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當眾掌摑他?原來程家小姐喜歡這種
  幹燥溫熱的指腹緩緩劃過女人眼角,北冥瞮慢慢傾身,薄唇距離程迦藍的鼻尖僅有一指距離。

  氣息瞬間縈繞在一處,程迦藍呼吸急促,臉色攀上桃紅。

  “嗬。”

  “怕了?”男人語氣輕佻,聲音低沉嘶啞,強勢地扳過女人的俏臉,北冥瞮直勾勾地盯著她,似是要刨根問底。

  心頭始終憋著怒氣,程迦藍向來不是吃素的,被如此打壓,她絕不會被動承受。

  “我怕什麽?人都被你搞垮了,自然要欣賞一番。”話畢,程迦藍高高挑起眉峰,挑釁之意溢於言表。

  隨即,她察覺到下巴上的手指立刻收緊,刺痛感強烈,似是要將她的骨頭捏碎。

  “欣賞可以,注意些,不要讓人碰到你。”

  “女人,也不行。”北冥瞮轉過程迦藍的身體,輕聲告誡。

  男人熾熱的胸膛緊貼著女人脊背,輕薄的衣物根本無法抵擋火熱的溫度。

  氣氛,正在節節攀升。

  即將失態的前夕,程迦藍餘光瞥到地麵上的人,頓時無語。

  這男人,手段還是一如既往的殘虐!

  二十分鍾後,武裝部到來,破門而入之際,便衣警察沒等到好好市民舉報的善良麵孔,而是見到了一對......即將吻上的男女。

  警察頭頭兒是個老男人,孩子都有娃了,哪裏見過如此陣仗?

  “不繼續?”北冥瞮神色自若地移開視線,朝著對方問道,那抹紅唇卻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他隻想要反複廝磨生吞入腹。

  “抱歉,我們這就離開。”程迦藍朝向警察淡淡頷首,說得客套。

  心中好笑,當眾就想要搞顏色,被撞破還這般淡定?

  臉皮之厚,她確實佩服。

  北冥瞮:“......”

  伸出手挽住北冥瞮的手臂,程迦藍不意外地捕捉到地方眼底一閃而過的警惕。

  抽了抽唇角,程迦藍強忍住想要打爆對方狗頭的衝動。

  “放手。”北冥瞮警告得看著她,語氣森冷。

  “啪。”立刻甩開男人手臂。

  程迦藍冷笑,誰慣得臭毛病?動作格外利落,兩人站在門外,氣氛倒是還不如包房內。

  包房外,氣氛壓抑冷澀。

  北冥瞮餘光掃過程迦藍,眸色寡淡,雙手插在褲袋中站立,脊背好似插了鋼釘一般。

  堅挺剛硬,寧折不彎。

  程迦藍有些恍惚,曾經無數次相遇,每一次,自己都會被這個男人驚豔。

  他,真不像是正派人物。

  邪肆狂戾,帶著毀天滅地般的孤傲,饒是她......也要甘拜下風。

  “砰!”

  “我舉報他非法傷人!”那名被稱作黃少的男子支支吾吾地說著,口腔內滿是鮮血,殘渣噴出看上去像是被碎掉的牙齒。

  聞言,警察叔叔們抽搐著唇角,這人,可是雲溪城內出了名的紈絝,玩女人更是有一套。

  眼下,竟哭著喊著舉報抓人?

  惡徒變好好市民?

  這都什麽鬼?

  “這位先生,麻煩你隨署局走一趟。”

  北冥瞮抬眸,眼角處的猩紅可怖駭人,氣氛凝滯,即便是受害者也要走個形式做筆錄,雙方都好交代。

  “嗡嗡-”

  手機鈴聲兀然響起,四下寂靜的環境中分外刺耳。

  對麵的警察滿麵尷尬,揮手示意抱歉,北冥瞮淡淡頷首,也不知內容究竟是什麽,片刻後,警察帶著包房眾人火速離開。

  “勞煩,A座370結賬。”北冥瞮揉著眉頭朝向前台開口。

  程迦藍眯眼正欲道謝離開,就見男人的鐵臂死死扣住她的腰肢,卡在關節處,力道極大。

  “輕點。”程迦藍怒嗔。

  這一世,她心無旁騖隻想要查清楚真相,至於情愛,那不是她該考慮的東西。

  前台暗戳戳地瞧了一眼,然後......就特麽親眼目睹了程家小姐被強吻的場麵。

  臥槽!

  雲溪城內,誰人不知程家小姐程迦藍的美名?

  生來清冷矜貴,手段高幹,無所不能。

  雖說這程家小姐因為一張意外右耳失聰,但,偏生那雙眼呐,似是沁了春水,絲絲波動就能勾得男人丟魂落魄。

  極大反差最是撩人,如此尤物,誰不想摘下細細品嚐?

  程家如今隻剩下大小姐和她舅舅,沒有男丁,程氏將來落在誰口中還是個未知數。

  若是娶了她,金山銀山還不是唾手可得?

