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3 外公!
  網 ,最快更新嫁給全城首富後我飄了</a>最新章節!

  傲勝大陸。

  極惡之地。

  這裏終年籠罩著黑霧,看不見天日。那黑霧中突然一陣顫動,倏然,一頭形如麒麟龐大如山丘的妖獸從濃霧中衝了出來,妖獸背山站著一名青衣小少女。

  小少女綁著高馬尾,腰間纏著一把長軟劍,她年齡尚輕,身材平坦而清瘦,顯然還未開始發育。

  “七嘯!快點兒,那惡心玩意兒跑進極惡之地的深處去了!

  和一獸一人,正是少女瞿盼歸跟妖王七嘯。

  瞿盼歸是放養長大的,她的日常就是修煉和追殺修士跟他們的妖獸。

  瞿盼歸今日追殺的便是一頭喜愛吞食生人的七頭大蟒,那大蟒的主人已經被瞿盼歸給宰了,這大蟒狡猾會隱形,才僥幸逃過一劫。

  瞿盼歸耐心盡失,她快要暴走了。

  “在哪兒!

  瞿盼歸看到了那頭七頭大蟒,她撚訣凝固住這方圓十裏的空間,使那頭七頭大蟒無處隱形逃竄!

  大蟒被所在瞿盼歸凝固的空間中,再也無法逃脫。

  瞿盼歸自七嘯身上飛身落地,她闖進自己的領域空間內,唰唰七下宰了那頭大蟒的七個腦袋。大蟒倒在地上,血流成河,讓這片濃霧變得充滿了血腥氣。

  瞿盼歸收起長劍,正要走,忽然聽到頭頂有什麽東西在攪動空氣。她詫異抬頭,便見到上方詭異地出現了一隻展翅的鳥兒。

  那鳥兒垂直朝她砸下來!

  瞿盼歸趕緊飛起躲開,她站在七嘯的背上,眼睜睜看著那隻大鳥落在極惡之地的平原上,砸得稀碎。

  瞿盼歸這才看清楚那隻大鳥並非真正的鳥兒,而是一種被製造成大鳥形狀的機器。瞿盼歸圍著那機器轉了兩圈,突然驚訝地呢喃道:“飛機?

  這東西與父親口中的飛機極為相似。

  難道真的是外公他們那個世界的飛機?

  瞿盼歸怕自己認錯了,忙捏爆了隨身攜帶的定位靈玉。

  冰域大陸,大冰宮上。

  收到女兒信息的瞿驚鴻立馬起身朝著瞿盼歸的方向禦劍飛去。

  無情尊者法力高強,瞬息之間便趕至瞿盼歸所在的位置。瞿驚鴻站在瞿盼歸的身旁,不等瞿盼歸說話,便注意到了地上那堆摔碎裂的飛機殘骸。

  裏麵的乘客,都已經氣絕了。

  瞿驚鴻盯著飛機身上的字體,上麵用英文寫著浪音705。瞿驚鴻看到這一幕,心情有些波動,難怪這些年他尋遍傲勝大陸,始終找不到通往地球的時空之門,原來那時空之門竟然藏在極惡之地!

  宇宙有數不清地小世界,而世界與世界之間都存在著一條神秘的通道,這條通道便叫做時空之夢。通過時空之門,瞿驚鴻便能回到地球,隻要他主動壓製自己的能力,便不會被地球主神發現和追殺。

  “父親,那是什麽!瞿盼歸站在瞿驚鴻的身旁,她盯著那個大玩具,對瞿驚鴻說:“那個很像你以前給我雕刻的飛機玩具。

  “正是飛機。

  “啊!瞿盼歸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她說:“可飛機不是外公他們那個世界的東西嗎?怎麽會出現在這裏?瞿驚鴻沒說話,他盯著頭頂那個像深淵一般在旋轉的漩渦,越發肯定自己的猜測是對地。

  極惡之地是傲勝大陸磁場最紊亂的地方,尋常人輕易不會進入極惡之地,進來便是有去無回。時空之門會藏在這極惡之地,倒也不奇怪。

  “通知你娘親過來一趟。

  “好!

