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他 隻喜歡聽話的女人 中世紀的吸血鬼
  熱搜爆掉後,所有網友都在觀望著後續。

  然而,最終不僅沒能等來後續,就連瓜都被一並撤走了。

  “您好。”

  “先生,現在隻剩下總統套房了。”

  “嗯。”北冥瞮淡聲回答,身形紋絲未動,扛著程迦藍好不輕鬆,見此,迎賓小姐斂去眼中羨慕。

  這麽個極品,要顏值有顏值,要身材有身材,關鍵是出手闊綽。

  程迦藍俏臉攀上桃紅,今晚她偏生穿了件短裙套裝,被男人如此粗暴對待,她有些不安。

  大掌拂過程迦藍裙底,隨即罩住,北冥瞮能夠清楚察覺到肩頭的女人鬆下一口氣。

  “噠噠噠。”

  皮鞋踏在光潔的地麵上聲音脆耳,程迦藍俏臉清冷攜著些淡漠氣息,神色叫人探不到底。

  “先生,到了。”

  侍從轉身離開,餘光察覺到北冥瞮如同凶獸般的眸子,心下凜然,不敢再逗留。

  “滴-”

  “砰!”房門被踢開,反彈在牆壁驚得程迦藍心跳加速。

  將手中房卡隨意一丟,北冥瞮隨後輕扯著領帶,精壯的胸膛正大大咧咧地叫囂著,最原始的欲望瞬間點爆氣氛。

  身體被大力丟出,重重彈在床上。

  本就玲瓏有致的身段這麽一彈,曲線盡顯,北冥瞮眼底的赤紅快速深了一個度。

  他沒有給程迦藍多餘眼神,而是......

  直勾勾盯著女人裙邊。

  那是種怎樣的眼神?

  好似X光叫程迦藍頭皮發麻,現在的北冥瞮就是個惡徒,陰暗乖戾,藏著太多未知數,程迦藍私心並不想靠近他。

  眯著眼看向眼前男人,程迦藍穩下心緒。

  上一世,兩人並非沒有做過,她有什麽可怕的?

  緩緩起身,褪下足尖的鞋,黑絲紅底高跟鞋的組合,是一大男人殺器,眼下,倒是程迦藍更加自在些。

  掂起足尖踏著毛毯,程迦藍神態若然地將發絲盤起,白皙的天鵝頸露出引人遐想。

  氣氛頓時變得詭異,分明就是......程迦藍莫名占了上風。

  床邊,北冥瞮額兩側的青筋鼓動著,瞳仁黝黑如同一灘濃墨,叫人望不到底。

  沒有柔情,唯有陰沉。

  抬手摘掉耳墜,程迦藍有些乏了,打算入睡,既然有現成的住所,她可不會為難自己。

  白色收腰款襯衫勾出那令人瘋狂的腰線,上輩子......北冥瞮險些死在她身上。

  快步上前,北冥瞮死死扣住程迦藍的下顎,強行扳向自己。

  “你是不是咬死了我不會對你動手?”

  男人的聲音低沉晦澀,帶著些程迦藍聽不懂的迷惘。

  迷惘?

  這時候,他們左不過就是對戀人未滿的男女罷了,情根深種?

  那不是秦澤勵的風格。

  兩人在暗夜中進行著無聲對壘,劍拔弩張叫人心窒,忽然,就在北冥瞮要動作的前夕,程迦藍輕啟紅唇:

  “秦先生向來大度,為難女人這種事,你不屑做。”

  她說得篤定,也印證了北冥瞮的那番話:

  她,的確是咬死了北冥瞮不會對她動手。

  距離漸漸拉近,兩股氣息瞬間縈繞在一處。

  互相拉扯著,程迦藍蹙眉後退,若無其事地拉開距離,不料,一記凶殘到極點的吻鋪天蓋地般落下。

  逼得她節節敗退。

  狠狠推開動作強勢的男人,程迦藍怒極反笑,這一世變數還真不少!

  她不知究竟發生了竟叫這個男人有如此大的變化。

  指尖拂過唇角,程迦藍回眸對上男人那雙浸滿火光的深窩眼。

  忽然,北冥瞮開口道:“你會為這份自信付出代價,我保證。”

  話畢,低沉的淡笑聲在程迦藍耳側回蕩,她被死死禁錮在男人懷中,不能動作。

  “寶貝兒,我警告你別動。”

  “我,隻喜歡聽話的女人,明白麽。”北冥瞮今晚沒想過要她,她的身體自己再熟悉不過。

  再者,最美味的食物總要等到合適時機才好生吞入腹。

  他,等得起。

  “秦澤勵,我何時應了你?”程迦藍失笑道,著實不知這男人的自信究竟從哪裏來?

  良久。

  “我認準的東西,不需要旁人同意。”北冥瞮手指伏在女人後頸,淡聲應著。

  語調泛著涼意,手指輕輕按摩著,似是為女人折盡溫柔。

  好半晌,兩人誰也沒有再動作,北冥瞮見程迦藍乖巧窩在自己懷中,心頭戾氣緩緩消散。

  再然後,程迦藍便親眼目睹一場美男脫衣舞秀。

  嗯,還是免費的。

  細汗遍布在男人脊背,看上去一片濕濡,總統套房內部的設施自然齊全,竟然......

  還有不少助興用品。

  順手拿起件酒紅色浴袍,北冥瞮就見藏在最下方的粉紅色包裝。

  呈圓弧狀,像個......套兒。

  兩指輕輕捏起,北冥瞮轉身與程迦藍兩兩相對,他抬起手臂,那抹粉紅色晃了程迦藍的美目。

  見狀,程迦藍冷笑。

  “想用?”程迦藍雙臂撐在身後,挑著眉問道。

  “你肯?”

  程迦藍:“......”

  “做夢。”說罷,程迦藍順勢倒在床上,不再看他,憋著滿肚子氣,心情自然不爽至極。

  偌大的套房內,男聲的嗤笑聲反複回蕩,擾亂了程迦藍的心弦。

  盯著被掩上的浴室門,程迦藍覺得有些東西開始不受控了。

  心底的火苗似乎正在發芽,這種無法克製住的情緒叫她不喜。

  堪堪五分鍾,男人偉岸的身軀推門而出。

  開門的瞬間,一股濕熱氣瞬間撲麵而來,熏得程迦藍不由得眯眯美目。

  餘光掃過坐在床邊的女人,北冥瞮呼吸為重,隨後大步流星地來到床邊。

  發絲還滴著水,整個人泛著濕氣,酒紅色浴袍下的身姿正在叫囂著。

  懶散地跨著,顫顫巍巍,好似下一秒便會掉下。

  北冥瞮倒了杯冰水,冰塊相互碰撞發生聲響,即將進入深度睡眠的程迦藍隻想按下髒話開關。

  擾人清夢犯法的,知道麽?

  男人的喉結快速滾動著,壯碩的身姿帶著水漬,在香薰燈之下好似裹了層蜜油。

  誘人,甚至還帶著些桃色意味。

  小麥色肌膚與棱角分明的肌肉引爆男性荷爾蒙,身上的酒紅色浴袍倒是襯得北冥瞮多出絲妖冶氣息。

  活脫脫一個中世紀男吸血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