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番外25
  自從加了裴元徹的微信, 顧沅的生活有了不少變化。

  最開始,是每日早中晚三次的問候。

  然後, 她每天都能收到一大束嬌豔欲滴的粉色玫瑰, 匿名的。

  她旁敲側擊去問裴元徹,是不是他送的,他不承認。

  再後來, 她陸陸續續收到口紅, 香水,名牌包包, 鞋子, 珠寶項鏈……那些價值不菲的東西, 她看到包裝拆都不敢拆。

  在去公安局報案之前, 她給裴元徹打了個語音通話過去。

  等待通話的聲音響了許久, 都沒人接。

  就在顧沅準備掛斷時, 那頭接通了。

  “喂,能聽見麽?”她輕聲道。

  “嗯,能聽見。”男人好聽的聲音從話筒那邊傳來。

  顧沅開門見山的問, “我這兩天收到很多東西, 真不是你送的?”

  那邊沉默了三秒鍾, 才傳來男人的聲音, “是我送的。”

  顧沅, “……”

  他回答的這般幹脆, 倒讓她噎住。

  緩了緩, 她的視線落在那一箱子滿滿當當的禮物上,“你給我送這麽多東西幹什麽?”

  “送你的生日禮物。”

  “……可我生日上個月過了。”

  “補上。”

  “……”

  顧沅微呆,握緊了手機, 平靜道, “裴少,這些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手機裏安靜半晌,才道,“可我想給你買。”

  顧沅長睫一顫。

  “玫瑰花也是我送的。”

  電話裏問,“你知道粉玫瑰的花語嗎?”

  他的聲音很平靜,平靜中帶著滿滿的認真。

  顧沅的呼吸都不由得放輕,嘴唇動了動,答案在唇齒間呼之欲出,她卻猶豫著要不要說出來。

  不過三秒後,裴元徹自問自答了——

  “粉玫瑰,代表第一次的,純粹的喜歡。”

  他這話說完,兩邊都安靜下來。

  夏日的微風吹過,顧沅窗前的風鈴輕晃,叮叮當當,清脆悅耳。

  良久,男人溫和的聲音響起,“你可以先掛通話嗎?”

  顧沅愣了一秒,應道,“哦,好的。”

  她按下結束。

  臥室還是開始那個臥室,可她卻覺得有些不一樣了,還有他那句“第一次的,純粹的喜歡”……

  顧沅抬起手,輕撫上臉頰,指尖觸到軟燙。

  這不是她第一次被人告白,卻是第一次感覺到心跳加快。

  不過,他為什麽叫她掛語音呢?是有事要忙?

  就在她疑惑時,手機響了起來。

  是裴元徹打來的視頻通話。

  顧沅愣了愣,第一反應是低頭看了眼自己的穿著,淺灰色的休閑衛衣和牛仔褲,還可以,不算正式也不算太隨意。

  伸手理了下額發,她立起手機,點下接通。

  屏幕那頭,是男人棱角分明的臉龐。

  他穿著剪裁合宜的黑色襯衫,領口的扣子解開兩顆,身後是黑白灰冷色調的背景,看起來是在辦公室。

  禮節性的打了聲招呼後,裴元徹神色專注的盯著顧沅,“或許這麽說,有些唐突。但我很後悔,後悔相親那天失約……”

  顧沅沒想到他還記著這事,搖頭說,“真的沒關係。”

  “有關係。”

  裴元徹略垂眸,不疾不徐的說,“如果我去了,就可以更加順理成章的對你展開追求。”

  顧沅也不知她時刻是什麽表情,手心不自覺掐緊,她看到屏幕裏的男人一錯不錯的看向她,“顧小姐,我想追求你。”

  一字一頓,態度鄭重。

  顧沅心頭慌亂,大腦也有一瞬空白,耳邊是風鈴聲和她鼓噪的心跳聲。

  他這是在問她的意思麽,那她該怎麽回答。

  對麵的男人仔細觀察著她的微表情,默數十秒鍾後,他說,“我當你默認了。”

