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四百三十章 失去
  皇帝的貼身太監吊著眼尾尖細著嗓子道:“奴才奉皇上旨意,帶走大皇子謀反案中的所有涉事人員,你一直替皇後娘娘在宮內外傳遞消息,怎能漏了你呢,帶走!”

  陸姑姑已經被謀反兩個字嚇呆了,直直地被拖了出去。

  這時候屋內傳來幾聲咳嗽,皇後被禁足之後真正的大病了一場,緩步從裏屋裏走出來,神態竟然老了不止十歲。

  “大皇子謀反?”

  皇後冷聲問道:“有什麽證據能證明大皇子謀反了?

  現在大皇子還好好地待在京城裏。”

  太監笑了笑,對皇後恭敬多了,隻行了個禮道:“皇後娘娘,證據都在皇上手中,奴才也不知道具體的情況。

  隻是現在大皇子和國舅爺等人應該也被關押起來了。”

  皇後皺眉:“帶本宮去見皇上!”

  “皇上特地吩咐了,此事他人證物證俱在,他已經不想見您了。”

  說著太監伸手拿出來了個聖旨,當眾宣讀了廢去皇後和大皇子葉瑞澤的旨意,皇後渾濁的雙眼中盡是不可置信。

  她是當朝最尊貴的皇後,連陳貴妃在她麵前都謹小慎微,她的兒子是大梁的嫡長子,怎麽可能落到如此地步?

  謀反,那是她還沒有實施的計劃,到底是誰出賣了他們?

  皇後張口欲罵,門外突然傳來一聲驚呼:“皇後娘娘——”“攔住她。”

  太監轉身盯著進門的那個小宮女道:“你是誰?

  有什麽事?”

  “皇後娘娘。”

  小宮女被攔在外麵,一時不知道裏麵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滿麵淚痕地哭喊道:“娘娘,西北番邦傳來消息……說……”“說什麽?”

  皇後咽下到嗓子口的怒罵,心中大驚。

  “說三公主病逝了……”“什麽?

  !”

  皇後臉色霎時間鐵青不已,站在原地愣了許久,來傳旨的太監也很是訝異。

  好一會兒,皇後的身體開始全身顫抖,她抬起臉盯著太監,直把他盯得毛骨悚然,又突然低頭嗬嗬地笑了起來,笑聲回蕩在這空曠的屋子裏格外瘮人。

  “皇後娘娘……節哀啊。”

  太監歎了一口氣。

  皇後卻好像聽不懂他說的話了,一邊笑著一邊流淚,笑聲越來越大,直傳出到了旁邊的院子裏。

  陳貴妃正在屋中慢悠悠地品茶,聽到皇後癲狂的笑聲後她也輕輕笑了笑。

  “貴妃娘娘,奴婢怎麽聽著那個屋子沒動靜了?”

  身邊的宮女伸長了耳朵聽了好一陣,道。

  “皇後應該是瘋了。”

  陳貴妃淡淡地道。

  宮女身體平白無故地抖了一下,小心地附和道:“可不是,皇後娘娘就一個女兒一個兒子,現在三公主病逝,大皇子又被皇上以謀反的罪名廢為庶人了,皇後娘娘一天之內連聞兩件噩耗,一時受不了打擊是有的。”

  陳貴妃白嫩的手指撫摸著杯子,笑道:“她一輩子都以她那一雙兒女驕傲,做盡壞事,現在可算是得到報應了。

  不過今日傳來的可不止兩件噩耗。”

  她對上小宮女疑惑的眼神,道:“還有皇上要廢黜皇後的事。

  這可是喜事。”

  小宮女一愣,隨即也反應過來,笑開來道:“後宮現在除了皇後娘娘,就是咱們娘娘您最尊貴。

  惠貴妃是燕國和親來的,現在大皇子意欲勾結燕國謀反的事雖然沒傳出去,但是咱們是知道的。

  皇上不可能再立燕國來的惠貴妃娘娘為後。

  那麽後位……”陳貴妃勾唇一笑:“小丫頭倒是機靈的很。

  惠貴妃不僅不能立為皇後,以皇上敏感多疑的心思肯定還會懷疑到她身上去。

  畢竟燕國現在的掌權人是她哥哥麽。”

  “娘娘是懷疑惠貴妃娘娘也在從中參與謀反的事了?”

  小宮女睜大了眼問。

  “不管她到底有沒有,在皇上心裏都是有的。”

  陳貴妃到底是陪伴皇帝身邊的老人,一語成讖。

  皇帝的貼身太監去皇後院子裏傳旨的同時,另外一撥人已經到了惠貴妃宮中,當眾宣布她品德有失,降為貴人,褫奪封號。

  從榮寵一時的貴妃降為貴人,這個懲罰不可謂不重。

  尤其是靈嵐平日裏囂張跋扈,現在她的保護傘皇後倒台了,以前她得罪過的人都等著看熱鬧。

  皇帝頒發這道旨意還有另外一層寓意,就是給燕王薑予之敲了敲警鍾,告誡他不要伸手再攪亂大梁的政局,朕已經知道你的所作所為。

  薑予之得到這個消息後平靜地點點頭,來匯報的人小聲問他:“王上,現在大梁的皇帝明顯是發現了靈嵐公主給咱們傳遞消息的事。

  恐怕以後靈嵐公主在大梁後宮是沒有好日子過,不如咱們此次趁機將她接回去?”

  薑予之淡淡地掃了他一眼,那人的額頭上直接出了一層薄汗。

  “是靈嵐讓你過來求救的?”

  薑予之直接地問。

  “王上……”“你告訴她,她現在已經是棄子了。

  本王不會救她的,讓她好自為之吧。”

  薑予之道。

  那人滿身冷汗地下去傳話了。

  靈嵐坐在屋中呆呆地聽完這句話,淒慘地笑了起來。

  當夜她將所有人都驅逐出去,平躺在床上閉上眼睛。

  漆黑的夜裏,她眼前閃過小時候第一次見到薑予之的樣子,他那麽高貴,是王上的兒子,眾人簇擁著。

  她不過是街上一個小小的最普通的人,卻不可自拔地愛上了他。

  一心一意地進宮做宮女,想盡方法地接近他。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被傳喚了過去,薑予之開口便道:“我能讓你成為燕國的公主,你可願意?”

  成為燕國的公主?

  她愣在那裏,不是他的王妃?

  薑予之等了好一會兒都沒等到她說話,開始不耐煩起來。

  這時候門突然被推開,一個嬌俏可愛的女子走了進來,纏著他說了會兒話,見他臉上盡是溫柔和憐愛。

  她這才如夢初醒,她這樣的女子怎麽能和眼前的女子相比呢?

  還妄想陪伴他左右。

  “我願意。”

  她突然開口,第一次抬起頭直直地看著他,公主也好,就能在他身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