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5】
  三月三,上巳節,天朗氣清,惠風和暢。

  這一日,晉國公府舉辦春日宴,長安城內有名望的夫人貴女們大都前去赴宴。

  永寧侯府、雲忠伯府、禦史盧家,也都收到了帖子。

  張韞素和盧嬌月精心打扮了一番,來侯府找顧沅同去時,顧沅卻搖頭道,“這春日宴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

  “沅沅,你為何不去啊?這春日宴可熱鬧了,大半個長安城的貴女郎君都會去呢。去年咱們去了,不是玩得挺高興的。”張韞素和盧嬌月皆是不解。

  顧沅也不想對她們隱瞞,遲疑片刻,說出實情來,“我也不知為何,今早起身梳洗,一想到要去赴宴,眼皮就跳了好幾下,心口也慌得厲害,總感覺有什麽事要發生似的。”

  “啊?會有什麽事啊?”

  “我也不知。反正我思來想去,還是決定不去了。左不過一場宴會,不去也沒關係。”

  顧沅仰起白淨的小臉,清淩淩的眸子看向另兩人,“你們想去的話,便早早出發吧。我自個兒在家裏練字也挺好的。”

  聞言,盧嬌月搖頭道,“沅沅不去,那我也不去了,我留著陪你說話。”

  她本就是喜歡清靜的人,平日裏去湊那些熱鬧,也是想跟姐妹們步調一致,如今顧沅不去,張韞素滿心滿眼都是陸小侯爺,自個兒去晉國公府也沒甚意思。

  張韞素一聽,頓時一臉糾結。

  顧沅知道她一直想見陸小侯爺,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是最好熱鬧的,想去便去,回來也好與我們說說有什麽有趣的。”

  張韞素也不忸怩,應道,“行吧,那我去了,回來給你們帶仙居館的醬炙牛肉。”

  *****

  晉國公府,明淨陽光下一派桃紅柳綠的繁鬧景象。

  後花園裏,貴夫人們聚在一起品茶聊天,貴女們三三兩兩說笑著,或鬥草,或捶丸,或玩六博棋。而與花園隔著一方池塘的竹林裏,世家公子們吟詩作對,把酒言歡,自有自的樂趣。

  忽然,竹林那邊響起一陣異樣的喧鬧,就連池塘這邊的貴夫人與貴女們也被吸引了目光。

  “那邊怎麽了?”居於上座的晉國公夫人問著匆匆趕來報信的婆子。

  婆子躬身,氣息還有些喘,“回、回夫人,是太子…太子殿下駕到。”

  晉國公夫人目露驚訝,這一位怎麽突然來了?

  她直了直腰背,正要讓婆子給小公爺傳話,叫他好好招待太子,話才說一半,就見不遠處一夥人往這邊走來。

  國公夫人微怔,稍稍伸長脖子眯眼打量——

  隻見似錦繁花裏,一襲玄青色錦袍的裴元徹大步走來。她的嫡子崔小公爺跟在裴元徹身旁,頓時顯得矮小怯懦,活像個伺候人的小廝。

  這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就在國公夫人納悶間,裴元徹已然走到亭中。

  亭中及四周一幹女眷紛紛起身,恭敬朝裴元徹行禮。

  裴元徹漫不經心的說了句“免禮”,又拱手朝國公夫人道,“舅母萬福。”

  晉國公府是當今皇後崔氏的娘家,裴元徹雖不是崔皇後親生的,但他的生母李嬪在生下五公主景陽後,血崩而亡。那時裴元徹還不滿六歲,景陽還是個嗷嗷待哺的柔弱嬰孩。

  崔皇後入主中宮多年,膝下卻始終沒個一兒半女,所以見到裴元徹及五公主幼年喪母,便求順濟帝將他們記在了她的名下。

  裴元徹之所以能當太子,崔皇後與崔家起了不可磨滅的巨大作用,否則他一個卑賤宮女所生的皇子,怎能登上儲君之位?