  顧沅“啊”了一聲,裴元徹那邊說“有個會議要開,先掛了”,隨後便掛斷了視頻。

  看著歸於聊天界麵的屏幕,顧沅思緒放空。

  等回過神,裴元徹那邊發來一個新的表情包——【貓貓轉圈jpg.】

  顧沅先是一頓,旋即,低低的笑出聲來。

  什麽嘛,這個人。

  明明剛才視頻通話時還一副高冷矜貴的精英人士模樣,現在又用小貓咪來賣萌,真是奇奇怪怪的。

  ——

  掛斷視頻,裴元徹緊握鋼筆的手緩緩鬆開。

  隻要他掛得夠快,就聽不到拒絕。

  不過——

  他挪動鼠標,電腦屏幕亮了起來。

  打開網頁,隻見書架裏赫然躺著《腹黑總裁太凶猛》《霸道總裁寵上天》《告白三十六計》《讓女朋友感動哭的一百件禮物》……

  一側的記事本裏還有他做的筆記:

  1、珠寶,奢侈品包,跑車,遊艇,別墅,私人飛機。

  2、帶她去荷蘭鬱金香田,坐上熱氣球,在萬米高空對她告白(得確認她是否恐高)。

  3、去海島度假(帶防曬霜)(注:抽出時間參加攝影培訓班,要把女朋友拍得好看,不然會不高興)

  4……

  密密麻麻的做了一堆。

  他就是按照書上的方法給她送禮物的,目前看來,她好像不太喜歡?

  盡信書,不如無書。

  輕按鼠標,將書單上那些書一一刪了,裴元徹微微後仰,靠上椅背,骨節分明的手指拂過袖口的方形紐扣。

  他從未追過女孩。

  甚至於活了二十六年,從未對過一個女孩心動。

  所以在送花時,他舍棄熱烈濃鬱的紅玫瑰,選擇了溫柔青澀的粉玫瑰。

  現在她答應他的追求了,那下一步,是安排約會?

  秘書端著黑咖啡進來,看到副總坐在辦公桌前,身形筆直,眉心緊擰的嚴謹模樣,還以為是集團遇上了什麽難題,呼吸都不由得放的輕緩,生怕自己的呼吸幹擾到副總的思路。

  小心翼翼放下咖啡杯,“裴總。”

  裴元徹隻低低的“嗯”了一聲,手指緩慢的轉動著鼠標滾輪。

  秘書輕手輕腳合上辦公室的門,拍了拍胸口,裴總認真起來還真帥,怪不得有句話叫工作中的男人最有魅力。

  他哪裏知道,那亮起來的屏幕上,赫然顯示著“怎麽安排一次完美的約會?”、“第一次約會該怎麽打扮?”、“和女朋友約會有什麽注意事項”……

  ————

  裴元徹和顧沅的第一次約會,選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周末。

  上午11點裴元徹開車去接顧沅,車子停在高檔別墅區一百米之外,這是顧沅特地交代的。

  黑色勞斯萊斯上,顧沅邊係著安全帶,邊吐槽,“如果讓我奶奶知道我是出來跟你約會,估計她會當場拿戶口本塞我包裏,讓我順便路過民政局領個證回來。”

  駕駛位上的裴元徹手指微收,沉吟片刻,扭頭看她,一本正經,“看來很有必要登門拜訪一下奶奶。”

  他那雙清冷的鳳眸凝視著她,眸光卻過分熱忱。

  顧沅臉頰微微發燙,下意識捋了下耳邊的發,垂下羽睫,“唔,那個,咱們出發吧?我有些餓了。”

  裴元徹瞥過她泛著粉色的耳尖,忽的,想伸手去碰一碰。

  但也隻敢想想,他可不想嚇到她。

  “20分鍾就到了,車裏有牛奶,餓的話先喝些墊下肚子。”

  他打開儲物箱,裏麵整整齊齊放著好幾瓶水牛奶。

  顧沅拿了一瓶喝,味道很香濃。

  車子發動,裴元徹打開音樂。

  聽到那優美舒緩的樂聲,顧沅眸中閃過一抹詫色,飛快瞥了裴元徹一眼。

  這是她喜歡的歌手。

  所以,是巧合?還是他提前做了功課?

  想了想,她並沒多問,而是靠著椅枕,靜心聆聽。

  開車的裴元徹斜覷她一眼,眉頭皺了下,好像跟網上說的不一樣。

  這個時候,她不是該驚喜的對他說,你也喜歡這首歌麽?

