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4 河清海晏,山河永存(大結局)
  網 ,最快更新嫁給全城首富後我飄了</a>最新章節!

  宋瓷昨晚半夜接到韓湛的電話,聽說珺珺跟徐騫他們帶著外孫女回來了,她立馬驚醒了。

  宋瓷在視頻電話裏看到了外孫女盼歸,她喜的連覺都睡不著。宋瓷索性起床下樓,叫醒蔡管家跟家裏的幫傭們,讓他們連夜將韓珺曾經住過的房間清理幹淨,換上幹淨的床品,迎接主人的歸來。

  外孫女的房間,被宋瓷安置在外孫黎遠誌房間的旁邊,就在韓珺跟韓淼房間的樓下。

  得知二小姐就要回來了,老一批的幫傭激動的差點哭了。新來的幫傭們隻聽說過二小姐的名字,隻在全家合照上見到過二小姐的照片,他們還從沒有見過二小姐真人呢。

  這一晚上,禦龍山莊的燈亮了一整夜。

  天一亮,宋瓷便給韓淼和小兒子韓諍打電話,通知他們晚上務必趕回家吃完飯,見一見韓珺跟徐騫的女兒。

  得知韓珺要回來了,韓淼跟韓諍都開心的不得了,忙撇下手裏所有事,第一時間趕回了望東城。

  中午一點五十分,韓湛的航班晚點近四十分鍾才抵達望江山機場。

  韓湛帶著瞿盼歸從VIP通道口走出來,便看到了站在接機口的家人們,他們整齊的站成了一排,都在翹首以盼。

  宋瓷站在隊伍的最中間,左手邊是韓淼跟黎傲,邊上還有他們的兒子黎遠誌。宋瓷右手邊是新婚燕爾的韓諍跟妻子周薇。

  一夥人,都眼巴巴地盯著通道口。瞧見韓湛帶著一個小少女走出來,宋瓷他們停止了講話的聲音。所有人的目光都默契的越過了韓湛,落到了他身旁那個小女孩的身上。

  才11歲的小女孩長得卻很高,都快到韓湛胸口了,約莫有一米五的樣子。

  女孩兒穿著一件紫色寬鬆版的羽絨襖子,配一條黑色束腳褲休閑褲,腳踩一雙白色老爹鞋,斜挎著一隻透明果凍包包,裏麵裝滿了五顏六色的糖果。

  她的頭上戴著一頂咖啡色貝雷帽,壓住那一頭張揚微卷的黑發。露在帽子下麵的臉蛋非常的精致,鼻梁骨挺巧,粉紅的雙唇如同展開的羽翼,唇形精致,唇中還有一顆唇珠。

  小小年紀便生得明眸皓齒,長大後必將是傾國傾城的絕色之姿。

  宋瓷望著小女孩那雙與韓湛酷似的灰藍色雙眸,她的眼睛裏蒙上一層水霧,開口時聲音哽咽,“小盼歸,來外婆這兒。

  瞿盼歸抬頭看了眼外公。

  韓湛朝她點了點頭,道:“那是你外婆,旁邊那個是你姨娘,另一個是你小舅舅和小舅媽。

  瞿盼歸嗯了一聲,這才朝宋瓷走了過來。

  少女走路的姿態一點也不淑女,反倒有種霸氣氣場,讓人莫名的想到武俠小說中那些年少成名的少主。

  瞿盼歸站定在宋瓷麵前,她仰頭望著宋瓷,露出明媚璀璨的笑,“外婆,盼歸終於見到你了!

  宋瓷一把抱住盼歸,手指顫抖的撫摸著瞿盼歸的頭發。“孩子,外婆好多年沒像這一刻這麽開心過了。

  盼歸:“那以後的每一天,都會像今天這麽開心!

  “好孩子!

  嘴真甜!

  韓淼跟韓諍走過來將宋瓷和瞿盼歸一起抱住,瞿盼歸注意到小舅媽周薇站在韓諍的身旁,她朝周薇眨了眨眼睛,說:“小舅舅,別冷落了我小舅媽啊!

  “古靈精怪!

  一家人這才分開,上車回家。

  韓家用滿漢全席迎接瞿盼歸的到來。

  傲勝大陸的飲食習慣跟地球完全不同,瞿盼歸吃什麽都新鮮。

  她一頓飯吃了兩個小時,將桌上那二十幾道菜吃得幹幹淨淨後,才歪著頭問宋瓷:“外婆,還有嗎?

