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大小姐 我們一起下地獄吧!(求收藏)
  “程、迦、藍!”

  男人坐在輪椅上怒吼,雙目猩紅,血絲遍布,好不狼狽。

  “噓!”對麵,一男一女相對而立,女人身側的男子惡趣味地出聲。

  那女人生了副好皮囊,氣質絕塵。

  風嬌日暖,撩動著發絲。

  萬千墨絲纏繞在女人肩頭,雲裏霧裏的朦朧美,撩人卻不自知,清秀的眉頭微微蹙起,手指死死攥緊衣角。

  “阿勵,回去。”女人開口道。

  聲音入耳,被喚作阿勵的男人神色近乎癲狂,他看著麵前卓然玉立的女人,眼神宛若鋒刃,像是要剮了她。

  這個人是他的!

  死了......

  也是他的!

  “大小姐,我再說一遍,過來,什麽事都沒有。”男人語氣狠戾,這一刻,他忘記自己的身份,不再是程家小姐的保鏢秦澤勵,也不再是縱橫帝都的北冥瞮,隻是......

  她程迦藍的男人。

  他忽然放緩神色,彎起唇角似是怕嚇到女人。

  “藍藍。”

  “過、來。”北冥瞮聲聲引誘,陰鷙嘶啞的聲音此刻好似魔咒,死死困住程迦藍的心髒。

  他附在自己心口前......就是這幅模樣。

  鷙狠狼戾,毀天滅地的強橫,數度讓她險些死在他掌下。

  惡獸般的男人身披著君子的玉麵皮囊,對外悍戾貪肆,手段偏執凶暴,但在她麵前,卻乖順得似頭被拔了牙齒的猛獸。

  昔日保鏢此刻竟與雇主站在對立麵,程迦藍那雙眸子冷得徹骨。

  有些事情的閘,不能開,一旦開啟,後患無窮!

  “現在離開,我可以保下你的命,不要試圖挑戰我的底線。”程迦藍說得涼薄至極。

  哪怕,男人愛她入骨,哪怕,男人情緒已在迸發邊緣。

  可,她不在乎。

  他瘋狂追求她,甚至連尊嚴都可棄之不顧,兩人公開,北冥瞮不知有多高興。

  可怎麽會就走到如今這地步?

  北冥瞮忽然輕笑,這女人,永遠榮辱不驚。

  好極了。

  “跟我走,一切就當從未發生過。”北冥瞮眸色迷離,似是陷入某種回憶中,聲音縹緲,叫人心尖發顫。

  他不管不顧,似是沒有聽到程迦藍的警告,依然故我,淺淡的麵色叫人肉跳心驚。

  他要永遠困住她,他要斷了她的腿,這樣,她便生生世世逃不出他的掌心。

  連夜奔波,北冥瞮下顎處棱角分明,麵具下,青色胡茬調皮地冒尖瞧著極為頹廢。

  氣氛瞬間凍結,程迦藍身後的男子微微眯眼。

  正欲開口打破氣氛,隻聽到一聲裂響。

  “哢-嚓!”

  “秦澤勵!你幹什麽?”程迦藍驚呼,察覺到失態立刻別開眼神。

  心底的鈍痛反射在麵容上,滿麵慘白,像是有一把鐵錘砸在心窩,痛得她冷汗涔涔。

  可架不住演技絕佳,雪膚足以掩映一切,外表仍舊雲淡風輕。

  對麵,北冥瞮收回掌中的木棍,手腕處不自然地垂落,顯然是斷掉了,麵具下方那張俊美無儔的臉沒有一絲多餘情緒。

  就好似被廢掉的手......不是他的。

  “大小姐,曾經在床上你應了我的,難道都忘了麽?”北冥瞮眼神露骨,語氣越發輕柔。

  “你明明也是渴望的,明明......也是想我的。”

  “所以,告訴我,你在騙、我。”

  良久。

  “嗬。”北冥瞮輕笑,眼底寫滿了譏諷。

  “若你不肯,那麽,我們就一起下地、獄、吧!”話落,男人極致的渴望與迫切在眸中翻滾,放縱至極,癡迷到瘋狂的目光令人頭皮發麻。

  “藍兒。”身側男子惡劣地作聲,試圖打斷主仆二人的對峙。

  “閉嘴!”程迦藍忽然冷下語氣,直接回懟,聞言,那男子神色不虞,倒是不惱。

  “聽話,藍藍。”北冥瞮朝著她伸出未斷的那隻手,輕聲誘哄著。

  他從未將那個不知死活的男子放在眼底,明明坐在輪椅上,但氣勢卻森然可怖。

  見狀,那男子狠下眼色,正欲出手,手臂卻傳來陣陣刺痛。

  “砰!”