  與國公夫人見過禮後,裴元徹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亭中的貴夫人們。

  並沒見到永平侯夫人趙氏。

  他心下微沉,又轉過頭,掃過亭外的貴女們。

  也沒見到顧沅。

  他兩道濃眉擰起,難道她今日沒來?

  這不應當。

  前世,他與顧沅初次相見,便是在晉國公府的春日宴上。

  他記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絕不可能出錯。

  那一日,春光融融,槐花飄香。

  顧沅身著一條煙紫色雲紋錦裙,梳著飛仙髻,耳邊是一對精致小巧的珍珠耳墜。

  她似是在等人,一隻手支著下巴,有些散漫的憑欄而坐。

  恰好一陣風吹過,一樹槐花簌簌,飄下幾朵素色花兒來。

  她抬起眼,伸出手去接一朵翩翩落下的淺色槐花,嬌媚傾城的眉眼間漾著一種極致的溫柔。

  接到花兒後,她像是得了趣的小貓兒,嬌嫩的紅唇揚起一抹怡然自得的淺笑。

  而他站在不遠處,正好瞧見了這一幕。

  刹那間,他覺得他的魂被這一笑給勾走了。

  也不知直愣愣的站在原地多久,最後還是表哥崔小公爺在耳畔提醒著,“殿下,那位便是永平侯家的嫡女,咱們長安城的第一美人,顧沅。怎麽樣,不錯吧!”

  他堪堪回過神來,無聲呢喃著她的名字,顧沅。

  那時的他,早就聽過長安第一美人的名聲,卻一直沒多大興趣。

  畢竟,他對女色,並不熱衷——

  直到遇上了她,他才方知,他不是不熱衷於女色,而是沒有遇到她。

  一見鍾情也好,見色起意也罷,他隻知道,在見到顧沅的第一眼,他就瘋狂的想得到她。

  他想將她護在懷中,給她錦衣華服,給她珠寶首飾,便是星星月亮,隻要她開口,他也會想辦法送給她。

  他還想與她生兒育女,男孩像他,女孩像她,他們定會是極其幸福的一家。

  在那短短的一瞬間,他已經編織好了他們倆的未來。

  他停留在顧沅身上的目光太過直白熾熱,崔小公爺是縱情風月的老手,一眼就讀懂了他眼中的意思。

  男女之間,不就那麽些事。

  崔小公爺有意賣好,故意重重的咳了一聲。

  這一下,欄杆旁的小姑娘就像是受驚的小鹿般,驚慌失措的抬眼看來。

  那雙烏黑的眼眸澄澈泛著光,憐人,又勾人。

  崔小公爺道,“顧姑娘,見到太子爺還不行禮麽?”

  她回過神來,明明慌得不行,卻還得強裝鎮定朝他行禮,“臣女拜見太子殿下,殿下萬福。”

  她的聲音極悅耳,溫溫柔柔的,像是春日裏飄揚的柳絮,輕輕落在他的心間。

  他沉著聲,讓她免禮。

  再然後,她的好姐妹尋來,她匆匆的便與她們離開了。

  這便是他們上一世的初見。

  思緒回轉。

  裴元徹遍尋不到顧沅的身影,眸光愈發的幽冷,難道她真的沒來?

  倏然,眼角餘光捕捉到一個試圖避開的身影,裴元徹鳳眸眯起——

  那好像是張韞素?

  按照她們三人秤不離砣的性子,張韞素來了,顧沅肯定也來了。

  這一回,依舊是崔小公爺注意到了裴元徹的視線,他順著過去瞅了瞅,“那位好像是雲忠伯府的姑娘……殿下,她怎麽了?”

  裴元徹狀似無意道,“聽說她與永平侯府的姑娘關係甚密,怎麽不見那位?”

  一提到顧沅,崔小公爺就明白了——

  他就說嘛,哪有男人不喜歡美人的!