  “咕-”

  吞咽聲驚得程迦藍瞪直美目,這廝太放肆了!

  “啪!”

  手臂大力揮出,一記耳光落下,引來無數視線,那張俏臉倒是看不出被強吻的羞惱,反而......

  麵色澹然,涼薄至極。

  北冥瞮的臉被打到一旁,他並不惱。

  伸出舌尖勾走唇角的血絲,眼神像隻剛出籠的惡獸,血腥恐怖,充斥著熾烈的占有欲。

  指尖掠過唇邊,將最後那抹紅痕拭去,北冥瞮忽然勾唇輕笑,忽地湊近,男人靠著氣喘聲開口:

  “爽了,嗯?”

  他生了雙深窩眼,睫毛濃密纖長,眼尾微微上挑,輕輕一勾風情盡顯,專屬於男人的風情,性感雅痞,亦或是野性,皆被他演繹到極致。

  “想女人了,就去找人快活,不要招惹我。”程迦藍聲音淺淡,溫柔宛揚,方才僅剩的那點羞惱已全然不見。

  女人一如既往的溫婉,眼底沒有任何溫度。

  北冥瞮最恨的便是這幅淡薄麵孔,仿佛他做得盡是無、用、功!

  無用功?

  今生,就算是無用功,他也做、定、了!

  “把這話咽回去。”話落,北冥瞮唇邊那抹弧度愈發明顯,分明是在笑,但就是叫人膽寒。

  從未見過北冥瞮如此一麵,程迦藍心尖猝然收緊。

  彼時,兩人並非雇傭關係,根據時間約摸著半月後,秦澤勵便會登門做她的保鏢。

  程迦藍不會再讓這事發生。

  “今晚多謝了,要求你盡管提。”程迦藍適時轉移話題,隨後將銀卡遞給前台小哥。

  不料,北冥瞮突然出手攔下。

  “用這個。”

  “是,先生。”前台小哥默默吞咽著,敢情,還有程家小姐搞不定的主兒呢?

  三年前,有人找死當眾調戲程家小姐,結果調戲不成,反被揍。

  模樣那叫一個慘!

  深吸一口氣,程迦藍決定避開這個男人,太邪性,她總覺著不安。

  包房被砸這裏的人都心知肚明,隻是那黃少囂張已久,所以誰都沒有站出來反駁北冥瞮的話。

  砸壞包房的錢,該落到北冥瞮頭上,至於其他,他沒有義務。

  前台小哥很識時務,隻結算了北冥瞮那部分。

  “先生,這是您的卡。”

  秉承著中華傳統美德,程迦藍回之以微笑,同時打算跑路。

  下一秒。

  “秦澤勵!放我下來!”

  被男人扛在肩頭,關節堅硬,頂得程迦藍胃部反酸,小拳頭猛砸在北冥瞮後心處。

  位置刁鑽,北冥瞮咬住牙關,額側沁出些細汗。

  “咚咚!”

  身後的前台小哥看得牙酸,這路子也太野了!

  直接扛著就走?

  原來程家小姐喜歡這種類型。

  程迦藍:“......”

  赫爾頓酒吧外。

  “頭兒,是直接回警署還是去......我靠!”

  此刻,門外蹲守著少批量記者,黃家人被警署帶走可是大新聞,隻是不等他們蹲守到正主兒,又一個爆點新聞即刻降臨。

  “臥槽快看啊,那是不是程家小姐?”

  “是,快快快,拍照啊!”

  小警察們大眼瞪小眼,有些無措,都是剛畢業的實習警察,純情得很,戀愛經驗那就更沒有了。

  “秦澤勵,有話好好說不行麽?”程迦藍開口聲音不穩,這男人軟硬不吃,將她逼得沒了脾氣。

  “嘭!”顱頂猛地磕在車邊,痛得程迦藍驚呼。

  見狀,北冥瞮下意識回身就要抱起她,但動作中途停下。

  他強迫自己收回手臂,神情冷澀,眼神略顯僵硬不自然。

  “乖一些,你就不會受傷。”北冥瞮輕扯著唇角,眼底的戲謔叫程迦藍很不適應。

  程家祖宅。

  “老爺,不好了,大小姐出事了!”

  “毛毛躁躁的成何體統,說吧,誰又招惹迦藍了?”程望熙問得有些無奈。

  {據悉警署在抓捕黃某期間,偶然撞見程家小姐,與身側男人行為曖昧,疑似好事將近?}

  雲溪城本台的娛樂播報正播著,程望熙回眸。

  堪堪十分鍾,網上吵翻了天。

  {我就說豪門大小姐也是有需求的,看這男人身高絕對超出190了,肯定很猛!}

  {就是就是,這眼見就是去開房啊!}

  “將所有消息撤掉,程家人可不是大眾的飯後談資。”

  “是。”傭人收回手機,恭敬地應下。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