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番外24
  夜色沉沉, 華燈初上,繁華大街上車水馬龍, 都市的夜晚絲毫不輸白日的熱鬧。

  此時, 滬市頂級酒店正舉行著一場慈善晚宴。

  絢爛璀璨的水晶吊燈之下,悠揚的華爾茲舞曲飄揚,身著華美禮服的小姐太太們手持高腳酒杯, 衣香鬢影間, 談笑風生。

  “你們知道那邊兩位是誰麽?瞧著麵生,是主辦方邀請來的模特?”

  “你是說那穿黑西裝係銀灰色領結的?才不是模特, 那是明越科技的總裁裴延, 京市來的。喏, 他身邊那位是他太太, 也是京市人, 聽說是餐飲連鎖饕餮閣家的千金。”

  “這樣啊, 我聽說京市這兩年出了個科技新貴,兩年就登上了胡潤全球榜,沒想到本人竟然這麽年輕, 還長得這麽帥!”

  “可不是嘛, 這顏值, 這身材, 可惜英年早婚了, 不然……”

  “不然怎麽, 你沒瞧見人小夫妻多甜蜜。而且饕餮閣在京市可是大企業, 我去年去京市玩,還在她家買了一堆伴手禮,她家傳統糕點味道真是不錯。”

  “對了, 這明越的總裁也姓裴, 難道是裴氏集團的分支?”

  說起滬市的裴氏集團,一眾小姐太太都默了片刻。

  半晌,才有人道,“聽說是沾點親戚關係,不過是表親,兩家好像不怎麽走動。”

  “也是,裴氏主業是地產,明越是搞科技的,估計也沒什麽來往。說起來,今晚這宴,裴氏有人來麽?”

  話音剛落,就聽得門口傳來一陣騷動。

  一眾人相繼扭頭看去,隻見一道頎長挺拔的身影正緩緩步入宴會廳。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裴家那位大少爺這不就來了麽。

  擺滿各種精致食物的餐桌旁,陶緹捧著小蛋糕,邊吃邊往那熱鬧處瞧,“他西裝革履的樣子還真挺帥的。”

  “有你老公帥?”裴延垂眸,玉骨般的手指輕輕抹過她嘴角的奶油。

  “那肯定是你最好看!”陶緹眼眸亮晶晶的朝他笑,“話說,我們要不要上去打個招呼?”

  裴延搖頭,“不去。”

  陶緹“啊”了一聲。

  “是你說想看看他們現代的情況,我才帶你來這場宴會的。凡人的事,我們還是少摻和,尤其是姻緣,你小心月老來找嶽父嶽母告狀,說你幹擾他的工作。”裴延一本正經道。

  陶緹悻悻的“哦”了一聲,吃了一大口蛋糕,又左右張望著,“不過,怎麽還沒見到顧沅?她不會不來吧?”

  “你急什麽,該來的總會來。”裴延稍抬下巴,“那邊的意麵看起來不錯,去嚐嚐?”

  果然一提吃的,陶緹的注意力立刻被轉移,高高興興去吃意麵了。

  —

  裴元徹端著杯紅酒,漫不經心的把玩著一枚金屬質地的打火機。

  交好的富家子弟圍著他,聊西門新開的會所,聊高新區新開發的地皮,聊某家少爺新交的嫩模女友……

  裴元徹興致缺缺的聽著,偶爾“嗯”兩聲,表示在參與聊天。

  忽然,趙家少爺趙濱語調高了幾度,透著新奇的興奮,“那穿淡藍色禮服的是誰家的?嘖,大美人啊!”

  趙濱花中浪子,女友無數,但能被他稱作大美人的少之又少。

  一聽他這話,幾人都抬眼看去。

  “我去,仙女吧這是,她好像在發光。”

  “這長相絕了,好乖,我喜歡。”

  “她往我們這邊看了!嘿,肯定是看我。”

  “你們別跟我搶哈,我先注意到的。”趙濱拿了杯香檳,“我去打個招呼先。”

  見他們這過分誇張的反應,裴元徹嗤笑一聲,卻是鬼使神差,慢吞吞抬眼看去。

  隻見璀璨的燈光下,那年輕少女穿著一襲淡藍色輕紗長裙,長發挽起,用一枚藍寶珠花固定,露出纖細白嫩的脖頸。

  禮服的款式簡單典雅,露出的手臂和肩背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骨肉亭勻,纖穠得度。她冷白色的皮膚在燈光下越發白皙,臉頰巴掌大,五官精致又迷人,像是造物主精心雕琢的禮物,光彩奪目,說一句豔壓全場毫不為過。

  那雙清澈的黑眸遙遙朝他這邊看來,跨越千山萬水般。

  一瞬間,四目相對。

  裴元徹脊背微僵,握著高腳酒杯的手指不自覺收緊。

  幾乎是同時,心底湧起種強烈的情緒——

  他想要她。

  或許是他的目光太過熾熱,又或許是趙濱與她搭訕,她很快挪開了視線。

  “嗐,又讓趙濱這小子搶了先。”

  “她到底是誰家的?滬市的圈子就這麽大,這樣的大美人不應該沒聽說過啊。”

  “欸,裴少,你去哪?”