  很快宴清秋便趕到了,她看到地上飛機的殘骸,也有些詫異。“這東西...

  徐騫仰頭注視著頭頂那個越來越小的漩渦眼,對宴清秋說:“阿秋,如果我的猜測沒錯的話,這個漩渦眼,就是隱藏在我們這個世界的通往地球的時空之門。

  宴清秋聽到地球二字,眼神微微閃爍起來。

  按理說,沒有了人心的她不該有七情六欲,可這些年,她總是會想起生活在另一個世界的家人。淼淼,諍諍,媽媽,爸爸...

  想要回到地球星去看看家人們,成了宴清秋心裏最奢侈的願望。

  宴清秋冷肅的看著頭頂那個越來越小的黑色漩渦,她突然對盼歸喝道:“盼歸,站遠點兒!

  盼歸立馬往後退了幾步。

  宴清秋舉起右手,召喚出斷天劍,待劍身聚齊磅礴驚人的力量,便朝著那個黑色漩渦劈去!

  本來快要消失的漩渦受到了斷天劍威力的影響,又一次打開了時空之門。“驚鴻,送飛機回去!

  瞿驚鴻將飛機殘骸從那個漩渦裏丟了進去,看到飛機在那個漩渦裏麵消失並且沒被丟出來,瞿驚鴻與宴清秋對視一眼,他說:“它們回去了。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宴清秋沉吟了下,才轉過頭來對盼歸說:“娘親和父親打算穿過這條時空之門過去看看,但我們也不敢保證時空之門的另一麵究竟是哪裏。

  “盼歸,娘親跟父親法力高強足以自保,你法力尚淺,不宜進入時空之門。你就留在冰域大陸等我們回來,好嗎?

  宴清秋擔心穿過時空之門會生變數,所以她不敢帶著盼歸一起去冒險。

  但盼歸卻說:“不,我們是一家人,有難同當,有福同享!我不會準許你們丟下我獨自去冒險!娘親,父親,帶上我一起去,好不好?

  就算是死,那也該一家人死在一起!

  瞿驚鴻冷峻的臉上展露出一個驕傲的笑容,“好!不愧是我們的孩子!

  宴清秋略作沉吟,便朝盼歸伸出了右手,同時瞿驚鴻也朝盼歸生伸出了左手。盼歸很信任他們,她放心的將手心放在父母的掌心,隨著父母一起朝那漩渦中心飛去。

  時空之門內險象環生,時不時就有比刀片更鋒利的宇宙碎石從他們身旁刮過,瞿驚鴻給瞿盼歸加了保護罩,瞿盼歸緊緊拽著父母的雙手,硬著頭皮跟他們一起穿越時空之門。

  不知道在時空之門內穿梭了多久,風刃才逐漸變小,他們從時空隧道裏穿了出來,飄在宇宙中,朝著一顆蔚藍的行星靠近。

  -

  這天正是元旦節,望東城下起了雪,黎遠誌纏著韓湛跟宋瓷要堆雪人,韓湛被鬧得耳朵疼,隻好答應外孫,陪他一起堆雪人。

  雪人剛堆了一半,龍雨突然開車來了。韓湛看到龍雨,放下手中的鏟子,問他:“怎麽突然過來了?

  龍雨露出遲疑的表情。“先生,借一部說話。

  韓湛看了宋瓷一眼,對她說:“我跟龍雨聊會兒。

  “好。

  韓湛跟龍雨走到了後院,不等他問,龍雨便主動開口說道:“先生,我收到了消息,兩個月前從百慕大三角消失的浪音705航班,詭異的出現在了北美一處無人的森林裏。飛機墜亡,機上無一活口。頓了頓,龍雨又補充了句:“飛機是突然出現在那裏的。

  距離浪音705失蹤已經過去了兩個月,這兩個月當局一直在百慕大三角附近搜索飛機的下落,但它卻奇異地出現在了一片森林裏,這怎麽都解釋不通。

  韓湛懷疑那飛機在穿過百慕大三角的時候,曾去過什麽地方,又詭異地回到了現實世界。“我得去百慕大看看。

  龍雨不明白韓湛為何對百慕大飛機失蹤這件事如此在意,在聽到韓湛決定去百慕大一探究竟的消息時,龍雨更加吃驚了。“先生,你為何一定要去百慕大?那飛機上,難道有你的朋友嗎?