  宋瓷表情古怪地盯著外孫女那平坦的肚子,心想邪門了,她吃下的這些菜都跑哪兒去了?不止宋瓷好奇,就連韓湛跟韓淼他們都是一臉詭異的表情。

  韓湛最沉得住氣,他拍著瞿盼歸的肩膀,告訴她:“外公家裏別的沒有,就錢多。盼歸想吃什麽,想吃多少,咱家都有!

  瞿盼歸咬下手中的一個螃蟹腳,她說:“那再來幾盤!

  “好!

  傭人又端上來六七盤菜,廚房裏的廚子還在繼續做。

  一頓飯從下午三點鍾吃到了六點鍾,瞿盼歸吃飽的時候,做菜的廚子手膀子都酸了。

  黎遠誌偷偷跟他媽咬耳朵,“媽,表姐是飯桶嗎?怎麽這麽能吃?

  瞿盼歸耳朵機靈,聽到了黎遠誌的話,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像個小霸王一般朝黎遠誌吼:“小家夥!罵誰飯桶呢!

  黎遠誌神色一僵,但他也不是個怕事的,他指著桌上的殘羹,開啟嘲諷模式,“你看你這麽能吃,是豬嗎!

  瞿盼歸朝韓湛眨了眨眼睛,茫然地問道:“外公,豬是什麽?傲勝大陸沒有豬。

  韓湛撒謊不臉紅,說:“是一種很可愛的動物。

  宋瓷嘴巴一抽,別有深意地看了眼韓湛。為了哄外孫女,你這撒謊的本事又漸長了。

  瞿盼歸看黎遠誌的眼神頓時不同了。

  還從沒有人說過她可愛呢。

  冰域大陸的人都很怕她,私下裏管她叫做‘小魔女’,因為她天生法力高強且手段凶殘,除了大師兄宴清修,就沒有人敢跟她玩。

  第一次被人誇可愛,瞿盼歸竟然臉紅了。

  她走過去一把摟住黎遠誌的肩膀,拍著胸脯說:“小家夥,看在你這麽有眼光的份上,以後本少主罩著你!她用力的拍了拍黎遠誌的肩膀,說:“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

  黎遠誌被她拍的肩膀骨頭都要碎了。

  這真的是個小怪物。

  “...好啊。

  黎遠誌好不容易才從瞿盼歸的魔爪下逃脫,他偷偷地躲到後院裏拉開肩膀上的衣服,看到自己的肩膀都被瞿盼歸給拍紫了,暗自發誓以後絕對不能招惹表姐!

  表姐凶猛!

  瞿盼歸的到來,為韓家增添了許多生氣,這寒冷的冬天似乎都變得溫暖起來。

  但韓珺跟徐騫一直還沒有回來。韓湛嘴上安慰著瞿盼歸,說徐騫跟韓珺本事高強不會有事,時候到了自會回來,但韓湛心裏還是很擔心他們的。

  臘月二十八這天的晚上,有人深夜敲響了韓家莊園的大門。警衛打開門,看到了一對年輕男女站在門口,認出這兩人是二小姐跟韓家的姑爺,他激動的嘴唇直哆嗦。

  “二、二小姐!“二小姐回來啦!

  警衛一聲驚呼,驚動了在附近巡邏的警衛。

  那時是夜裏十二點半了,韓湛跟宋瓷都已睡下了,他聽到樓下有人在喊二小姐回來了,驚得一個挺身坐了起來。

  韓湛推醒宋瓷,說:“珺珺他們好像回來了!

  宋瓷立即驚醒。

  外麵在下著雪,兩人從臥室裏坐電梯下樓,連傘都不打便一頭衝進了寒冷的風雪裏,朝著莊園大門的方向跑了過去。

  石板路上有一層積雪,深夜無人打掃,韓湛穿著室內拖鞋,一腳踩在石板上的時候打滑了。他一屁股摔在地上,那一摔,有種尾脊骨都快要碎了的劇痛感。

  人老了,不如年輕時候,更不像是幾歲的孩童那般扛摔。老人偶爾摔一跤,那是能要命的。

  韓湛摔在地上,半邊屁股都快要沒了知覺。

  宋瓷忙停下來伸手去扶他。“老韓,還能起來嗎?