  男人沒說話,薄唇抿著,如凜冽的風,徑直朝那抹淡藍色身影走去。

  剩下幾人麵麵相覷:裴少這是認識?還是去搭訕啊?

  ——

  顧沅尷尬的婉拒著趙濱加微信的請求,“不好意思,我手機沒電了……”

  趙濱笑道,“沒事,休息室有充電口,還有充電寶。”

  顧沅,“……”

  這時,一個低沉的聲音插了進來,“修傑他們叫你去玩牌。”

  顧沅、趙濱扭頭看去,見著來人,愣了一瞬。

  裴元徹掃了一眼模樣乖巧的顧沅,不動聲色的橫亙在兩人之間,視線看向趙濱,“她是小景的朋友。”

  趙濱錯愕,隨後道,“原來顧小姐是小景妹妹的朋友啊,那正好啊,一起玩牌?”

  裴元徹眯了眯眼,淡淡的盯著他。

  趙濱心頭一凜,裴少的脾氣他是清楚的,而且顧沅如果真是裴家那位小公主的朋友,估計也不好下手。

  腦子飛速轉了轉,趙濱決定識時務,“呃,那我先過去了。”

  他又朝顧沅舉了舉酒杯,“顧小姐,很高興認識你。”

  顧沅禮節性的點了下頭。

  趙濱離開,她側過身,仰頭看向眼前足有一米八五的男人。

  “你好,請問我認識你麽?”

  裴元徹看著她白嫩的臉,挑眉,“不認識。”

  顧沅一頭霧水,“那你剛才說的小景……”

  裴元徹,“是我妹妹。”

  顧沅更覺得莫名其妙了,“我好像也不認識?”

  裴元徹低低“嗯”了一聲,伸了下酒杯,“顧小姐?”

  顧沅,“……?”

  裴元徹伸了下酒杯,斯文有禮,“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裴元徹,裴氏集團副總,初次見麵,請多關照。”

  裴氏集團。

  顧沅目露詫異,“啊,是你。”

  裴元徹眸光微動,“聽說過?”

  顧沅先是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在他注視的目光下,柔聲解釋道,“前兩天我們本應該見麵的,沒想到在這裏碰見了。”

  裴元徹濃眉擰起,又聽到她繼續說,“我叫顧沅,父親顧平武是泰平集團的董事長。”

  聞言,裴元徹嘴角笑意凝住。

  前兩天家裏老頭子給他安排了個相親局,對象是西城顧家的千金,說是剛從英國讀研回來,二十三歲,性格溫婉,容貌端莊。

  老頭子覺得這是個很般配的結婚對象,一再要求他赴約,並好好表現。

  可他是會乖乖相親的人麽?顯然不是。

  相親那天他飛去星城赴酒局,喝了個天昏地暗。

  回來後,小景跟他說,老頭子氣得臉都綠了,要不是要趕去京市開會,肯定要拿球杆打斷他的腿。

  他怎麽也沒想到,相親對象竟然這樣出現在眼前。

  輪廓分明的俊顏閃過一絲不自在,裴元徹下頜微繃,凝視著她,“你真是顧沅?”

  “你這問題……”顧沅皺起眉笑,“唔,需要我出示身份證麽?”

  裴元徹也意識到他的問題有些失禮,輕咳一聲,說道,“我隻是,有些驚訝。”

  顧沅不置可否。

  眼角餘光瞥見有不少人往他們這邊看,她輕抿了唇瓣,“剛才,謝謝你幫我解圍。”

  “不客氣。”

  想了想,他補充一句,“下次他們找你搭訕,你直接拒絕,不用委婉。”

  “嗯,知道了。”顧沅彎起眼眸,朝他淺淺一笑,“我看到我的朋友了,先走一步。”

  見她就要離開,裴元徹下意識攔了一步,“等等。”

  顧沅疑惑看他,“還有事麽?”

