”

  香雲俏皮地捅了出去。

  “哎喲喂。”

  孫淮月提起這個就捏起來了鼻子怪聲怪氣地道:“我雖然沒去,可也聽說了王爺和公主跳的開場舞,那叫一個驚豔!”

  葉青蘿臉上發燒,那天本來她不想跳開場,可是楚淩洲不知道吃錯了什麽藥非要拉著她跳舞,就算兩人戴了麵具,可還是被人一眼認了出來。

  “不說這個不說這個。”

  葉青蘿連忙打斷孫淮月,轉移話題道:誒,對了,我聽說你三哥孫懷滇將軍要去西北駐守了?

  是怎麽回事?”

  孫淮月提到這個就輕輕歎了口氣,道:“是三哥自己和爹申請的。”

  她回憶著那天晚上她本來瞞著孫夫人要溜到街上去買新出的劍鞘,忽然看見了孫懷滇進了孫老將軍的房中。

  鬼使神差地,孫淮月跟了上去,在窗外偷聽。

  彼時孫懷滇剛進門,孫老將軍背對著他,就來了一句:“懷滇,這麽多年,是我對不住你,對不住你娘。”

  孫懷滇當時就像釘在了地上一樣,好久才說出一句:“此話怎講。”

  孫淮月秉著呼吸聽完了一耳朵的陳年舊事的恩怨,心中震驚的像被人扔了個火藥炸彈。

  原來孫懷滇的母親的死與她娘孫夫人有關!

  怪不得這些年孫懷滇都疏遠他們兄妹。

  “……你能去向臨安王舉報大皇子,我很欣慰。

  你終究沒有走上歪路。”

  孫老將軍喟歎一聲:“皇上也下令重賞,你想去哪裏?

  我給皇上提。”

  長久的沉默之後,孫懷滇輕聲道:“西北。”

  孫老將軍也驚訝地望著他,而後點點頭:“好,西北,其實是個好地方。”

  這番談話後,孫淮月沉默了好幾天,後來孫夫人被孫老將軍稱病送回了老家圈禁,她是其中最不驚訝的那個。

  母親有罪,送回老家圈禁是應該的,她隻是不能出門,可他們三個兒女還能時常去看她。

  那孫懷滇的母親呢?

  印象中那個總是沉默寡言卻經常守在門邊等孫懷滇下學的女子卻是永遠也不能睜開眼了。

  離開了鎮北將軍府,葉青蘿鑽進車中,卻突然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食物的香味。

  “雲生?”

  葉青蘿驚訝地看著坐在車裏的人,自從從龍吟山回去之後,楚雲生就沒有給她聯係過。

  前一陣秋綰的後事辦完,葉青蘿過去祭拜的時候看到墳前放著一束白色的小花。

  楚雲生仿佛消瘦了很多,平靜的視線落在葉青蘿身上,笑道:“你氣色好多了。”

  “還是多虧了劉大夫給我開的藥。”

  葉青蘿拿起了小茶幾上的荷香粉蒸肉,道;“還是你知道我愛吃什麽。”

  楚雲生彎了彎唇:“最開始這是大哥讓我買了帶給你的。”

  葉青蘿一愣,聽得楚雲生淡淡道:“我要走了。”

  “去哪?”

  葉青蘿下意識地反問。

  “到處去看看,完成師傅的心願。

  他如今走不動了。”

  楚雲生拍了拍身邊的包裹溫和地道:“這裏麵是我留給你的調理身體的藥,你要按時吃。”

  “雲生……”葉青蘿恐慌地看著他。

  “別擔心,我沒事。

  隻是我明日就走了,你和大哥的婚禮口我恐怕不能參加了。”

  楚雲生說完,便起身告辭了。

  葉青蘿歎了口氣,剛回到宮中,愁緒還沒散完,小翠就迎了上來眉開眼笑地道:“公主,你可回來了。

  還有衣服等著你試呢。”

  “什麽衣服?”

  葉青蘿疑惑。

  小翠領著她進去,廳間充斥著溫暖的陽光,正中間掛著一套喜慶而華麗的大紅色的喜服,金線修成的鳳凰赫然現於貴重的緞子上,鳳冠上的珍珠映著陽光流光溢彩。

  半月後,十一月初六,五公主與臨安王大婚,京城內酒樓茶館的門頭披紅掛彩,十裏紅妝。

  次年十月,太子葉俊辰登基為帝,冊封太子妃為皇後,開啟了大梁的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