  槍口上的青煙昭示著發生的一切,北冥瞮沒有瞄準憑著感覺開槍,子彈瞬間沒入男人的肌肉,鮮血如注。

  他的人,旁的垃圾也配動?

  “秦澤勵!”男子低喝,痛感瞬間蔓延至全身,叫他冷汗涔涔。

  程迦藍看著北冥瞮蒼白的麵孔,心尖抽痛。

  思緒在這個瞬間動搖,隨即被她否定,不,她絕不能將秦澤勵置於險境,至少現在不能!

  “秦澤勵,主子的命令你也不顧了嗎?”

  兩人是雇傭關係,程迦藍是主子,她開口,北冥瞮自然要聽令。

  “大小姐,你生生世世都是我的,誰敢伸手,我就做了誰。”北冥瞮眸色寡淡,語調平緩。

  令人見之色變的癲狂與凶暴,霎時間,灰飛煙滅,隻剩下輕柔。

  像個......

  來自地獄的暗夜修羅。

  奪命追魂,陰邪至極。

  那雙眸子死死盯著程迦藍,好似鷹隼,不怒自威。

  “隊長,下麵有人攻上來了!”

  手下朝著北冥瞮匯報,就這麽一個瞬間,程迦藍轉身逃離,向著那個男子狂奔。

  北冥瞮想要起身,餘光卻瞥見有人暗中監視。

  女人的身影越發遠了,直到變成一記黑點,手指死死勾住輪椅,北冥瞮眼底的絕望逐漸攀升,水霧在眼底彌漫,艱澀堵在喉間卻被他生生咽下。

  大小姐,你怎麽可以如此待我?

  “砰!”

  槍響聲刺進耳中,喚回他的思緒,也不知過了多久,氣氛靜得叫人心慌。

  “隊長,人已被全部解決掉,大小姐她,已經逃離危險地帶了。”

  “知道了,你們先撤,我隨後就到。”

  “可是您......”

  “這是命令。”北冥瞮擦拭著轉輪手槍,淡聲下令,態度不容反駁。

  風聲呼嘯而過,北冥瞮摘下麵具,邊角處罌粟花妖冶詭異,男人那張豐神如玉的臉終於露出。

  “哢哢-”

  子彈上膛後,北冥瞮定定看著腳邊炸藥,隨即點燃了引信,滋滋作響的聲音極為刺耳。

  火花即將爆炸開來的那刹,北冥瞮將槍口死死頂在頸間,他看著遠處眼底盡是迷茫。

  跌進程迦藍親手畫下的圈,又被她放棄,他要如何自救?

  “砰!”

  爆裂聲刺耳,在耳邊炸開的那刹,血花翻湧,呈噴射狀。

  緊接著,爆炸聲似是要穿雲裂石,火光攀上天空,灼光四射,仿佛崩開天地,範圍極大。

  巨響擊打在石壁上,反射進空中,好似有什麽東西一並碎掉了。

  ......

  暗夜降臨,聲色犬馬的夜生活拉開帷幕。

  “草,程迦藍那個假清高慣會做戲,今晚必須給我將她弄到床上!”

  “少爺,您何必同她置氣?”

  嘈雜聲不絕於耳,擾得北冥瞮頭痛欲裂,痛,太痛了,仿佛要將他的靈魂撕裂。

  緩緩睜開眼,熾光瞬間射進眼底。

  “先生,您怎麽了?”服務生問道,語氣中難掩關切之意。

  聞聲,北冥瞮蹙眉,先生?

  從未有人如此稱呼過他。

  抬眸,隻見周遭的一切陌生又熟悉,有些頭暈,北冥瞮揮手示意暫且不需要。

  這裏......是他曾經在雲溪城執行任務的地界。

  赫爾頓酒吧,雲溪城權貴聚集之地,吃喝玩樂一條龍服務,自然也囊括那些桃色服務。

  良久,北冥瞮輕嗤,他竟然......

  重生了?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從一人開始》《開局種出一位轉世女帝》《都市之龍神歸來》《王爺你又失寵了》《獨家婚愛,權少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