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了?程迦藍 這一次你逃不掉了!
  回憶著方才的叫喊聲,北冥瞮眸色一厲,程、迦、藍!

  她或許也在?

  這一刻,情仇帶來的暴怒與狂戾在北冥瞮心底徹底迸裂。

  他要見程迦藍,然後要狠狠折斷她那根所謂的傲骨,讓所有人眼睜睜看著她被自己占、有!

  程迦藍,這一次你逃不掉了!

  包房內,被稱作黃少的男人正對著女侍從上下其手。

  房門大敞,程迦藍坐在休息廳微愣,前三世的記憶如潮水般襲來,侵蝕著大腦,那道巨響過後,隨後身體好似被生生劈開。

  再然後,程迦藍睜眼便出現在這裏。

  聲音餘威尚在,震得她右耳劇痛,耳鳴中參雜著強烈的痛感,她已經無法站起。

  半晌。

  “嘭嘭!”

  一陣砸門聲入耳,程迦藍立刻驚覺。

  隻是如今她右耳失聰,動作速度自然不及以往,門外的人依舊在叫囂,口中狂喊,顯然是磕了藥。

  休息廳內,能夠防身的工具太少,隻有一個滅火器。

  滅火器不可擠壓,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若是此時手中有刀,她不至於如此被動!

  該死!

  這要怎麽辦!

  門被打開的瞬間,程迦藍按下把手,呲得一聲,氣體飛濺而出,嗆人刺鼻。

  “咳咳咳!”

  “給老子追啊!”

  程迦藍朝著後廚狂奔,她需要刀!不拘著樣式,菜刀也可以!

  就在這時,拐角處閃出一抹身影,朗拔剛硬,忙著奔跑的程迦藍並未注意,兩人相撞。

  身體被重重彈開,男人的胸膛好似銅牆鐵壁,冷硬至極。

  跌倒的前夕,程迦藍下意識出手護住腰後,她身後可扶梯,跌下去不死也殘了!

  不料,麵對男人直接攬她入懷。

  動作強勢粗暴,額頭磕在對方下顎處,程迦藍隻覺得味道竟如此熟悉。

  “哥們兒,識相點把人交出來,黃少點名要的人你可別作死!”

  “咻--”疾風掠過,聲音利落。

  “砰!”

  北冥瞮將程迦藍扣在臂彎處,手臂粗壯遮擋住程迦藍的視線。

  手中菜刀徑直被擲了出去,深嵌進對麵的牆壁,見此,張狂的小跟班們盡數閉嘴,難掩驚恐。

  就差一寸,那把菜刀便可刺穿他的喉嚨!

  “別動。”北冥瞮語氣寡淡,聽不出情緒,聞聲,程迦藍心中一驚,秦澤勵,怎麽會是他!

  “再動,我就剁了你的手。”北冥瞮無視對麵的所有人,態度剛戾桀驁,他附在女人左耳耳根輕聲開口,放肆地挑起舌尖兒。

  動作浪蕩至極。

  踩著程迦藍的尊嚴而過,邪派暴徒的麵孔露出,叫人骨寒毛豎。

  側臉隔著空氣,隻有半個指尖的距離,程迦藍被他扣在懷中,兩人上半身微微貼合。

  氣氛旖旎曖昧。

  男聲醇厚如酒,偏生涼薄至極,程迦藍心尖微寒,隻覺得頭皮發麻。

  她很聽話,乖乖窩在北冥瞮懷中,見狀,北冥瞮眼底劃過滿意之色,這才乖。

  “兄弟,這人可是黃少欽點的,你......你可別亂來!”

  “帶路。”北冥瞮輕扯著唇角,眼神卻始終不離懷中女人,黝黑的瞳仁泛著瑩光,燈光掠過,亮得驚人。

  見他如此不識趣兒,眾人暴怒,但礙於此人手段殘暴,隻好暫且作罷。

  男人手臂穿過程迦藍的腿彎,公主抱,引來不少視線。

  “不要將臉露出來,擋住。”北冥瞮淡聲命令。

  聞言,程迦藍照做,根據記憶,此時的他們並非是雇傭關係,秦澤勵的態度她摸不透,不敢貿然動作。

  上一世,兩人生生分離,縱使程迦藍有心謀劃,可真相依舊離她甚遠,最後,還讓秦澤勵飽受折磨。

  這一世,她不會再冒險為之,她更不能再拖秦澤勵下水。

  做對陌生人,最好。

  這段時日,秦澤勵正欲追求她,上一世此時她已然心動,但一次爭吵情急下她口不擇言,兩人頭一遭有了隔閡。

  所以,程迦藍見秦澤勵那副淡薄樣子,並不意外。

  畢竟,這男人本就是頭狼。

  “叩叩。”