  老人摔跤後是不能隨便攙扶的,宋瓷知道這個道理,因此也不敢強行拉韓湛。

  韓湛將一隻手放在宋瓷掌心,他說:“別擔心,我自己來。他坐在地上緩了會兒,等那股疼勁散去,這才借力慢吞吞地站起來。

  韓湛還沒站穩,就發現有兩道黑影籠罩在了他的麵前。他停下起身的動作,緩慢地抬起頭來,望著身前的那對年輕人。

  韓珺來到地球後,換回了她原本的容貌。

  韓湛盯著韓珺的臉。

  十年過去,女兒還是他記憶中年輕貌美的模樣,穿著一件黑色長款羽絨服跟徐騫站在一起,就好像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

  仿若這十年的分別,隻是幻覺。

  韓湛突然低下了頭,望著地上潔白的積雪,低著頭對宋瓷說:“瓷寶,你仔細看看,咱們麵前是不是站著人?

  宋瓷鼻頭一酸。

  她含淚望著站在眼前的女兒女婿,流著淚說:“老韓,這次是真的,珺珺真的回來了。她知道,韓湛是怕自己看錯了,怕這一切都是他的幻覺,所以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聽到宋瓷的答話,韓湛這才敢抬頭直視韓珺。

  十年啊!

  整整十年!

  這十年,他想女兒想的想哭!

  韓珺望著老去的父母,沒有人心的她卻感到心痛的滋味。

  韓珺步伐僵硬地走到宋瓷跟韓湛的身前,她喊了聲媽媽,這才彎下腰扶住韓湛的胳膊,破音喊道:“...爸!

  韓湛頓時就哭了。

  老男人哭起來聲音非常的悲愴,他抬手撫摸韓珺那光滑的臉蛋,痛哭淋涕。“珺兒,珺兒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韓湛握著韓珺的手,將韓珺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爸爸老了,爸爸還以為這輩子都看不到你了!

  韓珺終是跪在父母身前放聲痛哭出來,“爸,是女兒不孝!

  “快起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了!

  宋瓷跟韓湛將韓珺緊緊抱住,三人跪在雪地上痛哭了一場。

  一家人終於團聚了,這一個年,韓家過得特別熱鬧。韓珺與韓淼韓諍十二年未見,闊別重逢的姐弟三人再也不會像年少那樣見麵就互懟。

  他們客客氣氣地相處了兩天就又恢複了本相。

  大年三十的下午,韓湛讓他們三姐弟貼對聯,韓珺寫的字最好看,便負責寫對聯,韓諍跟韓淼便負責貼。

  貼對聯的時候,韓珺站在門框下,指揮韓淼跟韓諍貼對聯。

  “歪了!

  “上一點。

  “下一點。

  韓珺怎麽看都不滿意,韓淼跟韓諍被韓珺指揮的沒了脾氣。

  韓淼一巴掌將對聯按在門上,站在凳子上,回頭罵韓珺:“韓珺你找打是不是!一會兒上一點,一會兒下一點,是你眼睛不好使還是嘴巴不好使?

  韓珺下意識回嗆:“是你們手殘!

  韓諍也撩袖子不幹了,“不幹了不幹了,就你厲害!

  罵完,三姐弟對視了一眼,突然又笑了起來。

  徐騫黎傲跟周薇三人站在遠處無奈地看著這一幕,徐騫跟黎傲的臉上都露出了懷念的神態,周薇問他們倆:“兩位姐夫,韓諍跟兩位姐姐從小就是這種相處模式嗎?

  黎傲點了點頭,“嗯。

  徐騫告訴周薇:“他們三姐弟很喜歡互掐,有他們在的地方,就別想安靜。

  這次過年韓家特別熱鬧,韓躍雲兩口子從舜臣市趕了過來,韓旺旺與江臻兩口子也來了。千防萬防,他們的女兒江笙最後還是被顏江家家的顏瑾瑜給拱走了。

  小兩口三年前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叫顏嬌嬌。

  江臻的兒子江擎還沒結婚,他是個工作狂,對戀愛沒有興趣,也可能是還沒有遇到對的人。江擎跟姐夫顏瑾瑜從小就結下了梁子,現在關係依然很差,見麵就互相嘲諷。

  韓躍雲的小兒子韓澈(韓軍軍)也結婚了,老婆是一名大學教授,兩人有一個18歲的兒子叫韓鈺,在國外讀書,今年沒回來過來。他們兩口子也隨著父母一起來了小表叔韓湛家裏過年。