  裴元徹默了默,出聲道,“前兩天的那個相親局,我失約了……”

  聽到是這事,顧沅抬手,漫不經心撩了一下耳邊的發絲,眉眼間帶著柔柔的笑,“沒事的。其實那次相親我也不是很想去,可我奶奶一定要我去見一麵。那回見你沒去,我還悄悄鬆口氣。”

  說到這,她還狡黠的朝他眨了下眼,“不過你家訂的那家餐廳味道挺不錯的,種草了。”

  見她輕鬆的態度,裴元徹絲毫沒被安慰道,反倒心口堵得慌。

  有些懊悔。

  想回到兩天前,打斷自己的腿,好好的去什麽鬼星城。

  沉吟片刻,裴元徹道,“你喜歡那家餐廳,那我……”

  話還沒說完,就見眼前的女生目光徑直越過他,朝他身後輕招了下手,又倉促對他露出個抱歉的笑,“裴少,我朋友在等我,我先走了。”

  她微微垂頭,從他身邊走過,隻留下一抹淡淡的茉莉香。

  剩下半句“我請你吃頓飯怎樣”生生的咽了下去,他緩緩回頭,看向那道纖細的身影。

  她與她的朋友在一起,不知聊些什麽,一雙明眸笑得彎彎的,月牙兒般。

  顧沅。

  裴元徹默念一遍這個名字,眼眸暗了暗。

  幾位豪門公子湊了過來,趙濱有些不服氣,酸溜溜的問,“裴少,那顧小姐真是小景妹妹的朋友?”

  裴元徹乜了他一眼,“不是。”

  趙濱,“???”

  指節分明的手指輕敲了下紅酒杯,裴元徹淺啜一口,“是我未來的結婚對象。”

  趙濱等人,“???!!!”

  裴元徹回以肯定的眼神。

  第一,門當戶對。

  第二,雙方長輩都支持。

  第三,他與她見了一麵,彼此印象不錯。

  第四,他想娶她。

  目前就差她是否想嫁給他,四舍五入,相當於要結婚了。

  嗯,沒毛病。

  ——

  就算有認識的朋友在身旁,但對社恐的顧沅來說,宴會這種場合實在不友好。

  等慈善拍賣活動一結束,她就先行離場。

  回到家裏,換下禮服,泡了個泡泡浴,一番護理保養做完,躺到床上時,已經是晚上11點。

  顧沅剛準備刷下微博放鬆,屏幕彈出一條微信提示。

  點進去一看,是一個好友申請,【備注:裴元徹】

  顧沅盯著屏幕呆了兩秒,腦中浮現出晚宴上的遇見,心頭有些好奇。

  他是從哪裏弄到她的微信號呢?

  想了想,她點了同意。

  ————

  裴家老宅。

  客廳明亮的暖黃色燈光灑在昂貴的真皮沙發上,籠上一層淡淡的暗黃。

  男人捧著手機,看到對話框裏係統發送的“我通過了你的朋友驗證請求,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聊天了”,呼吸一緊。

  “她通過了,我要怎麽回她?”

  “不是吧哥,我都幫你搞到她微信號了,你連打招呼都要問我麽?”

  裴家大小姐盤著腿坐在沙發上,捧著手機,眼睛一錯不錯的盯著遊戲,“親切問候”著屏幕那頭的隊友小學作業做完了沒。

  等她打完一把遊戲,扭頭見自家哥哥依舊捧著手機,一個字都沒發出去,不由得歎了口氣,“你就問她到家了沒,然後你去下載些可愛表情包,像是貓貓狗狗啊卡通的那種,跟女孩子聊天要溫柔點,主動點。”

  裴元徹點頭,又問,“那種表情包去哪裏找?”

  裴景煙噎住,半晌,歎道,“算了,我傳你。”

  她打開手機,給他傳了一堆可愛賣萌表情包,裴元徹一張張看過,表情一點點僵硬。

  “這些,不太適合我。”

  他一個大男人,發這種大眼貓咪眨眼睛的表情包,怎麽想怎麽怪異。

  “難道你想用女人捧著紅酒杯,說朋友晚安的那種表情包麽?”裴景煙咕嚕了一杯肥宅水,隨意道,“反正隔著手機屏幕,賣賣萌她也瞧不見。”

  裴元徹思索片刻,覺得有道理,於是一一收藏起來。

  三分鍾後。

  裴:【顧小姐,你好,我是裴元徹。你到家了麽?】

  裴:【貓貓搖擺jpg.】

  手機另一頭的顧沅,盯著那個白貓搖晃的表情包,啞然失笑。

  不是說裴家大少是個高冷不好惹的性子麽?這是被盜號了?

  【已經到了。】

  想了想,她也發了個表情包過去,【粉色貓爪揮掌jpg.】

  約莫一分鍾後,那頭回複。

  裴:【你也喜歡貓和狗的表情包嗎,我有很多,可以發給你。】

  顧沅一怔,還沒等她回複,對麵的男人便發來一堆。

  看著那些可愛軟萌的表情包,顧沅輕笑,實在難以想象那樣高大冷峻的男人捧著手機,發出這些表情包的模樣。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反差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