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生無可戀的洛世子
  將野果送到嘴邊咬了一口,洛雲錫一直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了些,這果子又脆又甜,相當解渴,甚好!

  “阿黃,你去叫軒哥哥吧,這人太重,累死了!”陶夭夭打發走了阿黃之後,一屁股癱坐在草地上。

  她最討厭多管閑事了,要不是這人對自己還有些用處,她才不會好心拖他回去!

  回頭看了一眼正悠閑地啃著果子的洛雲錫,她恨恨然地咬了咬牙,又重新站了起來。

  她很少往山裏走這麽遠的,估計阿黃帶人來也得好一會兒,為今之計,隻能自己先往回走一走了,打定主意之後,她便使出吃奶的力氣用披風拖起了洛雲錫,氣喘籲籲地朝著阿黃離開的方向走去。

  半柱香的時間過去之後,當陶夭夭看到腳邊草叢裏那一小片果脯渣的時候,瞬間黑臉了。

  “真該死,又迷路了!早知道就待在原地等著了!”陶夭夭欲哭無淚地跺了跺腳,終於徹底泄了氣。

  洛雲錫一臉黑線地看著陶夭夭在方圓幾十米的叢林裏拖著自己轉來轉去,終於生無可戀地閉上了眼睛。

  裝傻,聒噪又貪吃,現在又加上個路癡,真是白瞎了那麽一副水靈靈的長相了!

  “夭夭——夭夭——你在哪兒呢?”

  “三小姐——”

  不知道垂頭喪氣坐了多久,陶夭夭忽然聽到了一陣由遠及近的呼喊聲,她頓時來了精神。

  “軒哥哥!我在這兒呢!”陶夭夭站起身來,雙手攏成了喇叭狀,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大聲喊道。

  話音落下片刻,原本寂靜的山野中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腳步聲還未到跟前,一道黑影就將陶夭夭撲倒在了地上,惹得她好一陣“咯咯”的笑聲。

  “阿黃別鬧!好癢的!——”陶夭夭抱緊了狼犬的脖子,逆著陽光抬起頭來。

  伴隨著腳踩草地的“沙沙”聲,一名高大英俊的青衫男子出現在了陶夭夭的視線當中,正是陶夭夭口中的那個“軒哥哥”——陶軒。

  聽著那陣沉穩的腳步聲,緊閉著雙目的洛雲錫心中警鈴大作,他暗暗地將左手附在了自己的腰間,隻看了一眼,就輕輕地閉上了眼睛。

  “軒哥哥!”陶夭夭歡呼著朝著陶軒撲了上去,親昵地挽住了他的胳膊不肯鬆手。

  “夭夭,又淘氣了!”看到平安無事的陶夭夭,陶軒心中一輕,他笑了笑,不著痕跡地從陶夭夭的手中撤回了自己的胳膊。

  看了看一身狼狽的陶夭夭,他歎了一口氣,有些無奈地伸出手去擦了擦陶夭夭嘴角的果子汁,又將陶夭夭頭頂的雜草捏掉,順帶著還將她鬆散的發簪緊了緊。

  做完這些,他才低頭看向躺在地上的洛雲錫,銳利的眼神裏滿是警惕。

  “哪有淘氣,我還救了人呢!”陶夭夭說著,邀功似的伸手指了指閉著眼睛的洛雲錫。

  “是嗎?那軒哥哥可要好好看一看了。”陶軒說著走上前去,在洛雲錫麵前一步遠的地方站住了腳。

  “敢問閣下是何方人士?為何會出現在我們葡萄鎮,又因何會受如此重傷?”陶軒一改方才對著陶夭夭的溫柔,對著洛雲錫說話的語氣很是冷漠生硬。

  他的聲音洪亮,可是洛雲錫卻像是沒聽到似的依舊閉著眼睛,甚至連睫毛都不曾眨上一眨。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竊隋》《小叔,好久不見》《雲千汐北冥擎-拐個王爺來生娃》《來不及愛你 程梓珊何景同》《公子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