  然後他也可以回她一句好巧。

  網上說,兩人有共同愛好,就不怕聊天沒有話題。

  他台詞都準備好了,可現在……

  裴元徹下頜收緊,嗯,網上騙子多。

  ————

  午餐在一家高級意大利餐廳用的,兩人邊吃邊聊。

  裴元徹的手機亮了下,他粗略看了眼,是小景發來的,一個“加油”的表情包。

  顧沅見他看手機,順勢問出心中好奇已久的事,“你哪來那麽多小動物的表情包呀,平時喜歡,有意收集的?”

  平時隔著屏幕用那些賣萌表情,裴元徹還不覺得有什麽,現在聽她當麵問,莫名有種羞恥感。

  慢條斯理放下銀質刀叉,他看著她,反問,“你喜歡麽?”

  顧沅想了想,“挺可愛的。”

  見她並沒有嫌棄取笑的意思,裴元徹的眉頭緩緩舒展開,眼神變得柔軟,“等你覺得跟你聊天的人也很可愛,我就不用那些表情包了。”

  顧沅後知後覺理解他話中的意思,再去看他,對麵之人若無其事的繼續切著牛排,動作斯文又優雅。

  用過午餐,兩人去看了一場電影。

  愛情電影,不算特別好,但也不難看。

  比較尷尬的是有一段長鏡頭的吻戲,導演估計用了十幾個機位,全方麵的拍下來,而且配上特別曖昧的BGM。或許是氣氛渲染得太到位,坐在顧沅和裴元徹前排的那對小情侶情難自禁,竟然抱在一塊親了起來——

  顧沅尷尬摳緊了爆米花的盒子,感覺能摳出一座精絕古城。

  非禮勿視。

  她這般想著,生硬的扭過臉,不曾想恰好對上裴元徹看來的目光。

  電影院昏暗的光線裏,他那雙狹長的鳳眸格外明亮,盛滿星河般,無限溫柔。

  顧沅呆住。

  彼此對視,周遭的一切好像都悄無聲息的靜了下來,其他什麽也聽不見,除了她自己的心跳。

  咚、咚、咚。

  男人抬起手,緩緩朝她伸了過來。

  顧沅不易察覺的屏住呼吸。

  他要做什麽,難道……

  下一秒,那修長的手,落在了她手中的爆米花桶。

  顧沅長睫微顫,鬆口氣的同時,卻也有一點點難以解釋的失落。

  失落?

  她咬了咬唇,她瘋了,難道她在期待什麽。

  “怎麽了?”身旁的男人似是發覺她的異樣。

  “沒。”顧沅抬眼看他,淺淺一笑,“你喜歡吃爆米花,多吃些。”

  看著她往他這邊送來的爆米花桶,裴元徹低聲說,“不用了,我不怎麽愛吃甜食,嚐一個就好。”

  爆米花不過是個掩飾,掩飾他想要親她的想法。

  ……

  一個小時後,電影結束。

  “還好結局男女主角把誤會說開了,不然就那樣錯過挺可惜的。”顧沅從影院出來,評價著那部電影。

  “那個男主太差勁。”裴元徹嗓音清淡,“他跟女主吵架了,應該去向她道歉,把她追回來,任由女主一個人在國外生活三年,不管不問,這算什麽男人。”

  顧沅目光抬起,掃過他高挺的鼻梁,落在他那雙因為狹長而顯得情感淡漠的眼睛上。

  裴元徹垂眸看她,略顯遲疑,“我……說錯了?”

  顧沅輕笑一聲,搖頭,“沒。”

  裴元徹眯起黑眸,“如果你成了我女朋友,我絕對不會惹你生氣,也不會跟你吵架。”

  “那如果是我錯了呢?”

  “女朋友會犯錯?不存在的。”

  外邊的天空還是明亮的,靠近蛋糕烘培店,空氣中都彌漫著甜甜的奶香味。

  顧沅看了眼小巧精致的腕表,問他,“接下來我們去哪?”

  “東郊藝術館有埃文斯的畫展。”

  頓了頓,他觀察著她的神色,又報出小景建議的地點,“或者,去遊樂園?”

  “遊樂園?”