  旁人都說太子不喜女色,現在還不是問起了那長安第一美人?

  “聽說她今日身體不適,所以沒來。”

  崔小公爺語氣頗為惋惜,今日有不少世家子弟都是衝著顧沅來的,她沒來,連帶著這場春日宴都失色不少。

  聽到這話,裴元徹眸光一沉,“可有大礙?”

  崔小公爺嘴角微抽,心說這我哪裏知道,麵上卻道,“應當沒什麽事吧。這三月天最是容易感染風寒,許是這個原因。”

  他邊說邊觀察太子臉色,見太子冷沉著一張臉,不由得奇怪,難道太子殿下看上了永平侯家的?

  還沒等他琢磨出個結論,裴元徹忽然轉過身,朝國公夫人拱了拱手,淡聲道,“舅母,孤突然想起還有事要忙,先走一步。”

  說罷,他大步流星的離開。

  晉國公夫人和崔小公爺皆是一愣,等反應過來起身相送時,裴元徹的身影早就消失在花團錦簇的園子中。

  園內的女客們也都暗自納罕,太子殿下怎麽來去匆匆的,真是奇怪。

  .

  廊下一處,正三品兵部尚書之女周明緲盯著裴元徹離去的方向,眸光癡迷。

  都說太子行事荒誕不羈,冷僻乖戾,她從前一直以為太子是個皮膚蒼白、削瘦陰冷的瘦高個。

  沒想到今日一見,他竟然如此出眾,不論是英俊的容貌,還是高大的身材,亦或是那渾厚的上位者氣息,都讓人下意識折服。

  她有種強烈的預感,這個男人並非池中之物,日後定榮登大寶,有一番不凡的作為。

  這樣的男人,才是值得她嫁的!

  坐在她對麵的崔家嫡幼女崔敏敏丟下手中棋子,冷哼道,“他有那麽好看嗎?”

  聽到這話,周明緲回過神來,擠出一抹悻悻的笑,道,“從前常聽人提到太子殿下,今日第一次見到,心裏好奇,所以多看了兩眼。”

  崔敏敏眉眼間滿是不屑。

  周明緲瞧出不對,關心問道,“敏敏,你……好像不高興?”

  “哼,我最看不慣他那個樣子!既乖張又無禮,與我母親和兄長說話時,都這般趾高氣昂的。他也不想想看,若不是我們崔家抬舉他,他哪有今日的地位!”

  周明緲眸光閃動,麵上作出一副驚惶的樣子,低聲道,“敏敏慎言,這話可不能亂說。”

  崔敏敏不以為意,撇唇道,“最可氣的是,我姑母和母親都想讓我嫁給他。”

  “竟有這事?”

  “我是不樂意的,可我母親成日在我耳邊念叨,煩都煩死了!”崔敏敏忿忿道,想到太子剛才過來,看都沒多看自己一眼,更是不高興,他憑什麽忽視她啊?不知感恩的白眼狼。

  周明緲沒接茬,隻不動聲色的端起茶杯。

  崔皇後到底不是太子生母,若是能將親侄女嫁給太子,親上加親,的確更加保險。

  不過……就崔敏敏這般草包貨色,當太子妃?配麽。

  周明緲心頭冷笑,慢條斯理的抿了一口茶水,再次抬眼時,眉眼間滿是關懷,“唉,我看太子冷冰冰的,一副不知疼人的模樣,你日後嫁入東宮,怕是要受委屈了。”

  崔敏敏果然撇下嘴角,悶悶不樂。

  周明緲輕輕拍了拍她的手,安撫道,“不過你別擔心,婚事還沒定下,說不準就有轉機呢。你若需要人傾訴,隨時來找我,我雖做不了什麽,但陪你說說話還是可以的。”

  崔敏敏動容的反握住周明緲的手,“明緲,你對我真好。”

  周明緲笑得越發善解人意,“誰叫咱們是手帕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