  抬腳踢開房門,包房內瞬間安靜,所有人盯著一副來踢館樣子的北冥瞮,神色不善。

  “呦,來送人的啊。”那位黃少語氣乖張,一看便不是個好惹的主兒。

  右腳一勾,噪音被隔絕在門外。

  北冥瞮褪下西裝罩在程迦藍頭頂,意思明顯:不許她暴露。

  轉身,對上那黃少的眼,北冥瞮給口中香煙上了火,不等對方開口發難,直接將局掀了。

  “草!還看?給本少幹死他!”

  “啪!”玻璃花瓶應聲碎裂,花瓶被北冥瞮徒手握碎,碎片濺落滿地,男人指尖快速捏住其中一片。

  程迦藍端坐在角落中,顱頂上方鐵黑色的西裝質感絕佳,絲絨材質很襯她,像是來自異域的女妖精。

  姱容修態,風情入骨。

  似要迷了所有人的那雙眸子,仿佛,她站在那裏,眾生皆要朝拜在她的聖潔裏。

  世間獨一份兒,無可替代。

  “唔......咳!”手臂快速劃動,攜著疾風,氣勢驚人。

  血,濺在北冥瞮的下顎,分外灼眼,那人捂住脖頸血液不時湧出。

  接下來,一個又一個,北冥瞮彈出指尖碎片,射進那黃少的左眼,順便快步上前生生踩斷了他的手腕。

  “哢--”關節間的摩擦聲刺激著耳膜,血腥味令人作嘔。

  滿地狼藉,酒水混合著血漬空氣中泛著腥甜與萎靡的氣味,熏得人頭昏腦漲。

  “你......你到底是什麽人!”

  “啪!”浸滿酒液的毛巾抽打在對方臉上,留下道道紅痕,聲音脆響。

  煙,已快要燃盡,北冥瞮撥通電話。

  “赫爾頓酒吧,有人聚眾賣淫嗑藥,讓署局來吧。”

  話落,北冥瞮輕蹙眉頭,那位黃少想要去抓程迦藍的足尖,但動作遲緩,隻碰到一片空氣。

  下一秒,所有人就見北冥瞮硬生生挑斷了他的手筋。

  左手,加上手臂徹底廢掉。

  “過來。”北冥瞮語氣陰狠到極點,濕紙巾拭過指尖,血漬盡數消失。

  眼神狠狠盯著程迦藍,北冥瞮難掩眸中欲色,每每見她,那種渴望就要破土而出。

  程迦藍,這輩子,你的命和身體隻能是我的!

  “呼。”緩緩呼出煙圈,兩人距離拉近。

  程迦藍的下巴被男人勾起,下一秒,煙頭被強行塞進她口中。

  滋味難耐,程迦藍作勢就要吐出去,不料,北冥瞮先她一步開口:

  “敢吐,下次喂你的就不是煙頭了。”

  男人的指尖順著口齒縫隙鑽入,輕蹭著煙頭,帶著極強的暗示性,程迦藍暗驚。

  秦澤勵,何時變成這幅模樣了?

  如此孟浪的動作,程迦藍從未遇到過,如今會淡定才怪了!

  “鬆、手!”向來冷靜的她終於動了怒,聲音中難掩羞憤。

  “求我。”

  驚詫地抬眸,程迦藍眸中的詫異不加掩飾,她懷疑眼前之人究竟還是不是他。

  煙火即將滅掉的瞬間,北冥瞮將它抽出。

  隨意一丟,落進不遠處的酒杯,呲的一聲,煋火被滅掉。

  將程迦藍頭頂的外套掀起,瞧著那雙眼睛,北冥瞮嗤笑,手指情不自禁附了上去,距離程迦藍的眼梢,幾乎沒有距離。

  上輩子,就是這雙眼將他傷得徹底。

  好想......挖了它。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