  韓湛說:“沒有,隻是想去看看。

  韓湛第二天便動身出發,他先去看了下那飛機的殘骸,看到那追毀飛機的慘狀後,不禁為在這架飛機上喪命的乘客感到悲憫。

  同是做飛行行業的,韓湛比任何人都希望每一趟航班都能順利出發,平安落地。

  待他來到百慕大三角時,這裏已經恢複了風平浪靜,船隻跟飛機朝陽在百慕大三角的航線跟領空上飛行。他在附近住了下來,每天都要出海一趟,有時候去捕魚,有時候去潛水。

  他看上去就像是個單純的旅遊客,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這天,韓湛靠在躺椅上喝著紅酒,吃著哈密瓜。溫暖的太陽照在身上,船隻搖晃,韓湛漸漸來了瞌睡。他閉目小憩,快要睡著的時候,突然感覺到眼前的光線變得刺眼極了。

  韓湛驟然睜開眼睛,看到一個黑影從高空墜落。他猛地坐了起來,眼睜睜看到那個黑影垂直地摔進了大海裏。

  韓湛:!

  韓湛起身走到欄杆處,朝下麵看了一眼,便看到海水裏麵在冒泡泡。顯然,剛才真的有一個東西掉進了大海裏。

  韓湛抬頭望著上空,沒看到飛機跟直升機的影子。

  顯然也不是有人跳機自殺。

  那是什麽掉進海裏了?

  海鳥?

  有那麽大的海鳥嗎?

  不一會兒,一個綁著高馬尾的腦袋從水裏冒了出來,那人咳嗽了兩聲,才抬起臉蛋來。

  被水浸濕的那張臉蛋雪白細嫩,劉海遮住了小部分臉。那女孩用手擦了把眼睛,睜開眼,一雙灰藍色的雙眸無比澄澈,宛如精靈墜落人間。

  掉進海裏的是個人。

  一個從天而降的神秘的女孩兒。

  少女甩了甩頭上的水珠,這才看清楚船上人的模樣。

  韓湛老了許多,頭發微白,眼尾張開了皺紋,年輕時候那雙深邃迷人的灰藍色眼睛少了澄澈感,卻更睿智,也更有味道。

  盼歸一眼就認出這是娘親畫像上的外公。

  盼歸站在水裏朝韓湛露出甜甜的笑容,並嗓音清脆地喊道:“外公!

  韓湛:?

  韓湛望著少女那雙跟自己酷似的灰藍色雙眼,聯想到少女從天而降的神秘身份,一個答案在他心裏呼之欲出。他放在欄杆上的手微微顫抖起來。

  韓湛嘴唇抖動了好一會兒,才啞聲問出一句:“孩子,你、你母親是誰?

  瞿盼歸沒有猶豫,大聲說道:“我娘親是冰域之主宴清秋!

  瞿盼歸一降落到地球上,法力便被限製住了,她現在不能飛也不能瞬移。她朝韓湛眨了眨美麗的眼睛,調皮地吐了吐舌頭,“外公,快把我弄上去。

  韓湛直接一頭紮進水裏,摟住少女的腰肢,將少女從水裏帶到穿上。

  上了船,瞿盼歸跪坐在韓湛的身旁,她仰頭望著老了也是個帥老頭子的外公,捂著嘴笑,笑完,又說:“我父親說,外公是舉世少見的美男子,我就長得像我外公!

  瞿盼歸歪著頭看著韓湛的臉,笑道:“此話不假,我果然跟外公長得很像,是個美少女!

  韓湛盯著嬌俏的少女,發了會兒呆,才說:“你父親...

  不等韓湛細問,瞿盼歸自己便主動回答道:“瞿驚鴻!

  韓湛終於感到踏實了。

  女兒女婿在另一世界重聚了,這真是韓湛這麽多年裏聽過的最開心的事了。韓湛盯著瞿盼歸的個頭,突然說:“你多大了?

