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四百二十九章 賜婚
  “你要跟朕說什麽事?”

  皇帝的書房中,皇帝正坐在椅子上揉著太陽穴,今日的消息內容太多太勁爆了,他還需要時間來消化和接受。

  楚淩洲從袖中掏出一疊信件和其他密報呈上給皇帝。

  “這是什麽?”

  皇帝蹙眉伸手翻閱,看了幾張之後,他的臉色漸漸鐵青起來。

  約莫一刻鍾後,全部的信件才被皇帝一口氣翻看完畢。

  “這個孽障!

  孽子!”

  皇帝狠狠拍著桌子,額頭青筋畢露,氣得胡子都翹了起來。

  “這是臣近日才收集到的,大皇子與燕國聯係許久。

  之前臣已經發現過一次,但是大皇子隨即換了與燕國的聯係方式,臣也是查了很久才發現是臣身邊的柳依依在做新的聯係人。

  是臣的疏忽,還請皇上降罪!”

  楚淩洲說著,跪在了地上。

  皇帝氣得狠狠出了一口氣,道:“此事不怪你,一直以來,朕不是不知道大皇子資質平庸,品行也有些問題,可沒想到他竟然這般膽大不孝,竟然妄圖與皇後一黨策劃謀反!”

  “幸好孫懷滇將軍在最後的時候告訴了臣所有的一切,不然大皇子做事如此隱秘,後果不堪設想。”

  楚淩洲沉聲道:“燕王還在大梁,擺明是來當幌子,其實暗中卻在謀劃此事。”

  “這個燕王,狡猾的很。”

  皇帝冷聲道:“要不要扣下他……”“皇上,若是貿然扣下燕王,恐怕會引起燕國與大梁之間的戰爭。

  何況燕王做事謹慎,信中隻是說若是大梁有難處,燕國會派精兵來支援。

  並沒有明確地說是助大皇子謀反。”

  大梁有難,鄰國來支援,這是多麽溫情的說辭,大梁若是拿著這句話扣下了薑予之就要引起四國的憤怒了。

  “那就這麽放過他?”

  皇帝不甘心地道:“他的手伸的這麽長,還妄圖攪亂我大梁的朝局穩定,若不是孫懷滇暗中通報,大梁江山就真的危險了。”

  “可笑的是燕王暗地裏做出這種事竟然還想娶五公主為妻!

  這是明目張膽地欺負我們大梁!”

  楚淩洲突然憤慨地道。

  “哼,差點禍害了朕的江山,還想娶朕的女兒,他休想!”

  皇帝也正在氣頭上,跟著他的思路說道。

  楚淩洲懸著的心放了放,悄悄地翹了翹嘴角,抱拳道:“皇上莫要擔憂,其實臣在燕國也安插了棋子,燕國的生意中萬錦銘安插的也有大梁的人。

  此事不僅僅是孫懷滇暗中通報,這些安排在燕國的人也送了信過來,說燕國的軍隊異常,臣這才起了疑心。”

  “你做的很好。”

  皇帝點頭讚賞:“燕王很謹慎,你能在燕國安插進人,肯定也是下了大工夫的。”

  “都是臣的職責所在。”

  楚淩洲目光堅定,一副忠君愛國的模樣,話鋒一轉,道:“其實燕王所做的不僅僅是搭上了大皇子意欲挑動大皇子謀反這一件事。

  以前燕王也想在臣和皇上之間製造矛盾,想讓臣做燕國的暗棋。”

  皇帝心中倒抽一口冷氣,若是當時楚淩洲做了燕王的暗棋,大梁的江山就不是危險能形容的了,他手中可是有臨安王印,能號令三軍,大梁江山隻有顛覆這一條路了。

  誒,對了,皇帝心中一動,他手中的臨安王印……想到這兒,皇帝摸了摸下巴,笑著道:“朕早就知道臨安王府世代忠君愛國,絕不會做出賣國求榮之事的。

  今日五公主出了這檔子事,不管是真是假,朕都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當日是朕識人不清,將那包藏禍心的柳依依賜給你,原以為你們是良配,沒想到她竟然做出這種讓朕寒心之事啊!”

  “皇上言重了,皇上也是看臣孤苦伶仃,特意恩賜臣的,臣明白。”

  楚淩洲眼神一閃,順著他的話說下去。

  皇帝點點頭,欣慰地想,你不記仇就好。

  “唉,幸好現在識破了她的真麵目,不然若是你們真的成了婚,朕也不知道如何跟你臨安王府交代了。”

  皇帝歎息了一聲,道:“通過此事,朕也看出來了你對五公主的情意,她是朕唯一的女兒,朕也希望她能嫁得近點兒,能時常進宮來看看朕。”

  楚淩洲不由自主地握緊了手,心跳開始加速。

  皇帝看了他一眼,道:“既然你們有情,朕就成全你們。

  今日正式賜婚與你和五公主。

  來人!”

  皇帝高喊一聲:“拿聖旨來。”

  貼身的太監連忙端來了筆墨紙硯,這時候楚淩洲突然上前兩步,伸出手攬過了硯台,墨黑的眼睛中均是隱藏不住的笑意,道:“臣伺候皇上磨墨。”

  這未來女婿很上道兒,皇帝滿意地點點頭,抬筆唰唰寫下了聖旨,對太監道:“即刻曉諭六宮,張貼皇榜,五公主賜予臨安王為妃!

  吩咐下去,讓京城的人現在就開始籌辦婚事,等秋獵回去後是……”楚淩洲好心又快速地接了上去:“皇上,十一月初八,是個好日子。”

  “你呀你呀!”

  皇帝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兩聲:“看來你果真是傾慕朕的青蘿已久,連日子都提前看好了!

  好!”

  皇帝拍板決定:“十一月初八,臨安王與五公主正式完婚!

  婚事要大辦!

  舉國同慶!”

  太監看皇帝高興,也忍不住笑道:“奴才遵旨,隻是,誰來牽頭操辦此事呢?”

  皇帝突地才想到了冷宮裏的皇後,連思慮的過程都沒有,直接恨聲道:“傳旨,皇後與大皇子意欲謀反,兩人廢為庶人,終生幽禁,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接著皇帝從案上的書信中抽出了一張名單,念道:“這上麵的人,即刻抄家關押,等臨安王與五公主的婚事辦完了以後就問斬!”

  太監咽下喉嚨中的震驚,深深彎下腰去,應聲道:“嗻——奴才這就去傳旨。”

  他帶著一群人闖進了皇後的院子,陸姑姑驚慌地看著他們道:“你們要幹什麽?

  皇後娘娘雖然禁足但也是你們的主子,你們膽敢強行闖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