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我要這個哥哥做我的夫君
  “軒哥哥,他不會說話,也聽不到聲音!”陶夭夭湊上前來說道,一邊說一邊彎下腰去,想要扯一扯洛雲錫的胳膊讓他睜眼。

  “夭夭你過來。”陶夭夭才剛彎下身就被陶軒拉住胳膊護在了身後,對上陶夭夭疑惑的眼,他笑了笑,柔聲道:“這人身上有傷,我先看看他的傷勢。”

  “哦,好。”陶夭夭聽話地退在了一旁,看著陶軒蹲了下去,又迅速出手鉗住了洛雲錫的手腕。

  手腕忽然被人握住,洛雲錫終於睜開了眼,看到忽然出現的陶軒,他疑惑地看了陶夭夭一眼。

  陶夭夭笑著對他指了指陶軒,然後一邊比劃一邊說道:“這是我軒哥哥,來救你的!”

  洛雲錫依舊有些茫然,眼神也有些清冷,臉上連最基本的禮貌微笑都沒有。

  “夭夭,你真的要救他回去嗎?”陶軒撤回了手,皺著眉頭問道。

  這個男子來曆不明,卻絕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而且雖然狼狽了些,可是他渾身上下出塵的氣質是掩蓋不住的。

  他為何會出現在偏僻的葡萄鎮?明明內力深厚又為何會身受重傷?

  至於夭夭說的這人不會說話,也聽不到聲音,他是根本不信的。

  “要救!”陶夭夭重重地點了點頭,她不如陶軒心思縝密,一心隻惦記著自己的計劃,如今好不容易逮著一個人,她可不想錯失這次機會。

  看著陶夭夭眼中的勢在必得,陶軒沉思片刻之後點了點頭:“好吧,他中毒了,毒有些棘手,先帶回去再說吧。”

  說著,他伸手從腰間掏出一粒丹藥來塞進了洛雲錫的口中。

  從小到大,對於夭夭的要求,即便是無理取鬧甚至是錯到離譜的,他也總是無條件地去執行,不僅是因為義父,更是因為,他是這世上唯一一個知道夭夭並非先天癡傻的女子。

  他應該對得起夭夭的信任——他總是這樣對自己說。

  “軒哥哥最好了!”陶夭夭笑著上前搖晃著陶軒的胳膊,陶軒回過神,對著陶夭夭笑了笑,然後抬頭看了一眼前方:“夫人派人來接你了,我先送你回府。”

  話音落下,陶夭夭就看到了四五個陶府的家丁撥開草叢走了過來。

  “軒少爺,三小姐。”為首的家丁討好地對著二人拱了拱手,又疑惑地看了一眼洛雲錫。

  陶軒點了點頭:“我先帶夭夭回去,你們幾個將這人好生帶回去,先梳洗一番安置在客房,我要給他治傷。”

  “是,小的們知道了。”家丁答道。

  “不行!我要讓這個書生哥哥住我院子裏!”陶夭夭凶巴巴地叉著腰嚷嚷。

  “這……”家丁頓時傻了眼,求救似的看了陶軒一眼。

  陌生男子住小姐家閨房,別說他們這高門大戶的陶家了,即便是尋常人家也是不成體統之事啊!

  “夭夭……”陶軒也覺得有些頭大。

  “軒哥哥,夭夭喜歡這個書生哥哥!”陶夭夭笑著咧了咧嘴,“夭夭要讓這個哥哥做我的夫君!”

  話音落下,家丁們頓時愣住了,就連陶軒也微微皺了皺眉頭,唯獨那個主角洛雲錫,卻像是什麽都沒聽到似的,依舊一片雲淡風輕,隻是在心中劃過一聲嗤笑。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小叔,好久不見》《雲千汐北冥擎-拐個王爺來生娃》《來不及愛你 程梓珊何景同》《公子千秋》《戰王梟寵:醫妃藥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