  “11歲。

  “長得真高。

  瞿盼歸:“吃得好!

  少女說話特別治愈人心,韓湛看著他,嘴角的笑容就沒有消失過。“你怎麽會過來我們這邊?你的娘親跟父親呢?

  “哎啊!瞿盼歸猛地拍了拍腦袋,驚呼道:“糟了!我不知道我娘親他們降落到哪裏去了!快要接近地球的時候,瞿盼歸跟父母被迫分開了,他們各自降落到了不同的地方。

  韓湛拍了拍瞿盼歸的腦袋,安慰她:“別怕,他們會自己找回來的。

  “嗯!

  韓湛將瞿盼歸帶回了望東城。

  瞿盼歸沒有身份證,差點上不了飛機,韓湛給韓諍打了個電話,托韓諍的關係才給瞿盼歸弄了一個合法的身份證,身份證上的名字叫做徐盼歸。

  坐在飛機上,瞿盼歸嘰嘰喳喳的十分話癆。

  她不識漢字,遍翻著一本雜誌問韓湛:“外公!這是誰啊!他長得好好看!

  韓湛盯著雜誌上地男明星,露出了一言難盡的表情。

  見外公不說話,瞿盼歸了然地指出:“我知道了,外公笨笨的,不認識這個俊俏的小哥哥!

  韓湛說:“...

  轉機的時候,在機場裏,盼歸跟著韓湛去買咖啡,她看著那黑乎乎的咖啡,天真無邪地問韓湛:“外公,你是不是想給我下毒啊?這個東西一看就是摻了毒的。

  莫名其妙就背上了個‘殺人犯’罪名的韓湛感到冤枉。

  “這是咖啡,你娘親以前就很喜歡喝。

  “是嗎?那我要嚐嚐。

  盼歸喝了一口咖啡,頓時被苦得要哭了。“外公你騙我!這東西好苦的,一點也不好吃!

  韓湛看到小外孫女在哭,頓時頭大。

  “那外公給你買糖。

  韓湛給盼歸買了一罐軟糖,盼歸吃到了甜的這才不哭了。上了飛機,她一邊吃糖,一邊對韓湛說:“這東西很甜,跟我們那邊一種小妖獸的腦髓味道很香。

  韓湛:?

  腦髓?

  珺珺跟徐騫這些年都給孩子喂了些什麽東西?

  韓湛有些累了,有些想睡了,便戴上眼罩休息。盼歸無事可做,見別人都有電影看,便讓空姐幫她把自己麵前的小電腦打開。

  空姐給盼歸放了一部電影,盼歸看到了一段床戲,她眼睛瞪得很大,覺得這可真帶勁,真好看!盼歸搖醒了韓湛,興奮地跟他說:“外公!外公!你快看,我看到了男人跟女人在做生小孩兒的事!

  這個世界可真有意思,竟然還把這種事拍出來給大家看。在他們那個世界,大家再開放,也不會把這種私密事拍出來給別人看。

  韓湛被盼歸這句話給嚇醒了!

  回國的頭等艙裏坐的幾乎都是華人,聽到瞿盼歸這話後,大家紛紛朝他們看了過來,眼神都無比的精彩。韓湛趕緊關了那視頻,嚴肅地告訴盼歸:“盼歸,這個不是你這個年紀該看的,你還明白嗎?

  盼歸卻露出老氣橫秋的神情來,她說:“這有什麽,男歡女愛,人之常情。等我長大成人了,我要迎娶世間最英俊的少年郎!把他藏在大冰宮裏,天天跟我生孩子!

  韓湛用手捂住額頭,深刻地體會到了兩個世界的文化差異。

  入鄉隨俗,小丫頭既然來了地球,那就得接受這個世界的教育。

  還有得教! <ter class="clear"></ter>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萌妻食神》《開國皇帝的心尖寵》《夫人,慕少他隻想複婚 慕斯硯辛語》《她靠美食征服冷麵將軍!》《盛世嬌寵:世子哥哥要抱抱蕭明皎衛璟》