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四百二十八章 心結
  薑予之聽著這番話,詫異道:“這女子是謀害你的罪魁禍首,五公主怎麽還這麽好心地給她安排後事呢。”

  香雲的眼中也閃爍著不甘心,一起抬頭看她。

  葉青蘿邁過門檻的身形凝滯了一下,輕聲道:“在我剛到這裏的時候,我很害怕。

  是她一直陪著我,我才能在深夜不那麽寂寞。”

  葉青蘿想起那個總是跟在她身後囉嗦著瑣事,膽小害怕的女子,明明她是主子,卻有時候不得不反過來保護她。

  可她剛穿越過來的時候,多少個害怕孤獨的夜晚,都是秋綰坐在床邊打著瞌睡守護著她。

  葉青蘿最後回頭看了一眼她,那個角度隻能看到躺在地上的女子柔軟的鬢發,瘦小的身影,一滴淚珠碎在了地上,葉青蘿收回了視線。

  薑予之品味著她的話,心中也升起一抹溫柔的燭光,一陣秋風吹來,心中的燭光晃了晃,仿佛一個影子也跟著晃了晃。

  在他獨自坐在空曠淒清的大殿中謀劃的時候,曾經也有個嬌小的身影在他身邊陪著,如今那個人已經不在了,可影子卻永遠地刻在了他經常改奏折的窗紙上。

  “誒,你還沒告訴孤,你為什麽上次說你不願意當替代品?

  孤從來沒說過你是替代品。”

  薑予之跟著進了屋中。

  葉青蘿正倚在貴妃榻上抱著一杯熱水放空,聽到這話,道:“燕王,你就別裝了大尾巴狼了。”

  薑予之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麽懟著說話,失笑:“怎麽?”

  “你看我的眼神。”

  葉青蘿喝了口茶,道:“雖然你有時候視線在我身上,可是我經常感覺你仿佛在看另一個人一樣。

  你自己也感覺到了,不是麽?

  不然你才不會這麽明目張膽地問我。”

  葉青蘿篤定道。

  薑予之緩緩笑了,看著她一挑眉,“本來孤是感覺到了,可是現在被你說破,孤又對你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所以孤才會向你父皇求娶你。”

  “拉倒吧您。”

  葉青蘿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你就是想趁機氣氣臨安王,不是麽。”

  “他好像真的被孤嚇到了。”

  薑予之響起楚淩洲驚駭又憤怒的眼神,玩味地笑道:“孤看他那一嚇能少活十年。”

  “可閉嘴吧!”

  葉青蘿氣得想打他,誰知道薑予之還繼續笑道:“反正你父皇已經答應孤了,將你許配給孤。

  等你好了咱們就啟程回燕王去。”

  “父皇哪裏答應你了?”

  葉青蘿莫名其貌地問。

  “你難道沒吃孤的解藥麽?”

  薑予之反問:“你父皇答應了隻要孤治好你就把你許配過來做燕王後,在場的那麽多人都聽見了,你想耍賴也不成。”

  “才沒有!

  你說我吃了你的解藥,證據呢?

  拿出來呀。”

  葉青蘿轉著眼睛開始耍無賴,“你當時不也沒把解藥拿出來嗎?

  這不算數。”

  薑予之也隻是逗逗她,看她精神好多了,便笑了笑起身繼續玩笑道:“孤這就去找皇上論理去,你就安心待嫁吧。”

  “你!

  你敢!”

  葉青蘿急得站起身,叉著腰:“反正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你說了可不算。”

  薑予之嘴角掛著一抹笑意,悠悠走出了葉青蘿的院子。

  此刻,一個影子過來他身邊,小聲地說了幾句話,薑予之點點頭,歎氣道:“就知道他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把所有的人和證據都撤了吧。”

  “那咱們的計劃……”薑予之許是剛和葉青蘿吵笑過,不甚在意地道:“一開始孤就沒抱多大希望,現在看大梁很是安穩知足,對燕國也沒有太大威脅。

  看太子登基之後的作為吧。

  另外,柳依依畢竟是皇室血脈,若是將來能留的一命,帶回去嚴加看管吧。

  若是不能,就厚葬吧。”

  “是……”“你下去吧,孤自己走走。”

  薑予之一人走在顏色清新的山穀間,忽然想到那日晚上,他來讓葉青蘿教他交際舞,葉青蘿推三阻四地不肯教,兩人說著說著就說到了感情的事上。

  葉青蘿直指他不過是想找個替代品在身邊而已,後而逼問他心中的那個人和她的相似之處與不同之處。

  薑予之當時就愣在當場,他心中的那個女子……與眼前的葉青蘿一般靈動可愛,她們似乎都帶著對這些腐朽製度的不滿,想趁機逃出去,想自由,想像隻鳥兒一樣翱翔天地間。

  那,不同之處呢?

  薑予之沉默地思考了一晚上也沒有得出答案。

  奇怪的是第二天起來,他對葉青蘿的執念便一瞬間淡去了,之前的求而不得莫名化作了一汪無欲無求的清水,再看葉青蘿的時候,仿佛看著一個親切小妹妹一般,怎麽也想不到男女之情上去了。

  柳依依下毒的動作,他是不知道的,在看出了葉青蘿的異樣之後,他敏感地想到了當時那個嬌小的女子所中之毒。

  這次,他一定不能讓悲劇重演。

  方才在院中,他確實隻是想嚇嚇楚淩洲罷了,也好報他當時的穿腹之傷。

  想到楚淩洲利劍一樣的目光,薑予之勾了勾唇,無聲地笑了笑,腳步都輕鬆起來。

  與此同時,一張密報悄悄傳入了湯安手中。

  湯安作為臨安王府的主管,與柳依依和舞雀交往很多,雖然知道柳依依的來曆不簡單,可沒想到她會牽扯進這種事中。

  在楚淩洲身邊待了這麽多年,葉青蘿是他第一次如此上心的女子,湯安清楚地意識到柳依依的所作所為已經深深觸犯到了他的底線。

  看完密報上的內容,湯安沉默了半晌,伸手抹了抹身上起來的雞皮疙瘩,喃喃道:“得虧當時抵禦住了她若有若無的美人計,不然今天我可能也踏入萬劫不複的深淵了……”此刻,整個龍吟山都到處都流傳著最新的五公主被害案,還有五公主與臨安王,臨安王和端暉郡主,五公主與薑予之之間的感情糾纏,成了女人們醉心討論的新話題,紅色的八卦雲籠罩著整個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