  顧沅詫異,盯著男人英俊又冷淡的臉,心想,真是人不可貌相,結合表情包和遊樂園,誰能想到裴大少冷硬的外表下原來藏著一顆趣味滿滿的童心呢。

  “那就去遊樂園吧。”

  顧沅朝他眨了下眼,“我也很多年都沒去過了。”

  ——

  周末的遊樂園格外熱鬧,再加上快到七夕,園內特地布置了一番,氣氛浪漫,小情侶也很多。

  檢票入園,看著眼前的人頭攢動,裴元徹蹙眉,覺得今天來這或許是個壞主意?

  可來都來了。

  “你想玩什麽?”他飛快掃了遍園區提供的免費地圖,對各個遊樂設施的位置有了個大概方向。

  顧沅伸手朝前指去,黑眸亮晶晶的,“去玩那個吧。”

  看著不遠處那尖叫連連的過山車,裴元徹,“……”

  裴:【她想去玩過山車】

  美少女景:【挺好的啊,到時候她害怕尖叫,你就安慰她,體現你男人魅力的一麵,沒準你還能牽她的手呢。】

  裴:【ok/】

  三十分鍾後。

  “你沒事吧?”

  看著裴元徹鐵青的臉,顧沅眉心微蹙。

  “沒事。”他擺了擺手。

  “這……”顧沅遲疑片刻,朝他伸出手,“我扶你去那邊坐吧。”

  感受到手腕間的柔軟觸感,裴元徹微怔,胃裏的不適感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斂眸,沉沉的“嗯”了一聲。

  到一旁的長椅坐著,顧沅先去買了水。

  “喝點水會好一些。”

  “謝謝。”裴元徹接過。

  兩人並肩坐著,顧沅瞥了一眼裴元徹,想起他剛才在過山車上正襟危坐的模樣,到底沒忍住,低低的笑出聲來。

  裴元徹,“……?”

  顧沅彎起眼眸,兩道月牙兒般,搖著小腦袋,“沒事沒事。”

  裴元徹,“……”

  他感覺他丟人了,並且持有確鑿的證據。

  裴:【過山車,表現不太好。】

  美少女景:【咋啦?她不怕?】

  裴:【我怕。】

  美少女景:【呆jpg.】

  美少女景:【不是吧哥,你這,帶不動帶不動……】

  到底是親妹妹,嘴上說著帶不動,很快又發來消息,【要不,你們去玩鬼屋?】

  鬼屋……

  裴元徹收起手機,抿了抿薄唇,問顧沅,“去鬼屋玩?”

  顧沅捕捉到男人眼中的期待,點了下頭,“好呀。”

  於是兩人朝鬼屋走去。

  路上遇到賣各種裝飾品的小攤子,比如閃閃發亮的兔子耳朵,大紅色的蝴蝶結,小黃鴨發箍,綠瑩瑩的惡魔角,彩色的熒光棒這些,小孩子買得少,倒是一大半的年輕女生頭上都戴著。

  裴元徹腳步慢了下來,看向她,“去選一個?”

  顧沅一怔,“你想要?”

  裴元徹噎住,他覺得她似乎對他有所誤解,默了默,開口說,“給你買。”

  又補充了一句,“你戴肯定可愛。”

  他誇得直白,顧沅白嫩的臉頰一點點染上緋色,垂下眼,輕輕的說了句“那去看看”。

  攤位旁有不少人在挑款式,見到裴元徹和顧沅這樣顏值爆表的一對,路人都看直了眼,鬼使神差的讓出位置來,生怕擋住兩位神仙的光環似的。

  對於這些驚豔的目光,顧沅和裴元徹早就習以為常。

  在一眾會發光的飾品裏,顧沅選了個較為低調的紅色蝴蝶結。

  裴元徹從她手中接過,“我給你戴。”

  “好。”顧沅配合的低下頭,烏黑的發垂在身後,小巧的耳朵是釉色白。

  男人捧著蝴蝶結發箍,像是捧著皇冠般,神色溫柔,動作輕柔的給她戴上。

  手指不經意劃過她柔軟的發,他掌心生出些依戀,不想離開般。

  戴好後,顧沅對著小攤的鏡子照了照,仰著小臉,笑得羞赧,“會不會有點幼稚?”