  韓讓跟南煙煙也來了,他們的女兒韓以善成了考古專家,跑去西安工作去了,得正月初五才回來。

  宋翡跟顏江在團年飯前才趕到禦龍山莊。

  顏江從公安局退休後又幹起了老本行成了一名演員,他年輕時候因為模樣長得太俊限製了戲路,如今老了沒有了偶像包袱,五年前演了一部曆史電影,沒想到還得了個影帝獎。

  顏江昨天在京都錄製春節聯歡晚會,所以他跟宋翡是最遲趕到韓家的。

  這一大家子人湊到一起,得有二十幾口人。好在韓湛家的餐廳夠大,二十幾人分兩桌而坐也不覺得擁擠。

  韓湛實在是開心,在席間喝了許多酒,等年夜飯吃完,韓湛也醉了。

  吃完飯後,黎傲兩口子帶著黎遠誌回半山別墅去,還得陪黎離跟蘇蓓蓓吃團年飯。韓讓跟南煙煙也回孤兒院去陪那些孩子們過年。

  瞿盼歸鬧著要放鞭炮,但韓湛喝醉了,沒法陪瞿盼歸去玩,便讓顏江跟宋翡他們帶著瞿盼歸去放煙花。

  韓家采購了許多環保煙花,瞿盼歸將那些煙花擺成了一排,膽大包天的她跟著顏江他們一起點燃煙花。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砰砰砰——

  這一夜,禦龍山上的煙花響了半夜。

  韓湛醒了酒,坐在泳池旁的長椅上,裹著他的軍大衣,吹著寒風,手裏捧著保溫杯,身旁坐著他最愛的女人。

  韓湛目光溫和地注視著滿院子的後輩子孫,他握住宋瓷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拍了拍,歎道:“瓷寶!

  老了後,韓湛很少這樣叫宋瓷了。

  宋瓷比韓湛小10歲,今年58歲,韓湛叫她瓷寶已經不合適了,叫老婆子又顯得她太老了,叫孩子媽又覺得不親密,多數時候都管她叫宋宋。

  宋瓷聽到這聲瓷寶,她抬起頭來,目光平和地注視著韓湛。“突然這麽肉麻,想做什麽?

  韓湛像是有千言萬語想說,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他最後隻是將宋瓷的手放在唇邊親了親,有些感慨的說道:“仔細回想我這一生,一切,好像是從遇見你開始,才有了驚人的變化。

  “都不敢想象,如果沒有你,我的一輩子會是什麽樣子。

  宋瓷已經很少再去想上一世的事了,她知道沒有她的韓湛會過怎樣的日子。

  他會一個人孤獨一輩子。

  宋瓷撒了個謊,她說:“那你大概也會遇到另一個合你心意的女孩子,與她成婚,生孩子。

  韓湛聞言搖頭。

  “不會的。他灰藍色的眼睛略顯蒼老,可凝視宋瓷的目光卻很深情。韓湛用額頭抵著宋瓷的額頭,他說:“你是我,上窮碧落下黃泉都要追逐的那個人。沒有你,我是不可能幸福的。

  宋瓷感受到了一絲甜蜜。

  她望著頭頂盛開的煙花,靠著身旁男人的肩膀,她說:“韓湛,努力再活二十年,我陪你去踏遍華夏山河。等哪天你走不動了,想停下來歇息了,我也陪你。

  她想陪韓湛在每一個夜晚入睡,也想陪韓湛入土為安。

  韓湛聽懂了宋瓷的暗示,他反握住宋瓷的手,允諾她:“好!

  “外公!要跟外婆一起來放孔明燈嗎!瞿盼歸拿著一盞電子孔明燈,站在遠處喊他們一起去放孔明燈。

  韓湛拉著宋瓷站起身,“走吧,去放孔明燈。

  “外公,放孔明燈要許願哦!

  “知道!

  大家各自提筆在紙上寫上心願,藏在孔明燈裏,然後放飛一盞盞孔明燈。

  飛升到空中的孔明燈,宛如一顆顆星星,指引著華夏大地上那些無家可歸的亡魂找到回家的路。

  瞿盼歸問韓湛:“外公,你寫的什麽啊?

  韓湛沉吟片刻,才說:“河清海晏,山河永存。

  這是外公一生最大的願望,也是韓湛最大的願望。

  韓湛拍拍外孫女的羊角辮,又問她:“那你呢,盼歸。

  盼歸抿著嘴笑了笑,才舉起拳頭說:“登最高的山,喝醉烈的酒,泡最俊的小哥哥!

  “哈哈哈! <ter class="clear"></ter>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娘娘她光芒萬丈》《我以新婚辭深情》《王妃別怕:戰神王爺來撐腰!》《摟住殿下小蠻腰》《再世蜜愛:重生暖妻寵入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