  裴元徹垂下眸,盯著她那張過分精致的臉蛋,喉結滾了滾,輕聲道,“不會,很好看。”

  好看的讓他想要把她藏起來,不讓別人窺見她半分的美。

  眼見著越來越多人駐足往他們這邊看,裴元徹下意識想去拉她的手,手臂剛伸出去,又克製的收了回來,他聲音有些啞,“我們走吧。”

  倆人一離開,路人立刻議論了起來。

  “我的媽耶,他們是明星麽,是來拍戲,還是參加真人秀啊?配我一臉啊啊啊!”

  “仙女啊,活的仙女啊!簡直比建模臉還要完美!這樣的顏值是真的存在的麽。”

  “嗚嗚嗚我是醜八怪,是女媧甩的泥點子,怎麽能有人長得那麽好看,那小姐姐的冷白皮真是絕了,我感覺她在發光。”

  “那小哥哥也好帥啊,氣勢好足,對小姐姐又好溫柔,慕了,這是什麽神仙愛情。”

  還有人偷偷錄下剛才裴元徹給顧沅戴蝴蝶結的一幕,放了慢鏡頭,又配上濾鏡和唯美的BGM,發到了某音上——

  “騎士為公主戴上皇冠,我願以我的生命起誓,將永遠忠誠於你。”

  這條文案配上這個畫麵,一發出去,短短幾分鍾,竟然唰唰唰得到了許多讚。

  網友紛紛留言——

  “天呐,這是在拍電視劇嗎,一分鍾內我需要知道這兩個演員的全部資料!”

  “啊啊啊啊啊我看的霸總小說從此有了臉!絕絕子!”

  “小姐姐長得古典又溫婉,笑起來又好甜,是戀愛的感覺沒錯了。”

  “嗚嗚嗚,明明就是戴個二十塊錢的蝴蝶結,卻戴出了寶石皇冠的感覺,這氣質未免也太好了。”

  “這個小哥哥看起來好喜歡她啊,你們注意看他給小姐姐戴發箍時那個眼神,滿滿都是愛意,也太撩了吧。換成我,估計當場就昏過去了。”

  視頻熱度還在不斷上升,而兩個當事人毫不知情,正在鬼屋裏曆險。

  前半程的時候,裴元徹和顧沅都比較淡定。

  所謂人嚇人,嚇死人。

  鬼屋陰深恐怖的氣氛倒還好,最可怕的莫過於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裏突然冒出來的真人NPC。

  當一個披頭散發的白衣女鬼突然抓住顧沅的胳膊時,她真真切切尾椎骨一涼,嚇得“啊”了一聲。

  往後一退,便撞進一個堅實的胸膛,“不好意思,我……”

  她話還沒說完,手就被牽住。

  昏暗的環境下,她看不太清男人的表情,卻聽得他篤定又低沉的聲音,“別怕,我在。”

  他就這樣牽著她的手,一路往前走。

  後麵再出現NPC,顧沅真就不害怕了。

  她也分不清是因為被他牽著的緣故,還是思緒全然飛到別的事上,對鬼屋毫無沉浸感的緣故。

  從鬼屋出來,裴元徹依舊牽著她的手,沒有絲毫鬆開的意思。

  顧沅看了看被他緊緊握住的手,慢慢的抬起眼去看他。

  他側臉線條繃著,生硬的將臉轉到一旁,不與她對視。

  顧沅瞥過他泛紅的耳尖,眼睛微微睜大。

  他這是害羞了?

  “你……”她開口。

  “不鬆開。”他咬牙,頗為無賴,“牽手了就不鬆開,你得對我負責。”

  顧沅啞然失笑,語氣輕軟,“我也沒叫你鬆開啊。”

  握著她的手陡然一緊。

  裴元徹低頭去看她,深色的瞳孔閃著暗光,聲線發緊,“真的?”

  顧沅臉頰一熱,選擇用動作表達。

  她反握住他的手,將臉扭向一旁,“去坐摩天輪吧。”

  看著她牽著自己的那隻小手,裴元徹眸光微暖,嘴角抑製不住上揚,“好。”

  ——

  冷空氣跟琉璃在清晨很有透明感/

  像我的喜歡/被你看穿

  園遊會影片在播放/

  這個世界約好一起逛。[1]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